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烟淼/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倾辰回来的时候,慕青冉已经用过膳食,又回了榻上歇息。他自然知道自己昨晚究竟有多胡闹,是以这时也不敢吵她,只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将她身上的锦被又向上提了提,却在不经意间碰触到她的手臂,引得她猛然一颤,眉头紧紧的皱起。见此,夜倾辰立刻动作小心翼翼的掀开她的衣袖,这一看却是满心自责。之间白皙的藕臂之上满是他吮吻的痕迹,纤细的手腕处还有一道掐痕,应是他昨日扣住她的双手时留下的,怪不得他只轻轻碰触,她便躲开了。青冉的肌肤白皙娇嫩,是以他每每并未觉得自己如何大力,她却已是“满身伤痕”!只一条手臂便是这样,尚且不知旁的地方,他昨日果然是太过孟浪了,也不知会不会吓到她!

慕青冉转醒的时候,感觉到横在自己的腰上的手臂有些重,她轻轻唤道,“夜倾辰……”

“醒了?”见她微闭着眼,却声音软糯的唤着他的名,让他一时间不知道她是醒着还是在梦呓。

“嗯。”说完,她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长长的睫毛忽闪一下,眼中尽显迷离之色。

见她醒来,夜倾辰便命人将温着的热粥和药拿来,小心的“伺候”着她服下。

慕青冉不知道夜倾辰进宫之事,不过她却知道别的。

“墨熙说,你们回来的那日抓到了一人,是谁?”会是……苏离的人吗?

“苏离派去的人。”夜倾辰见她睡了一觉,精神尚可,便也就抱着她由得她问,“不过……不是他的手下!”想到审出的幕后之人,夜倾辰的眸光渐渐变得冰冷。

“你的意思是,苏离的背后……”还有别人在指使吗?可是是谁要对他不利……

“嗯。”见她微微皱眉,颇为苦恼的样子,夜倾辰不觉微笑,他果然还是很喜欢她这般为他忧心忧虑的样子。

那日他从江南赶回,身边只带着墨刈和墨熙,沿途却是有人在跟踪查看,他只当不知。因为他一早便吩咐了墨清和墨潇垫后,苏离既已送了这般“大礼”给他,他怎么能不接呢,至于那群人,生死莫论。只是最后,墨清却是带了一个活口回来,因为那人的武功路数大有玄机!

慕青冉想着近些时日发生的事情,只觉得这丰鄰城中表面平静,实则波涛暗涌。

“夜倾辰,靖安王府——真的能置身事外吗?”想到什么,慕青冉却是忽然说了一句与方才全然无关的问题。

虽是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但夜倾辰岂会不知她的意思。

眼下夜倾瑄和夜倾昱之间的争斗愈演愈烈,他即使现在能够哪方都不支持,可是以后呢?不管这两人最终是何人登上大位,靖安王府岂有宁日,除非——他们两人谁都得不到那个位置!

“靖安王府只会效忠君主。”慕青冉不由有些震惊的看着夜倾辰,任由他把玩着自己的手,露出他清冷的眸光。

所以,即使将来不管是哪位皇子登基为帝,他都会尽心力保吗?似乎是看出了她心中的疑问,夜倾辰接着说道,“我手中握有丰延近半数的兵权,而另一半虎符……”随即,他却是附近她的耳畔,轻声说了一个名字。

虎符竟然不是在庆丰帝的手上?!

再也没有什么比这个更令慕青冉吃惊的了,庆丰帝居然将举国的兵权都放在了别人的手中,他就不怕有人谋反吗?是到了这个时候,慕青冉方是明白为什么夜倾辰会这般有恃无恐,不管将来是谁登基为帝,如若勤政爱民,为一代贤君,他自会尽心辅佐。可若不是,他也有能力颠覆这王座,再立新君。不过,慕青冉觉得,庆丰帝既是做了这一步的打算,那么他也必定给了夜倾辰圣旨之类的作为将来的依凭,否则届时新帝若是要收回兵权,岂不是无处评说!

自古君王最是多疑,她倒是没想到庆丰帝竟有这般心胸谋略,毕竟没有兵权在手,就连她听着,都觉得这皇帝坐着有些胆颤!

“陛下,是难得的明君!”自古言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只是真正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却是少之又少,更何况是高高在上的君王!

“青冉要说什么?”

