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紫鸢被罚/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上回靖安王府的马车,慕青冉看着紧紧拉着她手闭目养神的夜倾辰,眼中满是忧色。从开始到现在,夜倾辰连提都未提起紫鸢和流鸢两人,素日不管流鸢对他有多冒犯,他虽心有杀意,但却也并未真的对她做什么,可是现在……她却不敢再确定了!他从未真正向她发怒过,就算是刚刚作势掐住她的脖子,她那么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怒意,可是她心里是不怕的,如果他真的是心悦于她,怎么会舍得伤她?至少,也不会真的杀了她!

可是紫鸢和流鸢就不一样了,如果夜倾辰迁怒于她们两人,那她该怎么办?第一次,慕青冉不敢贸然的去揣度别人的心思,因为那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一路上,只能听见马车行驶在路上的声音,夜倾辰一直没有说话,慕青冉也没有说什么。她不知道夜倾辰是怎么找到她的,从一开始计划“出逃”,她就知道能离开靖安王府的办法,只有“死”!从嫁进王府与夜倾辰相识开始,她就知道,他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特别是对于自己执著之事。如果她只是离开、失踪,那么夜倾辰就算是掘地三尺也会将她找出来,但是如果她是意外遇害,那就另当别论了。所以,后来她将目光锁定在了尤铭的身上。她故意找借口出府,为的就是将自己的行踪给尤铭的人知道,唯一的一点麻烦就是,自从有了上一次的教训,夜倾辰在她身边安放了墨嫣和墨琀这两个高手,而尤铭的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发现隐在暗处的两人,所以全部“依仗”他来实施计划,却是不可能的。墨嫣和墨琀,还需要她自己出手,才能确保万无一失。所以从第一日开始做藤萝饼开始,她就会假借“试吃”之名将东西分给她们,开始的时候里面自然是什么都没有的,唯有最后的那一次,紫鸢发现食材里面被人下了,她确定无毒却是不动声色的照常交于慕青冉,这样做出来的藤萝饼自然是会致人昏迷,只是墨琀和墨嫣武功高强,况且一开始她并不确定尤铭会如何出手,是以,紫鸢的身上早就熏了带有效果的熏香,而她和流鸢早在出府之前便预先服下了解药!一则,她们是“自己人”,墨嫣和墨琀不会多加防范,二则,她们三人也都假意晕倒,是以更加不会招致她们的怀疑。接下来,只要等着尤铭的人上门就可以了,其实慕青冉也不确定尤铭会用什么办法劫走她,一切不过都是随机应变,她不能够准备的太过周全,否则以夜倾辰的洞察力一定会发现自己有所计划,届时就功亏一篑了。“逃出”一品轩的时候,她故意走到偏巷的后门,让尤铭的人将她劫上了马车,而在马车驶出主街之后,流鸢便已经出手控制了局面。她让流鸢一路将马车赶至悬崖爆制造一种她们坠崖身亡的假象,而她和紫鸢早已徒步从小路离开,只待流鸢完事追上她们即可。事实证明,她的计划是成功的,只除了——夜倾辰!

回到王府之后,夜倾辰沉默不语的拉着慕青冉向府中一处极为偏僻的院落走去,慕青冉跟在他后面,不知他究竟要带她去哪里。很快,她的疑问就得到了解答。

地牢!

阴暗潮湿的地牢,想不到靖安王府还有这样一个地方。慕青冉静静的跟在夜倾辰的身后,一时间,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在见到尽头的一间牢房中关着的人时,瞬间变成了事实!

紫鸢和流鸢!

慕青冉的眼睛愣愣的看着前方,垂在袖管下的手甚至有些控制不住的微微,泪水瞬间就滚落了下来,那……真的是她的流鸢和紫鸢吗?

只见那两人被绑缚在刑架上,身上已满是斑驳的鞭痕,鲜血淋漓,头无力的低垂着,不知是死是活。单是看着她们这个样子,就不难想象二人究竟遭受了怎样的刑罚。

“夜倾辰……”慕青冉扬首看着他,目光清润的慢慢低下了头,她的双膝微微曲起,身子一点点俯下……自从嫁进王府,她从未对他行过“跪礼”,可是如今……

“慕青冉!你敢!”他一把伸手将她欲将拜倒的身子拉起,目光狠狠的瞪着她,“恨的”睚眦欲裂。她竟是能为了那两个丫头,做到这般地步!真是好样的!夜倾辰看着“伤心欲绝”的慕青冉,她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一双眼睛已经道出了千言万语,让他心疼不已。可越是心疼,他的心中怒火越大,原本被他勉强压下因她出逃而爆发的滔天怒气,此刻终于爆发了出来!

走出地牢的时候,慕青冉的双腿甚至都有些不听使唤,她的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身子摇摇欲坠。夜倾辰眼疾手快的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唯恐她跌倒,一路回了房间。

“她们到底在哪?”慢慢的闭上双眼,慕青冉的声音轻柔的响起,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

刚刚在地牢中乍见那两人,的确是身形打扮皆与紫鸢和流鸢无异,她的确是被“吓到”了。只是冷静下来一想,却又觉得那不是她们,夜倾辰纵使迁怒她们,也绝不会在这个时候让她知道,否则她只会更加想逃离他!而他最不愿见到的就是这种情况,所以,他绝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来让她伤心,至少——不会是现在!

闻言,夜倾辰看着她,却是一时间没有说话。凭她的智慧,他知道瞒不过她,本也就是想要威胁她而已,虽然不想承认,但那两个丫头在她心中的地位的确是举足轻重的。

“你再问,本王就真的杀了她们!”

本王……似乎这是他第一次在私下里这般与她说话,满满的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见状,慕青冉慢慢抬首看向他,她知道他想要什么,而她一旦答应就代表着日后再也不能离开他,纵是再不喜这纷杂世间,她也要在他身边陪着他走下去!

她的眸光从初时的挣扎慢慢变得平静,最后又恢复了以往温淡恬静的那个她。

她缓缓抬手搭在了夜倾辰的手臂上,身子慢慢的向他贴近,吻轻轻的落在了他的唇角。轻柔的触感让夜倾辰的眸光蓦然变深,他一把将她扣进怀里,微微低头将自己的唇“送至”她的面前,原本清冷的声音,也变得有些暗哑,“美人计?”

“在王爷面前,青冉不敢自称美人!”这世上从没有不计回报的感情,她既然入了他的眼,逃不掉,挣不脱,就只能尽自己所能去回报他,慢慢爱上他。

“可你本就是美人!”说完,夜倾辰便倾身吻了过去,或许是他的怒火尚未平息,或许是他等了太久的时日,他的吻较之往日都更激烈更狂乱,大掌在她的背上四处游移,却最终探向她腰间的锦带……

------题外话------

夜倾辰:青冉,你让我等太久了!

慕青冉:不是我!是作铡

夜倾辰:嗯,回头我就杀了她!

作蘸……

不用你们动手,我已经被你们虐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