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太后娘娘/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青冉听完这段往事,不免有些唏嘘。自然也知道了夜倾辰为何会对太后那般厌恶的原因,不过她有点怀疑,只怕就算太后是他的亲祖母,他应该也不会太过亲近吧,毕竟……这人对自己的“亲爹”都是那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不过,她有些奇怪的是,这已经算是隔了两代人的事情了,他是怎么知道的?

虽然没有直接开口询问,但是见慕青冉满眼疑惑的样子,夜倾辰便接着开口说道,“我自幼常在宫中,陛下恐她对我不利,便将往事尽数告知。”

若是这些事情都已经这么清楚明白,那庆丰帝与太后之间可是有杀母之仇,可如今太后依然安稳的活在宫中,倒是可见庆丰帝想来应是还在忌惮着西宁侯府的势力,否则,应该一早便对太后出手了!

闻言,慕青冉颔首,只愿这次宫宴不要变成“鸿门宴”就好。见她似有些忧虑,夜倾辰伸出手指按住她的眉心,冷声说道,“与你说这些,不过是让你对她有个了解,却是不必放在心上。这些年西宁侯府逐渐隐退,她若安心当个太后,我自不会为难于她,可若是她不知死活的犯到我手里,那我自然也不必客气。”左右,陛下也容她不久了。他的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杀意,慕青冉却是一直直视着他,没有移开目光。虽然每次感受到他的杀意,她总是不免惊心,但她绝对不能表现出来,至少,在他面前,绝对不能!

宫宴那一日,慕青冉和夜倾辰直接去了华阳宫,拜见太后。正殿的时候,只见殿内只有一群宫女在一旁恭候,“正角”却是未见。慕青冉静静的看着手中的热茶,嘴揭着淡淡的微笑,这君山银针茶香气清脯味醇甘爽,白毫如羽,芽身金黄发亮,芽竖悬汤中冲升水面,徐徐下沉,再升再沉,三起三落,蔚成趣观。她慢慢环视殿内,淡淡的檀木香萦绕殿内,四根汉白玉柱石立在两旁,里面摆着沉香木雕的四季如意屏风,前面是一方黑漆铺猩猩红坐垫的玫瑰椅,好不奢华精致。看来这位太后娘娘的生活很是滋润嘛!等了一会儿,却还是不见太后前来,慕青冉心知这是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呢,便也不再着急,只静坐着安心品茶。可她沉得住气,不代表夜倾辰也同样沉得住气,或者说,会同样陪着太后玩这么无聊的游戏。

站起身二话不说便拉着慕青冉直接离开,旁边伺候的小太监见了,急忙相迎,“王爷这是……”

却不想夜倾辰抬腿便是一脚,只接将人踹飞了出去,躺在地上半天都没有爬起来。殿内其他的宫人见了,纷纷退至一旁不敢上前。

“辰儿如今已经娶了王妃,怎么还这般放肆无礼?”

闻言,慕青冉转身回望,只见来人朱砂色牡丹金玉富贵图纹的纱缎宫装,高高的发髻梳的一丝不苟,金掐玉赤金双头曲凤步摇正正的佩戴在发髻的正中,一双景泰蓝镶红珊瑚的耳环垂在颈间,显得整个人都闪闪发光一般。虽是保养得宜,却还是能从眼角的皱纹窥探一丝垂老之意,不知是不是年轻时候在这深宫之中与人百般斗法,此时的太后眉眼之间给人一种满是“算计”的感觉,她的眼睛很有神,看向人的时候会给人一种莫名的威压。此刻虽是笑意盈盈的说着这番看似玩笑的话,眼中却是一丝笑意也无。

夜倾辰却是没有理会她的话,径自带着慕青冉走上前去,毫无诚意的拱手施礼道,“臣拜见太后娘娘。”“臣妾拜见太后娘娘。”

“平身吧!”

似乎没有看见夜倾辰的敷衍之意,太后只把目光凝聚在了慕青冉的身上,“这便是青冉吧,快过来让哀家瞧瞧!”

慕青冉:“……”

这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是怎么回事,她的错觉吗?

闻言,慕青冉淡然的起身,缓步走至太后的身爆对方拉过她的手,仔细打量。

“嗯,哀家早前就听说你生的极标志,这么一看果然传言不假。”太后满手拉着慕青冉,满眼的满意之色,慕青冉面上淡淡的微笑,心下却是不免奇怪,何以对她这般友善?

“周嬷嬷,去将我收着的那套翡翠玉鸾步摇拿来,青冉面容白皙,最是衬她不过。”

“是。”

慕青冉闻言,微微侧头看向夜倾辰,见他并未有阻拦之意,便“心安理得”的收下了。

“谢太后娘娘赏赐。”

回到夜倾辰身边安坐之后,慕青冉又听太后说了许久的话,左右不过是叮嘱她好生照顾夜倾辰,若有什么为难之处都可以到宫中找她,夜倾辰只在一旁安静的喝着茶,像个透明人一般,是以殿内只有太后在滔滔不绝的说,而慕青冉只是微笑、点头、嗯!

忽然,太后神色一变,话峰斗转,“哎,如今你既嫁进王府,凡事多劝着辰儿一些,你母妃故去多年,他就算再如何怨怼你父王,也该放下了。”说完,太后似有泪意,拿起手帕轻拭眼角,口中不住叹气。

“啪”地一声,夜倾辰一把将手中的茶盏摔了出去,杯中的茶水溅在地上,还冒着氤氲的热气。他目光如炬,眼中仿若覆了一层寒冰,声音也更见清冷,“不劳太后费心,臣告退。”

说完,便直接拉着慕青冉出了华阳宫,全然不顾身后满脸“惊恐”的太后。殿内,太后看着远去的二人,慢慢抚着心口,却哪里还有一丝悲伤之色。她的脸上满是幸灾乐祸,眼中满满都是讥讽和嘲笑。

“太后娘娘,这靖安王真是越来越无礼了,居然公然当着您的面翻脸。”身旁,周嬷嬷也一脸尖酸刻薄的见风使舵。

“陛下护着他,他自然得意些。”话虽这样说,但太后自己心里也清楚,不仅仅是这样,更重要的是,他手中握着丰延半数的兵权,如此大的势力,足够他这般横行霸道了。

“不过,您为何要对靖安王妃那般热络?”在她看来,慕青冉自然是与夜倾辰是一伙的,太后这么做,实在是有些自相矛盾。

“呵,她不过是个降国的和亲公主,哀家这般看得起她,也不过是因为她尚且有些用处罢了。”太后的眼中划过一道暗光,眸中满是算计。

------题外话------

六点也开始断网了,麻蛋!为了弥补你们,一会儿多发一章好不好,好的话来点掌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