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生死相随/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熙虽是与紫鸢均确定天灵草没被苏离动过手脚,但是他们并不确定夜倾辰所中之毒为何,万一这毒与天灵草有何忌讳,岂不是中了苏离的圈套。是以,墨熙为防万一,特意用染了夜倾辰伤口之血的匕首刺伤了自己,待毒发再服下自己事先配好的解药,确定自己并无大碍之后,方是才敢将解药与夜倾辰服下。

一整晚,慕青冉都没有休息,一直守在夜倾辰的床边。紫鸢见此,满心满眼皆是心疼,可是她却有些不敢出现在慕青冉面前,总觉得是自己“引狼入室”,才导致夜倾辰身中剧毒,如果不是她收了苏离的天灵草,王爷就不会被苏离算计了。慕青冉注意到紫鸢从昨晚开始便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她想或许是因为苏离的死让她有些难过,也或许是苏离利用了她而让她有些伤心,却并未想到紫鸢竟是在心里暗暗自责。

“,您就算是要照顾王爷,也要顾忌自己的身子啊!”虽说流鸢素日“黑眼白眼”看不上夜倾辰,但是见他受伤,这般难过,她却是也跟着不开心。

“放心,我有分寸的。”慕青冉淡淡的牵起一抹微笑,见到远远站在外间的紫鸢,不由奇怪道,“紫鸢,怎地不见你为我熬的药,不会是在偷懒吧!”

“在,我恐有些热,想先凉凉再拿给。”见慕青冉忽然微笑的看向自己,紫鸢瞬间想哭的心都有了。

“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却是要哭了?”慕青冉这不说倒还好,这一说紫鸢顿时便控制不住的落下泪来。墨刈冷冷的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紫鸢,面色微僵。

“都是我轻信于人,才会害的王爷这样!”如果不是她自以为与苏离相熟,收下了他的天灵草,王爷就不会误以为中毒而不顾自己身体拼命赶回来了。

“这本与你无关,苏离一开始的目标便是王爷,想必你的出现,也在他的意料之外。”紫鸢会去惠远寺帮忙,这不过是一时念起,却是旁人算计不得的,“何况他既然有心要戕害王爷,自然是计划周全,就算不是你也会是别人,况且他在暗,我们在明,若他果然有心算计,我们却是躲不掉的。”

不过,至于他临去前对紫鸢说的那句话,究竟几分真心几分假意,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慕青冉倒是宁愿他并非出自真心,这样倒是免得紫鸢因他之死而伤心难过。

虽是听慕青冉这般说,但紫鸢还是觉得心里十分难受,她的眼睛哭的红红的,一时竟也不知是委屈还是内疚。

“……”

“你这便是存心要让我心疼了,还不快把眼泪擦干!”紫鸢看着慕青冉较之素日更为苍白的脸色,不禁暗道自己糊涂,怎么还在这个时候哭哭啼啼的惹担忧,赶忙擦干眼泪,朝着慕青冉连连点头。

待到房中之人皆下去之后,慕青冉终是有些支撑不住的靠在了床沿上。墨熙已经将解药给他服下,想来过不了多久,他就会醒来了。她微微俯身俯靠在他的身前,静静的看着他的面容,虽是初见便知道他容貌精致无双,可像现在这般近距离肆无忌惮的打量他还是第一次,想到什么,慕青冉微微淡笑,眼中似有繁星坠落,熠熠生辉。

夜倾辰恢复意识的时候,已是月上梢头,窗外是凛冽的寒风拍打着窗棱,室内却是一片温馨暖意。他倏地睁开眼睛,下意识的便要去寻慕青冉的身影,还未起身,却见一双温婉恬静的水眸蓦然撞进他的眼中。

“醒了!”

闻言,他猛地伸手拉住她的手臂,将她抱进的自己的怀里,力道之大让慕青冉觉得有些难以呼吸。不过她却是缓缓的抬手,同样回抱住了他,刚刚他眼中的恐惧是那么的明显,她怎么可能视而不见。

“觉得好些了吗?”唯恐会扯到他的伤口,见他迟迟没有放手,慕青冉也不敢贸然挣脱。

夜倾辰紧紧的抱着怀中的人,唯恐自己一放手她就会消失不见一般。耳边传来她轻柔的声音,他一时却是分辨不出她说了什么,只觉得鼻翼间满是她的淡淡药香,让他慌乱的心渐渐安稳。

见他没有说话,慕青冉便也不再多言,只静静的任由他抱着。

“青冉。”昏迷了近两日,夜倾辰的声音微微带着些暗哑,静谧的夜里却显得格外性感。

“嗯?”

“待他日白首,我们一起死!”他没办法承受她离开他,那对他来讲是这世间他唯一惧怕的事情。

乍一听夜倾辰这话,慕青冉一愣,随即明白他心中所想,不觉眼底有些酸涩。

“好!”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他昏迷了许久,方是醒来,慕青冉本想倒杯茶给他,却是在起身的时候一顿,夜倾辰见此,却是瞬间注意。

“怎么了?”

“坐的时间久了些,腿有些麻,不碍事的。”见他如今这般草木皆兵,慕青冉的眼中微微有些不舍。

见状,夜倾辰却是一把将她抱上了床榻,说什么也不让她再去持什么。他的手抚过她苍白的脸颊,见她眼底都有些发黑,他翻身将她搂抱在怀里,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前,“强迫”她赶快入睡。

半晌,就在夜倾辰以为她睡着了的时候,慕青冉的声音柔柔的传来,“夜倾辰,以后不要再这样了,我会害怕!”

害怕你就这样消失在我的生命中,在我还没有来得及给你我所有的一切。

从嫁进王府开始,她一直被他捧在手心上,细心呵护,仔细对待,她并非铁石心肠之人,自然会渐渐为他所感。只是,她心中有忘却不了的牵挂,总想着归隐山林,可是自从上次与他在地宫回来之后,她便已经做了选择。一旦放开的心扉,感情便会不受控制的肆意而出,外人不熟知的夜倾辰,会偶尔让她心疼,让她不知所措,也会让她满心欢喜。现在,这样的他,甚至为她豁出了性命,让她如何能不心动,不心悦于他!

害怕失去他吗?!

闻言,夜倾辰却并未像以往一般,满心欢喜。若然她知道自己曾经说了什么,不知还会不会说着这样的话。

“青冉,我在赶回来的路上,曾给墨刈下过一道命令……”说话的时候,夜倾辰的手紧紧的抱着慕青冉,他甚至不敢去看她的表情,“若是我死了,便让他一剑杀了你!”

他已经拥有了她,就绝不想失去,即便是死他也要她陪着他。黄泉碧落,生死相随!

这样的他,她还会害怕失去吗?

“三生石,往生泪,彼岸花开双泪垂;奈何桥,今何处,六道轮回寻朝暮……”他的心意,她如何不明白,既然明白,她怎么舍得辜负!

夜倾辰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似乎从青冉答应与他一起之后,她就不断的在给他惊喜,好像不管夜倾辰是多么的为人惧怕,多么的劣迹斑艾她都是喜欢的!

“夜倾辰,我是青冉!”你一个人的……慕青冉!

他紧紧的环抱着她,闭着双目,只觉得胸膛之中满是暖流划过,渐渐融化他满心冰寒。

------题外话------

在字推哦!来点花花钻石鼓励鼓励肿么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