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她的心意/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倾辰与慕青冉回到王府的时候,慕青冉还在满心合计刚刚的那件事情,想来刚刚那狱卒就是去给宫里报信的,现在只怕大皇子和六皇子一党的人,均是得到了消息了。

屏风后面音音袅袅的散着热气,慕青冉放松的倚在浴桶的边上,微微闭眼。她会去天牢见顾长安,本就是有着套他话的打算,她知道他心结为何,所以才刻意在他面前提起他的亡妻。脑中想起今日顾长安说的话,慕青冉微微皱眉。

西宁侯府?!

原来夏阙早就投靠了大皇子,怪不得夜倾瑄会这般轻易就舍弃襄阳侯,原是手上还有筹码。她原就奇怪,若说靖安王府能够在两位皇子的夺嫡之争中保持中立倒还说的过去,毕竟夜倾辰手上的势力,现在就算是起兵造反也是使得的,可是西宁侯府怎么也会这般安稳如泰山,谁知竟是早就与夜倾瑄安通款曲了。

夜倾辰进到房中的时候,只见到紫鸢和流鸢两人静立在那,身后的乌木雕花刺绣屏风上隐隐有着绰约的身影,却并不清晰。

“退下!”说完,便径自抬腿向屏风后面走去。

流鸢见状,刚要出手去拦,却蓦然想起前些时候的事情,顿时收手。夜倾辰见此,颇有些讶异的挑眉,也没有去管她,径自走了过去。不要说夜倾辰就连紫鸢都大感意外,她本以为流鸢又要被王爷惹得暴走了呢!

两人放出了屋子,紫鸢不禁好奇道,“流鸢,你今日怎么……”没有炸毛呢?

闻言,流鸢的一张小脸,随便皱成了一张小包子,语气不满的嘟囔道,“含的清白早就被他毁了!”

什么?!

紫鸢满眼震惊的看向流鸢,她是怎么知道的?!

这件事情,紫鸢也是在上次被放出来之后的那日才知道的。她是医宅自然对这些事情,或多或少有些了解,与王爷大婚的次日,她观气色和神态,均与往常无异,虽然有些不敢置信,但她可以肯定他们两人没有圆房。原本她还有些担心的身子能不能受得了王爷折腾,见状倒是有些安心。可是前几日再看,那眼角眉梢之间顾盼流情,较之往日只觉得更加明艳,她便心下明白,她家清清白白的终是被王爷给叼回窝吃了!但她没想到,流鸢竟然也知道了!

见流鸢仍是气得不行,紫鸢只得安抚她道,“左右王爷对好就行了。”

虽是不愿承认,但流鸢心下明白,夜倾辰对是真的很宠爱,甚至是——爱屋及乌!她是心思有些简单,但并不傻,夜倾辰那样人,能够允许自己几次三番的冒犯他而没有惩处她,足见对的用心,正因如此,她才事事与他对着干,偏叫他不顺心,谁让他把她的抢走了!

如果夜倾辰知道流鸢此刻的心里,只怕很是后悔没有在初见的那日就命人杀了她吧!

绕过屏风,夜倾辰方是见到了心心念念的佳人,却在见到她的瞬间,整个人愣在那里!

慕青冉微微闭眼依靠着浴桶的边缘,长长的睫毛仿似还挂着水珠,四周氤氲的水汽将她素来苍白的小脸熏的微微泛红。烟气袅袅之中,映着淡淡烛光,隐约可见她胸前的大片肌肤,雪白晶莹,墨黑的青丝散在身前,半遮半掩之间,更见风光旖旎,有水珠顺着皮肤滑下,看的夜倾辰不觉喉头发紧。

他慢慢走近她,像是怕惊扰她一般,刻意放缓了脚步。

“紫鸢,将衣服拿来。”她轻启檀口,声音是说不出的软糯。

见半天没有听到动静,慕青冉心下奇怪的睁开眼,这一眼,却是满目震惊,随即飞快的将自己沉入水中,水面之中,只能隐约见到她清净白皙的脖颈。

又是那种眼神!慕青冉近乎是有些“警惕”的看着夜倾辰,他只要……一动了那种邪念,就会用那种像要吃了她一样的眼神看着她。

夜倾辰伸手扯过搭在一旁的衣裙,作势要抱她出来,“不是洗好了?”

“紫鸢呢?我让她服侍就好。”打死她都不会出去的!

“青冉,失信于人,可不是君子所为。”白日她可是和他讲好了,他带她去天牢,她回来……任他为所欲为!

“我本就不是君子!”这话是和他学的,况且,她本来就是小女子。

闻言,夜倾辰竟是轻声笑了出来,“巧了,我也不是!”

说完,还未等慕青冉反应过来,便飞速的伸手探进水里,揽着她的腰将她抱进怀里,也不顾会不会弄湿自己的衣袍。掌下细腻的触感,让他有些微的失神,看向她的眼神变得愈加的幽深。

“夜倾辰!”慕青冉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会真的不管不顾这般作为。

“为夫在。”他将衣服披在她的身上,将其紧紧的裹在其中,却是没有将她抱出浴桶,他的唇慢慢咬向她的耳朵,声音说不出的性感魅惑,“青冉可还守信?”

