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地宫/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夜倾辰颀长的身姿立于崖爆凛冽的寒风吹起他的大氅,身后是万丈深渊!

“属下遵命!”

夜倾辰眸光森森的俯瞰崖底,他的眸光渐渐变得嗜血猩红。青冉在这里,他便一直克制着自己杀人的,可是现在,他把青冉弄丢了,忽然就想杀了所有人!

而承乾殿中的一群人不明所以的看着夜倾辰匆匆忙忙的离去,却是一时不知为何。夜倾瑄冷眼看着夜倾辰离去的背影,他想……应该是慕青冉出事了!

这次的事情,不过是他稍稍利用了一下尤铭,不想却是事半功倍。届时就算是夜倾辰要查,也只会查到尤铭的身上,与他却是无干的。不过……他倒是第一次见到夜倾辰这般“惊慌失措”的样子!

整洁雅致的室内,玉石的地面光洁照人,两旁的隔墙都覆着层层纱幔,一路延伸至内间。累丝镶红石熏炉烟雾袅袅,整个房间静谧安适。忽然,房门被人从外推开,门外走进一人,因是逆着光,并不能看清楚他的容貌打扮。他一路行至内间,透过层层帷幔,方是见到了躺着的人,却赫然正是“坠崖”失踪的慕青冉!

慕青冉悠悠转醒的时候,一时间有些不知身在何处。她记得她和紫鸢还有流鸢明明是走在路上,可是忽然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就晕倒了。她可以确定自己不是被尤铭的人掳走了,一则,如果是尤铭,她此刻绝不会安稳的躺在这;二则,他也没那个本事在流鸢在的情况,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自己劫住

余光扫见坐在床边静静打量她的人,那人一身黑衣,脸上带着一面银白的面粳慕青冉的脑中瞬间清醒!冥夜!

两人四目相对,一个震惊警惕,一个平静幽深,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慕青冉方是平复心绪开口说道,“诗子命人将我抓回来的?”

“是救!”冥夜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慕青冉,“现在丰鄰城到处都是靖安王府的人,若然被发现带了回去,你猜后果是怎样?”

闻言,慕青冉却并未有丝毫恐惧,反倒是淡淡笑道,“自然是尤铭不得善终,毕竟——是他掳走了我!”

冥夜目不转睛的打量眼前的女子,她还是那么美,也还是那么聪慧,所有的事情仿佛都在她的算计当中,只除了——自己!

“之前在临水你恐会牵连他人,不愿与我一起,现在你既已金蝉脱壳,却又是如何打算?”

慕青冉看着对方专注的眼神,心下百般思量。说到底,她与冥夜之间并未有多相熟,自己对他更是一无所知,可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况且从她醒来到现在都没有见到紫鸢和流鸢,只怕多半是被这人关了起来。如今他旧话重提,慕青冉却是不敢贸然接话,万一哪句话惹的他不快,后果不是她能预料的。

“我已经嫁与靖安王了。”

“可现在你已经‘死了’!”她一开始的打算不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嘛!现在外面的人只怕都觉得靖安王妃坠崖身亡了,世上再无慕青冉此人!

闻言,慕青冉不再说话,只微微低首,不明悲喜。冥夜见状,向她更坐近了一些,伸出手似要轻轻将她拥进怀里。

“冥夜!”慕青冉见状,瞬间将手横在两人中间,紧紧的低在他的胸膛上。她有瞬间的眐愣,随即错愕的抬头对视上他的眼睛,却见里面一片幽光。可对方却似乎根本没有将她的这点力气放在眼里,他只用一支手便将其反剪到身后,然后将脸贴近她的,慕青冉分明从那双黑白分明的眼中看到了戏谑之色。

冥夜的唇一点点的凑近慕青冉,本以为她会像刚刚一样躲开,可谁知她竟是不闻不动的坐在那,眸光平静的看着他。

“不躲开?!”冥夜微微挑眉,颇为诧异的看着慕青冉。

慕青冉闻言,却是微微淡笑,她慢慢伸出手覆上冥夜脸上的面粳眼中满是柔光,声音轻柔的说道,“我以为,夫君是不愿我躲开的!”

冥夜的眼睛瞬间变的更加幽深,他一把将她扣进自己怀里,却任由她的手摘下自己的面尽

虽然她心里已经猜到,可是真的当看到面具下夜倾辰的那张脸,慕青冉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从这一次见到“冥夜”之前,慕青冉从来没有想过夜倾辰和冥夜会是同一个人!可是真的当她发现了这个事实,却又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夜倾辰将慕青冉锁在怀中,目光灼灼的望着她,“何时发现的?”

