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仙女姐姐/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锦一大早的便见到紫鸢出了府,不用想也知道她定然是去百草庐寻苏离去了。自从上次疫症一过之后,紫鸢便也与苏离算是相熟起来,每隔几日便会去他的医馆帮忙。一来,紫鸢是觉得苏离这般不计报酬的为百姓看病,她很钦佩;二来,便是——偷师!很多病症,其实不是全部需要传统的食补之法才能根治的,苏离的用药虽是激进了些,但是只要药量控制的精准,常常是药到病除的。

“我素闻王妃身子有些虚弱,可有缓解?”送走了最后一位病人,苏离便与紫鸢闲话家常一番。

“较之以往,却是好了许多。”但是要是比起常人,到底还是有些病弱了。这本也不是什么秘密,从嫁到丰鄰的那一日,这消息就不胫而走了,因此见他问,紫鸢也没有隐瞒。

“我素来善用毒治病,只是王妃这般情况却是爱莫能助。”

闻言,紫鸢的眼中不免有失望之色。苏离治病救人的手法她是亲眼看见了的,她一直用药帮调理着身体,就连墨熙也时常一起和她熬药,但是要想全然补好的身子却是难上加难。原本她还抱有一线希望,觉得可能苏离会有什么办法,这下看来,还是不可急进,慢慢用药养着吧!

这一日,宫中设宴,一来为了庆贺湘妃娘娘荣升贵妃,二来恭祝贵妃育有身孕。

夜倾辰与慕青冉方至宫中,庆丰帝便命人将夜倾辰叫去了御书房,慕青冉见左右无事,便先行去了朝华殿。一路有小太监引着她前去,却在路过一处湖水的时候,停了下来。

虽是出了隆冬,但天气仍是有些寒凉,湖面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天虽未黑尽,但月亮已是出来了,映着明亮的湖面,一片柔光。

“王妃好雅兴啊!”

闻声望去,却是夜倾睿远远的向这边走来。他早前便隐约见到桥上站着一人,原本并未注意,可待走近之时,却发现竟是慕青冉!她盈盈站于桥上,垂直腰际的墨发被风微微扬起,天上尚且晕淡的月光洒向地面,像是给她披上了圣洁的光,好似绰约朦胧,如坠梦境。

见她闻声回望,唇角还未收起的浅笑顿时撞入他的眼中,夜倾睿分明感觉到血液逆流的感觉。他近乎是下意识的抬脚走向了她,眼中满是她的身影,玄月梢头,他却不知,这一眼误一生……

“殿下也是。”慕青冉倒是没想到,在这里会碰到夜倾睿。只不过,他眼中的神色却是让她微微一愣,他的眼神……和夜倾辰看着她时——很像!

见她不着痕迹的向后微微退了一步,夜倾睿忽然心情大好,他原本还在为贵妃有孕之事头痛,只是现在,竟是一时顾不得了。

他向前迈了一大步,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眼角微微上挑,说不出风流潇洒,“怎地不见王爷?留王妃独自在此,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殿下尚且有时间在这里与我叙话,想来冯大人之事该是有了——明智之举。”慕青冉盈盈含笑的看着他,说出的话却是毫不留情面。

真是伶牙俐齿!

夜倾睿饶有兴味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若说美人,他并非没有见过,慕青冉的确是绝色,可他这些年也算“阅人无数”,偏偏见了她之后,总是魂牵梦绕的忘不掉。他心下想着,或许是因为她是夜倾辰的王妃,自己无论如何也得不到,正是因此,才会这般心痒难耐。老八恐他会转牛角尖误了大事,还特意挑了几名容貌与她相似的女子送去他府上,可是他只看了一眼便将她们打发走了,非是他转性不再好色,而是总觉得那般做似玷污了她一般,他若要,便只要她这个人,替代品这种东西他还是不屑的!

“仙女姐姐!”远远地,夜倾君便见到了桥上站着的那人,夜倾桓还未来得及出手阻拦,便见身边的人瞬间跑了出去。

闻声,慕青冉淡淡回望,那拔腿向自己跑来的不是夜倾君是谁!

