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针锋相对/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开始的时候,慕青冉救下顾长安就准备等他清醒之后将他送回大皇子府,毕竟他这样晕倒在靖安王府,实在是太凑巧了。可是现在……“顾公子不在靖安王府,公主还是去别去寻吧!”

“你说不在就不在,总要本公主自己查了才知道。”一听慕青冉这样说,夜倾羽顿时就火了,“来人,给我搜!”

“我看谁敢!”一时间,屋中之人竟是无人敢动。不同于夜倾羽的“火冒三丈”,慕青冉只是静静的坐在那,甚至连声音都是柔柔的,只是那目光中的清冷和周身淡然的风华,竟是一时间震慑的她们不敢肆意妄为。

“九公主未免太不把靖安王府放在眼里了,这里可不比月华宫,由得你随意胡闹!就算今日是六殿下前来,也无权随意在王府搜查何人,更何况是你!”见夜倾羽被说得脸气得通红,目光中怒火像是要吃人一般,慕青冉却恍若不见,继续说道,“我奉劝公主还是收敛些,眼下湘妃娘娘只怕还在为你与人私奔一事发愁,若再将大闹靖安王府的事情被陛下知晓,只怕到时候就是六殿下和湘妃娘娘也救不了你。”

“怎么?不相信?”见夜倾羽一直狠狠瞪着自己没有说话,慕青冉微微笑道,“王爷在陛下心中是何分量,你久居宫中不会不知道吧?”

慕青冉这一句句话说下来,夜倾羽已是没了底气。的确,这件事情若被父皇知道了,一定会严惩她的,虽然父皇平日很是宠爱她,不过那也要看和谁比,夜倾辰……更何况,若是被那“疯子”知道自己来他府上胡闹,只怕那才是最可怕的!

可是她已经将话说了出去,现在灰溜溜的走人,她颜面何存?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时间竟是僵持在了那里。慕青冉也不理会她,径自喝着热茶,好不悠闲。

正无话间,忽然厚重的幕帘被人掀开,门外走进一人,正是夜倾辰!慕青冉向他身后望去,虽只在宫宴那日遥遥见过一面,不过慕青冉却记得,那人是六皇子——夜倾昱。

“王妃有礼。”

“六殿下有礼。”

“六哥。”夜倾羽看见夜倾昱前来,瞬间便像见到了救星一样,连忙跑到他身爆抱起他的胳膊撒娇。只是瞥到旁边的夜倾辰,想起那日听宫女说起卫茹和卫霖的惨状,微微挪了几步,将自己藏在了夜倾昱的身后。见此,慕青冉不禁失笑,怎么原来夜倾辰是“鬼见愁”吗,好像所有人都很怕他的样子。

“无礼!没见到王爷吗!”夜倾昱嘴上虽是说着斥责的话,身体却是不着痕迹的挡住了夜倾羽,全然一副保护的姿态,也难怪夜倾羽会这般亲近于他。

“见过王爷。”

夜倾羽这般战战兢兢的样子可实在是令慕青冉大开眼界,刚刚还是那般不可一世的样子,怎么这么一会儿就变成小绵羊了。夜倾辰却是理也没理她,径直走到慕青冉身爆拉着她的手回去坐下。

“你知不知道母妃都快急疯了,你竟然还跑来这里胡闹!”他刚刚得到消息说是有人在靖安王府门前见到了九公主,他生怕这素来娇宠的妹妹一个不小心惹到夜倾辰,到时候就是他恐怕也是救不了她,这才急忙赶过来。

“我没有!是他们命人抓了顾……”

“闭嘴!”夜倾昱眸色阴沉的瞪着夜倾羽,不让她将话说完整,“我这就带你回宫,看父皇母妃如何处置你。”

说完,夜倾昱又向着慕青冉道,“羽儿她年纪小,平日我们将她惯坏了,失礼之处,还请王妃多包涵。”

“公主快人快语,实乃真性情也。”

“……那我这就先带她回去,改日再登门致歉,告辞。”说完,夜倾昱便拉着一脸愤愤之色的夜倾羽离开了。

“墨锦,送客。”见他们兄妹二人离开,慕青冉才转向夜倾辰说道,“顾长安现在王府中,王爷要见见吗?”

