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公主私奔/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羽儿!不要告诉母妃你心里还惦记着那个画师?!”湘妃的语气有些冷硬,眼中也很是严肃,她少有这样严厉的时候,一时间,夜倾羽竟是不敢再说。见她这般,湘妃心里也不好受,“羽儿,你不能嫁给他,你贵为公主,他根本配不上你!”

“我……我……母妃,可是我喜欢他,我不介意他是什么身份。”夜倾羽红着眼眶说道,自从一年前见到那个人开始,她就决定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哪怕他心里根本没有她!

“你!就算我不阻拦你,你皇兄和父皇也不会答应的,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母妃!”

“好了,我乏了,你回去吧!”说完,她微微闭眼,轻轻抬手按压头部,等到夜倾羽彻底离开之后,她才重新睁开眼睛。羽儿啊,以后你就会明白,母妃都是为了保护你!

“娘娘,蔡公公刚刚派了小太监传话,陛下会过来和您一起用晚膳。”绿漪看湘妃的面色,小心翼翼的说道。

“嗯,知道了,去将那件桃红绣花流苏垂绦宫裙拿来。”

“是。”绿漪应道,心中却不免疑惑,娘娘素日明明更爱穿月白色的宫装,可是她发现只要是在陛前,她多是身著桃色衣裙,这却是为何?

这几日丰鄰城中下起了大雪,洋洋洒洒一直没停过。紫鸢的伤也差不多好了大半,每日仍是被流鸢看着喝着黑乎乎的药汁。庆丰帝的几道圣旨颁布下来之后,犹如平地激起了惊雷,百姓众说纷纭,不过讨论最多的却是襄阳侯一家的事情。慕青冉开始听到这些的时候,便知道自己所料不差。折了襄阳侯府,大皇子一党的势力明显被削弱,若在此时再将户部尚书革职查办,那朝堂之上,岂不就剩六皇子一人独大。为保两方平衡,让他们相互牵制,互相制衡,庆丰帝无论如何都不会在这个时候对大皇子一派的人出手,这也是为什么户部尚书会逃过一劫的原因。而替他背了黑锅的襄阳侯刚好又有了一个名正言顺被处置的理由,一石二鸟,这就是帝王之术。

不过,最令人感到惊讶的就是,大皇子竟然真的就这般舍弃了襄阳侯,毕竟没了母族,他唯一较之六皇子的优势便也没了。当紫鸢将这番疑虑说与慕青冉的时候,她眉目温软,声音轻柔的说道,“你觉得是帝王的袒护重要还是自己的势力重要。”更何况,大皇子也不是全无依凭,他的大皇子妃可是锦乡候府的嫡长女!

帝王的袒护?自己的势力?

紫鸢想了想,皱眉说道,“自然是自己的势力。”仰人鼻息生活多不自在,更何况伴君如伴虎,万一哪天这陛下一个不开心,小命就玩完啦。

“那若是连这势力都是帝王赏赐的呢!”慕青冉微微淡笑着说道,大皇子就是面临这样的抉择,襄阳侯府与庆丰帝的袒护,他无疑选择了后宅当然如果襄阳侯不是如今这般败落的话,或许结局会有所不同。她想,一定是什么原因,让庆丰帝一定要除掉襄阳侯府,而大皇子正是因为知道庆丰帝的心思,所以才不加以制止,只是……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一位帝王如此震怒呢?

想到庆丰帝,慕青冉脑中不觉浮现那满头白发,是什么能让本该意气风发的帝王生了满头华发,难道——为情?!这个想法一蹦出来,慕青冉忽然觉得,虽然荒谬,但未尝不可能。

官银私铸一案有了决断,襄阳侯府也等着问斩,一些都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是刚刚消停了没几日,忽然传出宫中的九公主殿下和人私奔了!这可是皇室的秘辛丑闻,竟是不知被何人大肆宣扬了出来。

“九公主?是六皇子的胞妹?”慕青冉颇为疑惑的看向前来传话的墨锦,这些日子以来,城中无论任何风吹草动,皆是墨锦前来告知她,想来应是夜倾辰的意思。

“回王妃的话,九公主乃是湘妃娘娘所出,与六皇子并非一母所出。”

