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妙手仁医/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大夫医术了得,是小女子冒犯了。”

紫鸢自幼师承褚懿,这么多年除了为了照顾慕青冉的身体,她也医治过不少的病人,只是在用药上却不敢像这人这般大胆,看他方才给人开药的习宫多是以毒攻毒,这方子虽见效快,却也是药效生猛,若然对药量控制的十分精准,怕是也不敢这般自信。

“哪里哪里,自古医毒不分家,姑娘有所疑惑也是常理。”

闻言,紫鸢微微一笑,便拉着流鸢欲离开,那人却是接着说道,“看姑娘方才的口吻,原是对医术有所研究,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紫鸢。”

“紫鸢姑娘,在下苏离,他日若有机会还要请教一二。”

见状,紫鸢微微颔首,便径直带着流鸢离开了。身后,苏离默默注视了她一会儿,便接着为后面的病人诊病。

等两人回了靖安王府,见慕青冉和夜倾辰去了书房,紫鸢便直接拿着买回来的药材去煎药,而流鸢则是又去拉着墨潇陪她过招。自从到了靖安王府之后,流鸢才发现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特别是上次她们被人劫赚若是她武功再高一些,就可以护卫周全了,因此她现在只要一得闲就去找他给自己当配练。至于为什么将目光锁定在墨潇身上,自然是因为,靖安王府的这群“高手”当中,要属墨刈的武功最脯只是他是夜倾辰的近身护卫,自然是没有时间陪她练功的;而墨锦又身兼王府的管家之职,自然也不得空闲;至于墨熙……流鸢则是单纯的嫌弃他话多,这么一想,好像就剩下墨潇了,能打,有空,话少,简直就是标配!

而墨潇第一次见到流鸢来找他的时候,说实话,内心是有些小激动的。可是当他看见这么一个俏生生的小姑娘提着比她自己还高的砍刀劈向他的时候,当时心里是幻灭的!他本来是不屑于和她这么一个小姑娘动手,想着她也不过就是会些拳脚功夫,当他把自己的想法说给墨锦的时候,对方当时的表情令他有些奇怪……后来,考虑到流鸢既然是王妃的婢女,那他自然不敢怠慢,于是当流鸢招式凌厉,招招致命的杀向他时,他终是明白了墨锦那一眼的含义——兄弟,保重!

听着外面隐隐传来的厮杀声,慕青冉有些好笑,不过这样也好,有人陪着她家流鸢练武,既能对她的武艺有所助益,又有人陪着她玩,不至于无聊,挺好的!回神的时候,脸上的笑容还未来得及收起,便被旁边坐着的那人尽收眼底。

“这么开心?”

“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喜事?”清冷的声音在慕青冉的耳边响起,夜倾辰微微挑眉的看着她。

“年关将至,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听她在这边一般正经的胡扯,夜倾辰也不拆穿她。不过说起年关,他倒是想起一件事来,“后日宫宴,我们要先去拜见太后。”

太后?!

上次宫宴她便没有见到太后,其实理应在大婚之后便去的,只是因为夜倾辰的态度……便一直耽搁到了现在。

“哦,好。”总觉得夜倾辰似乎不喜欢太后娘娘,不对,不仅是不喜欢,应该说是讨厌。

“不用担心,一切有我。”他的手轻轻的抚着她垂至腰际的黑发,一双眼眸如黑夜的大海一般,“深不见底”,慕青冉闻言看向他,他的眼眸里满是她的身影,好像他一直这般专注的凝望她一样。

感觉对方的脸庞慢慢的靠向自己,慕青冉原本似被蛊惑的样子瞬间回神,却是眨着眼睛看向夜倾辰,并没有闪躲,只是一双玉手却是紧张的握紧了衣袖。温热的唇瓣落在了她唇角的位置,和他的人不同,他的嘴唇带着一丝温热,“烧”的她整张脸都微微泛红,不似素日的苍白。

夜倾辰伸手将人拉进怀里,一双大掌慢慢顺着她的背脊轻轻的抚摸,慕青冉的额头靠在他的胸前,微微仰头便看到他上扬的唇角,顿时忘了害鞋只顾愣愣的看着。

怎么觉得这人是在给她顺毛?打个巴掌给个甜枣吗?

不过好好的说着话,怎么就亲上了?!想到此刻的气氛太过暧昧,慕青冉声音轻柔的开口,不着痕迹的继续方才的话,“太后她……是个怎样的人?”

“讨人厌!”

慕青冉:“……”

会不会太直白了!

“她不是陛下的生母。”

这……算是秘辛吧?!他就这么顺口说出来!

难怪夜倾辰话里话外都是对太后的“不敬”,原是这个原因。慕青冉不免觉得,这一定又是一个皇室不为人知的秘密,个中故事只怕牵连的人命又是不计其数!

“要听故事吗?”

慕青冉下意识的便想拒绝,只是想到后面还要去给太后请安,自然是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多知道一些有关她的事情,也好多一些准备,于是,她微微点了点头,听夜倾辰说起了那段丰延皇室不为人知的秘密。

太后的母族是西宁侯夏家,现在的西宁侯府已经逐渐从世人眼中淡去,不似往昔显赫。四十多年前,夏家送了两位女子一同入宫,一个是夏家嫡出的正房夏芸宁,也就是如今的太后娘娘,另一个却是旁系所出的庶女夏云卿,本就是打算为了稳固夏芸宁的后宫地位,才将庶女送入宫中。可谁知偏偏是这位庶女得了先帝的青眼,竟是先行有孕。夏家为了保持本家的势力,也只能无奈尽力保全其腹中孩子,而原本就似有若有的姐妹之情也为了这淡薄的帝王之情烟消云散!后来夏芸宁也终是怀上了自己的孩子,可是却因为其他妃嫔的残害而最终流产。而与此同时,夏芸卿却是再度有孕,原本依附夏家的旁系此时也有隐隐壮大脱离主枝的趋势,为了避免西宁侯府的地位被人取代,当时的西宁侯与夏芸宁决定——去母留子!

后来,夏芸卿再生下第二个孩子的时候难产而亡,而本来也应该和她一起“被害”的小儿子,却是活了下来。原因自然也很是简单,因为夏芸宁怕长子遭人谋害,留下这个可以“以防万一”,所以,才没有一同杀死。而后来,这两名皇子均养在夏芸宁膝下,后来先帝驾崩,皇子夺嫡,她利用夏家的势力将自己的“儿子”扶上皇位,自此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后娘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