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大红灯笼高高挂/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尽管现在朝中的局势越来越扑朔迷离,但是日子还得往前过。除夕的这一日,整个靖安王府张灯结彩,一派喜庆之色。这可能是这一年之中为数不多的景象,上一次还是夜倾辰与慕青冉的大婚。适逢年节,夜倾辰这几日都在休沐,他方行至院中,便见到满院子的大红灯笼,九曲回廊,水榭亭台,“无一幸免”,咋见满眼的大红之色,他的眉头几不可察的皱到了一起。

墨锦见此,自然知道王爷这是不喜欢了,他一直跟在夜倾辰身爆自然知道他不喜欢这般张扬的色彩,总之凡是和热闹沾边的事情他都很讨厌。只是他想着如今王妃来了府上,这日子终归热闹些,再不必像往年那般清冷惨淡了。可是看王爷皱紧的眉心,墨锦心下一阵胆颤,这下怕是要被罚了吧,他满脸悲戚的看向慕青冉,希望她能帮忙说句话,免了这“无妄之灾”。

慕青冉放眼望去,只觉得素日“人烟稀少”的王府好像增添了一丝人气,看起来倒是比以往热闹了些,想来也是墨锦的心思。

“这灯笼是谁挂的?”

“回王妃的话,是属下命人置办的。”

“倒是瞧着热闹了许多。”

听慕青冉这般一说,墨锦简直都要乐开花了,还是他们王妃“厚道”,只要稍微撒个娇卖个萌就能让她心软帮着说好话!

闻言,夜倾辰冷冷的看了墨锦一眼,却是最终没有说什么,直接带着慕青冉一路去了书房。二人走后,墨潇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躲到了墨锦的身后。

“你这是?”怎么觉得这人在躲什么人,这倒是稀奇,墨锦饶有趣味的看着他。

“流鸢走了?”

“和王妃一同去书房了。”他道这人是在干嘛,原来是在躲流鸢,这下他倒是不明白了,“这倒是奇了,你躲着人家一个小姑娘干嘛?”

听墨锦这样一问,墨潇顿时悲从中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入了那位小祖宗的法眼,让她一直“盯着”自己和她切磋武功,开始几日倒还好,她尚且不是他的对手,他还能控制一下局面。可是后来他发现,这小妮子实在是太有武学天分了,每次过招他用的招式,她都能一招不差的全部记住,下次动手她便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再这么下去,他一身武功修为都要被她学去了!

听墨潇倒完苦水,墨锦不禁庆幸自己没被那丫头选中,他们这一群跟在王爷身边之人,虽是武艺高超,却也是各有所长,按照墨潇所说,还真是可能有一天“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

“最重要的是——她现在的功力已经与我不分伯仲,加以数日,我就只有单纯被虐的份了!”到时候让他的颜面何存啊!

“既然如此,你何不就让她找墨嫣和墨琀她们去呢,说不定她们都是女儿家,便不会那般狠心下手了!”

“……女儿家?!”她们三个根本就是一个比一个残暴,哪里算的上是女儿家!

“额……这个,你自求多福吧!”

看着墨锦忽然匆匆离开的身影,墨潇不禁一愣,这人怎么说着说着就走了。还在琢磨间,忽然感觉到背后有一股凌然的杀气,他神色肃然的转身,刹那间拔出佩剑,却在见到身后之人时瞬间“怂”了下来。

廊下,是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孔,同样的冷淡似冰,同样的面无表情。都说双胞胎的性格迥异,截然不同,墨嫣和墨琀也是如此,一个冷若冰霜,另一个……更加冷若冰霜!墨潇见到她们两人的瞬间,第一反应就是“跑”!因为她们两个人向来做事的风格便是,能动手的尽量不说话!

除夕的这一日,天空虽是有些阴暗,还飘飘扬扬的下着雪,但是却丝毫不会减损人谬年的热情。慕青冉看着院中忙忙碌碌的众人,不禁想到了沈太傅,往常,都是她陪在他老人家身爆今年也不知是何光景……想到这里,慕青冉不禁想起,老王爷果然没有回来与夜倾辰相聚,不知——他心里是何感想!

