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六皇子的反击/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疫症已过,丰鄰城又恢复了往昔模样,该安葬的人也都得到了安息,下放的恤银也都交由兵部,好像一切都很和谐的样子。只是这一日,户部尚书冯子肃方是从府中的小姨娘房中回了书房,便见书案上放着一封信,他皱眉微思,记得走的时候书案之上并未放着什么,若说是小厮传送进来的别人的信件,却怎么也没个人禀报他一声?!

心下疑窦丛生,冯子肃拆开信封,一目十行的看着信中的内容,越看下去眉头皱的越紧,最后竟是忽然瘫做在椅子上。

怎么会这样?!

这信上竟然说发放给兵部的恤银中混杂着之前私造的官银!可他明明已经命人全部销毁了,怎么还会有呢?!冯子肃毕竟是一朝尚书,他混迹官场这么多年,自然也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绕,这信也不免是有人故意送来“诓骗”他的!只是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是真的,他都不敢去赌,之前因着私铸官银的案子,襄阳侯为他背了黑锅,他好不容易保住了这条命,可千万不能因为已经过去的事情丢了!

他本想着找大皇子去商议一下此事,可是眼下大皇子正禁足府中,他不能贸然前去,而七皇子和八皇子却又不能做了大皇子的主,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还不确定这件事情的真伪,不好贸然前去找他们。左思右想,冯子肃方是决定,还是自己先去探探虚实为好。只是想到纪尧年那个冥顽不灵的臭石头,他又是不免一阵头痛。

而冯子肃也所料不差,在他带着人打着盘查银钱账目的旗号,准备先行收回这批银钱的时候,纪尧年果然是“炸毛”了!两人几番争议不下,在冯子肃前脚派人强行扣押下这批恤银之后,纪尧年后脚便直奔皇宫,到庆丰帝面前生生告了冯子肃一状!在了解了来龙去脉之后,庆丰帝也是立刻派人将冯子肃召进了皇宫,而这两人见面也是分外眼红,顿时在御书房中吵得不可开交。

当朝两位大员之前在大庭广众便已经针尖对麦芒,吵得脸红脖子粗,让百姓看了好一阵的热闹,这事情也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慕青冉虽身在王府,却有墨锦将这些事情告知她,她听后不禁一愣,随后淡淡笑开。六皇子果然是个有手段的。她虽不是什么招灾惹祸的主儿,但却也不是任谁都可以欺负的。夜倾瑄那般明摆着利用尤铭挑起靖安王府与六皇子之间的“不睦”,她自然要回敬一二。所以在将尤铭送回六皇子的时候,她让墨锦带了一句话给夜倾昱,意思便是想要告知他,没有长久的固定关系,利益驱使之下,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在尤铭这件事情上,她可以暂时帮助夜倾昱一起对付大皇子,她让墨锦提起前阵子私铸官银一案,提醒夜倾昱还有冯子肃这个漏网之鱼,只要将他拖下水,想来夜倾瑄一定不好过!

不过她只负责告知他这个中要害,具体如何运作她却是不会帮忙的,未免落人口实,这种费力的事情,靖安王府还是不要沾边的好。她大抵能猜到夜倾昱是在打什么算盘,只是能说动兵部尚书纪尧年来陪他演这一场戏,可见他的本事!见没什么别的事情,墨锦便告退了,慕青冉淡淡看着身后跟着的墨嫣和墨琀,心下很是无奈。她虽然已经答应了夜倾辰会试着接受他,不再动离开的念头,他虽当时动怒,但到底并未将她如何,她本以为他是放下了,可是谁知第二日便直接让墨嫣和墨琀跟在她身爆而且好像府内巡逻的侍卫也多了不少,这是在防着她吗?!

而御书房中,冯子肃口口声声说是接到人举报,派给兵部的恤银,有人私吞,因此才会急忙带着人前去查探。可究竟是何人举报,他未说,只是拿出了一封匿名的信件承到了庆丰帝的御前。这话可不明摆着就是冲着纪尧年去的嘛!兵部的恤银直接交到他的手上,若说最有嫌疑的人,首当其冲的便是他!庆丰帝虽然觉得冯子肃师出有名,只是这样一封匿名信件,若说是假造的也不无可能,是以一时之间也并未有决断。

“冯大人既是说恤银被人私吞,那只要经人查验便可,何必强行扣下?”

“正是为了方便查验,未免有人弄虚作假,才要扣下!”

“既然如此,不如就请陛下命人前去查验,是非黑白,自有天理!”纪尧年神色不虞的瞪了冯子肃一眼,向庆丰帝建议道。

闻言,冯子肃的脸色蓦然一僵,心中也猛地一颤!若是陛下的人前去查验,万一真的有私铸的官银混在其中,这可如何是好!只是,如今这局势,他只怕也拒绝不得。他原本只想扣下这批恤银暗中查探,若然真的有假币,他暗中命人换掉便是,若然没有,那自然万事大吉。这本不需要经过陛下的面,可谁知纪尧年这人竟是这般较真,生生闹得满城风雨,现在他却是只能赌一把了!

庆丰帝听纪尧年这般说,觉得也未尝不是个办法,由中间人前去,虽是费些时间,倒也省了他们二人的口舌之争。冯子肃眼睁睁的看着庆丰帝派人出去,面上虽然一派坦然,可是额角大滴的汗珠和如擂鼓一般的心跳却是了他的恐慌和紧张!而反观一旁的纪尧年,却是一派淡然姿态,偶尔眼中还会露出对冯子肃的不满与不屑。

待到陛下派出去的人回来,蔡公公面色震惊的将结果报与庆丰帝知道,只见庆丰帝的脸色瞬间变了!

