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水墨公子/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华宫中,湘妃娘娘坐立不安,焦急的等着消息,忽然,一旁的绿漪惊喜道,“娘娘,殿下来了。”

湘妃闻言,急忙向门外望去,果然见夜倾昱步履飞快的赶来,满身霜雪未退。

“母妃。”

“昱儿,怎么样?有消息了吗?”湘妃的神色很是焦急,素日注重仪态的她此刻也顾不得许多了。

夜倾昱闻言,略显沉重的摇了,皇子府的府兵都被他派出去了,还是没有消息。

“哎,羽儿这孩子究竟跑去哪了?”此刻的湘妃还不知道夜倾羽失踪的事情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她一番叹息后,却发现夜倾昱的表情很是严肃,不禁意识到事情恐怕比她想的还要复杂。

“昱儿,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母妃你先坐下,听我慢慢说。”将湘妃扶坐在矮榻上,夜倾昱才开口道,“现在城中都在传言,说是九妹……和人私奔了!”

“什么?!”湘妃闻言立刻激动的站了起来,不敢置信的攥住夜倾昱的衣袖,“私奔?!”

“不知是谁放出去的口风,现在,只怕连父皇都知道了。”

“究竟是谁,这般害我羽儿!”湘妃恨恨的说道,如今羽儿下落不明,偏这个时候又传出这样的话来。

夜倾昱的眼中划过一丝冷芒,若说是谁散布出去的谣言,除了大皇子一党的人不做他想。

“母妃,我来一则是要告诉你这个消息,二则便是要问问你,九妹她究竟……”话虽未说全,但是湘妃已然明白了夜倾昱的意思。

“……我也不敢确定。”那日和羽儿而不欢而散之后,她想过段时间在和她好好说说,总不能真的让她嫁给一个穷酸画师。可是谁知今日伺候她的丫鬟忽然慌慌张张来报,说诗主不见了!她当即便带着人去了她的寝宫,金银首饰少了许多,日常穿戴的衣服也缺了几件,她这才知道,这丫头居然真的胆大包天跑出宫去了!

“不过,她既然是出宫,必然是去寻那画师去了,你派人去大皇子府盯着,说不定会有发现。”

“是,儿臣这就去。”

转身,夜倾昱原本担忧的眉眼变得冷静幽沉,若果然去了大皇子府,事情怕是有些难办呢!

好端端的九公主怎么会想到要和人私奔呢?一时之间,众人纷纷猜测,不免想到一年前的那桩轶事。丰鄰城中人人皆知,大皇子夜倾瑄丹青了得,平日也极喜欢招揽一些名家画师过府“切磋”,一年前,他府上来了一位画师,被誉为当世神笔——名为顾长安!据闻,他年幼之时绘过一副江南烟雨图,庆丰帝见过,当即提诗一首,“浅远山色高低树,一片江南水墨图”,自此,顾长安声名鹊起,被世人誉为“水墨公子”!传闻他所绘丹青笔精墨妙之处甚至可以以假乱真,他曾绘过一副“百花图”,竟是能引来蝴蝶翩翩起舞……只是从他被请进大皇子府,却从未在人前作画,只偶尔与人评鉴名画而已。

一次偶然的机会,九公主无意间得识了顾长安,此后便不顾自己皇兄与夜倾瑄之间的“竞争关系”,频频跑去大皇子府寻他。要说这人相貌如何风华无边却是不然,毕竟前有夜倾辰这般风姿无双的人,后面诸位皇子也是各有千秋,对比之下,他实在是难以超越。可就是这样一位相貌平平的画师,竟是入了九公主的眼,让她哭着嚷着要嫁,就连湘妃娘娘都制止不了。

“能引来蝴蝶?真的假的?”流鸢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不就是画画好看吗,她家画的也好看,却不像这人这般敢吹牛呢!

“术业有专攻,想来定是妙笔生花。”慕青冉神色淡淡,倒似不对这人有多好奇。

正说着,忽见墨锦面色匆匆的从外面进来,“属下参见王妃。”

“什么事?”

“王府后角门门口,倒着一人。”门房说,是直接倒在了王府的门前,看衣着服饰,不似寻常百姓,便去禀告了墨锦。若是寻常之人,墨锦便也就做主处置了,可偏偏这人……正处于风口浪尖之上!

慕青冉看着墨锦,示意他说下去。

“仕长安!”

顾长安?!

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她们刚刚还在提起这人,现在就倒在王府门前了。

“人在何处?”

“……还在门前躺着。”

“去看看。”

一路奔着王府后门而去,远远的慕青冉便见到了门口的下人守在那,地上似是躺着一人。墨锦自然也是看到了,心下不禁叹道,不会是冻死了吧!

待走近看,只见地上之人满头青丝覆在雪上,俊秀的面容似因寒冷而微微泛红。慕青冉皱眉看着,然后说道,“抬去客院。”

“是。”

门口的小厮一背一抬将人送去客院,而慕青冉却是缓步出了后门,站在门边前后望了望。王府后门对着的是一条较为偏僻的暗巷,再往里面走便是死路,那么,这人为何会出现在这?

