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公主驾到/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长安醒来的时候,有一瞬间的眐愣,仿佛不知身在何处,身体也隐隐觉得有些不舒服。他坐起身扫视了一下房中,这不是在大皇子府自己的房间,这是在哪?顾长安轻轻揉压头部,慢慢回忆着晕倒之前的事情。他记得自己原本是和大皇子去一品轩赏画的,中间有官员来拜访大皇子,他便回避了出去,却不想遇到了九公主。后来,九公主说她死心了,以后不会再缠着他,就当是为过去给他造成的困扰赔罪,请他满饮一杯酒,他不愿与她过多牵扯,只想着喝完就赶快离开,可谁知还未走出屋子,便觉得整个人燥热难当,身体有一种异样的酥麻感……然后,他便失去了意识。

“公子醒了!”外间,一个衣着俏丽的小丫鬟走了进来,手中还端着一碗汤汁,递给了顾长安。

下意识的伸手接过汤碗,顾长安却是没有直接喝下去,“敢问姑娘,这是哪?”

“回公子的话,这里是靖安王府,是我家王妃命人救了你。”

靖安王府?!他怎么会在这?!

“药是用来喝的,不是用来看的!等凉了药效就失了,顾公子还是快些喝吧!”说着话,只见墨锦从门外进来。

顾长安看着这人,见刚刚的小姑娘见到他都毕恭毕敬的,想来是靖安王府管事的什么人,只是……这管家也太年轻了些吧!

“不知你是?”

“在下墨锦,靖安王府的管家。”见顾长安一直顾左右而言他,迟迟不服药,墨锦心下暗笑,这人是怕被他们下毒吗?还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顾公子身中媚药,这碗药是解毒的。”

媚药?!

顾长安这才明白自己之前的异常因何而来,怪不得这人一直在劝自己喝药。他此前心存疑虑,本是被九公主之事弄得草木皆兵,可眼下细想,他们若当真要害他,当时不救他就罢了,何苦这般折腾!

见顾长安喝完了药,墨锦见他气色无异,便道,“公子若无不适,在下这就送您回大皇子府上。”

回……大皇子府吗?

顾长安的表情有瞬间的凝滞,墨锦在一旁见了微微敛目,只当不知。

“有劳阁下。”

可谁知两人这边还没走出门去,外面忽然有小厮回报,说是九公主殿下来了!

慕青冉彼时正在夜倾辰的书房中看书,按理说这书房是较为机密之地,她本是不想过来的。只是实在架不住他书房中有太多的珍贵孤本,她本以为他这样的性格,应是更喜兵书一类的,却是散笔游记包罗万象,应有尽有。想来若是外祖父见到了,必然也会整日泡在书房中的。想到沈太傅,慕青冉的眼中慢慢变成忧思,也不知他老人家身体如何了?正陷入沉思间,忽然外面有人禀告,说是九公主殿下驾临!

九公主?不是与人私奔了吗?

这下……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慕青冉闻言,淡淡笑开,带着紫鸢和流鸢不急不忙的前去正厅见客。

夜倾羽现在很愤怒!她身为一国公主,已经这般曲奉迎合与他,可他为什么还是这般“冥顽不灵”!为了他,她富贵荣华都可以不要,甚至连女儿家的名节都不顾了,可他居然欺骗她!想到这,夜倾羽的手紧紧的攥着手中的帕子,大力的都有些褶皱。

“参见王妃。”

夜倾羽闻声忘了过去,只见眼前女子一身绣折枝玉兰品月色素缎衣裙,外披一件莲青斗纹锦上添花洋线番丝鹤氅,半挽的青丝只于白玉凤纹钗簪住,说不出的清丽动人。夜倾辰大婚那日,她刚巧陪同太后上山礼佛,并未出席,宫宴那日,也只遥遥见过慕青冉一面,同为女子,她不得不承认,她美得令人嫉妒。可当时她完全是抱着欣赏的眼光去看待慕青冉,因为左右她与自己是无关的,可现在却是不一样了,自己心心念念的男子居然与她还有关联,这让她怎么放心的下!

“九公主有礼。”慕青冉一进来便感觉到这位公主颇为不善的目光,可印象中,自己似乎与这位公主并无交集。

夜倾羽素日被湘妃娇宠惯了,唯一的一点容忍恐怕都给了顾长安,此刻见了慕青冉自然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她目光中的鄙夷连慕青冉身后的流鸢都看出来了,况且她迟迟不接话,这分明是在给慕青冉下马威。可慕青冉是什么人,连面对夜倾辰这样的“煞星”都能活得怡然自得,一派淡然,何况这个什么都写在脸上的小公主!

“来人,给公主重新添杯热茶,想来一路奔波至此,定是口渴了。”慕青冉淡笑着说完,便施施然的走到上首走下。

“王妃省了那些虚礼吧!本公主是来向你要人的!”见夜倾羽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忽然就觉得之前对她的好奇心一点都没了。

况且她说要人……仕长安吗?她怎么知道顾长安在靖安王府?

“哦?不知公主要找谁?”

“顾!长!安!”

慕青冉眸光一闪,心下有些犯疑,却是不动声色的说道,“这话却是从何说起?”

“少和本公主装糊涂,不就是你们派人抓了顾长安吗?”

闻言,慕青冉唇角的笑容慢慢淡了下来,目光清澈,直视着夜倾羽说道,“公主慎言!”

“骸本公主还会冤枉了你们不成!这就是证据!”说完,她从袖中掏出一枚令牌,直接丢在了地上。慕青冉见此示意流鸢捡起来她细看,却发现那赫然是靖安王府侍卫的令牌!

慕青冉微微蹙眉看着手中之物,终于知道布局之人的用意是什么了。原来兜兜转转这么一圈,最后的一击在这里。她收敛心神,目光温润的看着夜倾羽,缓缓说道,“单凭一块令牌就说人在靖安王府,公主未免言定过早。”

“你还在狡辩!我当时明明眼看着顾长安被你们的人抓走的!”夜倾羽很是激动,眼眶都急的有些微微泛红,看来是真的担心顾长安的安危,只是对比旁边的慕青冉,却是太过淡定了。

“这么说,公主一直和他在一起喽?”

“是!”

“公主!”夜倾羽身边的小丫鬟想要组织她说的话,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夜倾羽见慕青冉这般问,一心急于力证自己亲眼所见,便想也没想的回答,却是急坏了身后的婢女。

“原来外界传言公主与顾公子私奔一事是真的。”慕青冉不禁淡笑,夜倾羽身后的这个小丫头倒是有些机灵。

“你……”夜倾羽本就在为这件事情烦忧,她不过是打算与他生米煮成熟饭,让母妃不得不答应自己嫁给他,却没想过什么私奔之事,不知是哪个混账东西传出这些事情来。

------题外话------

墨锦:这两天王爷怎么看着不太高兴呢?

墨熙:额……应该是遗憾中的不是自己吧!

墨锦:……

某种程度上来讲,墨熙能活过这么多章,是作者文中最大的一个bug!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