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春宵苦短/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青冉再次醒来的时候,整个人刚好躺在夜倾辰的怀中,她方睁开眼睛,便看到方才还闭着眼睛的人瞬间便凑了上来,二话不说便吻住了她的唇瓣。

……还让不让人说话了?!

她刚想伸手将他推开,却蓦然发现自己似乎什么都没有穿!身上很是清爽,想来他已经帮自己清洗过了,可是为什么不顺便帮她把衣服穿了?!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夜倾辰停下深吻,抬首与她对视。

“我……我的……我的衣服呢?”纵使淡定如慕青冉,这般状态下也不免害羞不已。

闻言,夜倾辰直直的看着她,很是认真的说道,“青冉,我只要了一次!”

什么一次?!慕青冉一时间有些发蒙,只……只要了一次,所以呢?

“穿了还要再脱,很麻烦!”见她还是不懂,夜倾辰难得的微笑说道。

等到想明白他说的什么,慕青冉瞬间有种泪奔的感觉。

因为这个,就不给她衣服穿?!这还是那个不苟言笑的靖安王吗?!

察觉到夜倾辰在被子里作乱的手,一时间,慕青冉的呼吸微微有些凌乱,她的身体有些不舒服,实在是没有力气陪着他闹了。

“夜倾辰,我有点不舒服……”

闻言,夜倾辰竟是真的不再动作,只是抱着她慢慢平息自己折腾出来的。他知她身子娇弱,根本禁不起他太过索求无度,是以刚刚他只要了一次便不敢再任意妄为,只得抱着她假寐。可他刚刚开了荤,又是对着这样满心喜爱之人,他已是强忍着没再她昏睡之际强迫她,是以刚刚她方一转醒,他便“贴”了过去。

“那给我抱一会儿,我不做什么。”他整个头都埋在她的肩窝处,嗅着她身上淡淡的药香,状似“安稳”的躺着。

慕青冉听他这般说,也是不敢随意乱动,只由着他静静的抱着。她的手窝在两人身体之间,很不舒服,微微使力擦过他的身体拿出来,却是被他一把扣住,“青冉,我会忍不住!”

慕青冉看着他眼中渐渐变得猩红的眸光,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不适意的!

见她好像是真的被他的话吓住了一般,夜倾辰无奈的微笑,难道只有他觉得很美妙吗?

“色令智昏!”他似乎已经平息了怒气,美人计……真的这般好用?!

“甘之如饴!”他那般喜爱她都来不及,就算真的是“色令智昏”,若是是她,他也认了!

这人简直就是冥顽不灵!

见她一副不能理解的样子,夜倾辰微微凑近她的耳爆低声说道,“经此一事,方知何谓‘**蚀骨’……”

次日方至卯时,慕青冉便幽幽转醒。而夜倾辰不知是一夜没睡还是怎么,她方是睁眼便见到他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慕青冉有瞬间眐愣,这才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脸色顿时变得一片绯红,看的夜倾辰不免血气翻涌!

他凑身过去将她抱到身前,谁知慕青冉却突然紧紧的皱眉,好似在忍耐什么。

“不舒服吗?”见她这般神色,夜倾辰不免担忧道,他昨夜虽是担心她的身子,只要了一次,但后面到底有些控制不住,闹得狠了些。再加上这是她初次,只怕更是难受。

见他眉眼之中满是自责忧心,慕青冉本想说没事的,可是感觉到他身体的异样,她微微转头避开他的视犀声音轻柔的淡淡“嗯”了一声。

闻言,夜倾辰将她抱在怀里,大掌一下一下的揉着她的腰,轻轻的为她,帮她减缓不适。渐渐地,慕青冉好像又睡了过去,夜倾辰看着她的睡颜,却是动也不敢动,唯恐不慎自己就化身为狼,又有好一番折腾了。心里想的明白,可是脑中却总是不受控制的想起昨夜的情况,便想将她紧紧压在身下,看着她婉转。他埋首在她的肩上平息了一会儿,却是半点用处也无,最后只能起身去冲水,之后才又是神清气爽的回来。

再次醒来的时候,夜倾辰已经先行起床,他坐在床爆手中正端着一个药碗,见慕青冉醒来,便伸手拿过一旁准备好的衣物,要帮她穿上。见此,慕青冉虽心下有些害鞋但也拒绝不得,紫鸢和流鸢都不在身爆况且昨晚……想来这人定是不会让别人来服侍自己了。

“这是什么?”看着一旁的药汁,慕青冉不禁皱眉说道。

“让墨熙为你调的药,喝了会舒服一些。”