“这般大好江山若是断送在庸君手中,岂非一大憾事。”

“所以……”他静静的注视着她,就知道她话中有话。

“大皇子虽才敢悠长,却难免刚愎自用……”夜倾瑄几次三番的设计他们,虽是并未对他们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此后这样的事情只怕仍是不少,不如一举除了他,才是永绝后患!

“要保六皇子?!”夜倾辰不觉挑眉问道,她想联合夜倾昱吗?

闻言,慕青冉淡淡笑道,“陛下又不是只有他们两个皇子,我看三皇子为人光风霁月,就很好!”

光风霁月……她还从未这般形容过他呢!

“皆是虎狼之辈!”他的眼睛黑沉沉的,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不觉冷声说道。

见她目光奇怪的看着自己,夜倾辰不觉拉过她问道,“夜倾桓殊风霁月,那我呢?”

慕青冉:“阴险狡诈!”

夜倾辰:“……”

想狠狠的咬她一口,怎么办!

远在的江南之处,夜倾瑄在得知夜倾辰连夜赶回丰鄰城的时候,眸光微闪,随即眼睛微微眯起。看来苏离果然是有所行动了,只不过……从昨日起便没有得到他的消息,只怕这人是凶多吉少!

夜倾瑄与苏离相识,早在他成为人们口中的“神医”之前。那一日,他忽然出现在一品轩他所在的包间之中,扬言要与他合作一起对付夜倾辰!初时,他被他的言辞一惊,苏离并未讲明自己身世如何,只说与夜倾辰有不共戴天之仇,需要借助他的帮助,而他也恐这是夜倾昱为他设下的圈套,便含糊其辞的应付了过去,暗中派人一直盯着他和他的医馆。果然过了没多久,就传出城外的村子发生了疫症,人人都在好奇这疫症从何而来,而夜倾瑄却是知道,这疫症的由来便是那位人们口中的神医菩萨——苏离!

后来第二次,苏离再次找到了他,这一次,他同意了他的要求。苏离负责策划对付夜倾辰,而一旦这中间出现任何可能他的可能,他都会毫不犹豫的舍弃他!这些苏离都应允了他,唯一的条件便是,他需要夜倾瑄的人手!

初闻这件事情,夜倾瑄是有些拒绝的,一旦事情东窗事发,届时父皇或是夜倾辰查到自己头上,岂不是“自寻死路”。只是后来听闻了苏离的计划,夜倾瑄终是答应了他!因为这是一个令父皇与群臣对他改观的好机会!

只不过……苏离没有说的是,赠与慕青冉的那株天灵草确然是无毒的,但这些夜倾瑄却是不得而知的,是以在他回到丰鄰城,在看到慕青冉与夜倾辰均是安然无恙的时候,他恨不得将苏离挖出来鞭尸!

日子一天天的向前过,襄阳侯府与顾长安已被接连问斩,至此,这件事情才算是有了一个彻底的句点。而江南一带的疫症也在大皇子的劳心劳力之下,得到了控制,方是回城,庆丰帝便解了他的禁足令,还将宫中太医派到了大皇子府,仔细查看他的身子可还康健,一时间风光无限。而这期间夜倾辰私自回城之事,却是并未有几人知晓,而夜倾瑄纵是知晓,未免引火烧身,却是不宜将这件事情宣扬出去的。

这段时间,夜倾辰假借中毒之事,一直声称身子不适,在府中静养,不去上朝也不过问政事。庆丰帝见此,也只得无奈的一笑了之。夜倾辰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最是清楚不过,怎么会为了区区这么一点小伤就需要在府疗养,多半是为了他那个王妃!想到那女子,庆丰帝的眼中笑意不再,渐渐变得冷凝,他竟是从未想过,辰儿会对她这般上心,他原本还想着日后……罢!既是辰儿心爱之人,便也随他去吧!

再过不几日便是六皇子的生辰,想来朝中诸人皆是会去为他祝寿。慕青冉听到墨锦连眼都不眨的就说出了宫中各个贵人的生辰八字,穿衣喜好,甚至是素日喜食的膳食都一一详实,一时间对他钦佩不已,果然是靖安王府的大管家,事无巨细,他均是这般了解清楚。

“启禀王妃,给六皇子的生辰贺礼,属下已经准备好了,还是按照以往一样,命人直接送去他府上吗?”因着以前夜倾辰从不参与这种场合,是以均是他准备好贺礼送到各人府中,只是今年既是有了王妃在此,墨锦便要征询一下她的意见。

“不必,我会亲自过去。”上次庆贺贵妃有喜,夜倾辰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夜倾昱难堪,这次生辰若然她再是没有什么表示,只怕这关系会越闹越僵!倘若这次她前去恭贺夜倾昱的生辰,他能不计前嫌,这自然是最好的!

