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新的护卫/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几日丰鄰城中流言纷纷,大多都在谈论尤铭那日大闹靖安王府,却被打的惨不忍睹的事情。尤铭躺在听着身边小厮的回报,气的龇牙咧嘴!他本就在靖安王府受了气,连正主都没见到,就被一个下人给打了一通,谁知这人还将他送到了六皇子府上,本以为六皇子会给他主持公道,谁知又是一顿打!在靖安王府被那群侍卫已经是打的有进气没出气了,可想而知六皇子“赏”下来的这四十大棍足以要了他的命!好在他最后撑了过来,可哪曾想不知是六皇子下的命令还是如何,父亲竟然直接命人将他关进柴房,不说连大夫都未看,就是连治疗皮外伤的药都没上,就任他一个人疼的两眼冒金星,最后生生晕了过去。可醒来的时候,眼前还是破旧的柴房,阴冷潮湿,尤铭这时方才知道,自己这是真的惹恼了父亲。以往不管他多胡闹,就算犯下“人命”的案子,父亲和大哥都会尽力帮自己摆平,可是这次,竟是任他自生自灭了。可尤铭哪里知道,正是因为要保全他,尤康才不得不出此下策。他可知他惹上的是靖安王夜倾辰,那可是丰鄰城中有名的“活阎王”,若是这件事情处理的不让他满意,他尤府上下有多大本事能全身而退!襄阳侯府的例子已足够让他惊心了!也因此,尽管心疼,尤康也只能忍痛不去理会尤铭,端等这风波过了,他再将他放出来。

如今疫症之事已过,尤铭方是被放了出来,而听着小厮传回来的话,他的肺都要被气炸了!眼前他的屁股还疼着,不能自由的下床行赚待到他好了,看他如何报了这奇耻大辱之仇!夜倾辰他自然是没胆子去惹的,只是听说对他的王妃倒是不错,何况这次的事情若是追根究底,本就是因为慕青冉好端端的施粥放药引出来,“冤有头债有主”,他去找她算账,也不为过吧!

紫鸢这几日几乎都要出府,初时墨锦还会留意一下,后来发现她是去西街的百草庐找苏离,便也不再注意。说起苏离,墨锦不禁微微皱眉,丰鄰城疫症爆发,可是让他成了众人眼中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就连陛下都亲自召见了他,问他愿不愿意入朝为官,若然愿意,直接封为太医院院使,可谁知令众人惊讶的是,苏离竟然直接回绝了陛下!他直言,不愿入朝为官,只愿只身在野,解百姓于忧患水火之中,方是平生所愿。最后,庆丰帝亲提了匾额赐予他,上书“妙手回春”四个大字,以示皇恩浩荡。想到紫鸢与那人走的较近,墨锦觉得也未尝不可,或许紫鸢能知道些他们查不到的事情。

紫鸢回来的时候,慕青冉正坐在灯下练字,见她写的那样认真,紫鸢不禁走过去细瞧。慕青冉这几日闲来无事都在临摹夜倾辰的字,开始的时候是被那人“威逼”不得不练,后来渐渐写着写着,她仿佛能透过那一笔一划而窥探见那人不为人知的一面。她停笔打量自己今日写下的这些,却忽然发现紫鸢站在一旁静静的候着。

“回来了,事情办得怎么样?”慕青冉慢慢卷起桌上摊开的宣纸,声音轻柔的问紫鸢道。

“已经将消息散出去了……”

见紫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慕青冉不禁说道,“怎么了?”

