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黑化的夜倾辰/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殿内一时间鸦雀无声,就连乐师都停下了演奏。不要说旁人,就连庆丰帝都满目惊讶的看着殿中央的女子,目光来回的在她与慕青冉之间游移,真的是太像了!

不仅仅是容貌,就连身形体态也是别无二致。不过,周身的气质却是大不相同,慕青冉通身的淡雅风姿是由内而外,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效仿。再宅那女子最像却也最是不像慕青冉的地方,便是她的眼睛。说像,是因为她的眼型与慕青冉有七八分的相似,说不像,却是因为她的眼神,满是恐慌怯意,全然不见慕青冉的淡然风华。

“你叫什么名字?”从宫宴开始便一直未曾开口的皇后,此刻倒是“兴致盎然”的发问。

“回皇后娘娘的话,奴婢名叫冉香。”不知是不是巧合,就连名字也和慕青冉有一字相同。

“这远观竟是有些靖安王妃的模样,上前来给本宫细瞧瞧。”看见这女子面纱掉落的瞬间,皇后便看出了她与慕青冉的相像。一想到自己如今的境地,她就不免想到襄阳侯府的惨状,对夜倾辰和慕青冉的憎恨就如熊熊烈火一般一发不可收拾!恰好逮到了能奚落慕青冉的机会,她岂会放过!

“瞎子……”夜倾君低头嘟囔了一句什么,夜倾桓闻声一愣,随即打量了一下四周,见众人的注意力都在那女子身上,才伸手揉了揉夜倾君的头。

不禁心下暗笑,连皇后都敢骂……看来君儿是“喜欢”极了靖安王妃!不过,的确是眼光有失,无论怎么看,都是东施效颦罢了。

皇后说的话却正是殿中众人的所思所想,只是无人敢说罢了。慕青冉毕竟是靖安王妃,而这女子即便再是与她相像,终究不过是个舞姬,将两人相提并论,未免有轻视慕青冉之嫌。

听闻皇后的话,那女子芊芊细步上前,却是让一旁的夜倾睿顿时愣在那里。这女子……不是那日八弟送去他府上其中的一个吗?!

他猛然侧头看向身边的夜倾漓,见后者淡淡的朝他点头,夜倾睿一时间不知心中是何感想。他下意识的看向对面那人,只见她温婉含笑,静静的看着皇后所作所为,却是半分不悦也无。

“嗯,却是像,若然说是王妃的姊妹恐怕也使得!”皇后这话一出,殿内众人再无人敢接话,均是看向慕青冉,不知被皇后这般公然调笑,她会作何反应。

而慕青冉现在却是根本没闲工夫去管皇后的无聊举动,案几下的手紧紧的握住夜倾辰的,她分明感觉到了他周身四溢的杀气,眼中满是浓郁的狠厉,漆黑一片,让人不寒而栗。庆丰帝显然也注意到了夜倾辰的变化,他狠狠的瞪了皇后一眼,示意她不要再多嘴。

“皇后娘娘谬赞,奴婢断不敢与王妃相提并论!”说话的时候,冉香似有畏惧的朝着慕青冉的方向看了一眼,便飞快的转开了视线。

夜倾辰瞬间起身,一步一步的向大殿中央跪着的冉香走去。夜倾漓见此,细长的狐狸眼微微眯起。这女子可是他千挑万选出来的,为的便是今日。他不知道夜倾辰为何会对慕青冉那般呵护备至,如若是因着这副皮囊,那冉香自然也可以入了他的眼,而反之若不是,那这么做就只会激怒他!

众人见此,视线均是随着夜倾辰移动,想知道靖安王到底会如何做。而慕青冉见他身姿冷然的走向那女子,不觉微微皱眉。可这不皱眉还好,一皱眉倒是让众人以为夜倾辰是被冉香吸引了目光,而靖安王妃这是心有不悦了。

冉香仰头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子,俊美无铸的一张脸仿若天人之姿。捏人说她生了个好容貌,定然是人上人的命格,后来她方知,原是自己长得像靖安王妃,虽说外界都传王爷的性格凶狠残暴,但富贵险中求,既然王妃能得他青眼,她自然也可以。

“唰”地一声,夜倾辰一把抽出佩剑,手起剑落,玉石的地面上溅上一滩血迹,冉香的身子无力支撑一般摇摇向后栽倒,眼睛瞪得硕大,满脸的不敢置信。脖颈上满是喷涌而出的鲜血,却是一剑封喉!