“仙……见过王妃,见过七皇兄。”一声“仙女姐姐”刚要脱口而出,却见一旁站着的夜倾睿,却是生生改了口,三哥叮嘱过他,在外面面前,要叫仙女姐姐王妃!

“三殿下有礼,十二殿下有礼。”看着缓步拾阶而上的夜倾桓,慕青冉淡然施礼。这是她第二次见到夜倾桓,却是如上次一般,还是被他身上那种犹如谪仙一般的气质震撼。她听闻了上次疫症之时,是他与了空大师交好,这才得以将百姓都移至惠远寺,可这赢得民心的举措,却是并未赢得庆丰帝的半分赞赏,不禁让她心下奇怪。

“王妃有礼,七弟也在!”

“见过三皇兄。”他刚刚听夜倾君唤她什么,仙女姐姐?竟是这般相熟吗!“不想十二弟竟是与王妃如此亲近!”

“君儿拙笨,幸得王妃不嫌弃。”一边说着,夜倾桓先行向朝华殿走去,夜倾睿见此也紧随其后。

“七弟这边请。”

“皇兄请。”

见夜倾君一副想要凑近她但又顾忌旁边的夜倾睿在场,一双眼睛看来看去,让慕青冉有些忍俊不禁。见他们二人走在前面,面和心不合的“交谈甚欢”,慕青冉故意落下几步在后面慢慢的赚夜倾君见此,瞬间便“蹿”到了她的身边。

“仙女姐姐,我可以去王府找你吗?”看着他怯生生的样子,原本打算拒绝的话,却是生生咽了回去。

“可以。”看着夜倾君唇边大大的梨涡,慕青冉不禁淡淡微笑,她将目光望向前面的夜倾桓,眸光中却是情绪莫名。

“那……王爷?”三哥叮嘱过他,不可以和靖安王有牵扯,可若是去了王府,定然会遇到夜倾辰的!

“无事,你若想来只管来便是了。”

“嗯。”闻言,夜倾君方是满意的笑开,看的慕青冉也觉得心情很好。

这一日的宫宴,不论朝中大臣抑或是各宫妃嫔,均是纷纷献出了万分贵重的贺礼,上首的庆丰帝见此,眼角眉梢均是笑意。慕青冉的目光淡淡扫过庆丰帝身边的蔡公公,上次中毒之后,他休养了一段时间,方是又回了庆丰帝身边伺候。那件事情无辜将他牵累进来,慕青冉虽早有安排,但到底折腾了他一把年纪,事后也让墨锦命人暗中将解药混在他的吃食里,是以他的毒才这般快的便清除干净。目光微转,视线定格在一旁的皇后身上,她似乎憔悴了许多,原本艳丽端庄的宫服穿在身上,竟是显得有些宽松了,与旁边仪态万千的贵妃相比,实在是高下立现。大皇子被禁足,襄阳侯府被灭,她较之贵妃唯一的优势也没有了,慕青冉实在是有些担心这中宫之位她还能不能坐稳!

想到贵妃如今的身孕,慕青冉不觉将目光看向对面的夜倾昱,若说大皇子一党的人会因此头痛,那夜倾昱只怕心下也不轻松吧!

夜倾辰见慕青冉一直心不在焉的想着什么,不觉在案下捏了捏她的手。

“想什么呢?”殿内鼓乐吟约,夜倾辰微微侧身,贴近她的耳边说道,唇瓣起合间仿似过她的耳边。

他是把这朝华殿当成王府了是吗?!

恐他再继续没完没了,慕青冉只得淡淡,轻轻的回握住了他的手。

两人这边正是“情意”,却不想殿内忽然一阵喧哗,慕青冉闻声望去,却见殿中央的一名舞女不慎摔倒,面上覆着的丝巾缓缓飘落……

乍见那红纱之下的面容,众人竟是一惊,慕青冉淡淡看着站在殿中“不知所措”的女子,唇角慢慢扬起一抹微笑。

------题外话------

墨音:你猜这女的干嘛的?

墨影:肯定是个不要脸的小狐狸精想要勾引王爷!

墨音:小狐狸精……太难听了吧!

墨影:小浪蹄子?

墨音:再换一个?

墨影:小婊砸!

墨音:……还是小狐狸精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