“……我们,真的……”

见状,慕青冉方是知道她是何意,她收回视犀淡淡的点了点头。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紫鸢倒不是担心别的,而是担心暗处的那两人!慕青冉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这也是她为什么要利用尤铭的关系。从她上次被卫霖和卫茹两姐弟劫走之后,夜倾辰便派了墨嫣和墨琀两个人在暗中保护她,以流鸢的功力再加上她们并未刻意隐瞒身份,是以她早前就知道了这两人的存在。她的眼睛淡淡的望着窗外的方向,眸中一片平静。

夜倾辰这几日都在忙着料理疫症的后续之事,陛下命他监察,是以很少得闲在府中。因着疫情的原因,原本前些日子的上元佳节也并未大肆举办,现今虽是错过了时期,但街上仍是有不少的商贩在卖着花灯,红红绿绿的,煞是好看。慕青冉出府的时候,马车周围跟了大批的侍卫,这是墨锦特意派人跟着的,以防再发生上次的事情。见此,慕青冉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径自在紫鸢的搀扶下上了车。马车行至主街的时候,流鸢忍不住掀起车窗的帘子向外望去,而慕青冉手中抱着一个鎏银百花香炉掐丝珐琅的手炉,淡淡的坐着,并未见什么出游的兴致。直至马车行到了一品轩的门口,慕青冉方是命人停下了。她选了一处雅间,不多时便有一位妇人穿着打扮的人走了进来,那妇人咋一见慕青冉,竟是顿时愣在当场,她活了这半辈子,还从未见过这般俊俏的姑娘,只觉得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一样。直到紫鸢微微咳嗽了一下,妇人这才回神,赶忙上前问安施礼。

“,这位便是周大娘,一品轩中的藤萝饼,皆出自她之手。”

闻言,慕青冉淡淡朝她笑道,“我曾食过一次藤萝饼,只觉酥松绵软,齿颊留香,原想亲手做与夫君尝尝,却始终不得其味,便想向周大娘请教一二,不知会否方便。”

“方便,方便!”周大娘满脸堆笑的说道,她这手艺本也不是什么独家不外传的,丰鄰城中也不乏有人会做,何况老板刚刚特意叮嘱了这屋中是位贵人,她自然满口答应。

紫鸢见此,将一早准备好的荷包塞到了周大娘的手上,“这是一点心意,还望周大娘不要嫌弃。”

“呦,这可如何使得!”见状,周大娘十分受宠若惊,她倒是未曾想到,这贵人竟是这般和善!

“既然学了您的手艺,这不过是些小小心意,自然使得。”

闻言,周大娘方是乐呵呵的收下了荷包,也开始仔仔细细的将藤萝饼的做法说与慕青冉。

此后的几日,若然天气放晴,慕青冉几乎是不落的去一品轩“求教”。其实本可以直接将周大娘接到靖安王府中,这样倒是免去了她往外跑,只是一品轩内还需要周大娘的手艺,而慕青冉也向来不是托大的人,她自己也想每日出去散一散,因此夜倾辰在得知此事的时候也并未阻挠,相反,似乎还有些开心。

“怎么忽然想起去学做藤萝饼?”对此,夜倾辰不免有些好奇。

“这藤萝饼是临水有名的糕点,你可知道?”慕青冉放下手中的书卷,浅笑盈盈的望着他。

闻言,夜倾辰微微,这他倒是不知。

“我自小便喜欢吃这种糕点,娘亲时常做给我吃,前些日子,紫鸢无意间得知一品轩中有卖,便买了一些给我……”她的目光对上夜倾辰的,眼中似有华光流动,“我想着你应是从未食过,便想做与你尝尝。”

这是夜倾辰第一次听慕青冉亲口提起她自己的事情,包括她的娘亲!她是不是已经慢慢向自己打开心扉了……

“青冉喜食的糕点,那定然是极好的!”

“可我记得,王爷素来不喜甜食的。”慕青冉的眼中,似乎有些淡淡的戏谑之色,让夜倾辰不觉眼前一亮。

“青冉自然是例外。”

嗯?他是说……她做的甜食是例外,是这样吧!

好像是怕她不明白一样,夜倾辰特意凑上前吻在了她的唇上,“很甜,但我喜欢!”

------题外话------

乃们王爷实力撩妹有木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