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生死局/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因此这么多年,他虽然身在大皇子府,却不管外人如何说,他从来不再提笔作画。除了那副百花图,其他的事情本也不是秘密,有心查探的话,自然会知道,他现在最好奇的是靖安王妃怎么会知道,要知道那幅画除了梦儿与他至今只有一人看破玄机,难道……

“王妃想知道什么?我若知道必定如实相告,但也请王妃为草民解惑。”

“你想不想离开大皇子府?”慕青冉径直提了问题,却是没有说到底有没有答应他的要求。

闻言,顾长安微微一愣,随后半晌没有说话,慕青冉也不急,就静静的等着,许久才听到顾长安的声音响起,“想又如何,不想又如何,左右都是逃不掉的。”说话的时候,他的眼中满是悲戚和无奈,初时被大皇子请到府上,奉为上宾,他很是惶恐不安,后来见他只是偶尔评鉴名画,却从不亲自执笔,他能想到应该不久之后就会被赶出大皇子府,这本也是他希望的,可谁知后来竟被九公主缠住,他再想脱身,却是难上加难。

“大皇子想利用你绑住九公主,只要你在,公主殿下就会一直将心思放在你身上,而因此给六皇子一党带来许多麻烦,久而久之,你说,湘妃娘娘和六皇子岂会容你?”

“我不怕死!”他岂是那般贪生怕死之辈!

“哦?你不怕死,可她牺牲性命换你一世长安,你就是这样回报她的?”轻柔的声音却好似尖刀一般,一下一下的刺着顾长安的心,让他痛的不能自已。

见状,慕青冉接着说道,“我可以帮你离开,同样的,你也要帮我做一件事。”

顾长安知道,自从被九公主“盯上”之后,作为皇权斗争下的牺牲品,他的结局注定不会太好。可现在,有一个机会放在他面前,他有机会从中脱身,重新回到和梦瑶一起生活的地方,自由自在的过完下半生,他……

“我为什么要答应?”

“生死之局,你还有的选吗?”见慕青冉说的信誓旦旦,顾长安知道,她说的是对的。就像今日之事,应是大皇子派人将他劫到了这里,若是慕青冉没有救下他,那么最终被九公主的人找到,真的在那种情况下与她有了夫妻之实,后果绝不会是像九公主想象的那般美好,最有可能的便是自己被秘密处死!

“王妃想让我做什么?”既然横竖都是死,现在有一条生路,他为什么要放弃,为了梦瑶,他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很简单,只要在众人面前演一场戏就好,事后,我会让人送你离开。”

“我凭什么相信你?”万一事后,她将他当成棋子,届时他还不是一样没命!

闻言,慕青冉淡淡微笑,眼眸似水流光,她缓缓开口道,“人比花娇花无色,花在人前亦黯然。”

“……是你!”

顾长安不敢置信的看着慕青冉,双目瞪得老大。两年前在临水他曾和友人一起切磋画技,各人都将自己最为得意的画作拿出来展示,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拿那副“江南烟雨图”,可他偏偏没有,而是带着那副“百花图”前去,他想如若能遇到看懂这副画的人,当视为知己。可是谁知当时在场那么多人,却是无人得识这幅画的真正精妙之处,他本是满心失望,却不想小二过来交到他手上一张字条,说是一位紫衣姑娘相赠,他心下诧异的打开一看,那上面不过写着一句诗,却是让他欣喜若狂,待到追出去时,却早已芳影无寻。那字条他至今都还留着,娟秀清新的字迹,仿若见字如人,却没想到,那人竟是如今的靖安王妃!

见他不再存疑,慕青冉方是继续说道,“年关在即,宫里虽是家宴,但却是皇室宗亲均会到场,届时,你将这封书信呈于御前,便算完成你我之间的交易。”说完,慕青冉从紫鸢手中接过书信交到顾长安的手上。

“这是……”顾长安伸手接过,却是不免好奇开口问道。

“是什么你不必知道,只需要照我说的去做就可以了。”

见慕青冉这般说,顾长安便也不再多言,将书信好好的收在怀中便随着墨锦离开了。

紫鸢有些诧异的看向慕青冉,“就这么相信他?”

“不是我信不信他,而是他值不值得信。”她想,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这几日紫鸢的伤已经差不多完全好了,这日恰好大雪暂停,之前为慕青冉调配的补药也快喝完了,便想着去街上的药铺再添些药材,本来这采买的事情王府也有专门的下人在做,只是药材不比别的,更何况事关慕青冉,紫鸢向来都是亲力亲为,不假他人之手,便在流鸢的陪同下去了街里的药铺。

谁知一连去了几家药铺都没有买到给慕青冉的补药当中需要的一位药材,店内也都十分的冷清,不禁十分奇怪。后来一打听才知道,西街新开了一家医馆,不禁大夫医术了得,药材的价格也很是便宜,这一阵子百姓有什么疑难杂症都去那看。这么一说,紫鸢不禁更加的好奇,可能是身为医者的“职业病”,让她在听到有别的医术高超之人便免不了想要去见识一番。不得不说,这一点,她却是与墨熙不谋而合。

远远的她和流鸢便看到了排着长队的一家名为“百草庐”的医馆,看来果然名不虚传,这一条街上少说也有三四家医馆,偏偏别家门可罗雀,而这边却是人满为患啊!

紫鸢进到医馆中买了需要的药材,却听见旁边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文松,给这位大娘取一些山慈姑。”

山慈姑?!

闻言,紫鸢蓦地看向声源,山慈姑可是有毒之物!

那人一身素衣,脸色微微有些病弱的苍白,一双眸子却是精亮的很。好像察觉到有人一直在看着自己,他侧头看向紫鸢,不解的说道,“姑娘可是哪里不舒服?不过,可能要去后面排队问诊。”

“……我曾听府内的老大夫说过,山慈姑味甘、微辛、性寒,乃是有毒之物!”听紫鸢这般一说,刚刚正取了药材欲走的大娘,忽然一愣,接着便惊疑不定的看向那名男子。

谁知那人也是一愣,随后温润笑道,“原来姑娘也是懂医之人,不过您可能有所不知,这位大娘患有恶疮,而山慈姑恰好有清热解毒,消痈散结的功效。”

“诶呀,神医啊!”

“是啊,苏大夫真是神医啊!”

“谢谢苏大夫!”

听那人这般一解释,周围的百姓又是纷纷交口称赞。紫鸢见状,心底也不免暗想,这人……应是擅毒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