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天牢密谈/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待到慕青冉终于和夜倾辰步出书房的时候,流鸢和墨琀已经在院中过了不下百招。等二人上了马车,渐渐驶出视线之外,墨熙不知道从哪里蹦了出来,神经兮兮的对着墨锦低语道,“诶,我怎么觉得王妃和刚刚进去的时候有些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听墨熙这样说,墨锦不禁仔细回想,可想了半天也没有发现,究竟哪里不一样。

“发髻啊,王妃的发髻变了!”见墨锦这般不上道,墨熙满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所以……”

“嘿嘿嘿……你说,王妃是不是被……”一面说着,还一边发出“”的贱笑声,墨锦皱眉看着眼前之人,如若不是因为这人的一身医术,只怕王爷也不会容他活到现在了!

“墨熙啊!要不然你回地宫去吧!”

“为什么?”墨熙面露不解的问道,好端端的他回那去做什么!

“因为我怕你再这么在主子面前晃悠,迟早把这条小命折腾没了!”说完,墨锦也不管他是何反应,径自离开了,他手中还有一大丢的事情没忙完呢,可没闲工夫陪这“二傻子”在这闲扯!

而独自被留下的墨熙,则是满脸懵逼状,怎么了,他不过就是想说,王妃被王爷亲自伺候着挽发,怎么就没命了?!他刚想找人说道说道,评评理,就见墨潇满脸纠结的从旁边走过,一脸颓丧,这人怎么了?

墨潇现在满心皆是茫然,想问人又不知道问谁,别提多惆怅了。正郁闷间,忽然见到亭外在那堆雪人,玩的正欢的人,一时激动不已。

“流鸢!”墨潇几步走至她身爆见她瞬间泛红的小脸,顿时心下一动。

见她只抬头看了自己一眼,便低下头兀自团着雪没有理他,墨潇也在乎,这丫头除了动手的时候主动,其他时候太内向害羞了,除了王妃和紫鸢,他还从未见过她在别人面前不脸红含羞的。

“你最近怎么都不来找我练武了?”难不成是因着那日主子命他看着她,她不高兴了?还是因为那日墨刈与她动手,自己没有出手帮她?!

“流鸢,你别生我的气,那日我不是刻意不管你的,只是主子的命令我们不得违抗。”想到流鸢可能是因为这些生气,墨潇就焦急的解释道。不过,他那日也是看出墨刈并未有心伤她,若非那样,他一定会拦着墨刈,大不了事后向主子“以死谢罪”!

“我没生气啊!”流鸢颇有些奇怪的看着墨潇,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忽闪忽闪的眨着,一派天真无邪。脸颊上的一抹绯红像是熟透的苹果一般,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那你怎么都不来找我呢?!”这些时日与流鸢接触,墨潇还是很了解她的,她说没有生气就是没有生气,绝不是在口是心非。那她……

“我的武功已经在你之上,你打不过我了,我在你那学不到什么了!”所以,她要找下一个陪练对象了!现在是墨琀姐姐,下一个就是墨嫣姐姐,她要将他们地宫十二星逐一攻破!

晴!天!霹!雳!

他居然被她嫌弃了!简直是奇耻大辱!

说完,流鸢也不再管墨潇是何心情,径自蹲下继续堆她的雪人儿,身后是背影凄凉的墨潇,好不心酸……

另一边的天牢之中,慕青冉和夜倾辰方步入天牢,便瞬间嗅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夜倾辰恐她不适,一直在注意她的反应,见她虽是微微蹙眉,脸色却无异常,方是放下心来。

狱卒在前面一路引着向天牢的“深处”走去,越往里面赚越是能发现关押的犯人多是朝廷重犯,毫无意外的慕青冉见到了襄阳侯一家。

如若不是那牢房的门上挂着牌子,慕青冉绝对猜不出这是昔日意气风发的襄阳侯!他全身似无力的瘫软在地上,周身满是血迹,身材已经瘦小枯干的不成样子,满头的发丝蓬乱的散着,再不负昔日荣光。待目光转到隔壁牢房的人身上时,慕青冉顿时一愣,还待细看之时,眼前突然一黑,却是夜倾辰站在她的身后,一双大手蒙住了她的眼睛。

那是……卫霖和卫茹吗?!

这些脏乱的东西,恐会污了青冉的眼,还是不看为妙。

他的手罩在她的眼睛上,另一只手轻轻的牵起她的柔荑,引着她慢慢向前走去。

顾长安见到来人的时候,很是意外,他没想过慕青冉会来这,是来看他的笑话的吗?!