“摘具的那一刻!”她本也就是心中怀疑,才有此一说,却没想到竟是一语中的。

若说在此之前,慕青冉从未想过这种可能,可是刚刚夜倾辰抱他的那一瞬间,她在他的身上嗅到了淡淡的药香,那是和她身上一样的味道,绝对错不了。从大婚开始,夜倾辰几乎是夜夜抱着她入睡,他素日的贴身衣物也多是与她放在一起,时日一久,他的身上或多或少便沾上了一些她的气息。如果他是夜倾辰,这倒是没什么,可若是冥夜,那就有很大的问题!所以,慕青冉才在他抱住她的时候,有片刻的眐愣。

如果冥夜就是夜倾辰,那么似乎很多事情都能解释的通了……她初到丰鄰城靖安王府上下的礼遇有加,夜倾辰对她人前人后的维护,包括现在她的毫发无伤,都有了最合理的答案。

见他仍是不依不饶的看着自己,慕青冉微微抬手,将衣袖置于他的鼻翼间。

药香!

夜倾辰这才明白她为何会忽然怀疑自己的身份,这一点,倒是他疏忽了。不过这也不要紧,他本也没打算一直瞒着她,之所以在大婚之时没有坦白这件事情,是因为从在临水结识她开始,他就知道她的心思书隐山林,而冥夜的身份与夜倾辰的身份注定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一开始他以冥夜的身份想要带她离开是真的,后来以夜倾辰的身份想要娶她也是真的。可她一直不肯把心交给他,一直想要置身事外,这是他绝对不能允许的!想到她精心策划的这一些,如果不是墨潇的人在崖底只发现了摔得七零八落的马车,却并未见到半个人影,他甚至都要相信她是真的遇难了。他不得不承认,慕青冉是真的了解他的,但是却了解的不够彻底,或者说她轻视了自己在夜倾辰心中的分量,所以才会被他“抓”了回来!

看着夜倾辰微微变冷的眼眸,慕青冉微微闭眼,再也没有比眼前的情况更加糟糕的了。她现在方是明白为什么夜倾辰会对她佩戴的那枚玉佩那般上心,可是却又不曾真的“动怒”。她早该想到的,就连鸾儿送自己防身的匕首,他都会在意的丢给流鸢,更何况是她贴身佩戴的玉佩,他虽总是在问,但却从来不曾做什么,如果他不是冥夜,按照夜倾辰的性格,只怕那玉佩早就粉碎成末了吧!还有便是她及笄那日冥夜在送还玉佩的时候留了一张字条,那一句“众里嫣然通一顾,人间颜色如尘土!”,她之前临摹夜倾辰的字迹便是觉得很相似,但却一时想不起究竟在何处见过,方才闻见他身上的药香,将两人联系在一起,方是想了起来!

“这里是……”既然冥夜就是夜倾辰,那想必这里便是传说中的“地宫”吧!

“地宫。”夜倾辰的手慢慢着她的黑发,眼中满是柔情。可看在慕青冉的眼中,只觉得风雨欲来。

“紫鸢和……”

“不是说要做临水的糕点与我品尝吗?”夜倾辰的声音异常的温柔,却是让慕青冉听得头皮都有些发麻,他生生打断了她的话,却也是让她一时不敢再问。

何况他提起藤萝饼,他之前便告诉过她,他最不喜听假话……

“夜倾辰……”

“不是告诉过你,要唤我夫君的吗?”说话的时候,他的唇微微贴在她的唇瓣之上,若有似无的轻触,却是让慕青冉动也不敢动,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夜倾辰,明明那么震怒,可是现在他压着满腔怒火与她软玉温存,却是让她觉得不寒而栗。

“青冉是想继续待在这,还是与为夫回家?”抚摸着她秀发的手慢慢探向她曲线优美的脖颈,大掌轻而易举的便掐住了她,一如初见时那般。

明明口中说着那样温柔的话,可是夜倾辰的眼中却半分笑意也无,那温柔之下掩盖的滔天怒火,慕青冉看的真真切切。继续待在这,便是代表她仍然想要“逃离”他,而回家……从摘下他面具的那一刻,慕青冉便知道,他在试探自己,现在,她但凡敢表露一点有逃离他的想法,只怕,都会轻而易举的惹恼他。

“回府吧!”她哪里还有选择,如果是她只身一人,倒是没什么,可是到现在都没见到流鸢和紫鸢的身影,再看夜倾辰现在的状态,她实在放心不下她们。

“这才乖……”闻言,夜倾辰方是将掐在慕青冉脖子上的手放了下来,抱起她便起身离开。

------题外话------

嘿嘿嘿……乃们一直千呼万唤的章节来鸟!不要说偶笑的太猥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