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突发瘟疫/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月里正是走亲访友的时候,靖安王府门前络绎不绝的前来拜年的大臣及其家眷,可是忙坏了墨锦。至于为什么要带着家眷,自然——是冲着夜倾辰的后院!照理说,夜倾辰容貌俊美无铸,地位又是位高权重,应当是早早便结了亲,至于为什么拖到现在,一来是庆丰帝有心赐婚,可又觉得哪家的女子都配不上夜倾辰,为此挑挑拣拣,好不容易有了庆丰帝较为满意的人选,可夜倾辰自己却是瞧不上,一来二去,便也耽搁了下来。还有一个原因便是,朝中亲贵之中家中适龄女子何其多,只是大家虽然痴迷他的俊美,却也同样害怕的他的性格。地位太低的大臣,根本连接触夜倾辰的机会都少,地位高的却又不敢贸然与其攀亲,这万一要是一个不小心惹到他,实在是得不偿失。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夜倾辰自从娶了王妃之后,众人都见识到了他对王妃的温柔体贴,虽然还是那般冰冰冷冷的样子,但是对慕青冉的维护却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这是不是说明,靖安王已经开窍了?他们家的女儿虽然比不得靖安王妃有倾城之貌,但却是羞花之容啊,因此一些心思活络之人便打起了这样的注意!

夜倾辰冷冷的听着墨锦的回报,眸中之色越来越冷。虽然墨锦也不喜欢那群人打着歪主意上门,但是他们名为拜年而来,若是贸然拦了回去,只怕于王爷名声有损,虽然夜倾辰并不在乎这些。还有一个便是……他们送上的贺礼,可都是能换成银子,白花花的银子!想到这些,墨锦的眼前就放光,他转转眼珠,偷偷看向慕青冉……

“主雅客来勤,他们自然是看王爷品貌不凡,才这般乐于结交。”接受到墨锦“求救”的信号,慕青冉心下好笑的开口,不过她倒是也觉得,将人直接挡在门外不好,不过见一面罢了,不值什么。

“你与我一同去。”

说完,便直接拉着慕青冉去了正厅。

只是两人还未走到前院,便听回报说京兆府尹有要事求见。

京兆府尹?!

夜倾辰想了想,还是命人将他带了进来。

“卑职方庭盛参见王爷,参见王妃。”

“何事?”

方庭盛本以为夜倾辰会支开王妃,谁知他竟是毫不避讳的当着她的面便与他谈论起正事,想了想,顾不得慕青冉还在一旁,便说道,“启禀王爷,下官接到线报,在城郊的村落旁发现了几具尸体,经仵作查验,应是死于疫症!”

疫症?!

慕青冉闻言,不禁神色一变。这个季节怎么会有人死于疫症?

夜倾辰的脸色很是严肃,他声音清冷的说道,“可有禀报陛下?”

“回王爷的话,这事下官也是方才得知,并不确定,是以还未禀报陛下。”而且,如今陛下还在封笔,若最后查明不是疫症,反倒显得他小题大做,不堪大用,百般思虑,他才先来禀报夜倾辰。

“带本王去看看!”

“是,王爷请。”看着夜倾辰与方庭盛快马离去,慕青冉吩咐墨锦打发走前来拜年的朝臣,回到浮风院,便摒退了下人,只留下紫鸢和流鸢两人。

“紫鸢,素来疫症常在何时发病?”慕青冉的眉头微微皱起,颇为不解的问道,她印象里,疫症多发为暑热天气,可眼下正值隆冬,怎么会在这时候有人死于疫症呢?

虽然不知道慕青冉怎么忽然想起了问这个问题,不过紫鸢还是讲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她,“医书中有记载,疾医掌养万民之疾病,四时皆有疠疾,这却是不能确定。”

“那病因呢?”

“季春行夏令,则民多疾疫。大多是‘非时之气’所致,时令之气不正常,最易发病。”这些也都是师傅教给她,还有她自己在医书上看到的,却是从未遇到过这样的病症。

“褚先生可曾和你提到过这些?”慕青冉隐隐记得,多年之前,临水似爆发过一次大型的瘟椰那个时候褚先生还在太医院当职,应是有过诊治经验才是。

“师傅只提起过笼统的诊疗之法,具体的还要因病而异。”

紫鸢看着眉头紧锁的慕青冉,不禁关心道,“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城郊的村庄有人死去,仵作说死因应是疫症所致,我怕……不止于此。”慕青冉的微微叹了口气,希望是她想多了。

紫鸢闻言,也不禁有些思虑。这年还没过完,城中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若查实不是疫症还好,若然真的是,那只怕整个丰鄰城都要戒严了!

夜倾辰与方庭盛快马赶到那处村子的时候,方在村口的位置,便嗅到了空气中的一股“腐臭”味。再往前,绕过了一片树林,才是见到了气味的真正来源!

树林的后面是一处湖泊,如今正值寒冬之际,湖面上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冰。而那味道的来源恰恰就是冰面上“堆叠”的几具尸体!他们的尸身已经渐渐开始腐烂发臭,尸体的周围还爬满了不知名的虫子,看来已经被丢弃在这里一段时间了。有胆小的官差见到这样的景象,已经忍不住跑到一旁呕吐起来。

“是何人发现的尸体?”

“回王爷的话,是附近村子的一位老翁,今早来湖中破冰钓鱼,不想见到了这样的景象。”

“去村子看看。”

“是。”

一行人来到刚刚路过的村落,不是很大,想来一共不足百户人家。大概是天气寒凉的缘故,街上并没有什么人,偶然见到一家酒肆,夜倾辰便率先走了进去。

“呦,这位官爷里边请!天气寒冷,几位爷喝点酒暖暖身子!”店小二见进来的人姿容不凡,心道定是有身份的人物,再看后面还跟着几位穿着官服的官差,更是小心仔细。

“酒就不必了,小二,向你打听些事儿!”方庭盛见夜倾辰示意,便拉过一旁的小二直接问道。

“是,大爷您说。”

“这村子旁边的湖泊,你可知道?”

“知道啊!”

“你近来可有在那见过什么没有?”

“官爷您别说笑了,这天寒地冻的,小的去那做什么!”

“村子里近来可有人生病?”忽然,一道冷冷的声音插了进来,一时竟惊得小二哆嗦了一下。

“生病……哦,李大嫂的女儿好像是病了,整日的狂吐不止,吃了药也不见好,不知是什么怪病。”见眼前说话之人,容貌俊美,气质清贵,让他不自觉的就回答的愈加仔细,唯恐落下什么。

闻言,夜倾辰却是不再说话,只是眸中愈见冰冷。出了酒肆,夜倾辰望着空无一人的街道,声音清冷的说道,“派人装成村民去打探一下,恐生病之人不止一家!”

“下官遵命!”想到湖上的那些尸体,方庭盛拿不定主意的问道,“王爷,不知那些尸体如何处置?”

“烧了!”

烧了?!

方庭盛虽是吃惊夜倾辰这般决定,却也知道这是最好不过的办法了。现在还不能确定这些人到底是为什么而死,若然真是死于疫症,那未免传染,烧了才是上上之病

“是,下官这就着人去办!”

------题外话------

作者大大采访:你最喜欢什么?

墨熙:药材!

墨锦:银子!

墨潇:兵器!

王爷:青冉!

墨熙、墨锦、墨潇:……

大晚上的,莫名其妙被秀了一脸恩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