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暗无天日/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牢中

卫霖和卫茹被关在同一间牢房中,两人各据一角,全然看不出是刚刚意气风发的侯府世子和。卫茹身上的衣物已经被扯得破烂不堪,裸露在外的皮肤到处都是擦伤,头发已经凌乱不堪,整个人与街上的“叫花子”无异。她的眼神很空洞,双眼呆滞的盯着一个点看,不哭也不闹,却像是失了魂,如同木偶一般,毫无生气可言。而反观卫霖,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他两条腿上的膝盖都被夜倾辰命人剜掉了,露出森森白骨,周边的衣物混着鲜血沾在皮肤上,连呼吸间扯动,都疼的他撕心裂肺。想到以后失去双腿,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自由行赚卫霖的表情就狰狞的可怕,都是夜倾辰,等到父亲将他救出去,他一定要让那对“狗男女”好看!

只是,他现在所想的这些在见到同样被关进天牢的襄阳侯时,变得很是可笑!

“爹!”卫霖原本还以为是襄阳侯终于来救他了,可是当他看清他的样貌以及手脚之上带着的镣铐,满眼的不敢置信!襄阳侯身后的卫夫人听到卫霖的声音,便要冲到牢房前去,却一把被看管的狱卒拽了回来,“老实点!”

在宫中当差多是有眼色的人,若说以前襄阳侯有皇后娘娘的庇护,他们当然是伏低做小,百般奉承。可是现在,一来,是靖安王的人将人关进了天牢;二来,从出事到现在都不见有晋阳宫和大皇子府上的人前来探监,这明眼人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襄阳侯府想要再翻身从这天牢中走出去,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儿啊!我的儿啊!”卫夫人他们被关在对面的牢房里,远远的隔着过道,她声嘶力竭的哭着喊着。怎么才一天不见,她好端端的霖儿和茹儿就变成这般模样了。

卫霖原本还强撑着一口气,满心幻想襄阳侯会救自己出去,谁知……一时受击,竟是晕了过去!

“霖儿!霖儿!你怎么了,你别吓娘啊!”

天牢之中本就暗无天日,阴暗潮湿,处处都是蚊虫鼠蚁,这一群身娇肉贵的深宅女子如何受得了,均是哭闹不堪,一时间整个天牢都响彻她们的哭闹声。

“老爷,咱们是冤枉的,为什么抓咱们进来啊?”

“放我们出去!”

“老爷!你去求求皇后娘娘,让她救咱们出去吧!”

卫淮本就是心烦意乱,不胜苦恼的时候,偏偏她们这么一闹,火气腾腾的往上冒,“行了!都给我闭嘴!”

皇后这是摆明了要置身事外,可问题是到现在他都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让他侯府上下遭受如此灭顶之灾!

“茹儿!茹儿!你告诉爹,发生了什么事?”从进来的时候开始,襄阳侯就发现了,这个素日最是不安稳的女儿,竟然一直不哭不闹的蜷缩在一角,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一个角落,沉默不语。

卫茹好像没有听到襄阳侯的话一般,仍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甚至连眼睛都不曾眨过。

“茹儿!你和霖儿究竟是怎么惹上靖安王的?”

“靖安王……”咋一听闻这个名字,卫茹眸光一闪,突然,她拼命的挣扎,好像要挣脱什么束缚一样,口中不停的喃喃自语,“走开!走开!啊!别过来……”

“茹儿,你这是……你这是怎么了啊?”卫夫人见到自己捧在手心上的女儿变成这个样子,已是哭得不能自已。

“啊!走开!啊哈哈!哈哈,靖安王!我是靖安王妃,哈哈,我是……我是,慕青冉!哈哈……”卫茹已然是疯了,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手中不停的把玩着自己的凌乱的头发,时而将其塞在嘴里,哪里还有一点侯府千金的样子。卫夫人看到这样的女儿,不禁老泪纵横,手死死的扳住牢房的门,大力的震得门上的锁链都“哗哗”作响……

靖安王府的书房中

墨刈单膝跪在地上,等着夜倾辰处罚。这次王妃被劫,虽然他们已经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人救了回来,但若不是紫鸢及时替王妃挡了一剑,那后果不言自明。

“将墨嫣和墨琀调回来,暗中保护王妃。”

“是!”

夜倾辰眸光森冷的看着天牢中传回的消息,只是坐牢有什么“趣味”,也该好好体验一下囚犯的滋味才是!

很快就要到年末了,墨锦这几日都在盘算着,今年的新年王府是不是要好好热闹一下,毕竟他们也是有“女主子”的人了!正打算去好好筹划一下这件事情,不想却见到墨熙“气势汹汹”的向府外走去。

想到这被王爷指派去照顾王妃的小丫鳜墨锦不禁“落井下石”道,“紫鸢姑娘的伤还没痊愈呢,你就这么走了?”

“谁说我走了?我去街上转转!”

这下墨锦就更觉得奇怪了,墨熙这人只要平时没任务都是窝在自己的“药庐子”里面炼药的,怎么今日这么勤快?看到对方明显怀疑的眼神,墨熙也不再隐瞒,四下看了看,才压低声音说道,“我听说西街新开了一间医馆,都说他家的大夫是妙手神医,传的神乎其神,我去会会他!”

“……哦,那你顺便再到东街的棺材铺去选一副好的棺木。”

“嗯?为什么?”

“因为王爷杀的人,没人敢帮着料理后事呀!”说完,墨锦便笑嘻嘻的离开了,这人平时懒散的可以,偏偏一提起和医术有关的事情就像打了鸡血一样。

墨熙:“……”

算了,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去熬药吧!

紫鸢的伤的确好了很多,她也是头一次知道,原来靖安王府还有这样的“高人”在。慕青冉看着喝着黑乎乎药汁的紫鸢,虽然心疼她的伤,但心里那种“风水轮流转”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我听流鸢说,您那天晕倒了,我再给您搭一下脉。”她的脸色还有些苍白,精神倒是好了很多,只要不做大幅度的动作,不牵扯到伤口,想来伤口很快会愈合。

“行了,我没事,你好好养好自己的身子吧!”

“,那群人……”说到底,都是襄阳侯府的人害的!

“王爷已经将她秘进天牢了。”

听慕青冉这样说,流鸢和紫鸢都很开心,有一种大仇得报的感觉。慕青冉看着两人,微微淡笑,心下却是别的考量。卫茹将她抓走这件事情,固然是惹到了夜倾辰,不过决不至于他出手这般狠厉。何况这件事情,庆丰帝已经出手干预,那么罪名一定要成立,所以,他应该是早就准备对襄阳侯下手,不过师出无名罢了!眼下借着这个机会,将襄阳侯府一举铲除,但是名正言顺的理由是什么……她这几日倒是挺墨锦说了街上的流传的那些说辞,可这些到底不能作为整个候府下狱的罪名。

难道?!

想到什么,慕青冉猛然清醒,她知道庆丰帝安给卫家的罪名是什么了!

------题外话------

墨锦:诶,你干嘛去啊?

墨熙:我去街上转转!

墨锦:哦,等我下,我和你一起去转转!

墨熙:可是……可是,我不会二人转啊!

墨锦:……

这人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长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