冯子肃心下暗道,不好!

他本以为是这批恤银中竟然真的混有假币,却不想庆丰帝开口的话,让他瞬间瘫跪在地!

“朕命户部拨款的十万两白银竟然都是假的!不知两位爱卿如何解释?!”

纪尧年闻言,也是满目震惊之色,都是假的?!

想到什么,他突然看向冯子肃,说道,“怪不得冯大人这般急着要扣下这笔恤银,原是为了‘狸猫换太子’!”

见状,庆丰帝冷冷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冯子肃,满眼皆是怒意,“冯大人!你作何解释?!”

“启禀陛下,这……这不关臣的事啊!”冯子肃心里很是焦急,他太清楚如果今日不能为自己洗脱嫌疑,那连着上一次私铸铜银一案,陛下一定不会轻饶他的!

余光瞟到一旁的纪尧年,冯子肃急忙说道,“这笔钱臣是从纪大人的手中扣下,并不单是臣一人有嫌疑啊!”事到如今,冯子肃若是还不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也就白在官场混迹这么多年了。这整件事情,从一开始便是一个局,一个专门针对他的局,只是布局之人是谁他不得而知,而纪尧年在这当中扮演的角色是何,他更是不知,或者连纪尧年也是被人利用的,毕竟像他这样的顽固之人,想来应是不屑做这样的事情的!

“冯大人这是说的什么话!从户部分派恤银到兵部开始,这笔恤银一直是由王爷坚守,你的意思,难道是王爷也有嫌疑吗?”

“臣并无此意!”夜倾辰主管兵部,这件事情却是生生被冯子肃一时忘记了,这下却是想泼脏水也不能了!“可……可臣真的是冤枉啊,这事定然是有人故意陷害于臣!”

“启奏陛下,臣一早便准备发放恤银,是冯大人胡搅蛮缠跑来强行扣押银钱,若照他之言,是臣换了恤银,可臣却如何得知冯大人会在今日来此,又是如何确定他会扣下银钱将事情陷害到他的身上!这样的强词夺理,还望陛下明鉴!”

事已至此,庆丰帝已无甚耐心。本来上次私铸官银一案,他便有心料理了冯子肃,只是因着襄阳侯府的事情,未免大皇子一党势力过微,他才勉强容他多活一些时日,想着他定是不敢再贸然出手的,谁知竟是高看了他!

“来人!将户部尚书冯子肃革职查办,抄其府邸,充入国库!”

“陛下!臣冤枉啊陛下……”

另一边的六皇子府中,夜倾昱在听到下属的奏报时,本是俊朗不凡的样貌,却偏偏在嘴揭着一丝邪魅的微笑。纪尧年果然是好样的,他不过稍加提点,这人竟如此上道,也不枉他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帮他弄到那一批“假银”!

这整件事情,还要从尤铭大闹靖安王府开始,慕青冉命人将尤铭送到他府上的时候,除了让墨锦转告他的话,还说了些别的。而夜倾昱在听完那些话之后,很快便明白了慕青冉的意图和意思。他将目光一直放在冯子肃的身上,不管这次恤银如何发放,他都要将冯子肃拉下马,所以才会在庆丰帝斥责尤铭的这件事情上,半分争辩也无,他总要先让夜倾瑄他们吃点甜头,才会放松警惕!可没想到夜倾辰竟是忽然开了尊口,生生将这到嘴的肥肉从冯子肃的嘴里夺了去,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慕青冉的主意,如果是,那他只能说她对夜倾辰的影响力实在是不容小觑!随后,他找到了纪尧年,要说服这个顽固不化的人陪自己演这样一场戏,可谓是不简单,但是如果能够造福百姓,夜倾昱想,或许纪尧年不会拒绝。所以在他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与纪尧年的时候,对方虽然不喜他这般行事,但最终却是没有拒绝。他将事先准备好的假的官银交到了纪尧年的手上,待到户部的钱银到账,纪尧年便将两份“恤银”掉包,真的钱藏在他的府中,而准备发放给百姓的钱却是假的。而夜倾昱这边便命人暗中给冯子肃传递消息,说是派给兵部的恤银中,混有当日未完全销毁的假银,不管这件事情是真是假,他相信冯子肃一定会去查探,果然,他自以为聪明的去扣押了纪尧年的恤银,可他不知,他扣下的正是假银!

而至于父皇到底会不会派人去查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却是不担心的。从上次私铸官银之事开始,冯子肃便已经成了将死之人,留他多活一些时日不过是为了安抚夜倾瑄罢了。他和夜倾瑄争斗这么些年,父皇一直看在眼里,自己这般小动作定然是逃不过他的眼的,可是谁让他帮他找了一个最好的理由处置掉冯子肃呢,所以,即便父皇要查,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敷衍了事!

------题外话------

感谢“188**1178”送的小花花和钻石!

感谢“hdcjt”送的小花花!

感谢“QQ081620pc1e3891”送的小花花!

本来昨天心情有点小不美丽了,结果今天看到你们的鲜花和钻石,作者大大顿时活过来了!谢谢乃们的心意和支持,么么哒!

而且昨天“QQ081620pc1e3891”这位亲还一直发消息安慰大大来着,好生感动有木有,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