“是,属下明白了。”

一旁的夜倾辰闻言,不禁微微挑眉,“要去夜倾昱府上?”

“是,王爷不一同去吗?”他不是向来黏她黏的紧,这次难道会有例外?!

“自然一同去!”

果然毫无例外!

如今已是初春时节,冰雪消融,天气渐渐变得和暖。这一日慕青冉见暖阳和煦,边想着去街上走赚左右她来了这么久,每次出门不是偶遇意外便是自有图谋,却是很少单纯的在这城中逛逛。听她这般说,夜倾辰却是当即便命人备车,准备带着她出去走走。

因着慕青冉不过是想随意逛逛,是以并未乘车,夜倾辰见到她从房中出来的时候,先是一愣,随即淡淡笑开。只见慕青冉的面上罩着一方面纱,将她绝美的容颜隐隐盖住。墨锦在一旁见到,心下微叹,哎,虽说他家王爷是真的宠爱王妃,但是王妃也是真的善解人意好吗,丰鄰城中就连未出阁的女子都不必带着面纱或是帷帽出门,更何况王妃已经嫁为人妇!

几人一路出了王府,在街上走走停停,却是招来路边之人的驻足停目。慕青冉虽是罩上了面纱,只是夜倾辰没有啊!他这般容貌若为女子,只怕也是与慕青冉不分伯仲之间的,何况他此刻一身锦衣华服,端的是清贵无双,自然不觉让人侧目。而身后跟着的紫鸢流鸢墨潇一行人,也均是各有千秋,容貌整齐标志,只是身后跟着的侍卫丫鬟便是这般容貌,那可见面纱之下该是何等的倾国之姿,一时间众人皆是更加好奇。

一旁的商贩之中有认出夜倾辰便是靖安王本人,不觉目光紧紧的盯着他身旁的女子,那……便是靖安王妃吧!都说王爷对王妃宠爱有加,看来果然如此,这般将王妃护着不让人窥见,只怕当真是倾城之色!

就这么一路走走逛逛,倒是乐坏了流鸢,她只觉得看什么都是好的,瞧什么都是有趣的。墨潇见她这般开心,不觉也心下喜悦,凡是见她多看了两眼的,均是不问价格,径自买了下来!紫鸢在一旁看着,不觉哑然失笑,感情墨潇这是打算将她家的流鸢骗走啦,要不要告诉一声呢!

一行人玩玩闹闹逛了许久,夜倾辰恐慕青冉身子不适,便带着她先行去一品轩歇息,由得流鸢她们自己去玩。却不想刚行至门口,就见慕青冉忽然目光直直的望向街对面的方向,夜倾辰顺着她的实现望去,只见那边除了一辆马车并无其他,而且他并未感到周围有杀意或是有人在暗中窥探,她是在看什么?

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夜倾辰也没有问她,只带着她一路向包间走去。而慕青冉心不在焉的任夜倾辰拉着她向前赚心中不免疑惑,刚刚走上马车的那人……是烟淼吗?!

------题外话------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真实的故事,我到现在还处于懵逼的状态!

作蘸么么哒~

:回了我一个狗的表情,斜着眼睛的那种,总之很贱的样子!

作蘸为毛我一给你发“么么哒”,你就回我这条狗?

:不然呢?也回你“么么哒”?可我是男啊!

作蘸……

石化状态!

男!的!

老子居然他喵的和一个素未谋面的男的讨论滚床单的戏份怎么写……

作蘸我一直以为你是妹纸!

:所以……你现在知道了。

作蘸那你之前不觉得我和你说话语气奇怪吗?(毕竟一直把他当成妹砸,偶尔还会发个亲耐滴~(>_<)~)

:不会!她们也这样!

作蘸哦,那说不定她们也以为你是妹纸呢!

:不!她们都知道!

作蘸……

再见!

感觉不会再爱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仇什么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