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墨月玉珏/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慕青冉洋洋洒洒的将整个过程讲述出来,就算是夜倾辰也不免心下微叹,这般心智,幸得女儿身,若为男子,只怕连他也要忌惮三分!

所有细节均已“交代”清楚,慕青冉以为这便算是结束了,谁知夜倾辰竟是还在盯着她看,一时间,倒叫她摸不准这人的心思。

“王爷还有何事?”

“青冉,你莫不是忘了在华阳宫门前我与你说的话了?”夜倾辰微微欠身,伸手拖住她的后脑,额头抵住她的,声音异常温柔的说道。

他……是不是离得太近了?

慕青冉静静安坐,不敢随意挣扎,听他这般一说,但是想起他问起玉佩之事,只是……

“王爷莫不是也忘了,您应承的条件?”他不是说,她想知道什么,他都可以告诉她吗!为了公平起见,她才会说出玉佩的来历,现在他竟是先“逼问”上自己了吗?

闻言,夜倾辰的眼中似有一抹笑意,“你问!”

慕青冉:“……”

她不过是不想透露冥夜的事情给他知晓罢了,便随口一说,哪知这人竟然真的要给自己“答疑解惑”!慕青冉看向眼前之人,他的手慢慢着自己的手指,那指尖细微的温热,竟是仿佛隐隐传递过来,让她的掌心也不觉慢慢变得温暖。四目相对,她似受到了蛊惑一般,声音轻柔的开口说道,“为什么待我与别人不同?”

原本她的手指,蓦然一顿,随即又若无其事的继续把玩她的手掌。夜倾辰本以为她会问今日太后在华阳宫虽说之事,却不想她完全问了与此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倒是让他大感意外。

为什么待她与旁人不同吗?原来她感受到了,自然是因为……

“你与别人都不同!”他们怎么配和他的青冉相提并论!

慕青冉:“……”

觉得他回答了和没回答差不多是怎么回事?

“该我了!”

慕青冉:“……”什么就该他了,他们有讲好每人问一个问题的吗?

“玉佩是哪来的?”

闻言,慕青冉微微闭眼,王爷你还真是十年如一日的坚持!

“友人所赠。”慕青冉淡淡回道。

“什么人?”夜倾辰不依不饶。

“一个问题问完了!”

夜倾辰:“……”

难得的,他竟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看着忽然闭嘴不再言语的夜倾辰,慕青冉忽然觉得很是好笑,想不到令人闻风丧胆的靖安王竟然也会吃瘪!

本欲再继续追问,却是已经到了王府,夜倾辰直接抱着她下了马车,全然不顾慕青冉瞬间羞红的脸。

六皇子府

夜倾昱的书房中,满室馨亮,他静静的安坐于书案之后,手中随便拿着一本什么书,目光却是空空的落在了对面的墙壁之上,似在等候什么人一样。忽然,原本平滑的墙面竟然向外折起,赫然变成了一道“门”,从里面慢慢步出一个一身黑色斗篷的人。

他的头上罩着披风后的帽子,一直垂至脸颊,远远站在屏风之后,让人看不清他的容貌,只隐隐看其身形,像是一名男子。

“你来了!”见到来人,夜倾昱似乎并不惊讶,他将手中的书随手丢在了案上,走至一旁的桌边倒了一盏茶,递给了那人。

“今日之事,你怎么看?”

“大皇子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一定会找回来的,现下,他倒是未必会有时间顾及我。”说着,夜倾昱的唇边露出肆意的一笑,好像并不是很将大皇子放在眼中。

“他如今被禁足,朝中之事只怕运作起来并不方便,不过你也不要在这个时候太过冒进,急流勇退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听来人这般说,夜倾昱微微点头他也正有此意。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只除了……那个靖安王妃!

“靖安王妃……”

“不必理会,只要我们不招惹到靖安王府,想来她也不会主动来寻你的麻烦,不过……你还是要好好约束一下夜倾羽!”

闻言,夜倾昱的眼中慢慢变得阴鸷,那个蠢东西,和她的母妃一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如果不是因为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他早就杀了她了!

“知道了,必要的时候,我会设计让父皇将她继续关在月华宫的。”

“嗯,你万事小心。”说完,两人又就着如今的朝局商量了一番对铂直至月上中天,那人方按照来时的路离开了,墙面上的门慢慢闭合,一切都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夜倾昱静静的喝着手中的茶,目光慢慢放的深远。

靖安王府

慕青冉闭着眼,很像装作自己已经睡着的样子,只是那人的手……到底在干什么?!

她蓦地睁开眼睛,一把按住放在自己腰间的大手,心跳有些微微的乱了……

他反手握住她的,薄薄的嘴唇凑近她白皙的耳爆声音略带沙哑的说道,“何人所赠?告诉我,我就放手!”

还有完没完!兜了这么大一圈就是要问她这个!

慕青冉微微仰头,看向眼前之人的俊颜,他的眼睛黑漆漆的,莫名的对人有一种吸引力,让人忍不住去看,不自觉的被他的眼神吸引。

“……江湖人。”

她本以为他还会再问,却是一把将她抱进怀中,手还是放在了她的腰间,却是安分了许多。

“青冉,我是夫君。”

所以,你要学会相信我,所以,不可以排斥我的亲昵。夜倾辰轻柔的在她头顶落下一吻,眸中隐隐有着一些郁结之色,不过这些,慕青冉却是不得而知!

夜倾辰从未这般对对一名女子上心过,只是看着她,就想把她捧在手心里,小心翼翼的宠爱。或许是儿时的一些经历,让他的性格变得有些残忍狠戾,他喜欢杀人,喜欢四处征战,那些鲜血和血腥之气会让他变得异常兴奋。这好像已经成了他生活的全部,直到——她的出现!

他开始将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原本对于嗜血的统统变成了对她的执着,愈演愈烈!他想得到她,全部的她!所以,他不介意等,等着她什么时候真正将心思同样放在他的身上,他才会一点一点将她拆吃入腹!如果结果不是那么尽如人意,也没关系,他总有办法让她留在他身边的。

想到这里,夜倾辰的眸光渐渐变得有些森冷,怎么办,心里好像并不能接受拒绝呢!

------题外话------

墨熙:我想好给我家孩子以后起的名字了!

墨锦:你有孩子吗?

墨熙:……先想着不可以啊!

墨锦:叫什么?

墨熙:男的叫墨言,女的叫墨语!

一旁的流鸢幽幽走过:都是哑巴!

墨熙:……

为什么受伤害的总是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