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冒死进谏/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面那些传言,她是不会信的,夜倾辰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不知道,她还不知道。他连自己的父王都能不管不问,这样的人你说他对一个女子如何温柔体贴,打死她都不信。就算有,那也不过是做给世人看的假象,慕青冉毕竟代表的是临水,眼下四方稍平,并无战事,所以丰延绝不能落人话柄,而至于私下夜倾辰对慕青冉如何,却是无人得知。靖安王府素来被夜倾辰治理的犹如铁桶一般,想要打探里面的消息都是难如登天,更不要说安插眼线。

所以,太后才想到了这个计铂她要拉拢慕青冉,将她变成自己的人,作为长期被夜倾辰“压迫”的对象,她一定是急于逃出魔爪的。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她是临水人,在丰延举目无亲,无依无靠,而自己身为太后,能够成为她的靠山,相信慕青冉一定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而她利用的就是这一点。再加上慕青冉瘦弱的身躯和微微苍白的脸色,更加让太后坚信,她在靖安王府一定数着水深的生活,而自己只要稍稍对她施以援手,一切便尽在掌握了。

如果慕青冉此刻知道太后的心思,大概——会笑吧!

从华阳宫出来之后,夜倾辰一路拉着慕青冉向前赚却是只言片语也无。慕青冉沉默无语的跟在他后面,心中百转千回。方才太后分明就适意激怒夜倾辰,他自己想必也是知道的,既然知道为什么还会生那么大的气呢!而且,听太后提起老王妃,难道这才是夜倾辰与老王爷不合的原因?她感觉自从来了丰延之后,身边就总是有无数的谜团在围绕着她,她心里很清楚知道的越多,将来便越难抽身,可是无奈身在局中,身不由己。

不知道前面的人什么时候停下了脚步,慕青冉还欲继续前行,却忽然被一双充满薄茧的大手托住了头部,他的眼中是一贯的清冷之色,让她觉得,他似乎还在介意刚刚太后所说的话,可谁知这人开口说的却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等回府之后,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作为交换,你告诉我玉佩的来历。”

玉佩!

闻言,慕青冉心下一惊,他知道玉佩的事情了。不过,这也难怪,他每晚抱着她安寝,虽未越雷池一步,但若是什么时候玉佩从颈间滑落被他看见也不足为奇。她也想好了若是他问起此事的应对之铂只是……慕青冉看着他漆黑的双目,总觉得他似乎话里有话。

“王爷误会了,我不想知道什么,至于玉佩……”是娘亲的遗物,她本来是打算这样说的,只是还未说完,便被对方抢先说了话。

“青冉,我记得我告诉过你,我不听假话!”

说完,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便不再多言。

等二人相携来到朝华殿的时候,殿内已是到了不少的人,除了上次见过的人之外,慕青冉倒是注意到了几个生面孔。湘妃娘娘身边坐着的可不正是九公主,不过此刻的她倒是温顺不少,全然不见那日在王府的盛气凌人。听闻那日回宫之后,陛下便将她禁足在了月华宫,应是今日年关家宴,湘妃娘娘求了情,才“暂时”放出来的吧!

还有两个和九公主年纪相当的女子,慕青冉从未见过,不过她大概倒是能猜到,四公主——夜倾城;十公主——夜倾宁。

随着夜倾辰在下首的第一个位置坐下后,空气中似有若无的飘着一丝龙涎香的味道,慕青冉的目光慢慢转向大皇子的方向,果然见其身后的位置坐着顾长安,对方也注意到了她,向着她的方向,微微颔首。夜倾辰自然注意到了她的举动,不过既然说了全由她处置,他便不会插手。慕青冉接受到示意之后,便移开了目光,却不想撞进了一双澄净干净的眼眸。拥有那样清澈不含一丝杂质的眼睛,慕青冉只知道两人,一个是烟淼,一个便是现在满脸兴奋的盯着她看的十二皇子——夜倾君!见到慕青冉也看见了他,夜倾君更加激动,若不是身在大殿中,慕青冉觉得只怕他就要跑到自己跟前来了。夜倾君的嘴巴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仙女姐姐……”

慕青冉细看之下方是知道,原是还在执着于这个“称呼”,这孩子,真是不知道让她说什么才好!

庆丰帝和皇后陪同太后到场的时候,慕青冉注意到皇后奇差的脸色,才是想起前些时候夜倾辰说的皇后病倒的事情。定然是襄阳侯的事情,对她造成了太大的打击,这才一脸病容。

一番寒暄之后,自然便是歌舞升平,鼓乐笙箫,一派祥和之气。

酒过三巡,慕青冉见差不多到了时机,果然见顾长安缓缓起身,步履沉稳的走至大殿中央。殿内诸人皆是一愣,今日既是家宴,何以他一介布衣也前来参加,就算是和大皇子一起也有些不合时宜啊!庆丰帝见到来人,不禁微微皱眉,不知这人此时出现是为何意。

“草民顾长安拜见吾皇万岁。”他只身跪在殿上,目光视死如归,倒是教人不免心生好奇。

“顾长安,你是做什么啊?”今日是家宴,瑄儿带他来此做什么?想到这里,庆丰帝看向大皇子的眼中不免有些不满。

“启禀圣上,草民有要事要禀报陛下。”说完便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封,高高奉于头顶。

“这是什么?”

“事关丰延朝廷,还望陛下亲启。”说完,他深深的拜倒于地。见此,庆丰帝示意蔡公公将东西承上前来。待拆开之时,发现里面不过是几页书信,仿若还带着淡淡“墨香”,待看完内容,庆丰帝的脸色却是瞬间变了!

“大胆!”

众人皆是纷纷起身拜倒,“陛下息怒!”

“草民自知此物事关重大,是以才冒死求见陛下。”一时间,众人皆是好奇,不知这纸上到底写了何物,竟然让顾长安用的上“冒死”这样严重的话。

“这书信你从何处得来?”此刻的庆丰帝全然不复往常的儒雅“温和”,他整个人犹如暴怒的猛虎一般,眼神可怕的下人,连一直陪在他身边的蔡公公也是许久未曾见到这般暴怒的陛下了。

“回陛下,此物出处——乃是靖安王妃,慕青冉!”

------题外话------

墨熙:紫鸢紫鸢,你日后想嫁一个什么样的人呀?

紫鸢(害羞状):嗯……温柔体贴,为人亲和。

墨熙:墨嫣墨嫣,你日后想嫁一个什么样的人呀?

墨嫣(手提大刀):谁敢娶我!

墨熙:……

也对,没人敢娶!

墨熙:流鸢流鸢,你日后想嫁一个什么样的人呀?

流鸢:哑巴!

墨熙:……

这丫头是不是话里有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