是墨熙,不是紫鸢……

见她似有些失望之色,夜倾辰也并不解释什么,只兀自帮她穿好衣服,顺便再偷吻几口,才拉着她去用膳。

紫鸢和流鸢被人带进来的时候,如果不是夜倾辰在一旁“按着”,只怕慕青冉第一时间就要“冲到”两人身边了。她们俩虽然气色不太好,但却并未受什么伤,见此,慕青冉方是放下心来。而紫鸢和流鸢见慕青冉安阳无恙,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她慢慢走到流鸢身爆细细的打量她。紫鸢她倒是不太担心,她心性稳重,不会贸然冲动,可流鸢不一样,自己单独被夜倾辰带赚她只怕有的闹了。见流鸢的眼睛红红的,微微有些肿,慕青冉心知她定是哭过了,轻轻抬手,将她略微有些凌乱的发丝梳整到耳后,抬手间,衣袖微微滑落,露出雪白细嫩的手腕,可是上面却布满了青紫的“掐痕”!流鸢正站在她面前,是以瞬间便看到了,眼神顿时就变得凶狠无比,她不顾身后站着看着她的墨潇,径自抽出腰间的软剑便向夜倾辰刺去!

“流鸢!”慕青冉看着安稳的坐在桌旁的夜倾辰,他并未做什么惹到流鸢,那她怎么……忽然就变了神色?!

见流鸢招式凌厉的向自己攻来,夜倾辰却是纹丝未动,他身边的墨刈便瞬间飞身上前,与流鸢缠斗在一起。而墨潇站在一旁,颇有些神色紧张的看着打斗中的二人,满眼皆是焦急之色!

流鸢的武艺远在墨刈之下,一时被他压制住,她的心底便更为恼火。她幼时在中待过一段时间,所以,她知道是什么,所以,她在看到身上的痕迹时,知道她昨晚经历了什么!越是知道,她的心中便越恨,出手的招式越是狠辣!

紫鸢见状,一时间愣在那里,流鸢这是怎么了?

能让流鸢出手,那一定是事关,可是……紫鸢细细的从头到脚的打量着慕青冉,只觉得似乎与往日有些不同,好像是变得更加的美了,那种举手投足之间的气质变得愈发的迷人。

而一旁的慕青冉见流鸢和墨刈从屋里打至屋外,夜倾辰并未出声制止,却也没有问罪流鸢,她便稍稍放心。

“紫鸢,你回去歇息吧,明日再过来伺候。”见紫鸢满脸的疲惫之色,慕青冉想她定然是忧心自己,虽然夜倾辰并未重罚她们,但是就这样不告诉她们她的消息,便也足够令她们忧心思虑了。

“……是,王妃。”

紫鸢出门的时候,见流鸢还在和墨刈过招,不禁轻笑道,“流鸢,不要打了,王妃让你进去。”

听紫鸢这样说,流鸢方是不情不愿的收了手,看也没看墨刈,径自回了屋内。她知道那人有心让着她,并未出全力,可是哪又怎么样,谁让他们主子欺负她家了!

“流鸢乖,咱们不打了,回去好好休息,明日还要过来我这边呢!”

听慕青冉这样说,流鸢方是狠狠的瞪着夜倾辰,而后者见了,却是一把将慕青冉抱进怀里,当着流鸢的面,明目张胆的一口“咬”在了慕青冉的脸上。

“夜倾辰!”慕青冉无奈的看着这人,赶快安抚被气得炸毛的流鸢,这人怎么这般幼稚!

可谁知这人非是得寸进超一直拉着她的手,看的流鸢一双眼睛都要瞪出来了。墨潇见主子这边举动,心知他并未怪罪流鸢方才的无礼,赶忙哄着她出了屋子。

一时间,房中安静了下来,慕青冉任由夜倾辰拉着走向内间的贵妃榻。

“你何苦和流鸢过不去?”见方才那般情景,她现下并不担心夜倾辰会怪罪流鸢,自己已经接受了他,某种程度上,他想要的,她都已经在尽力配合,一点点的打开自己心,把自己全部交给他。他明白她的心意和决定,所以才这般放任流鸢,也全然没有追究她们出逃的事情!

“什么时候你重视我大过她,我就不计较了!”他的眸色还是如平常一般,有些清冷,只是细看,不难发现那其中的点点柔情,满是宠溺。

“王爷乃万金之躯,我何曾轻视过?”

“叫夫君!”他伸出手指,轻轻点了一下慕青冉的额头,声音中满是笑意。

慕青冉看着这样的夜倾辰,忽然觉得有些陌生,却又很亲切,他……好像很容易满足!这句话,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慕青冉每每想起,都会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坏掉了,才会觉得这人容易满足,他根本就是一个永不的“色狼”!

------题外话------

作者大大从六点钟改文改到现在,不开森!求抱抱,求安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