第七十三章 毁于一旦/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襄阳侯府算是丰鄰城“四大家族”之一,它虽比不得其它三府是真正的百年望族,但只因在上一代老侯爷还在世的时候,襄阳侯府也还算鼎盛,后来又出了一位皇后,这地位自然也就跟着水涨船高。可到了如今这一代已经是徒有其表,卫淮年轻之时便是不学无术,游手好闲,实难担起襄阳侯府家主的位置,只是苦于当年老侯爷只余他这一个儿子,是以也只能将侯府诺大家业传给他,只要中宫皇后不变,想来也能帮衬一二。事实上也果然如老侯爷所料,若非当今的皇后是卫家子女,只怕襄阳侯府早就没落了,夜倾瑄原本还是十分仰仗卫家的势力的,可是自从老侯爷离世,现在的襄阳侯府乌烟瘴气,卫淮也是毫无建树,凡事还都要依仗宫中的皇后和夜倾瑄,却是本末倒置了。

夜倾瑄皱眉深思整件事情,反复权衡利弊,最后终是下了决定!

没了襄阳侯,他固然是失去了母族作为依凭,可若是这保障早就成了父皇的眼中钉肉中刺,那就另当别论了。如果是当年襄阳侯府如日中天的时候,他就算冒着失了圣心的危险也要保下他们,只是如今,父皇不是不敢对襄阳侯府出手,而是一直在找一个机会,这不,夜倾辰就给他送去了,所以他现在不管愿不愿意,都不能插手卫家的事情,否则就不仅仅是和夜倾辰作对那么简单了。夜倾睿见其一直沉默不语,心知他心中已有决断,自己便也不再多言。其实他反倒觉得,就算大哥在这件事情上不插手,夜倾辰也未必就会感念他的好,毕竟那人太过骄傲,岂会将他人的“恩惠”放在眼里。只是大哥一心让他们和夜倾辰打好交道,他也就勉为其难的一直避着对方,不过……上天似乎格外优待那人,不仅独得父皇的宠爱,就连……王妃,也是那般明亮夺目!他可是记得他们刚刚赶到那院落时候的境况,屋中横七竖八的满地尸体,鲜血将地面都染成了鲜红,可那女子安静的站在一方,不哭也不闹,脸色微微苍白,眸光却是异常的镇静,莫名的就将他的目光吸引过去……

襄阳侯几经辗转回到府上的时候,满脸的失魂落魄,眼中的颓丧,让一旁跟着的管家都不忍心去看。行至门边的时候,竟然生生被门槛绊倒,摔在了地上,连发冠都摔歪了,几缕发丝散了下来,好不狼狈。

卫淮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今日,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从听到一双儿女被关进天牢开始,他就连忙赶去了大皇子府,却被门房挡了回来,接着他又不死心的进宫求见皇后,结果也是可想而知,到了这般境地,他方是明白,霖儿和茹儿是真的出事了,而且事情还大到连皇后和大皇子都不敢出手相助的地步!

卫夫人在小丫鬟的搀扶下,一直站在门口的位置翘首期盼等着卫淮回来,此刻见人回来了,急忙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他身爆步伐太快还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

“老爷!怎么样?霖儿和茹儿呢?”卫夫人向门外的方向望去,期望能见到自己的一双儿女安然无恙的出现在她面前。

见卫侯爷沉默的摇,卫夫人不堪重击站立不稳,似要晕倒,被身后的丫鬟连忙扶住。

“夫人!快扶夫人回房!”

“不!老爷,你告诉我她们到底怎么了?”

不说这些还好,一提起这些,卫侯爷只觉得胸腔内气血翻涌,他拉着卫夫人回了房,将在外面打听到的消息说与她听。这当然是夜倾辰让人放出去的版本,只说他与王妃出游,路遇卫霖和卫茹,不想两人竟然胆大包天,公然辱没王妃,还意图行刺王爷,所以才被关进了天牢,等候陛下发落!

襄阳侯回忆这明显满满都是疑点的“一段故事”,他甚至怀疑这是不是夜倾辰找人杜撰出来诓骗世人的!可是就算是假的又怎么样呢,只要陛下相信那是真的,那假的也是真的!他现在已经不仅仅是担心卫霖和卫茹的安危了,而是看皇后和大皇子的态度,隐约觉得,接下来还有更大的事情要发生在襄阳侯府!

“我的霖儿和茹儿啊!”卫夫人听完襄阳侯所说,不觉嚎啕大哭,她不是市井那些听风就是雨的无知妇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皇后娘娘不禁没有派人来询问,甚至连老爷的面都不见,这只怕是出了大事了。

就在这时,门外小厮来报,说是御林军统领段御风忽然带领御林军包围了整座侯府!

见此,襄阳侯顿时一惊,连忙步出屋外,赶至院中,尽管心如擂鼓,他仍是强撑着精神问道,“不知段统领这是何意?”

“奉陛下旨意,查抄襄阳侯府,府中一干人等均捕获入狱!”说完,一扬手,大批的御林军涌进侯府,逢人便抓,府中之物不论大小均收入封箱。一时间,整个侯府哭声震天,喊声震地,好不慌乱。

“大胆!你们简直胆大妄为,我可是当朝的国舅爷,我要见皇后娘娘!”

不理会他的狂妄之语,段御风冷冷的看着他,厉声说道,“我看侯爷还是省省力气吧,等到了天牢,自然有你喊的时候!”

“老爷!老爷!”一旁的卫夫人见到来势汹汹的御林军,更是吓得发抖。

“你们做什么,放开!”突然,襄阳侯一时急火攻心,突然“哇”地一下,吐出了一口鲜血。

“啊,老爷!冤枉啊,我要见皇后娘娘,我们老爷是冤枉的!”见此,卫夫人更是心急,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挣扎着要去看看卫淮,却被一旁的侍卫紧紧的拽住。

段御风不耐烦的看着眼前哭哭啼啼的一群女人,皱眉说道,“还什么?带住”

这一日,襄阳侯府被抄,府中无论主仆均被押入天牢,侯府的大门两旁满是看热闹的百姓,身后,是缓缓关上大门的襄阳侯府,从此再无开启之日!段御风高坐于马上,看着眼前的巍巍侯府,只怕这丰鄰城中日后再无襄阳侯府了!

同一时间,得到消息的夜倾瑄面色微沉,好快!虽是感叹白白折了侯府这个筹码,却也不禁在心中庆幸,父皇这般雷霆手段,看来自己没有插手是对的,不过戏还是要唱下去,明日上朝还是要假意为其求情一番,毕竟摘得太干净难免被世人诟病。襄阳侯府这一倒台,夜倾瑄这边的人是有些坐不住,可却是高兴坏了夜倾昱那边的人。六皇子府中,一群幕僚正争论的热火朝天,一边说这个时候要趁势追击,将大皇子也拉下马,一方却说这时候应该避其锋芒。而夜倾昱一身宝蓝色云纹团花湖绸锦袍,安静的坐在主位,漫不经心的把玩手中的玉扳指,明明是那般俊朗不凡,清风朗月的一张脸,却偏偏笑起来的时候带着一丝邪魅,说不出的“性感”,让人不觉沉沦!

他的目光慢慢扫视屋中之人,语气带着一贯的散漫,“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还是静观其变吧!”

------题外话------

墨锦:你干什么呢?

墨熙(墙角画圈圈中):这章木有出场,伐开心!

墨锦:我也没有出场!

墨刈:+1

墨清:+1

墨潇:+1

墨熙:都没出场?那这章写了谁?

襄阳侯(颤颤巍巍):……我。

墨熙:……揍他!

心疼襄阳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