紫鸢看着慕青冉面露深思,便知道这是想太傅大人了,只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临水与丰延相隔千里,就算是有机会见上一面却也是难上加难!

相比这边两人的愁思,靖安王府的下人却是满脸洋溢着喜悦的神色,夜倾辰虽然为人残忍一些,但是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做事,不惹到他,其实他还算是一个很好服侍的主子。或许是出身战场,让他习惯了事事亲力亲为,不习惯身边有别人服侍,何况他政事繁忙,府中的闲杂之事他向来权权交给墨锦处理,从不过问,后来慕青冉进门,也并没有接手管家的意思,这一群下人倒是觉得在靖安王府当差较之别处要轻松的多。而且每逢年节,王爷赏的红包够他谬一年的了,今年王妃嫁进府中,说不定王爷一开心,赏的更多呢。虽然众人皆是在心里这样期待,但是当真的看着墨迹发给他们的荷包时,还是免不了震惊一番。看着众人欣喜的样子,墨锦不禁说道,“这都是托了咱们王妃的福,日后更要小心仔细服侍。”

“是,奴才谢王爷,王妃赏赐。”除夕这一日最重要的便是要守岁接神,可慕青冉的身子本就不宜熬夜,以往在沈府,只有她和沈太傅两人,自然没那么多的规矩讲究,可如今毕竟是在靖安王府,她又是身为王妃,总不好前行离去。

夜幕降临的时候,大雪方停,屋外一时还未起风,院中静谧无声,好似天地之间都沉静了下来。突然,外面“砰”的一声,便见漫天的“锈璀璨”,好不艳丽。墨锦他们都聚在院中,纷纷燃起了烟花,慕青冉也披着斗篷被夜倾辰搂在怀中,她仰头看向空中大朵“盛开”的烟花,只觉得满目华光,美不胜收。夜倾辰低头看向巧笑嫣然的慕青冉,烟花映衬的火光照在她的脸上,看起来如梦似幻,朦胧绰约。他将手中的白玉兰簪轻轻簪在她的发间,素来冰冷的眼眸也染上了一丝笑意。稍早在宫中陛下赏赐的时候,他一改以往只要银子的标准,而是另外要了这只白玉兰簪,只看了一眼,他便觉得,这很衬她的气质。

这应该是靖安王府最热闹的一个年,没有那些勾心斗角,也没有那些刀光剑影,全府上下都是一片其乐融融。就连一向清冷自持的夜倾辰眸中也不免沾染丝丝笑意,夜空本是漆黑一片,却被漫天烟花映照的七彩炫烂。看了一会儿,夜倾辰恐晚间寒凉,慕青冉的身子受不住,便强行带着她回了屋中。这个晚上,似乎两人之间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发酵,似乎什么在渐渐萌芽,要破土而出。

除夕的最后一刻,慕青冉终是没有“坚持”到,早早的便被夜倾辰强行的塞进了被子中。次日清醒还有些苦恼,颇有些不好意思,梳妆的时候在妆盒中见到了一支“白玉兰簪”,想了想,慕青冉对着正在帮她挽发的紫鸢说道,“今日就用这支簪吧!”

紫鸢接过慕青冉手中的玉簪,不觉细瞧,“,这簪子奴婢以前从未见过。”素日梳妆打扮的事情都是她在伺候,是以她有什么妆饰她最是清楚了。

慕青冉闻言淡笑,“嗯,我也是今日才见到。”

见紫鸢还是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慕青冉也不再多言,只朝她笑了笑。

------题外话------

墨熙:这人干嘛呢?

墨锦:不知道,在这滚半天了!

墨清走过,直接扔了一两银子在地上!

作蘸摔!老子不是要饭的!

作者大大撒泼打滚求收藏,求花花,求钻石,求!

没有钻石给点花也可以,没有花花,高抬贵手“咻”地收藏一下也是好的,不收藏您既然点进来了,留句话再走啊,大爷~

昨天晚上十一点多作者大大梦游更新了一章,不知道当时还有没有在的小伙伴,今天要不要约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