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圣心决断/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承乾殿

庆丰帝一身明黄色的龙袍,端坐在龙椅上,唯有此时方见其睥睨天下,俯视万生的帝王之气。大殿之上肃立着一众朝臣,只是大家均是低眉敛目,不敢言语的样子。

“父皇,卫霖和卫茹固然有不敬皇室之嫌,可到底与侯府其他人等无甚干系,还望父皇从轻发落。”段御风去侯府抓人那日,并未言明是因何罪抄家,于是百姓之间流传的是一个版本接着一个版本,难辨真假。而朝堂之中有消息灵通之人不难得知这个中曲折,所以现在夜倾瑄也只能就着这个原因,“装装样子”的求求情。

“老臣也觉得,襄阳侯府其余人等甚为无辜,还望陛下三思。”说话的是西宁侯夏阙,他的话,庆丰帝多少还是会考量一番的。

“养不教,父之过,卫霖小小年纪便这般肆意妄为,襄阳侯身为其父难辞其咎!”庆丰帝的目光慢慢扫视众人,继续说道,“再宅朕下旨严惩襄阳侯是因为他私铸官银,祸乱朝纲!”

私铸官银?!

庆丰帝此话一出,满朝皆惊!六皇子奉命调查这件事情他们都是知道的,可没想到查来查去竟是查到了襄阳侯的身上。要说听到这些话最震惊的应该是户部尚书冯子肃!没人比他更清楚,这件事情从始至终都是他在“暗箱作”,襄阳侯怕有朝一日事情败露惹祸上身,一直都是置身事外的,只除了偶尔在中间传递一些消息却是再无其他!

夜倾辰冷冷看着眼前的这一出“闹剧”,沉默不语。襄阳侯是什么样的罪名他根本不在乎,他要的不过就是一个结果,或者说,如果不是为了让他饱受折磨之后再死,他完全可以在夜黑风高的时候带着人去屠了他满门!

“这件事情朕早就命六皇子去调查了,不过最终发现此事与卫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为求慎重,朕后来命靖安王全面彻查,如今,算是水落石出了。”庆丰帝声音浑厚的说着这一番话,眼睛却是直直的看着户部尚书的方向,眼中神色莫名。庆丰帝的这一行为真真是令一众大臣摸不着头脑,陛下……这是要开始剪除大皇子的羽翼吗?

而夜倾瑄却不是这样想,私铸官银的幕后黑手明明是冯子肃,夜倾辰既然奉旨去查,要么就是什么都查不到,要么就是将户部连根拔起,怎么样都不可能查到襄阳侯的头上!可父皇为何偏偏安在他的身上,难道就为了名正言顺的除掉他?!

这边众人皆是颇为费解陛下的行为,庆丰帝却是自顾自的连连颁布了几条圣旨。

第一个便是襄阳侯卫淮私铸官银,择其家眷节后问斩!消息一出,城中瞬间便炸开了锅!第二个便是,庆丰帝下令只准丰鄰城三品以上的官员可以用铜器,其余一律禁止,限期三年将黄铜器皿卖给朝廷,如贩运首犯斩立决!第三道圣旨便是,实行银钱平行本位,大数目用银子,小数目用铜钱,纹银一两兑换铜钱一千文。

这圣旨的颁布自然少不了慕青冉在后面的“推波助澜”,这是她作为夜倾辰的“救命之恩”还他人情想出的办法,这样既保证稳定白银,又能保证铜源,稳定了铜钱铸造流通。当然这些,夜倾辰绝不会告诉庆丰帝是慕青冉的主意,她这般惊才绝绝,却偏偏是临水之人,难保不会有人起异心。

襄阳侯府的事情差不多闹得满城风雨,就连一向不理世事的三皇子府都得知了此事。

夜倾桓一身白色素衣静坐于室,手中是一本已泛黄褪色的金刚经。

“三哥,外面人都在传,襄阳侯府没了,可我昨天明明还看见侯府好好的立在那,三哥,为什么他们要那么说?”夜倾君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跑进来,一下扑到夜倾桓的身爆眨着一双明亮的眼睛不解的问道。

“襄阳侯一家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所以有人惩治了他们。”夜倾桓眸色淡淡,声音无悲无喜。

“那……卫霖呢?”

“他自然也在其中。”

闻言,夜倾君似是松了一口气,终于有人惩治卫霖那个“恶魔”了,这样他以后再进宫,就不会有人再欺负他了!

“君儿很高兴?”

“嗯,坏人被关起来了,以后就不会有人再欺负君儿了!”想到什么,夜倾君的脸有些微微泛红,“三哥,我什么时候可以去见见仙女姐姐,我还没有和她道谢呢。”

“君儿……为何这般喜欢靖安王妃?”他们二人不过一面之缘,可君儿却对她念念不忘,真不知是为了什么。“还有,记住三哥说的话,在外人面前,要称呼她王妃。”

“因为……”夜倾君的脸颊似乎比刚刚还要更红了一些,“因为,她漂亮。”

“……”就这样?“那为何你见到烟淼不会脸红,你不是也曾称赞过她漂亮吗?”

“烟淼姐姐是三哥的,将来要成为君儿的皇嫂,君儿不能有‘非分之想’!”

“……”

夜倾桓觉得,他有必要好好和他好好聊一聊了,这孩子都在想些什么!

襄阳侯府这一出事,朝中之人心下不免又是一番思量,最高兴的恐怕就是六皇子一党了。

月华宫

湘妃一身石榴红缂金丝云锦缎流苏垂绦宫裙,梳着凌云髻,发上簪着赤金拔丝丹凤口衔四颗明珠宝结,一双串珠水晶耳坠,说不出的华美动人。精致的鹅蛋脸上秀眉弯弯,嵌着一双丹凤眼,既是妩媚动人又觉得精明聪慧。凤眼须清,若眼光暗淡朦胧,则不智;必须与人的整体形貌联系起来看,只有美的形貌中的凤眼,才有尚佳之美和聪慧性格。而无疑湘妃两者兼粳是以才能这般使凤眼大放异彩。岁月似乎格外优待她,与身边的九公主夜倾羽坐在一起,说是姐妹也不为过。

“母妃今日怎么这般高兴?”夜倾羽穿着鹅黄色绣白玉兰的长裙,说不出的俏丽娇嫩。

“襄阳侯一家遭难,大皇子又少了一大助力,母妃是替你皇兄高兴。”湘妃素手轻抬,拿起一旁的鲜果递给夜倾羽。如今已是寒冬时节,时令水果已是不可多得,只是在月华宫中,就连伺候的太监宫女都能分到一口,别的宫的不要说下人,就是主子也未必能吃得到!

“是,是,是,母妃就知道为皇兄心,怎么不见您为我上上心呢。”

湘妃闻言,伸出手指轻戳着夜倾羽的额头,“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母妃为你的心还少啊!单是为你选驸马,就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了。”

“母妃!”一听闻选驸马,夜倾羽瞬间便臊红了脸,扭捏着转过了身去。

“呦,咱们的羽儿害羞了,嫁人有什么好羞人的!”见今日气氛不错,湘妃试探着开口说道,“羽儿,母妃前几日和你父皇说起你的婚事,看你父皇的意思是中意内阁大学士温逸然……”

“母妃!我不喜欢他!您……您不是答应过我,会向父皇求情,让我自己选驸马的嘛!”什么内阁大学士!她才不稀罕呢,她想嫁的只有那个人!除了他,她谁都不嫁!

------题外话------

宿舍网断了,半天发不上文,又晚了,求原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