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他的怒意/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青冉能够感觉到夜倾辰对待她的不同,也隐隐能猜到一些他的心思,若说之前没有感觉到就罢了,经此一事,她方是才明白这人的“用心”。从开始送亲仪仗抵达丰鄰城,靖安王府上下对她的态度,便能从中窥探出端默只是由于外界对夜倾辰的传言,所以她根本不会往别的方面想,只一心以为他是有所“图谋”!可是渐渐地,她便感觉到了夜倾辰与她之间细微的变化,他似乎很在意她的想法,不会勉强她接受他,会一点一点刻意的丰鄰城中的事情透露给她知道,会有意的让她接触到朝堂之上的一些勾心斗角,他想将她慢慢带入属于夜倾辰的世界……

只是,她本就无意这些,她此生最大的愿望便是寻一处“仙山飘渺”之地,与外祖父安静的生活在那里,再不管这俗世纷杂。所以她才不想知道夜倾辰过多的事情,他们的关系既是亲密却又陌生,她早晚都是要离开的!

可是刚刚,他对她说,“青冉,我是夫君。”

莫名的,慕青冉的心为之一颤,他说这话的意思是在提醒她两人的关系吗,还是说这是他之所以对她很好的原因?

“待你与别人不同,是因为——你是青冉。”夜倾辰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呼吸出的热气洒在她的耳旁,带着一丝痒意。慕青冉注视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眸幽深似海,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的精亮。他的手慢慢抚摸着慕青冉细嫩的脸颊,只觉得掌下的皮肤吹弹可破,柔嫩似水。他们的距离很近,近到他可以清晰的看见她的睫毛微微卷曲上翘,一双明眸盈盈含水,看得他的心微微骚动。她的身上似有若无的药香淡淡袭来,闻起来让人很是心安,让他不自觉的慢慢向她靠近。

夜倾辰的唇慢慢覆上她的,唇间的触感让他有些微的失控,他慢慢,轻轻撕咬她的唇瓣,唇间是她淡淡的馨香。突然被他亲吻,慕青冉素来有些苍白的脸颊瞬间爆红,她下意识的伸手抵在他的胸前,却是被他更紧的困在怀里。渐渐地,他似乎不再满足唇瓣之间的亲吻,忽然抱着她一个翻身,整个人都“压”在了慕青冉的身上。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合在一起,这样的情况似乎新婚那夜也发生过一次,只是今日……慕青冉明显能从夜倾辰的眼中看到不同于以往的情绪,他的眸中冰冷不再,取而代之的满是对眼前之人的痴迷与狂乱。这样的夜倾辰,她从来没有见过,她虽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但是再任由他继续下去,会发生什么,她大概也能猜到。慕青冉能从他的眼中见到自己的身影,她的长发散落在枕上,原本淡粉的薄唇被夜倾辰刚刚亲吻的有些充血,鲜艳欲滴,素来温然淡雅的模样此刻魅惑的足以蛊惑世人。

夜倾辰猛地俯身下去,低头再次吻住了她。不同于上次的蜻蜓点水,他的动作很强势,她全然没有一丝防备便被撬开了唇瓣,感觉到他的舌尖在口中“攻城略地”,慕青冉的手脚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忽然,眼前被罩上了一只大手,慕青冉还没弄清楚这是什么状况,便感觉到夜倾辰微凉的手掌从她衣服的下摆探了进去……

“夜倾辰!”出口是轻柔撩人的声音,让慕青冉自己都为之一愣。

闻言,他停下手中的动作,抬首看着她,“青冉,我是夫君。”

什么?!

慕青冉有那么一瞬间的哭笑不得,原来,他刚刚是这个意思吗?

眼睛的上的大掌撤赚眼前又恢复了光明。慕青冉看着还压在她身上的人,不禁开口道,“你……你太重了。”

见她脸上满是害羞的,夜倾辰难得的轻笑出声,“你总要适应的!”手却飞快的扯落了她一边的衣领,露出雪白的颈间和……墨色的玉佩!

见状,夜倾辰眸光微闪,猛地一口咬上了她的肩膀!

“痛……”

慕青冉疼的眼中都泛起了泪意,可是偏偏她知道这人是为什么生气,自然不能和他争辩。

似乎是咬了人,便觉得出了气,夜倾辰松口的时候,慕青冉的肩上已经印上了一排齿痕,微微泛红,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触目惊心。

夜倾辰目光微凝的看着那一处,慢慢低首,却是“吓”的慕青冉猛然瑟缩了一下。见此,他眼中似有不舍的望着她,轻轻地一下下的吻着刚刚“咬伤”的那处,似在安抚。

他伸手将她身上的衣服拉好,侧身将她抱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很疼?”

“嗯。”的确很疼,这人咬她的时候一定是没有控制力道的。

“那就记住,以后不许再惹我生气。”

惹他生气?!

她几时惹他生气了?明明就是他自己忽然“发疯”,她还没怪他“出口伤人”呢!

慕青冉知道辩他不过,便也不再说话,径自睡去。不过,她也只是闭着眼休息而已,被那人刚刚那么一折腾,哪里睡得着呢,她原本都已经做好“**”的准备了,可是谁知他竟然放过了她。一时间,帐内静默无话,只余下夜倾辰轻轻拍着她的声音,安逸又静谧……

临近年关,丰鄰城到处都是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就连一贯冷清的靖安王府今年也有些热闹的趋势。墨锦兴致勃勃的张罗着府中的布置以及除夕那日的菜肴,这可是王妃在王府度过的第一个年,马虎不得,一定要仔仔细细的才好。说不定迎合了王妃的心意,王爷一高兴,自己以后的日子也能好过一些。

虽数年,但却也是有人欢喜有人忧,大皇子被禁足皇子府,只怕这年也数得“百无聊赖”吧!

想到这些,慕青冉忽然想到了顾长安,等新年一过,他怕是就该被问斩,届时,她会去送一送他,她想,顾长安应该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她才是!

------题外话------

墨熙:诶,咱们府中的几个姑娘,你看谁比较适合娶回家?

墨锦:除了紫鸢,那几个哪个算姑娘?!

墨熙:……也对!

墨熙:那……那如果必须选呢?

墨锦:我选你!

墨熙:……

不说了,置办酒席去了,终于有人肯娶他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