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天灵草的功效/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次日夜倾辰再次转醒的时候,墨熙又是端来了一碗药,因着之前为了赶路,他一直用内力压制着毒性不让其发作,是以昨日虽是配制了解药,墨熙却是仅用了很少的药量,见这日夜倾辰并无任何不适,方是才加大了药量。

墨熙见一旁慕青冉也喝着紫鸢为她疗补的药,不禁心下一笑,王爷和王妃还真是妇唱夫随啊!不过想到什么,却是面色一变,随即低下头,表情怪异的匆匆离开了房间。紫鸢见此,不觉奇怪,墨熙这是怎么了……

方是服过了药,慕青冉将水递给夜倾辰,他不喜甜食,是以很少吃蜜饯这些,不过还是漱漱口,不然这唇齿之间满是药味倒叫人难受。

漱了口,夜倾辰却仍是微微皱眉,见他这般,慕青冉以为是他身子不适,不由紧张道,“可是伤口还疼?”

“不疼!”这点皮肉伤算得了什么,他往日杀伐战争,哪一次不是皮肉外翻的刀疤,不过,见慕青冉满眼心疼之色,心里却然有点小窃喜,“拿个蜜枣!”

闻言,慕青冉却是有些奇怪,这人素日不吃这些的,不过她还是依他所言,将那蜜饯置于他唇边。却不想他竟是微微偏头,“给你吃!”

原是让她吃,慕青冉就说,这人怎么会一夕之间转性。她方才也是喝了药汁,此刻吃了蜜枣,只觉得唇齿之间满是香甜,不觉眉目舒展,微微淡笑。

见此,夜倾辰却是笑得比她还要高兴,一把扣住慕青冉的后颈,顿时便倾身吻住了她……他是不喜甜食,但是这样的“甜食”,他却是不讨厌!

可是渐渐吻着吻着,却有些隐隐失控的迹象。慕青冉明显感觉到夜倾辰的呼吸较之平时粗重了些许,她微微施力,避开了他手臂的刀伤,轻轻的挣脱了他的怀抱。

“青冉……”可谁知,他竟是不依不饶的缠了上来,声音满满透着,眼中似有迷离之色。

“你……你怎么了?”看着夜倾辰不甚清明的神色,慕青冉心下一惊,站起身便要向外走去,“我这就去叫墨熙,可是那解药有何问题?!”方是服了药,便见他这般,难道苏离真的留了后手!

夜倾辰却是并未有何担心,身体是他自己的,如何情况他再是清楚不过。方是服完了药没过一些时候,他就觉得身体有些燥热,初时不过是以为药力如此,可是等到吻住慕青冉的唇瓣时,瞬间便觉得有些觉得受到蛊惑一般,越来越不满足。想与她更加亲近,想很深切的她!

“解药——是你!”说话的时候,夜倾辰一把拉住慕青冉将她扯向自己,在她倒在他身上的同时,瞬间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解药,是她?!

慕青冉看着夜倾辰的脸上隐隐有着潮红之色,一时间,想起方才墨熙怪异的神色,不觉脑中清明,难道那药,竟是有使人动情之效吗?!

门外,墨熙像一只无头苍蝇一般来来回回的转来转去,好像万般焦灼似的。

“墨熙,你干嘛呢?”紫鸢方是走过廊下,便见这人在这一直徘徊不去。

“紫鸢!”忽然听见身边的声音响起,墨熙竟是生生吓了一跳,随即见到是紫鸢,竟像是见到救星一般,“紫鸢,你……你要不要去房中看看,看……王妃可需要伺候?”

闻言,紫鸢却是颇为不解的说道,“有需要的话王妃会吩咐的。”王爷明显是巴不得与她家独处,她才不要没眼色的凑上去呢!

“可若是来不及吩咐了呢……”

见他小声的嘀咕什么,紫鸢不禁奇怪道,“你说什么?”她怎么觉得墨熙今日这般奇怪呢!

“我是说,眼下王爷正病着,王妃身娇体弱,你还是应多去照看照看。”

听墨熙这般说,倒是也没错,紫鸢略想了想,便准备去外间候着,却不想被突然出现的墨刈拦在了那里,“王爷那不需要旁人伺候!”

“墨刈,你!”墨熙眼看着好不容易说服了紫鸢,被墨刈一句话便挡了回来,顿时火冒三丈!

“墨熙,你有些不对劲!”见他这般反应,紫鸢也意识到事情的不对,他为何这般急于让自己去王妃那笨

事已至此,墨熙心知瞒不下去,便只能老实交代。他凑到紫鸢身爆低声说了一句话,却是让紫鸢瞬间脸色爆红!

壮阳?!

紫鸢满目皆惊,墨熙说那天灵草有催情的效果,那……想到这,紫鸢也顾不得许多,抬脚便要冲进房中,却被墨刈一把拉住,“王爷有分寸的!”

不知是不是墨刈的语气太过笃定,竟是一时让紫鸢冷静了下来。王爷服药已经有一会儿,怕是药效早已经发作了,她若果然这时候冲进去也是于事无补,况且,就算她能进去,却是能做什么呢?!墨熙面色灰白的蹲在地上,一脸的生无可恋,这下怎么办,若是王爷把王妃给折腾出个好歹来,事后王爷非杀了他不可!

