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又起祸事/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是上了马车,夜倾辰猛地将慕青冉抱在了怀中,他的头埋在她的发丝间,呼吸间满是她身上淡淡的药香,原本还有些躁动的心渐渐安宁了下来。

慕青冉静静的任他抱着,缓缓的抬起手抚上了他坚实的背部,回抱住了他。感觉到夜倾辰的身躯一僵,随即双臂更加的收紧,慕青冉却没有像往常一般挣扎。

第一次,她这样心疼一个人,看着他满身冷寂的持剑立在殿内,慕青冉的心有些微微的扯痛。她知道他为何会杀了那名舞姬,在他的心中,她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任何人可以复制替代。后来他问她,怕吗?怎么会怕呢,这样的他,用他所有的残忍狠戾为她造就了一片温柔,她原是感动都来不及的。

“青冉,我很喜欢杀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发现了这种乐趣,所以他四处去征战,看着敌人在自己面前一个个的倒下,他会异常的兴奋。至于百姓口中的战神,他们确实不知,他根本不是为了别人而战,而是为了自己!

她能明白吗,那种嗜血的冲动和。

“可是现在,我喜欢你。”所以,我会把对杀戮的全部兴趣与全放在你的身上,这样的我,你怕吗?

闻言,慕青冉伸出手抬起他埋在她颈间的脸庞,满眼温柔的望着他说道,“得夫君挚爱,是青冉之幸。”

夜倾辰看着她的一双明眸,里面满满皆是他的身影,再无其他……

这个晚上,夜倾辰尤为的激动,抱着慕青冉的手臂不断的收紧,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下,慕青冉不住的仰头被迫承受着他过多的热情,紧闭的双眼,长而卷曲的睫毛都在微微轻颤。他双手捧着她的脸,如对珍宝一般小心翼翼,却是一吻再吻,直到她的唇瓣艳如,渗出微微血丝。

他的手臂如烙铁一般紧紧的禁锢着她,垂至身侧的手十指相缠,他的唇一寸一寸的在她光洁的锁骨上游移,看着她颈间的点点,夜倾辰的眼睛渐渐变得迷离……

“夜倾辰……你,你轻……轻一点!”出口的话已是断断续续,声音软糯的让慕青冉自己都是一惊。她的脸上绯红一片,汗水浸透着发丝贴在了她白皙清透的脸颊,却是越发衬的红唇似火,肌肤塞雪。她看见夜倾辰的眼中满是痴迷与疯狂,落在她脸颊的吻而迷乱。

“青冉……青冉……”

他每唤一声都会让慕青冉觉得自己的身体更热了一分,直至最后仿若开出熨烫的花朵,绮丽旖旎。

皓月当空,银光洒向人间,照着不知几家欢喜几家悲愁。一整个晚上,慕青冉都被夜倾辰翻过来覆过去折腾了不知几次,中间甚至她已经昏睡过去一段时间,可再次清醒的时候,她简直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若是往常,或许她早就不依他了,只是今日……她的手慢慢抚过他的眉心,便由得他去吧!

次日一早,慕青冉方是醒来,就觉得身子累的很,头也有些晕晕的不大爽利。

见她醒来,夜倾辰直接倾身抱住她,语气满是自责,“昨日……我闹得有些狠了,可还难受?”大手抚过她微微有些发青的眼底,眼中满是心疼,他一直担忧她身子娇弱,每次要她总是小心翼翼,尽量控制不去伤着她,可昨日……到底还是失控了,“怎么不推开我?”就算再是想要极了她,只要她说不要,他想他还是不会勉强她的。

“只是身子有些乏。”她看着他眼中隐隐的愧疚之色,慢慢的抬手按住他紧皱的眉心,“既为娘子,得夫君宠爱却又为何要推开?”

闻言,夜倾辰的眸光瞬间变得异常的明亮,如果不是慕青冉就躺在他的怀中,对着他温婉的淡笑,他一定会觉得这就是个梦,梦里,他心心念念的女子对着他说着这世上最动听的话。

见状,慕青冉嘴角含笑,却是靠着他的胸膛微微闭眼,她实在是被他折腾的太累了些,身子的确是有些负荷不住。想到这,慕青冉不禁想到,夜倾辰……会因此纳妾吗?可是却立刻,她就排除了这个想法,不知为什么,她就是很肯定,除了她之外,这人不会再有其他人了!虽然这个想法有些惊世骇俗,但是慕青冉觉得,依照夜倾辰的性格定然是做的出来的。

看着她微合眼睑,嘴角却挂着温婉的笑意,他不禁好奇道,“在想什么?”

“纳妾。”

话毕,慕青冉顿时觉得周遭的空气都冷了几分,原本横在她腰间的大手倏地的收紧,大力的仿佛要将她的腰肢折断。就算是闭着眼,可她仍然能感受到凝在她身上灼灼的目光。

“青冉,你说什么?”如果慕青冉现在睁开眼,就会发现夜倾辰眼底满是危险的信息,一片风雨欲来之势。

“夫君要纳妾吗?”明明夜倾辰的语气已经满是警告之意,偏偏慕青冉恍若未觉一般,自顾自的说着心里的话,丝毫不怕惹他动怒似的。

“你休想!”夜倾辰的眼中满是冰寒,偏偏心中又是满腔的怒火,她怎么会想到要给他纳妾!难道她不想独占他吗,就像他对她那样?!

“嗯,我却是不想……”见他已经是濒临爆发的边缘,慕青冉也不敢再逗他,况且她实在是太困乏了,微微侧身,伸手环住他的手臂,窝在他的怀中安稳的又睡了过去。

正在气结的夜倾辰听闻她说的话,初时一愣,随即欣慰的笑开,原是在诓骗他,胆子倒是大了不少。他静静的看着怀中睡去的佳人,不含一丝的吻轻柔的落在她的眼睫之上。青冉,你可知,吾心无所念,今夕所念,惟系一人矣。

紫鸢和流鸢大眼瞪小眼的站在院中,看着正房紧闭的房门,一时间不知所措。这个时辰……为何还未叫她们进去伺候,如若不是夜倾辰也在房中,紫鸢都要以为慕青冉是晕倒在里面了呢!

其实……和紫鸢想的也相去不远了。

墨刈面无表情的坐在院中的树上,静静的看着房门的方向,余光扫到的一抹紫色,淡淡的移开视线。

待到房门轻启,这一群人已经是在院中候了个把时辰,紫鸢进到房中看着面色疲惫的慕青冉,刚想上前为她搭脉,随即想起什么,瞬间低下头去,唯恐别人看见自己泛红的脸。

“,你昨日没有休息好吗?”怎地脸色这般憔悴。

“嗯,无碍,只是有些疲乏。”慕青冉静静的坐在百年好合雕花镜前,由着紫鸢为她挽发,见流鸢这般问,也是神色淡然的回答,与往常无异。

也只有在面对夜倾辰的时候,她会难得的慌张害鞋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这人下一秒会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来。

这边两人正是感情逐渐升温,渐入佳境,不想却是又起事端。

庆丰帝接到奏报,江南一带百姓忽然患病,依奏折上言,情况却是与前些时候丰鄰城的状况相似。正常只要将之前治疗疫症的药方送去便可,可是苏离的药方多是以毒攻毒,每个病患的中病程度不同,这用药用量自然也不同,是以庆丰帝下旨命苏离与朝中官员一同前去江南。

而与此同时,赈灾的银钱押送一事,最终还是落到了夜倾辰的头上!

------题外话------

爱我的请举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