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龙阳之好/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长安看着眼前目光中写满不敢置信的九公主,不解的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顿时如遭雷击!庆丰帝见其反应,立刻吩咐一旁的侍卫将东西呈到他面前,闻言,顾长安只觉得周身的血液都不流通了,目光“呆滞”的看着侍卫从他面前拿走了手帕。

夜倾瑄看着脸色煞白的顾长安,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庆丰帝只看了一眼,便勃然大怒,可若是仔细看,除了愤怒,他的眼中还有震惊,众人不禁好奇,究竟那方手帕上有什么会让陛下露出这样的神情?而距离庆丰帝最近的皇后则是一眼便见到上面内容,不由得满眼震惊。刚刚全程她都没有吭声,虽然恨极了慕青冉和夜倾辰,但是瑄儿一早便嘱咐过她,这件事情,她万万不能插手,否则绝对会适得其反,是以她刚刚即使再是生气焦急,也一直在尽力忍耐,可是……她刚刚是看到了什么,正弘?

忽然,九公主慢慢的抬头,眼中满是悲戚的泪水,她近乎呢喃的开口看向顾长安,“正弘?!”

正弘?!

闻言,满殿皆惊!谁不知道“正弘”二字正是大皇子殿下的字,难道那手帕之上竟是大皇子殿下的字吗?!听九公主这样说,顾长安满脸愤恨的看着她,若非她露出这般表情,当着众人读出来,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侣?只是,他现在满心都是困惑,他从未见过此物,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难道……他瞬间目光讶然的看向慕青冉,却只见对方眸色温润的望着自己,不明其心中情绪。

若只说顾长安收着一方手帕倒没什么,怕只怕这手帕上还留着大皇子的名字,这就有些说不清楚了。两个好好的大男人互相馈赠礼物就罢了,偏偏是这么令人浮想联翩的物件。若说有人栽赃陷害,众人也是怀疑的,虽说那布料名贵有限,寻常的官宦之家不得其用,但这宫中皇子王孙众多,难保不会是别人的;再则,如若大皇子真的与顾长安之间有什么,又怎么会这般不小心被人知道,还明晃晃的将信物戴在身上。话虽如此说,但也有人觉得,无风不起浪,空来风,必定有因!怪不得大皇子将顾长安接到府上之后,他即使半幅佳作也无,大皇子仍然让他安居府上,好吃好喝的供着,而且听闻大皇子素日对女色并不上心,原来竟是因为这个……一时间,殿内诸人看待两人的目光颇有些耐人寻味,他们不敢光明正大的窥视大皇子,但仕长安却是可以的!夜倾瑄从来没有现在这一刻这么暴怒的想要杀人,他的确是将事情想的太过简单,是他小看了她!从开始的反击,到下毒,到引出现在的丑事,如果说这一切都是慕青冉自己所为,夜倾辰决无插手,那夜倾瑄不免觉得这个女人太过可怕。

殿内不免有聪明之人,一眼便能看透事情的本质,比如——夜倾昱!他一直含笑的看着这出戏,只觉得这幕后之人手段还真是高超,一步一步,一环一环,设计的真是巧妙!他自然知道夜倾瑄和顾长安之间绝无苟且,父皇也定然是知道的,只是知道有什么用,这么众目睽睽之下发生这样的事情,就算能解释的清楚又怎么样,到底这件事情都成了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夜倾瑄的名声一定会被其所累!他遥遥看向夜倾辰身边的女子,他虽初时惊叹世间竟有这般美貌,却在此时不得不感叹,世间还有这般心思慧黠之人,倒是让他对女子刮目相看!

慕青冉眸光淡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收起了素日唇角带着的淡笑。手帕是她命墨清放在顾长安身上的,她本也没打算让所有人相信这件事情,要的不过就是众人的猜疑罢了,有人怀疑就会有人去求证,那么这件事情就会不断的被人拿出来评说,这才是流言蜚语的力量,却不需要什么实实在在的证据,方便太多了。

“大皇子引狼入室,顾长安一事也难辞其咎,责令禁足大皇子府,没有朕的命令不得随意出入。”

禁足?!

那朝中之事便也不得参与了,何况庆丰帝这么一说,却是没有说明期限,这是……要将大皇子的权利架空吗?

“儿臣,遵旨。”

夜倾瑄闻言,眼神阴郁的上前施礼,任谁都能感觉到他的不悦。身后,是愤愤不平的夜倾漓和眉头深锁的夜倾睿,父皇这般举动究竟是何意?

而顾长安也被侍卫扣押了下去,九公主方才回神,竟是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是不再理会,任父皇将他关进天牢,还是继续向父皇求情,祈求他开恩放了顾长安,只是……她已然没了开口的勇气!

好好的宫宴,竟是闹到了这般田地,众人也是没有了再继续庆祝的心情,草草结束了宴席,便都纷纷散去。准备起身回府的时候,忽然有小太监过来传旨,说是庆丰帝让夜倾辰去御书房一趟。见此,慕青冉并未有什么反应,只淡淡对着夜倾辰笑道,“那我先行回马车上等候王爷。”

见夜倾辰颔首同意,慕青冉才在宫女的指引下,缓步出了大殿。行至宫门口的时候,恰好看见夜倾瑄一行兄弟三人,他们刚好也看见了慕青冉。夜倾睿说不上此刻自己的心情到底是怎样,只觉得有些矛盾纠结,他是喜欢她的美色的,可是偏偏她嫁给了夜倾辰,让他肖想不得;而方才大殿之上,她又利用自己反将了大哥一军,令他也有些恼怒!

“王妃真是好手段!”只见夜倾睿快步行至慕青冉面前,居高临下的对她说道。

“七殿下谬赞。”慕青冉仰起头朝着他微微淡笑,这一笑竟是让夜倾睿不免有些出神,只觉得空中月光不及其万一风华,漫天繁星好似都失了光彩。见他眼睛瞬间变得精亮,慕青冉继续说道,“还未谢过殿下那日救命之恩,却是我的不是。”

闻言,夜倾睿刚刚忘记的怒意瞬间又被激起,他嘴角扯起一抹邪恶的笑,加上那一双本就风流无双的桃花眼,整个人说不出的魅惑,“哦?谢我,不知王妃要怎么谢,据本殿下所知,自古救命之恩的报谢方法多是……”以身相许!后面的话虽未说出,却足以让人浮想联翩。

远处,夜倾瑄只冷眼看着夜倾睿的所作所为,并不加以制止。他倒要看看,现在夜倾辰不在她身爆这位靖安王妃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她看着瞬间将脸凑到自己跟前的人,却是不退不躲,只淡定的任他看着,而夜倾睿眼中的肆意与唐突却是连一旁的宫女都不敢再看。

看着眼前淡然自若的女子,丝毫不见半点羞怯之意,夜倾睿不禁说道,“你竟是不怕?”

慕青冉淡淡笑开,“怕?为什么要怕?你现在……比我危险。”

“七哥!小心!”

突然听见夜倾漓的声音,夜倾睿忽然觉得身后一阵寒意,似有杀意向他袭来。猛然转身间,一柄长剑直从他的鬓旁飞过,虽是堪堪躲过,却仍是被斩断了几缕发丝。身后是一身冰冷之气的夜倾辰站着夜色中。

------题外话------

夜倾辰:一炷香的时间,写死夜倾睿!

作蘸别闹!

夜倾辰:本王自己动手!

作蘸……

心累!一个两个的都不省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