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谋害陛下/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庆丰帝目光如炬的看向他,声音沉稳的说道,“呈上来。”

闻言,顾长安急忙从怀中掏出一张字条,似乎是放置了很长时间,边角的地方已经有些破损。庆丰帝默默看着字条上的一行字“人比花娇花无色,花在人前亦黯然。”,只觉得端秀清新,字迹娟秀,确然与刚刚书信上的字迹一模一样。

慕青冉在见到顾长安拿出那张字条的时候,素来挂在唇角的微笑渐渐淡去,温淡的眸光也带了一丝冷意。面对庆丰帝的质疑,这字条的由来,顾长安又是免不了的一番讲述,还特意强调了自己“目睹”慕青冉真容,亲眼看着她写下这句诗。

众人听完这段故事,一来,感叹他情深不渝,对亡妻情有独钟;二来,惊叹他的画技果然是“登峰造极”;三来,便是称赞慕青冉,当真不负才女盛名,不免又对她多了一丝好感。

夜倾瑄在一旁冷冷的看着局势,心底不禁责怪顾长安胡乱说话!而庆丰帝拿着手中的字条,看向慕青冉说道,“靖安王妃有何话说?”

见状,慕青冉的唇边淡淡泛起一丝微笑,声音轻柔的说道,“能够烦劳公公将那字条与我一观?”

蔡公公闻言看向庆丰帝,见后者微微点头,便将此物奉到慕青冉面前。她只淡淡扫了一眼,便开口说道,“这却不是我的字迹。”

什么?!

听慕青冉这般说,顾长安顿时一惊,随即抬头看向她,满眼的震惊之色。这怎么可能不是她的字迹,那封信是他临摹的不错,但这张纸条却是名副其实的出自她的手笔啊!众人也是不解,这顾长安口口声声说是靖安王妃亲自交给她的,却又拿了两份根本不是她自己的书信,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王妃何必自欺欺人,草民绝不会弄错!”

慕青冉淡淡的看向顾长安,那双平静的没有一丝情绪的眼眸,令他有想要逃开的感觉,“我可以现在手书一封,未免有刻意之嫌,陛下也可派人前去王府,取我素日惯常看的书,那上面有些早年的批注,却是作假不得的。”

庆丰帝也觉得这样有理,便安排了人前去靖安王府,这边也命人速速备齐笔墨纸砚。慕青冉将手中的字条交还与蔡公公,还不忘叮嘱道,“待会儿恐还要比对,还望公公仔细收好。”

“是,老奴晓得了,多谢王妃提点。”

眼下局势尚未明朗,蔡公公自然不会做那“落井下石”之人,他照慕青冉所言将字条与方才那书信均小心仔细的拿在手中,唯恐出了什么闪失。

很快,大殿的中央被安放了一方书案,慕青冉缓步走至跟前,素手执笔,微微躬身垂首,身后的墨发似丝绸一般滑落身前。众人只觉得这场景美不胜收,不禁遥想这添香的景象大抵如此。

最后一笔方落,慕青冉退了几步,由着宫女们将宣纸裱于架上,任庆丰帝和殿中众人观赏。

只一眼,顾长安顿时呆若木鸡。只见那宣纸上的字迹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风度超逸,墨采飞动,精丽妍美而又自然流便。若非亲眼所见,他们绝不相信这是出自女子之手,可看着慕青冉亭亭而立,却又觉得,这般女子似乎就该写出这样的一手好字。

怎么会?顾长安满腹均是不解,他的眉头皱的死紧,眼中除了震惊还有一丝紧张,明明是计划好了的事情,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不多时,有侍卫手中捧着书卷殿内。顾长安从看见侍卫进来的时候,他的目光便一直盯着那几本书,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如果……那他就没有翻身的可能了。

可是这提议是慕青冉自己提出来的,她敢这样说,难道不就是因为胸有成竹吗?

庆丰帝从侍卫的手中接过书卷,只见游记,兵法,名人列传,应有尽有,她一个女儿家竟是都在看这些书吗?想到此,庆丰帝不免多看了她一眼。

随意拿了一本翻看几页,均是洒脱释然的字体跃入眼帘,庆丰帝没有再继续看下去,只沉着声音说道,“拿下去给他们看看。”

众人见此便是明白了,这事情应是与靖安王妃无关。可顾长安好好的为什么要污蔑她呢,怎么看他们两人之间也没有什么联系或数节啊?

不过,也有脑筋转的快的人瞬间便明白了个中曲折,顾长安是与靖安王妃没有过节,但是他的身后可是大皇子啊!前些时候襄阳侯府被抄,怎么看大皇子的表现都是太冷静了些,原是在这设了局等着呢!他们能想到的,庆丰帝自然也能想到,他的目光转向夜倾瑄的那一爆看的夜倾漓和夜倾睿心道不好。

“顾长安,你处心积虑污蔑靖安王妃究竟是何用意?!”

“草民……”

就在这时,庆丰帝身边的蔡公公忽然脸色一白,顿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瞬间惊呆了众人。

“太医!传太医!”

庆丰帝看着晕倒的蔡公公和地上的一口乌血,眼神阴郁的像是要杀人,大殿之上静默无声,风雨欲来。夜倾瑄看着蔡公公被抬到后殿,眸中划过一丝冷凝,好端端的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的目光慢慢转向慕青冉的方向,从她向庆丰帝提起要验字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这一局输了,他倒是没想到她一个女子,会有这般的心机谋算!

那日顾长安回府之后便将在靖安王府发生之事告诉了他,几番商议,他才最终同意顾长安提议的做法。他是忌惮夜倾辰,也叮嘱七弟不可以去“骚扰”慕青冉,但那是因为事关夜倾辰的颜面,而不是担心夜倾辰会为了一个女子做到和何种地步。况且,看夜倾辰对慕青冉的态度也不似那般冷漠无情,或许是他终于发现女子的“妙处”,开窍了呢!那少了一个靖安王妃,自然会有别的女子顶上去,他也好在靖安王府安插人手进去,可谁知这件事情闹到现在这个地步!

不多时,太医院的孙太医从后殿出来,面色惶恐的拜倒在地,着声音说道,“启禀陛下,蔡公公……是中了毒!”

中毒?!

闻言,湘妃状似不经意的说道,“究竟是何人,竟是谋害蔡公公却是何意?”

蔡公公可是庆丰帝身边的近身伺候的人,什么人会对他下毒,况且这人向来是见人三分笑,从不得罪任何人,虽然并未明显偏帮哪位皇子,但素日能照应的地方,他皆会出手相助,一众大臣自然也乐得相交。那究竟是何人要治他于死地?

“护驾!”

瞬间,从殿外涌进大批的御林军,纷纷拔剑立于庆丰帝的身前。众人皆看向发声之处,只见夜倾辰眸光冷冽的扫视殿内诸人。

庆丰帝也瞬间醍醐灌顶,这哪里是想要至蔡公公于死地,分明就是冲着他来的!

------题外话------

流鸢:我习惯用暗器!

墨清:我习惯佩刀!

墨嫣:我习惯用鞭!

墨熙:我习惯耍剑!

流鸢、墨清、墨嫣:你是挺贱!

墨熙:……

感觉到了这个世界对他满满的伤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