慕青冉静静打量着眼前之人,他倒是无甚变化,只除了消瘦憔悴一些。相比襄阳侯得到的“特殊待遇”,他实在是好太多了。

“顾公子别来无恙。”

“王爷、王妃有礼。”虽是身为阶下囚,但他却是半分风度未失。他并未憎恨慕青冉,沦落至今,不过是他技不如人,却是与人无尤。

“我今日来,是为公子解惑的。”她既利用了他,总该给他个交代才是。

“哦?愿闻其详。”自从那日被关押天牢,他的确诸多疑问,想来在临死之前做个明白鬼也是好的。

夜倾辰冷冷的站在一爆静静的听着慕青冉将当日所发生之事,事无巨细统统讲与顾长安知道。言毕,顾长安有一时的哑然,她不过是一介闺阁女子,何以会有这般的心机谋算,随即他的目光转向一旁的夜倾辰,难道是靖安王在暗中干预?!可她既然已经将事情如实相告,何苦还骗他这些,他倒宁愿相信这就是慕青冉的主意,他总觉得她这样的女子,好像有这样的谋略也不足为奇。

“王妃非等闲女子可比,长安佩服!”

慕青冉闻言,微微皱眉道,“不知你如今作何感想?”

“人生博弈,本就输输赢赢,难以争论,都是命罢了!”他原本最是不屑官场之上的这些勾心斗角,可是自从梦瑶死于非命之后,夜倾瑄见到他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若你有能力护她周全,想必不会是如今这般结果!”

之后,他随他回了大皇子府,虽是面上作为画师,却也暗中当起了他的谋士。九公主对他有意,除了夜倾瑄暗中的挑动,自然也免不了有他自己从中设计,因为他知道,只有他有利用的价值,才能被夜倾瑄重视,才能有机会飞黄腾达,成为人上人,让这世上再无可欺他之人!

“可她用性命换你一世长安,你竟是这般回报她的!”

这句话……他初见她那日,她便说过。只是当时,他满心皆是算计,并未能领悟她真正说这话的目的,如今……

“梦瑶……”

“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拟同生死!”那女子……不知是情深几许,愿以身为盾,护他长乐无忧,可终究他未能明白她的良苦用心。

顾长安闻言,只觉得醍醐灌顶,是他辜负了梦瑶的心意,她原该是望他活得潇洒肆意,平安康健的过完这一生。

纵是伤心欲绝,万分悲痛,却也是悔之晚矣。

见顾长安满面哀戚,泪水盈余眼眶,慕青冉慢慢转身离开,“佛桑花期亦不离,一世长安终无惧……”

两人的视犀快要淡出视野的时候,顾长安忽然开口道,“王妃!小心大皇子!还有……西宁侯府!”

慕青冉闻言,脚步一顿,随即唇角淡淡微笑,“多谢!”

夜倾辰和慕青冉一路出了天牢,方行至马车爆便见到一个狱卒打扮的人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看样子是有什么急事发生。

“墨刈!”

“是!”

夜倾辰拉着慕青冉上了马车,便是直接向王府驶去,未到王府,墨刈便是回来。

“启禀主子,是牢中的冯大人死了!”

闻言,慕青冉心下一惊,好端端的人怎么会突然死了?!

“怎么死的?”夜倾辰也是冷着一双眼眸,寒光四射。

“自缢!”

自缢?!闻言,夜倾辰的眸光变得很是森冷,若然有这份觉悟,就不是他熟知的冯子肃了!

“是大皇子的人?”冯子肃一死,最为直接的受益人就是夜倾瑄了,可慕青冉又觉得这事情只怕没那么简单。

“他尚在禁足,绝不敢这般贸然行动!”

不是夜倾瑄的人,那是夜倾睿或是夜倾漓派去的?!可若是冯子肃一死,首先被怀疑的就是大皇子,他们怎么敢这般举措?慕青冉微微皱眉深思,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她猛然看向夜倾辰,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同样的信息。

六皇子——夜倾昱!

------题外话------

墨潇:流鸢流鸢,你觉得我对你怎么样?

流鸢:很好!

墨潇:真的?

流鸢:嗯!我还一直想谢谢你呢!

墨潇:怎……怎么谢我?(不会是以身相许吧!)

流鸢:咱俩拜把子吧!

墨潇:……

麻蛋!拜个毛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