夜倾辰眸光嗜血的盯着冉香的尸体,手中的剑垂向地面,剑身上的血迹顺着剑尖一滴一滴的落在汉白玉的地面上,触目惊心。

见状,有胆小的官家早已吓得捂住了眼睛或是侧过身去不敢再看,就连皇后和几位宫妃也是吓得面无血色。惠妃紧紧的捂住了夜倾宁的眼睛,唯恐会吓到了她,而她自己却是一直低着头看着面前的酒盏,半分不敢看向殿中央的境况。

夜倾睿从看见夜倾辰走向冉香的时候,心里很是矛盾,如果夜倾辰没有看上冉香,那么八弟这般大费周章的安排,就几乎失败了一半,可若是夜倾辰看上了冉香,他们自然是诸多益处,可是……她会伤心的吧!

“王爷这是何意,六皇兄特意为贺贵妃娘娘有孕之喜,派人请了霓裳苑的舞姬前来助兴,你怎么?!”夜倾漓状似不解的开口,却是瞬间将矛头指向了夜倾昱。

闻言,夜倾昱眼眉一跳,原是这般算计,好个一箭双雕之法。他微微抬眼与夜倾漓对视,这个八弟还真是不得了啊,小小年纪倒是颇有夜倾瑄的手段。若然夜倾辰被冉香迷住,带回王府,就等同于靖安王府被他们安插了眼犀而若是像现在这般发展,则是所有事情都推到了他的身上,毕竟人是他招进来的,真是好计病

夜倾漓状似有口无心的一句话,却是让夜倾辰的目光瞬间“射向”了夜倾昱。

见状,殿内众人均是心下一震,他不会杀的兴起连他们也杀了吧!

夜倾辰一步一步的走向夜倾昱的方向,他的眼中满是冰寒,让人不敢直视。殿中之人此时恨不得立刻离开朝华殿,唯恐会波及到自己,夜倾辰现在宛如地狱的修罗一般,冰冷而残忍。

“辰儿!”庆丰帝见他真的提剑走向了夜倾昱,不免唤道。不过一个舞姬,他杀了便杀了,辰儿性子本就如此,他担心的是他恐他这般下去会被杀戮迷失心智!

而一旁的昭仁贵妃见了,却是不免为夜倾昱捏了一把冷汗,若然夜倾辰真的不管不顾出手伤了昱儿,她接下来的路却是万分崎岖。

不过,这般情况倒是乐坏了皇后娘娘,若是夜倾辰真的能一剑杀了夜倾昱,那不知道会为她和瑄儿解去多大的烦忧,就算杀不了,他这般举动也定会惹得夜倾昱不快,两人的梁子便是结下了。

见夜倾辰提剑便刺了过来,夜倾昱方是堪堪闪身躲过。段御风接受到庆丰帝的指示,方要出手制止他,却见夜倾辰的身边忽然出现了一抹烟青色。

慕青冉静静的站在他身爆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满是冷寂肃然,她伸出手,轻柔的握住了夜倾辰的手臂。不知是不是怕伤到她,从她站到他身边开始,夜倾辰便像是被驯服的“野兽”一般,虽然眼神依旧含冰,但是却没有再向夜倾昱出手。慕青冉拿出随身带着的丝帕,一下一下仔仔细细的为他擦拭着手上溅上的血迹,一如他曾经为她做的那般。

感觉到手上有丝丝暖意传来,夜倾辰微微低头看着眼前的人,眼中渐渐染上了一丝暖融,这才是他的青冉!

他用未沾染到血迹的那只手微微抚过她的脸颊,近乎是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杀了她!”

“嗯。”

“怕吗?”会不会觉得他很可怕,像其他人一样避他如蛇蝎,但别人他都可以不在乎,唯独她,是他想要珍之重之的人!

“夫君若是身子不适,我们便先行回去。”说完,便看向庆丰帝说道,“还望陛下恕罪。”

“无妨,且去吧。”从头至尾,庆丰帝都没有提起夜倾辰刺向夜倾昱的那一捡,虽说是并未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可一旦夜倾昱没有躲过去,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见状,夜倾漓微微有些失望之色,那一剑若是真的刺中就好了。不过也没关系,夜倾昱与夜倾辰的梁子这便算是结下了,将来段或是没有合作的可能!同样叹之可惜还有皇后娘娘,她目光怨毒的瞪着慕青冉的背影,原本就有些消瘦的脸颊,此刻竟是显得有些狰狞。

殿内众人看着看着相携而去的两人,一时间,只啧啧称奇,方才还是犹如索命恶鬼一般的样子,偏偏是靖安王妃上前,便瞬间被安抚了,看来这王妃的手段果然不一般啊!

夜倾睿一直在注意慕青冉的反应,所以当她起身走向夜倾辰的时候,他就知道她的心意了。大殿之中那么多人,可是她只安静的低着头,心无旁骛的为他擦拭着手上的鲜血,这一幕何曾相似。夜倾辰看着她的眼神,专注又深情,让他好像,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题外话------

夜倾睿:都说男二是给观众爱你,乃们爱我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