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有孕之喜/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边靖安王府一派安宁和谐,可七皇子府上却是一片愁云惨淡。冯子肃自缢牢中的消息一传出来,夜倾睿顿时一惊,他和老八还未有所行动,竟是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只是眼下这事情却是有些麻烦,冯子肃一死,只怕父皇最先怀疑的便是他们兄弟三人!

夜倾睿倒是没想到夜倾昱的后招来的这般快,他尚未反应过来,便被他“坑”了一把。眼下大皇兄被禁足皇子府,倒是免了父皇对此事的猜忌,只是他和老八却是有些难办。

谁想到这边冯子肃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却又忽然传出刑部侍郎左贵彬出入天牢的时候被人瞧见了。左大人是刑部的人,他若是出入天牢提审犯人自是无可厚非,可偏偏是在昨日冯子肃出事的前后被人看见,这可不就落了人口实,最重要的是——他是大皇子侧妃的兄长!有了这一层关系,那这件事情,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夜倾睿已经派人去调查,可查来查去都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冯子肃是用自己的腰带自缢的,现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想来就算是父皇的人去查,左右查到的也和他相去不远。若然如此,夜倾昱此举的目的倒不过是为了在父皇面前抹黑他们罢了,毕竟没有实质的证据,父皇就算心有怀疑,但却没法降罪!

众人一时间,都在注意着冯子肃这件事,却不想宫中突然传来了消息,湘妃娘娘——有孕了!

这个消息一出,有如平地一声惊雷,顿时将各方人马均是震惊到了。

最是焦急的可不就是大皇子一党的人,湘妃的手中本就有一个六皇子,眼下又传出有孕的消息,万一是个男孩,可不就是两个皇子了。夺嫡之争,她手上的筹码越多,大皇子这一边的势力越是微弱。可也有不少心思细腻之人发现,这事情可不仅仅是大皇子一人为难,朝中谁人不知,这六皇子并非湘妃娘娘亲生,如今一朝有孕,谁不想扶自己的孩子上位呢!

而这边众人的所思所想,可不正是湘妃犯难之处!她入宫多年,一直未有所出,后来不得已为今后打算,她才抱养了夜倾昱在身爆后来也有了九公主在侧。可如今夺嫡之争愈演愈烈,她在这个时候怀有身孕,真不知该喜该忧。这么多年,她虽受尽陛下恩宠,可也数得如履薄冰,如今为了保住腹中的骨肉,她自然要更加的小心谨慎。只是,先不说大皇子一党的人能不能让她将孩子顺利生下来,就是昱儿,也恐与她生了嫌隙。她就算心中有所想,要将这个孩子扶上九五之尊的宝座,却是在夜倾昱面前,半分也不得显露。她没有母族的支撑,早年所凭不过是陛下的宠爱,后来便是母凭子贵!如若被夜倾昱发现她的心思,那只怕不止是她腹中孩儿,就是她和羽儿恐怕也难得善终!

而这时,庆丰帝的圣旨也是适逢而至。

自此,湘妃娘娘一跃晋升昭仁贵妃,辅助皇后协理后宫!

晋阳宫的皇后在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恨不得将整个宫殿都拆了!陛下除了每月的初一十五按例到晋阳宫过夜之外,其余时间从来不曾出现,倒是多去月华宫那里,如今那狐媚子又再度有孕,让她怎能不气!

看着皇后略显狰狞的面孔,一旁的陶姑姑急忙为她倒了一杯茶,劝慰她道,“娘娘息怒,为这等事情不值得。”

“她已经有了六皇子,如今又受封贵妃,她们母子水涨船脯可怜我的瑄儿至今还在府中禁足!”说到这里,皇后不免想起自己如今又无母族依凭,又无陛下宠爱,真是万分悲戚。

“娘娘且宽心,这宫中水如此深,那孩子能不能顺利降生还未可知啊!”

闻言,皇后一愣,陷入深思。的确,这孩子来的这般不凑巧,恐怕不止是他们不喜吧,夜倾昱自己恐也是忌惮着呢,若让他因此与那狐狸精生了嫌隙才好!

见皇后渐渐平息怒气,知她将话听了进去,陶姑姑方是放下心来。

而湘妃有孕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各宫各主的耳中,自然又是一番计较。这宫中有皇子的就这几人,斗得最狠的也不过就是皇后和湘妃,其他的人则是能避则避,不然也一早便选好了阵营。眼下,听闻湘妃受封昭仁贵妃,这宫里自然少不了巴结的人,大批的贺礼如流水一般送进了月华宫,陛下的赏赐也是堆山填海的送了过去。

华清宫

夜倾宁手拿着一大枝的,蹦蹦跳跳的步入殿中。

“母妃,你看好不好看?”夜倾宁一身金黄两色流苏垂绦宫裙,头上用东菱玉缠丝曲簪挽着垂挂髻,额前的刘海“柔顺”的垂至而下,映着黑灿灿的大眼,满是俏皮可爱之态。

惠妃娘娘见此,欣慰的笑道,“好看,不过呀,却不及咱们宁儿万一。”惠妃是庆丰帝尚为皇子时娶得侧妃,后来庆丰帝登基为帝,她也从侧妃变成了惠妃娘娘。她的容貌并不十分出众,只能算是中上之姿,特别宫中最是不缺美人的,她的姿容就更不足为奇。她也不像湘妃那样好命,能够养个皇子在身爆她只有宁儿一个孩子,不过这样也好,免得去与他们争抢那些遥不可及的东西。

“母妃怎么看着不大高兴?”夜倾宁将手中的交于一旁的宫女,双手扒着惠妃的膝盖说道。

“母妃是在想,如今贵妃怀有龙嗣,不知要送些什么贺礼过去才好。”说完,惠妃不觉按了按眉心,这东西可是送的大有讲究,若是太过贵重了,只怕是会招来皇后娘娘记恨,可若是太过不起眼,也难免开罪了贵妃,真是左右为难!

见状,夜倾宁眨了眨圆溜溜的大眼睛,一派天真的说道,“总要送些合贵妃娘娘心意的才好。”

惠妃闻言,淡淡笑道,话是这样说没错,但这分寸如何把握才是最难。

“母妃,今日我在梅林遇到了四皇姐,她还称赞宁儿的荷包好看呢,母妃您得了闲,再给我缝制一个吧!”

“好好好,母妃改日就帮你做!”

忽然,脑中一个想法一闪而逝,惠妃目光精亮的看着夜倾宁身上佩戴的小荷包,便是有了主意。她的绣艺在宫中是出了名的,连陛下的帕子和荷包有不少都是出自她的手艺,不若她就为贵妃的孩子缝制一些婴孩的衣物,这样既显示出心意又不会太过显眼。

见惠妃眉头舒展,夜倾宁也甜甜的笑开,“母妃,你说贵妃娘娘怀的是皇弟还是皇妹啊?”

一句话,却是吓得惠妃猛地捂住了她的嘴巴,这种话可不能随意说出来。不过这倒是提醒了她,尚且不知是男是女,若是贸然做了衣物,届时被人大做文章,倒是引火**。

见惠妃一派深思状,夜倾宁却是不再说话,只自顾自的欣赏宫女刚刚拿去插屏的,满眼的天真之意。

------题外话------

嘿嘿嘿嘿……小萝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