竟然不是同胞兄妹,但她从未听说过六皇子的生母是何人。像是知道慕青冉的疑惑一般,墨锦接着说道,“六殿下的生母不详,起初是养在容……”说到这里,墨锦明显一顿,然后才又若无其事的说道,“一位妃子的宫中,后来宫妃薨逝,恰好湘妃娘娘膝下无子,于是便将六殿下养在月华宫了。”

一位妃子?哪位妃子?墨锦没有说,明显是有什么秘辛不敢说与她知道,慕青冉便也没有深问。向来宫中都是藏着秘密最多的地方,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只是墨锦的态度有些异样,他似乎不是不愿,而是不敢提起那个人,是因为陛下下了禁令吗?不能够怪慕青冉这样想,她住在靖安王府的这些时日,也大概了解了这府中之人的行事,真是有其主便有其仆,个个都是“目中无人”,“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所以墨锦刚刚的反应才更奇怪。

“好,我知道了。”

“属下告退。”

若她刚刚没有听错,墨锦说了一个“容”字,可是就她所知,庆丰帝的后宫没有封号为容的宫妃,若带此字的也是只有一人——容嘉贵妃!

夜倾辰方回至房中的时候,便见到慕青冉侧躺在窗边的贵妃榻上小憩。他放轻脚步走至她身边走下,见她恬静温婉的躺着那里,平日微微有些苍白的脸颊,此刻倒是泛着淡淡的,似是睡得很熟。

他轻轻的伸手拢了拢她滑落的秀发,大掌握住她搭在身前的小手,却是忽然皱了一下眉。就算房中这般暖融,可是她的手还是这般寒凉!

夜倾辰将她的手包裹在自己的大掌间,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的睡颜,她的身上萦绕着淡淡药香,让他不觉沉迷,慢慢俯身……

就在他的唇贴上她的眼帘之际,慕青冉却是悠悠转醒,四目相对!

“王爷……嗯……”慕青冉方是睡醒,便见到眼前一张放大的俊颜,还未弄清楚是什么情况,却突然感觉到唇瓣传来微凉的,的触意。

原本,夜倾辰只是打算亲一下她的眼睫,谁知她竟是忽然转醒,看着她睡眼朦胧的样子,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他双手捧着她的脸便吻了下去。

她的唇,很软,很甜,带着微微暖意,仿佛将他素日眼中的“寒冰”都暖化了。夜倾辰慢慢闭上眼睛,更深的吻向她,察觉到她的手抵在他的胸膛上,他突然恶趣味的将自己整个身子压在她身上,两人瞬间紧紧的贴在一起,慕青冉的脸上不自觉的升起一道,甚是好看。

她的心跳得很快,不过任谁被人这样对待,应该都是心跳加速的。突然,她感觉到口中有温软的“东西”探了进来,她整个人瞬间呆愣在那,完全不知所措,他到底在做什么?!

夜倾辰初时还只是轻柔的着慕青冉的唇瓣,只是渐渐地,他却不满足于此,想要的更多!他的呼吸渐渐凌乱,唇间有些控制不住力道的吮吻,他不停的变换着角度,总是企图将自己与她贴合的更近!气氛渐渐变得旖旎,就在夜倾辰不安于亲吻,将手扯向慕青冉腰间的束带时,他的唇忽然被人咬了一下。

他慢慢睁开眼睛,看着怀中刚刚“作乱”的女子,她的脸上满是,素来水润的双眸此刻尽显媚眼如丝,好不惑人,让他险些又忍不住吻了过去。

他伸出手轻轻抚摸着被自己吮吸的有些充血的薄唇,“为何咬我?”

“我……我没办法喘息了……”再不咬他,他什么时候才会停下来!只不过,慕青冉不知道,如果不是夜倾辰本就有心“放她一马”,她那一口,极有可能当场就被办了!

“没办法喘息?我刚刚不是正在渡气给你吗?”他的眼中不复素日的冰寒,取而代之的满是笑意。

待慕青冉理解他说的是什么,瞬间偏过头去不想理他!

夜倾辰盯着慕青冉侧头过去露出的脖颈,瞬间觉得自己就快要变成一个色胚了!他微敛心神,将头抵在她的肩窝,慢慢平息自己的“邪念”。慕青冉本来见他倒向自己还以为他又要继续,谁知他竟是安安分分的躺在那里并未动作,一时间,两人相拥而卧,温馨静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