“不必,随你处置。”

闻言,慕青冉一愣,随她处置,意思就是他当甩手掌柜不管了?看他刚刚与六皇子一同回来,定是没人禀告他这些的,可他竟然连问都不问事情的经过的吗?

“我觉得这事情是有人故意针对靖安王府而来。”慕青冉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将心中所想告诉夜倾辰,对方这么做虽然不会让他们有什么损失,目的应该只是为了让他们与六皇子交恶罢了。今日这出戏,若是夜倾辰在府上,或是她没有救下顾长安,届时他在靖安王府门前出了什么三长两短,到时候夜倾羽自然又是一番闹腾,夜倾辰的性格偏又冷硬无情,到时候的结果无外乎就是两败俱伤。而这坐收渔翁之利的,恐怕除了夜倾瑄不做他想。毕竟前面他折损了襄阳侯府,日后就算他不追究,皇后又岂会善罢甘休。可他现在偏偏又拿夜倾辰无可奈何,最好的办法就是破坏靖安王府与夜倾昱的关系,与他同样交恶,这样就能保持以前的平衡。

慕青冉见夜倾辰并没有什么反应,好像并不关心似的,这可是他的王府,难不成还要她来“守着”?

“想怎么做,你放手去做就好,需要调配人手,吩咐墨锦便是。”说着话,夜倾辰把玩着大掌中细腻的柔荑,嘴角不觉微微弯起,看的慕青冉颇为惊讶,这人是笑了吗?

可问题是,她根本不想插手这件事,将顾长安救下也好,将夜倾羽打发走也好,她都是不得不面对,不得不处置,现在他回府了,难道不应该他自行做主解决吗?

“只有一点。”慕青冉闻言,不觉凝神细听,“我的王妃,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没有被人欺负的份!”

慕青冉:“……”

虽然对他说的话感到意外和无奈,但不可否认的,慕青冉的心似乎有一股暖意在慢慢升腾。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这个别人眼中如罗刹恶鬼一般存在的男子,会用这样清冷的嗓音说着这样温暖的话。他都已经这样说了,慕青冉心知推脱不掉,况且,她现在与靖安王府荣辱一体,帮了他也就等于帮了自己!

见她转头不再看向自己,夜倾辰伸手捏住慕青冉的下巴将她侧向一边的头转向自己,“青冉为何不看我,我不好看吗?!”

闻言,慕青冉的眸中满是惊讶之色,随即笑道,“王爷天人之姿,倾城无双,青冉是怕——色令智昏!”

夜倾辰的唇慢慢贴近她的,声音清冷又暗哑,似有若无的啄吻道,“色令智昏的——是我!”

而另一边的晋阳宫

皇后的脸色很难看,眼底是很厚重的乌青之色,想来襄阳侯府出事,她整日忧心也不会好过。朝堂之上六皇子与大皇子斗得如火如荼,后宫之中,湘妃对她也是虎视眈眈,近来她的身子觉得大不如前,再加上卫淮的事情,更是将她打击的彻底!

“母后再是忧心,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才是。”夜倾瑄今日特意进宫,为的就是告诉皇后月华宫发生的事情,好让她高兴高兴。

“母后知道,你在外也要小心行事。”如今已经折了襄阳侯府,却不可以再出祸乱了。

“顾长安是夜倾羽的软垃只要利用好这步棋,只怕也够老六头痛一阵子了。”他今日故意设计顾长安与夜倾羽相遇,为的就是闹得人尽皆知,只不过,也不仅仅如此,若是进行顺利,还会有“意外收获”也说不定。不过,他有些奇怪的却是,城中的流言却不是他派人传出去的,一时间,他倒是奇怪是何人在暗中作……

------题外话------

墨锦看着蹲在角落里的流鸢,不禁好奇的凑上去。

墨锦:流鸢,你干嘛呢?

流鸢:磨刀!

墨锦(冷汗):……磨刀,干什么?

流鸢:刀钝了!

墨锦:……

吓死他了,他还以为这小祖宗有什么大动作呢!刚准备离开,又听见流鸢幽幽的声音传来……

流鸢:也不知道能不能一刀毙命!

墨锦:!

所以……她还是要去杀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