说起这件事情,却是也不能全然怪墨熙。他早前为了确保天灵草确然可用,可是拿自己先行试药的,他如今还活蹦乱跳的待在这,便可知那解药是有效的,只是这中间的过程却是有些曲折。他也是在服药之后才发现了异状,想来是这草药与苏离所下的毒药有所冲突方会如此!这一点,只怕是苏离也是不得而知!

而房中,被墨刈言称有自制力的某王爷却是死命的赖在慕青冉的身上,不依不饶,一再求索。慕青冉恐他大病初愈,这般折腾之下会有不适,便有些微微推拒,谁知这人竟是不似以往那般放手。偏她越是挣扎,他越是折腾的欢,完全不可理喻。其实那解药虽是有些催情之效,但却绝不会这般让夜倾辰丧失心智,可偏是巧在他们小别重逢,夜倾辰自然不会放过这般大好时机。

“青冉,就一次,好不好,我难受……”他的头窝在她的肩窝,一吻再吻,不知厌倦。慕青冉本欲推开他的手,最终还是缓缓落下,她似乎对他越来越心软了。

“你……你身上有伤!只一次……”她是真的担心他,偏这人自己不自觉。

见她答应,夜倾辰的吻便愈加的放肆……待到他终于偃旗息鼓,慕青冉还未平息微微有些喘息的心率,谁知这人竟是从身后抱住她,张口含住了她的的耳垂。

“夜倾辰!”他不是说了只一次的嘛!

“青冉,我忍不住!”他是真的忍不住!

“你别……”

话未说完,却是均被他吞入口中,逐渐深吻。这一夜注定蚀骨纠缠,春色无边……

第二日见夜倾辰神清气爽的出现在众人眼中,身后并未见慕青冉的身影,墨熙顿觉不好,紧紧的低着头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谁知夜倾辰竟是完全没有理会他,径自出了王府,他还要进宫一趟,从江南回来之事,他只当日便吩咐墨刈禀报陛下了一声,具体的情况,他却是只字未提。这事情虽是苏离引起,但毕竟将青冉牵扯了进去,只怕陛下闻言会对青冉有所芥蒂,是以他并不打算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知陛下。

或许旁人听了这样的事情,觉得他是为了青冉,才这般不顾性命的毛丝回来,其实,他是为了他自己!毕竟如若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于这世间再无意义,说不定会“上天入地”的去杀人,都杀光了他便也随青冉同去……

墨熙看着夜倾辰远去的背影,顿时呼出一口长气,真是吓死他了,还以为又会被罚!现在被王爷忽视已经是他莫大的期盼了,被他无视掉,总比一直被他惦记着要好!况被王爷惦记还要分分情况,像王妃这般固然好,只是也唯有她一人而已;若是像襄阳侯府和尤铭一般,那……想想,墨熙都打了个冷战。

而现在,正被他家王爷“惦记”的人还远在江南!

夜倾辰走后,紫鸢便悄悄的进到了屋中,静静地候在外间,等着醒来的时候便能够及时听见。可这一等竟是等到了“日上三竿”!若果不是知道慕青冉昨晚经历了什么,紫鸢只怕早就以为慕青冉是昏迷过去了!看着纱幔之后隐隐燃着的安神香,紫鸢方是放下心来,原是王爷想多休息会儿。

听到里间似有响动,紫鸢轻声道,“可是醒了?”

“嗯。”慕青冉的声音格外的轻柔与慵懒,隔着层层纱幔,更添神秘。

将两侧的幔帐拢起,紫鸢看着靠坐在床头的慕青冉,只觉得更见清丽,说不出的娇艳动人。只是眼眉之间深深的倦怠之色让紫鸢不免心疼,素日瞧着王爷是个惯会疼人的,怎么昨日……

慕青冉此刻已经再没别的心思去想其他,她现在只觉得全身上下的筋骨都仿佛错了位一般,很不舒服,虽是困倦,却是如何都睡不踏实,索性便起身了。

紫鸢伺候她梳洗的时候,瞥见她颈后满是青紫的吻痕,不觉面容一红,赶忙放下她的长发轻轻的盖住……

------题外话------

推荐uli婉婉的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重生天后之男神碗里来》

前世,第一影后经历闺蜜男友双重背叛惨死家中。

重生,她展现惊人演技再次迅速爬上娱乐圈巅峰。

白落颜,娱乐圈的传说。

白染儿,娱乐圈的奇迹。

你说她演技不好?

无数好莱坞导演捧着剧本求她出演,天价片酬在所不惜。

你说她颜值不缚

不知道圈内多少人提起她时只有一句话,明明靠脸就可以称霸娱乐圈。

你说她人品不好?

国民女神出了名的暖心亲民!

你说她绯闻缠身搏上位?

呵呵,都和大BOSS在一起了之前那些会诗司炒作吗?你们真的当大BOSS是透明的吗?

大BOSS还有一分钟即将到达战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