等慕青冉带着墨锦一行人到了客院的时候,墨熙已经在给之人搭脉了。

“嗯……诶,嗯……”而顾长安的双颊却泛着奇异的红色,额头满是汗水,嘴里还时不时的发出之声。见状,墨熙猛地出手,“啪”地一声一把捂住了他的嘴,低着头神色莫名。

慕青冉等人均是不解,墨熙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号着脉,怎么还打上人了?!只有慕青冉身后的紫鸢,眼睛直愣愣的看着之人,一张小脸瞬间泛红。

“怎么回事?”见慕青冉发问,墨熙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得支支吾吾的不敢言语,眼光扫到一旁的紫鸢,像见到救星一般,“紫鸢姑娘,你与王妃说,我……我,我舌头麻了!”

慕青冉、紫鸢:“……”

被点名的紫鸢不得不慢慢凑到慕青冉身爆刚要附在她耳边告诉她,不想屋中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他中了!”

众人闻言,均看向说话之人,却是眨着大眼,一脸天真的流鸢。墨熙和墨锦两人顿时瞠目结舌,王妃的丫鬟果然战斗力都不一般啊!

慕青冉听完,眸中划过一丝不自然,却是很快便恢复如初,她略一沉吟,才对着墨熙说道,“你可有办法?”

“回王妃,办法有的是,这不过是一般的,到处都有的卖,解了它完全不在话下,不过这要是别的强劲的烈性春……啊!”话还没说完,便被墨锦一掌扇到了床边。

“如此便将他交给你了,待他清醒直接将他送回大皇子府上。”说完,慕青冉便带着紫鸢和流鸢离开了。

待她们走后,墨熙满脸委屈的对墨锦抱怨道,“我说你刚才打我干嘛?”

“我不打你,难道等着王爷提剑来杀你?”这人张脑子就是为了显个儿吗?

“好端端的王爷杀我干嘛?”

“就凭你在王妃面前左一句又一句,拉你出来鞭尸都是轻的!”懒得和这人继续掰扯,墨锦径自回了前院,留下墨熙一个人仔细回味他说的话,却是越想越后怕,竟是吓出了自己一身的冷汗。不知道现在逃出王府还来不来得及?

这边顾长安中了好巧不巧的倒在了靖安王府门口,可外面却是纷纷传言说是九公主私奔了,那么她到底和谁私奔了?慕青冉心中反复思量这件事情,以九公主对顾长安的“情意”,她绝不可能是和别的男子出赚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她逃出了宫,约顾长安见面。只是……这……难道九公主是打算生米煮成熟饭?可这未免太过大胆,不得不说,这位公主殿下真的蚀起了慕青冉少有的好奇心,若果然如她猜测的这般,那事情可就热闹了。不过,或许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九公主自己也是被人骗出宫,至于顾长安被人喂了那种药,若果真和九公主发生了什么,那最头痛的只怕就是六皇子了!

另一边九公主下落不明的消息终是传到了庆丰帝的耳中,他素日对这个女儿很是宠爱,只要不是太过胡闹的要求,他都会答应。但是这一次,她身为公主居然跑出宫去和人私奔,这成何体统!眼下整个月华宫都是鸦雀无声,帝王之怒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连素日受宠的湘妃娘娘都遭到了训斥,更何况他们这群下人。“堂堂公主,竟然这般肆意妄为,都是你素日娇惯的!”庆丰帝恼怒的看着跪在跟前梨花带雨的女子,心里也有些后悔出口的话似乎有些重,只诗主与人私奔,这是皇家的笑话,就算将来人抓了回来,女子的清誉也是没了,这如何使得?

“陛下教训的是,臣妾自知有罪,只是眼下羽儿生死未卜,臣妾着实担心。”

“生死未卜?”不是与那画师私奔了吗,怎么又会关乎生死?

“羽儿虽然自小骄横,却并非不明事理,这样有违清誉的事情,她哪里敢做,臣妾是怕有人刻意诋毁她的名声,故意设局陷害于她!”

听湘妃这般一说,庆丰帝不禁深思,也倒是也不无可能。只尸中戒卫森严,若不是她自己有心配合,如何能在御林军的眼皮子地下出宫去!

见状,湘妃继续道,“羽儿性子单纯,都怪我和昱儿平日将她保护的太好,她不识人心险恶,所以才会被那画师骗的团团转。”这一番话,乍一听没什么,可若细想,却不是将大皇子都拉进了水里!

见庆丰帝果然渐渐平息了怒气,湘妃微微低头擦拭眼泪,心下却是真的焦急,也不知羽儿到底跑去哪里了?

------题外话------

墨熙(一脸好奇):流鸢,你怎么知道顾长安中了啊?

流鸢(一脸天真):看他的样子啊,叫的那么**,不是中了,难不成是要死了吗!

墨熙(一脸懵逼):……那你怎么又知道中了是什么样子呢?

流鸢(一脸天真):我见过啊!

墨熙(一脸震惊):……在哪?

流鸢(一脸天真):!

墨熙:……

流鸢见他终于没有问题了,方是赶快离开。就说不愿意和他玩,话太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