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全面爆发/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或许是因为心中有放不下的事情,所以晚上的时候慕青冉一直没有睡着,夜倾辰也从上午出去之后便一直没有回来。耽搁了这么久的时间,她心知就算不是突发了疫症,只怕也是出现了难为的问题,否则夜倾辰不会到现在还未归!差不多到了亥时末的时候,夜倾辰才一身风霜的归来。他见到拥被坐在的慕青冉,微微一愣。

“怎么还不休息?”他回来的有些晚,怕惊扰了她休息,还特意在偏房沐浴完了才过来。

“有些睡不着,情况怎么样?”

夜倾辰站在地炉旁烤了烤有些微凉的手,顺带着也将身上染上了一丝暖意,这才上床进被将慕青冉抱在怀里。

“有些麻烦,那个村子里已经有其他人染病了。”想到今日他和段御风赶去那村子看到的场景,夜倾辰的眼中就不免更加的阴冷。

闻言,慕青冉微微闭眼,果然如此!

连夜倾辰都说有些麻烦,只怕事情是真的不简单。

“知道为什么染病吗?”若是能知道病源,想要加以控制可能情况还能好些。

夜倾辰摇了,派去的太医已经检查过了,所有的症状都不外乎是那几种,根本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可就是这样才更加难以用药。他已经传令墨熙赶回来了,最快明日便能到。

“不必劳神,早些睡吧!”

夜倾辰抱着慕青冉侧身躺下,眼中却是了无睡意。

次日一早,紫鸢听说这件事情,身为医宅她的第一反应便是前去帮忙。只是想到要接触病患,回府之后她还要伺候,万一一个不小心将病气带回来,她就万死难辞其咎了。

慕青冉看着面色为难的紫鸢,心知她医者仁心,面对这样的情况,自然是不能袖手旁观的。“你切放心去吧,我这有流鸢在,况且府中还有婢女,不必挂心。”

“可是,我担心……”

“你将每日的药准备好,流鸢定会记着叮嘱我吃的。”想来想,慕青冉那继续说道,“倒是你,如今病因未明,你就算是去医治别人,也定要先顾好自己。”

“嗯,放心,奴婢知道了。”

夜倾辰已经进宫将这件事情奏明了庆丰帝,朝中也是派出了御医前去查验。最终发现,那村子里有半数的人都患上了病,只是病因却是一直没有发现。御医们不得其法,只能先行用药控制,不过要想根治却是难上加难!而且,这病症分明就有传染的趋势,再不赶快解决,只怕不仅是这整个村子的人遭殃,就是丰鄰城中,恐怕也会有人染病!

这几日,城中的药铺、医馆无论大小,均是人满为患。虽然一开始夜倾辰已经下令这件事情不得外传,为的便是怕扰乱民心,造成慌乱。但是纸终究包不住火,最后还是被传了出去,现在有钱有势的人家纷纷先行到药铺和医馆将能治病的药材尽数买赚而药铺和医馆也借此机会哄抬价格,而真正需要医治的病人不是买不到药材就是根本买不起。一时间,丰鄰城中人心惶惶,百姓怨声载道。

而这当中,唯有一间医馆,不仅没有涨价格,还拒将药材卖给官宦人家,在百姓之中赢得了一片赞誉。而医馆的大夫更是妙手仁心,百姓都称他是菩萨转世,此人,便是与紫鸢有过一面之缘的妙手仁医——苏离!

没过几日,众人惴惴不安,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丰鄰城中最终还是爆发了瘟椰疫疠相属,富者疾椰贫者流亡,哭声遍野,饿尸横路。庆丰帝急召众臣商讨应对之铂有大臣上奏进言,应当将城中患病之人一起赶出城外,大闭城门,这样才能杜绝城中之人被传染而因此获病。可庆丰帝却是没有这样做,自古有言,君为舟,民为水,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城中百姓皆为他的子民,他怎能在此时弃他们不顾!

而就在众人商议不下,百般为难之时,素来在朝中如同透明人一样的三皇子,竟然向庆丰帝提了一个解决之策。

“启禀父皇,儿臣以为,方才朱大人所言,也不无道理。现在最重要的不仅仅是医治患病的百姓,更重要的是不能再让更多的人染病,因此儿臣觉得,的确应当先将患病的百姓统一送到一处地方,先行隔离为好。”

“你也觉得朕应该将他们的生死置之度外?!”庆丰帝本就难看的脸色,在听到三皇子所言之后,变得更加的阴沉。

“儿臣并无此意,将他们送到一处,这样也方便太医们诊治。”

“三弟说的轻巧,可地方能容得下那么多的人!”因着城中疫症的爆发,正是用人之际,大皇子便暂时被庆丰帝解了禁足令,只是这事一过,还是要继续禁足的。他本就为此气结,此刻见老三都来参上一脚,不免就有些心浮气躁

而夜倾瑄所说,其实也不无道理,这么多的人,总不能随便找一间破庙给他们,庆丰帝也是出于这个考量,因此才没有同意夜倾桓所说。

“臣弟早前结缘佛法,幸得相识惠远寺的了空大师,得知他的弟子均以下山普渡众人,寺中确是恰好能为其用。”

闻言,不仅是庆丰帝,就是众位大臣,也不禁满心道好。只是,这满意只是对着这个办法,却并不是对夜倾桓这个人!

“果然可行?”、

“是,儿臣已经和了空大师说过了。”

“好!来人,速速传命靖安王,将病患均移至惠远寺!”

话毕,庆丰帝便继续与众臣商讨的后续的处理之事,却是只言片语未提夜倾桓为这件事情出的力。见此,他也并不着恼,只神色淡淡的退回其位,仿佛刚刚在殿内“大放异彩”之人并不是他!

夜倾瑄冷眼看着夜倾桓的身影,心中不免冷笑,他倒是忘了,还有他这号人物!这么多年,他只一心与老六斗法,却从未将过多的精力放在夜倾桓的身上,现在想想,他毕竟是这么多年父皇唯一立过的储君,虽然最后落得连亲王之位也没有,但是当年的风光无量就是现在的老六也难以比拟!不过那又怎么样,谁让他的母妃不争气,出了那样的事情,惹得父皇震怒,不仅下旨赐死容嘉贵妃,还撤了夜倾瑄的太子之位,甚至到如今,也是对他们兄弟俩不闻不问,好像从来没有这两个儿子的存在一样!

不可否认,夜倾桓是极富才华的,否则当年也不会有那么多大臣在他被废之际,纷纷向父皇谏言。就像刚刚,他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眼下最为棘手的问题,曾经的夜倾桓让他很是嫉妒,明明他才是正宫皇后所出的皇子,不论立嫡立长都应该是他稳坐储君之位,可是就因为夜倾桓的母妃受宠,他便子凭母贵的登上了太子之位。但是现在,夜倾瑄却是根本没有将夜倾桓放在眼里,满腹才华又怎么样,最后不是只能在府中参禅念经,不得圣心,就算是有惊世之才也只能抑郁不得志,这便是皇家,最为无情残酷的地方!

------题外话------

墨熙:诶,你说作者是不是不喜欢墨刈这种高冷型的?

墨锦:不喜欢高冷难道喜欢你这种逗逼的?!

墨熙:你不觉得他是我们几个里面出场次数最少的吗?

墨锦:……那你不觉得“地宫十二星”还有五个压根连面都露过吗?

墨熙:对哦!为啥呢?

墨锦:所以作者大人,为啥呢?

作蘸因为偶还没有想好他们的名字,可以了吧,你们两个小婊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