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长发绾君心/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倾睿在接到消息,知道冯子肃被革职查办的时候,尚书府已经被段御风带去的人查抄了。现在夜倾瑄被禁足皇子府,朝中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们,夜倾睿就算是再着急,却也不敢贸然前去寻他!

夜倾漓细长的眉眼紧紧的皱起,好端端的冯子肃没事去找纪尧年的茬做什么?

“七哥,如今该怎么办?”大哥被禁足皇子府,这事情只能他和七哥自行决定了。

“无计可施!”还能怎么办,自从上次被夜倾辰和老六连着查出私铸铜钱一案之后,大哥本就对冯子肃心有不满,如果最后不是襄阳侯替他背了黑锅,他早就落得如此下场了。现在,父皇想来也是容不下他了,他们现在就算再如何运作,也改变不了父皇对他的杀心,救下来又怎么样,反倒是惹了一身的腥。

“可若是就这么看着他死,万一他将之前的事情牵扯到我们身上怎么办?”这才是夜倾漓最担心的。

“不会!眼下尚书府只是抄家,若然他敢将事情说出来,那他府中妻儿老小就都要跟着陪葬的,他不会这般没有算计。”夜倾睿风流无边的桃花眼微微眯起,“不过……为保万无一失,还是要派人去天牢走一趟!”

闻言,夜倾漓方是明白了夜倾睿的意思,最好还是去敲打他一下,而结果如何,端看冯子肃自己如何选择!

夜倾睿皱眉看着外面的天色,手中的折扇一下下的敲打着手心,他总觉得这件事情和老六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只是从头到尾未见他露面,而且是纪尧年将事情闹到了父皇哪里,那个人可是出了名的顽固不化,他倒是不觉得他会被老六“收买”!想到这些,他就头痛的很!这些日子连番的出事,他们这边连连折损势力,倒是老六那爆虽是前些日子因着尤铭的事情被父皇斥责了一顿,不过也是不痛不痒!还是要尽快想些什么办法,让父皇解了大哥的禁令才好!

另一边的靖安王府

已经出了正月,这个年便在这般“鸡飞狗跳”的混乱当中算数完了。慕青冉想着,过完了年,襄阳侯一家就都要被问斩了,当然还有——顾长安!

她本想趁着今日无事便去一趟天牢,她总要去送他一面的!却不想方出了浮风院,便见到迎面走来的墨锦。墨锦看慕青冉的样子,似是要出门,随即颇有些为难的看着她,半响没有说话。见状,慕青冉却是心下明白,自己现在在他们眼中恐怕是半分信任度也无吧!

这事情也不能怪墨锦,是夜倾辰吩咐他若是王妃需要外出,必须要事先知会他,所以他才不敢像往日那般直接为慕青冉安排车驾。

“王妃……”

“无碍,王爷在哪,我去找他。”左右是自己的不是,他现下对她不放心也是正常。

“回王妃的话,王爷在书房。”

看着慕青冉转身便向书房走去,墨锦擦擦了额角的汗,哎,王妃真是难得的好脾气啊!

慕青冉进到书房的时候,夜倾辰正在忙着写着什么,见她进来,眼睛蓦然一亮,方是停笔。待她走近,忽然一把伸出手将慕青冉抱坐他的腿上。

慕青冉:“……”

好像那晚之后,他做起这样的亲密之举简直是越来越顺手。见慕青冉安静的被他圈在怀里,夜倾辰微微挑眉,“有事?”若然没事,她应当是不会主动出现在他面前的,那日之后,他总觉得她在“躲着”自己!

“我想出府。”话方是出口,便感觉圈在腰间的手臂有收紧的趋势,慕青冉坦然的看着夜倾辰的眼睛,那里面满是他的身影。

“去哪?”

“天牢。”

闻言,夜倾辰微微皱眉,那种地方本就不适合她去,只是想到她做事向来有自己的主意,他便也没有说什么。不过……

“我与你一同去!”

“……不敢劳动王爷大驾。”他应当还有事情要忙吧,却是不必跑这一趟的。

“无妨,你酬谢我一番便可。”说话的时候,夜倾辰的眼睛很是漆黑精亮,眼中慢慢的温柔笑意一时间竟是让慕青冉有些看呆。

“嗯?”酬谢?如何酬谢?

见她还未明白,夜倾辰却是没有说话,而是径自将唇吻向了她,一双大掌也是充满暗示的在她腰间。到了这个地步,慕青冉若是还不明白他说的酬谢是什么,也只可能是在装傻了。她的脸颊瞬间散过一抹绯红,她本以为“给了”他之后,这事情便算是完了,谁知他竟是这般“得寸进尺”,每每与她独处,便会找机会对她“上下其手”,是以这几日她总是尽量避着他!

“白日宣淫,实非君子所为……”不得已,慕青冉只得勉强偏头躲过他的吻,方说了一句话,却又被他按住头部,“追逐”上来。

他其实真的只是想亲亲她,想和她更近一点,只是……有些高估了自己的自制力。一吻方罢,慕青冉靠在他的怀中不住的喘息,夜倾辰的眼眸变得和那晚一样,让她有种想逃开的冲动。

只是还未付诸行动,夜倾辰却是猛地扯落了她腰间的束带!

“我本就不是君子!”说完,炙热的吻落在了她的颈肩之上,他的手紧紧的抱着她,两人之间半点缝隙也无,慕青冉只觉得天晕地旋,身上的衣裙被他“蹂躏”地半散半落,她能感觉到游移在自己身上的手掌带着灼人的热度,渐渐向下……

“夜倾辰!你别……”你别这样!

现在还是白日!

慕青冉的声音近乎是带着哭腔,有着微微的,她的手紧紧抓着他的肩膀,大力的指尖都有些微微泛白。夜倾辰闻言,方是抬首看向她,她眼中盈盈含着泪水,似泣非泣,说不出的清雅动人,看他的心仿似落跳了一拍!

“可还躲着我?”他初时虽是无心,可后来这般“孟浪”却是有意要吓她一下,他为了顾忌她的身子,可以不碰她,但是她绝对不能躲着他,她要适应,适应他对她——绝无仅有的一切!

他看出来了?!

“不了……”慕青冉将脸埋在他的胸前,手紧紧的握着自己身前“摇摇欲坠”的衣裙,她甚至不敢抬头与他对视,她怕见到的是如那晚一般充满“”的一双眼。

“青冉,那先给了我,之后我再带你去天牢。”他带着薄茧的大掌轻轻抬起的小脸,细碎的吻密密麻麻的落在了上面。

“你……你先带我去天牢,回……回来……再……”一句话,被她说的七零八落,这哪里还是平日恬静淡然的慕青冉,夜倾辰闻言,眼中满是笑意。

“青冉可要说话算话!”见慕青冉这般小鸟依人的靠着自己,夜倾辰一时间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欺负的有点过了,眼中又不免满是心疼之色,他抬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将她的衣物一件件的细心穿戴好。看着她微微有些散乱的发髻,夜倾辰抬手便将她满头青丝散了开,以手为梳,轻柔的帮她理顺一头墨发,最后颇为娴熟的为她重新挽了一个发髻。

慕青冉感觉到穿梭在自己发间的大手,一时间,方才还有些躁乱的心却是慢慢平静了下来。

半挽青丝深,卿为相思人……

原来,他竟是这般心意,她——是他的相思之人嘛!慕青冉的嘴角淡淡微笑,仿若万花齐放一般,灿烂迷人。

------题外话------

这样贤良淑德,温良恭俭的男子给我来一打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