闻言,慕青冉愣愣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何有此一问。

“若是守信,便抱你回,若是不守信……为夫就和你一块洗!”

慕青冉:“……”

她怎么会把自己弄倒如此境地?还有……他真的是夜倾辰吗?难道不是被人掉包了?!

“有点冷……”慕青冉轻轻的偎向夜倾辰的怀中,她段或是说不出“回”这种话的,还是示弱一下,或许能免了这一劫。

听她这样说,再见她果然靠向自己,夜倾辰忽然有种心满意足的感觉,抬手抱起她便大步向床边走去。

他轻轻的将她安放在床榻之上,取过干净的帕子轻轻的为她绞发。慕青冉抱膝坐在,感受到身后那人近乎轻柔的她的发丝,嘴角不觉弯起。

她是庆幸的,庆幸自己嫁的人——是他!

夜倾辰不明所以的看着慕青冉突然回身看着他,眼中满是明亮的笑意,他总觉得,她的眼中似似乎多了一些往日没有的东西。感觉到她的唇轻柔的落在自己的唇角,夜倾辰只觉得周身的血液都凝聚不动了!

“有劳夫君。”

虽是她之前也这般唤过他,但夜倾辰总觉得,今日的这一句夫君,才是她发自肺腑想说的。

夜倾辰双手捧住她的脸颊,英挺的鼻轻轻贴着她的,眼中仿佛有着璀璨锈,嘴角满是笑意。他轻柔的吻住她,看着她含羞带臊的样子,夜倾辰不觉痴迷,加深这个吻……

他轻轻的将她压倒在身后的床榻,大掌贴心的垫在她的脑后,唯恐磕到她的头。她的青丝散在,映着身下大红色丹凤朝阳的锦被,显得魅惑无边。慕青冉乖巧的躺在他的怀中,任他予取予求,她睁着盈盈水眸,眼波流转间,满是羞怯之意。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哪里好,值得他这般珍之重之,或许并非是因为她有多好,只不过是谁都替代不了!

他的吻渐渐向下落在了她雪白的香肩,慕青冉却是缓缓的伸出藕臂,轻轻的环住了他。

“青冉……”他会失控的!往日她微微有些抗拒,他便克制不住的想要的更多,可是今日她温顺的这般配合,他哪里能控制的住!

可偏偏慕青冉却是微微扬起身,将自己“送入”他的怀中。

这算是……投怀送抱吗?!

夜倾辰脑中的神经瞬间因着慕青冉这个动作断了犀再也无法理性的思考,眸光渐渐变得专注而痴迷,温柔的吻渐渐变得**而疯狂。大掌紧紧握着她的玉手,扣在了她的身侧,她紧紧咬着下唇,才能勉强自己不发出羞人的声音,脸颊早已一片酡红……

银条纱云丝的帷帐上映着两人交叠的身影,亲密无间,宛若一人……

待到**方休,大红色丹凤朝阳的锦被当中,两人相拥而矛夜倾辰紧紧的将慕青冉抱在怀里,眉头微微皱起。她的手怎地还是这般寒凉?他轻轻的拉过她的手,附在了自己的心口上。

感觉到手下“凹凸不平”的触感,慕青冉抬首看向他。那次她便注意到了,他的身上满是斑驳的伤痕,她的手似收到蛊惑一般,慢慢顺着那条疤痕抚过,却被夜倾辰一把拉住。

“再来一次,你会受不住。”他本就对她没有抵抗力,如若不仕忌着她的身子,他一定不会这般轻易就放过她。

感觉到他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慕青冉无奈的闭眼,她是无心之举!

“青冉,好好吃药,快些将身子养好!”

如果说原来慕青冉还打算好好调养身体的话,听完夜倾辰说的,忽然就觉得现在这样也很好,虽然身子娇气了些,但好在不必被他按在需索无度,若然身子养好了,她岂能宁日?!

“身子养好,我便可以自由出入王府了吗?”

闻言,夜倾辰眸光微闪,“我并非有意关着你。”他只是……不敢再让她出去!

慕青冉看着他愈见转冷的眸光,心下明白他想起了自己出走的事情,她从被中探出双手,轻柔的覆在他的眼睫之上,“我不喜欢你露出这样的眼神。”那么冷,那么孤寂的眼神,会让她——有些心疼!

“吾心不在此,今朝于此,惟赖一人尔!”她也学他一般,凑到他的耳爆吐气如兰。

夜倾辰本是被她呼吸在耳旁的热气弄得有些骚动,可是听闻她说的话,却是眼中蓦然一亮。他一直觉得,她是为了那两个丫头才会委曲求全,勉强和他一起。可是她对他说,她会留在靖安王府,是因为他!这叫他如何不欢心,如何不喜悦。

他从未像今日这般,这般喜形于色,紧紧的将人拥进怀中,他闭眼回味着她方才说的话,眼底心底慢慢皆是笑意。

------题外话------

墨韵:写啥呢?

墨炎:以后小世子的名字。

墨昀:叫啥?

墨炎:夜夜!

墨昀:……你咋知道是世子,万一是小郡主呢?

墨炎:夜靥!

墨昀:都是yeye?!

墨炎: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