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蓄意捣乱/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紫鸢这些时日每日都是早出晚归,虽然她也担心着慕青冉的身体,不过却是不敢贸然近身了。她每日均是接触那些病患,虽然回府的时候都会用青蒿水好生沐浴一番,以防传染上疫症,但毕竟长时间身处病区,她恐会沾了病气给慕青冉。不过听流鸢说她每日按时服药,气色均是正常,这才放心些。

不过其实最让人放心不下的是她自己,她每天都要医治那多的病患,有那么多的官差都在接触到病人的时候传染患病而死,慕青冉每每听到消息都是眉头深锁。还好这几日便有好消息传来,据闻那位名唤苏离的大夫已经研制出了治病的药方,这下应该就会万事大吉了。

苏离调制的药方的确是效验的,只不过,还是与以往他治病的方式相同——以毒攻毒!这在一群“眼高于项”的太医眼中,却是冒险之法,根本不可行。这群身患疫症的百姓,早已被疾病折磨的骨瘦嶙峋,身体机能一日差过一日,若是冒险用这么猛烈的毒药一刺激,难保不会一命呜呼。他们素来在宫中都是为治病保命,如今却是生生用人命来赌,这却是万万不能够的!见此,夜倾辰微微皱眉,看向身旁的墨熙。

见此,墨熙想了想方道,“启禀王爷,那药方确实生猛,不过却不失为一个办法。况且我与紫鸢素来擅药,早已配好了舒缓的药材配方,只是这用以暂时压制疫病,若想根治却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而现在我们最缺的,就是时间。”

“如若将你们三人的方子一起用呢?”

“回王爷,属下与他们商议,也正有此意,只是……”到底还是要用苏离的方子,只怕宫中那群自命不凡的太医们会不依不饶。

“去准备!”

“属下遵命。”知道他家王爷赞成了他们的做法,墨熙赶忙跑去找紫鸢,准备找人试药。

而旁边的一众太医闻言,却是面色犹疑,纷纷言道。

“王爷,不可啊,那方子实在是毒性深厚啊!”

“是啊王爷,还是要从长计议。”

“王爷,老臣以为还是应用温补的食法方为上上之策啊!”

听他们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个没完,就连素来好脾气的紫鸢都不免有些气结!让他们想对策的时候一个两个的都装作哑巴一样,偏偏等别人想出了解决之法,他们便开始这也不行那也不对的鸡蛋里面挑骨头。虽然她也知道苏离开出的这个药方的确是太过冒险,里面均是“砒霜”、“马钱子”等剧毒之物,只是现在这是唯一的办法,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试药!”夜倾辰清冷的声音响起,没有特别的大声,却是让一群还在争论的太医纷纷闭了嘴,“若有何差错,本王一力承担!”目光冷冷的扫视众人,他继续说道,“现在,再有何人敢提出异议,别怪本王剑下无情!”

夜倾辰此话一出,那群本还欲进言的太医们,顿时纷纷低头,不敢再多言。谁不知道靖安王素来说到做到,反正他也说了出了事情他一力承担,众人便一时无话。

再说另一爆墨锦按慕青冉的吩咐,每日均在王府的门口搭棚施粥。近日六皇子府也开始布施,见朝中两位位高权重的人都这般“乐善好施”,朝中的一众群臣自然也不能落后,纷纷争相效仿。这种事情最怕的就是比较,特别是那些在疫症爆发之前将药材哄抢一空之人。现在丰鄰城中用药如此紧张,等到疫病得到稳定,庆丰帝一定会命人彻查这件事,有胆小之人便也借故将自己买回的药材忍痛送了出去。这事有一就有二,其他人见此,自然也不敢独留,一时间,城中诸多大户人家均是施粥放药,好不良善!

不过这其中,也有“冥顽不灵”之人,一则心疼自己高价买回的药材要白白送人,二则便是仗着自己的身份,不愿屈就人下。而这人便是丰鄰城中富甲一方的尤家次子——尤铭!他向来都是不受家中重视之人,不管有什么事情,尤家家主想到的都是长子,而不是这个次子,慢慢的,尤铭觉得自己在家中的地位越来越低下。他也想有一番大作为,他也受到父亲的重视,得到殿下的重用,可是没人给他机会!好不容易这次城中爆发了瘟椰他为了表现自己的未雨绸缪,提前包下了药铺中的全部药材,本来想着可以在这个时候高价卖出,以此来展现自己的经商头脑,让父亲和大哥都对自己刮目相看。可是谁知横空冒出一个什么靖安王妃,偏偏在那里假惺惺的大棚施粥,逼得众人跟风效仿,而他的父亲也命他将手中的药材全部散出去,这叫他怎么咽的下这口气!

一时气愤不过,他随着平日的一群“狐朋狗友”去喝了些小酒,散散闷。回府的时候不想正是经过靖安王府门前,看着排着长队的百姓,均是交口称赞靖安王妃不禁人长得美,心肠也好……他一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加上身边几个“朋友”的挑唆,一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想都没想便冲上前去,推开还在排队等待施粥的百姓,将一字排开的周棚纷纷踹到,桌上放置的粥桶顿时倒在地上,洒了满地的热粥……王府的下人见此,刚要上前阻拦,便被他一脚踹倒在地,后来赶来的侍卫,顿时将其拿住!而他的那群所谓的“朋友”早在他冲上前将粥棚弄倒的时候便在人群之中,不久便消失了身影。

被两名侍卫狠狠的按住肩膀,尤铭的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不停,“放开我!你们知道本公子是谁吗?一群瞎了眼的!”

墨锦得到通报,赶过来的时候便见到一位“尖嘴猴腮”的华服公子,被王府的侍卫狠狠的按跪在地上。他身为王府的管家,自然对丰鄰城中各人各事均是有所掌握,只一眼,他便确定此人是尤家次子,尤铭。只是他心下奇怪,这人好端端的跑来王府大闹,是吃饱了撑的还是活腻歪了!

虽然知道他是尤家的子弟,虽然知道尤家嫡出的嫁与六皇子为妾,可尤铭冒犯靖安王府却是不争的事实,先打了再说!

------题外话------

尤铭:你们知道老子是谁吗,瞎了你梅眼的!

墨熙:呸!你爱谁睡!

墨锦:那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尤铭:不知道!

墨锦:那就好,给我往死里打!

uli王爷的手下就是这么任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