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至死不渝/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快马加鞭赶路的夜倾辰,墨熙满眼均是焦灼之色。他们已经接连赶了几天的路,他只能给王爷吃一些简单的解毒之药,勉强压制毒性,可他今早还是见到了王爷的小半截手臂均已经变成了青紫色,怕是也撑不住几日了。

夜倾辰现在心中没有别的想法,他只想尽快赶到慕青冉的身爆看着她平安无事站在他面前,朝着他温婉的笑。他自然也可以先派人传信回去给慕青冉,而他留在这边安心的解毒,只是谁能确保派出去的人能够平安回到丰鄰城,苏离既然敢在临死之前将事情交代的这般清楚,定然是留了后招,若是平常,他绝对敢赌这一把,只是现在……他的确是不敢,青冉只有一个,这个险他冒不起!

不知是不是上天有意与他为难,偏偏下起了鹅毛大雪,夹着寒冽的冷风,呼啸而过。漫天雪花在眼前飘飘洒落,夜倾辰一时之间有些微微晕眩,他心知可能是那毒性发作,只得勉强运起内力压制。扬鞭狠狠的抽在马背上,瞬间便加快速度射了出去,身后的墨刈和墨熙见此,也是快马加鞭,不甘落后,争取尽快赶回丰鄰城!

慕青冉这几日总是感觉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似要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派去给夜倾辰传递的消息已经送了出去,至今还未有回音。因着并不确定自己所想究竟是对是错,慕青冉一直未将这件事情告知紫鸢,这几日未免她跑去百草庐发现异样,她也佯装身子不适,一直将她留在府中。

这一日晚上,丰鄰城中洋洋洒洒下了好大的雪,已是出了隆冬之际,却不想又是下了这般大的雪。慕青冉微微倚在榻上烤着火,手中的书卷却是半天都没有翻动一页,温润的眸光淡淡的望着房中的火炉。以往每次夜间,天气愈见寒凉,她的手总是会冰冷异常,是以她总是习惯在手中捧着一杯热茶。可是后来这个习惯不知何时被夜倾辰发现了,之后每晚他抱着她入睡的时候,总是会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胸膛上,大掌覆在她的手上,以此帮她取暖。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现在想起夜倾辰所言的“君为相思人”,倒是能解其中之味,他如今也成了她的相思之人,也不知,他在江南一切可好?

这一边慕青冉正在想着夜倾辰的事情,不知是不是心有所思,竟是忽然听见了院中有人惊呼一声“王爷”!她顿时顾不得许多,连斗篷都未来得及披,直接掀开帘子便跑了出去。

她方是出门站在廊下,便遥遥见到那人满身风雪而归,不知怎么竟觉得眼眶微微发热。远远的,夜倾辰便见到了慕青冉静立在廊下,他尚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是看她只穿着素日的衣裙便冰天雪地的跑了出来,顿时加快脚步向她走去。只是连日的奔波加上他体内的毒性已是快要压制不住,竟是生生踉跄了一下。

慕青冉看着夜倾辰不知怎么竟是险些摔倒,幸亏身后的墨刈眼疾手快的扶住他。她顿时顾不得许多,提起裙摆便向他飞奔而去,可还未行至他身爆便见他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晕在白色的雪地上,开出一朵妖艳的花,显得触目惊心!

“王爷!”

“夜倾辰!”慕青冉赶忙上前扶着他,看着他苍白的面容,素日平静无波的眼中满是惊慌忧心。

或许是见到了她平安的站在自己面前,夜倾辰张手将她紧紧的裹在自己的大氅里,方是再也支撑不住的倒在了她的肩上……

慕青冉灼灼的注视着昏迷之人,他的眼底满是灰青之色,脸色苍白的可怕。他的身上不停的出着汗,眉头紧紧的皱着,仿似在忍受着极大的煎熬。慕青冉的手被他紧紧的握着,他昏迷之中控制不住力道,只隐隐心底知道要抓紧她,一旦松手他就有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

听墨刈说完前因后果,慕青冉方是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可是听到墨刈说她中毒之事,却是不禁奇怪道,“天灵草有毒?”

“是!”苏离临死之前就是这般说的,还特意说了那是一种慢毒,不会当即发作。

“可我尚未服用。”这几日她的胃口都不是很好,紫鸢原本打算过些时日待她调理一些日子恢复些,再将天灵草熬制成药,给她服下的,效果会更加。

闻言,墨刈却像是松了一口气,好在王妃尚未食用,没有中毒,只是……看向昏昏沉沉的王爷,墨刈的眼中杀意一闪而过!

一旁的紫鸢在听完墨刈说完夜倾辰中毒的经过之后,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是苏离,害了夜倾辰,连带着害了她家?!

“可是……那天灵草我检查过,没有被下毒啊!”这一点,紫鸢是绝对可以肯定的,她敬佩苏离是一回事,但是要给慕青冉的所食所用,她无一不是万般仔细检查过的,若然被下了毒,她不会一无所觉。

“这是苏离亲口说的!”

“紫鸢,你去将那草药取来,让墨熙与你一同查验。”事到如今,慕青冉已隐隐猜到了苏离兜了这么大一圈要做的事情,只是心下还不免有些奇怪与惊讶罢了。

墨熙一回了王府便钻进了他的药庐中去为夜倾辰研制解药,满脸的愁容与冷肃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知道紫鸢将那株天灵草拿给他,他仔细检查过后,却是欣喜若狂!

“启禀王妃,这天灵草却是无毒!”

这个结果,不要是说慕青冉,就是墨熙和墨刈都均是觉得不可思议。苏离明明口口声声强调,这草中被他施了毒,何以现在却是这般结果,难道是他自己弄错了?!

“这草药能否解了王爷所中之毒?”她曾听紫鸢说起,这草药可解百毒!

“能!”墨熙也是正因此而兴奋呢,恰好这天灵草没有毒,却是能解了王爷的危机啊!此刻墨熙也没时间去管苏离折腾这么一大圈,最终却是什么目的都没达成的想法了。不过为了确保这药没有问题,他还是要多一重保障。

见墨熙急不可耐的下去制药,慕青冉便也让墨刈他们均是下去休息了,这连日披星戴月的赶回来,纵是他们武艺再高强,只怕也是受不住的。

一时间,房中只剩下慕青冉陪着夜倾辰的身边。她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躺着的那人,纵是有些病弱之态,却是丝毫不见狼狈,见他又是出了满头的汗水,慕青冉拿起一旁的丝帕轻柔的为他擦拭,却不想这只手也被他同样握住。

“青冉……”他的口中轻声呢喃着什么,慕青冉并未凑上前去听,只是他的手越握越紧,她便猜到,他定然是在唤她。

“我在。”她微微俯身,凑近他的耳爆也不管此刻昏迷的夜倾辰能不能听到,自顾自的声音轻柔的应道。背后的长发顺着颈间滑落,散在两人相握的手上。桌上的烛光映照在她的脸上,衬着她闪闪发亮的眸光,似夜晚的繁星一般璀璨。她眼中盈盈含着泪水,目光定定的落在夜倾辰的脸上。

是要到此时,她方是明白了苏离的计划。他给紫鸢的天灵草一开始就是没有毒药的,不过是在诓骗夜倾辰罢了。这整个局他不过是想让夜倾辰拿他自己的命来换她的命!如果夜倾辰为了保命而留在江南,墨熙没有办法彻底解了这个毒,届时他必死无疑!又或宅就算墨熙有办法为他解毒,只怕苏离也安排了人在这边取她性命,待到夜倾辰归来,她早已香消玉殒。可若是他不顾病体,坚持回来救自己,极有可能路上便毒发身亡,这是一个死局,唯一可解的办法,是夜倾辰的真心!如今他不顾一己安危回来救她,方知天灵草无毒,也因此得救,话虽这样说,但是夜倾辰当时做决定的时候,却是不知道这般境况的。他原是豁出自己的性命不要也要回来救她的!

不知是不是听到了慕青冉的回答,亦或是两人之间如此近的距离让他嗅到了她身上淡淡的药香,夜倾辰一直皱紧的眉目竟是慢慢舒展。

她的唇连带着微热的泪滴轻轻的落在了他的眉心,“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题外话------

昨天发的公告要上架,今天就掉收藏了,不说了!蓝瘦,香菇~(>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