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寿宴之日/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六皇子府的大门,早早的便大开,府中之人忙进忙出,好不热闹。今日是夜倾昱的生辰,朝中有头有脸的大臣均是会前来拜贺,是以早早地,大门前便停驻了多架马车,颇为气派壮观。夜倾昱本是没有打算大肆操办的,只是想着自从夜倾瑄打江南回来之后,便被父皇解了禁令,却是一直没有下一步的举动,他便想着借由这次机会,探探对方的虚实也好。

今日他一身宝蓝底玄色万字穿梅团花茧绸锦袍,头戴凤翅紫金冠,目光朗润,面容俊俏,却偏生嘴角的笑容有一丝邪魅,本该是有些矛盾的样子,却偏生在他这里显得相得益彰。他含笑招呼着前来恭贺的诸人,目光却一直遥遥望着门外的方向。这时,外面忽然一阵骚动,他赶忙起身,出外相迎。

“大皇兄,别来无恙!”见夜倾瑄精神气色尚佳,夜倾昱便心下有数,只怕前些时日的染病,果然是出儿苦肉计!

“恭贺六弟生辰大喜,这是为兄的一点心意,还望六弟不要嫌弃。”夜倾瑄命人将一早准备好的贺礼呈到了夜倾昱的面前,自然又是一番恭维。

“皇兄说的哪里话,臣弟不敢当!”

“臣弟恭贺六皇兄!”

闻言,夜倾昱看向夜倾瑄身后的两人,他微微眯眼说道,“八弟如今越发有大皇兄的风范了……”他可是至今没忘当日在贵妃的贺宴上,他设计自己一事。

“呵呵……他不过小孩子家。”夜倾瑄微言,微微侧身挡在了夜倾漓的身前,颇为玩笑的说道。

众人一番寒暄方是入座。恰在此时,夜倾辰与慕青冉也是到了六皇子府,却是惊呆了一众刚刚抵达门前的大臣。要知道,靖安王可是从来不出席这种场合的,是以丰鄰城中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哪家的宴会若是能得王爷亲临,那可是堪比陛下的荣光啊!只不过,至今也没有谁能得到这般待遇,就连陛下的宫宴他都是高兴便去,不高兴连声招呼都不打,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可是今日,他居然破天荒的来参加六殿下的生辰宴,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不过有心思活络之人见到他身边站着的女子,不免联想,或许这是王妃的意思呢,谁不知道这靖安王妃如今可是王爷眼中至宝,她若是说了什么,只怕王爷都会答应吧!

“王爷王妃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话虽是这般说,但是夜倾昱心下却是奇怪,夜倾辰怎么会来?先不说这人从不屑与他们交往,单是他前些日子在宫中差点一剑杀了自己,他怎么还会愿意到他府上来?!不过随即看到他身边盈盈浅笑的女子,他方是有些明白,只怕……是这位王妃的功劳吧!

“殿下今日大喜,小小礼物,不成敬意。”慕青冉轻柔的声音响起,目光淡淡的望着夜倾昱,任他打量。而夜倾辰一直冷冷的站在旁边,并未说话。

“有劳王爷王妃,快请入座。”想到一旁的夜倾瑄,夜倾昱脸上原本客套的笑容忽然真实了几分,这下……大皇兄怕是要着急了吧!

旁人或许会觉得夜倾辰当日当众给他难堪,这关系是无论如何也修补不了了。的确,若是之前的夜倾辰,他们只怕会老死不相往来,可是现在……慕青冉才是真正能左右他决定的人,他本也不是那般气量狭小之人,成大事者本就不拘小节,只要能和靖安王府搭上关系,就算当时夜倾辰真的刺了他一剑,他也认栽!

一旁夜倾瑄冷眼看着夜倾辰和慕青冉相携坐在对面,顿觉心下气愤非常!从他回城那日起,他便知道这两人均是平安无事的活在世上,最令他感到气结的是,他派出去的暗卫少了一人,他得知的时候便是心下一跳,尚不知那人是生是死,最可怕的便是落在夜倾辰手里!

他曾听八弟说起过那日贵妃喜宴之事,他倒是觉得老八这般做法很妙。因为无论如何,夜倾昱身为皇子被夜倾辰这般当中“侮辱”,他定会心中憎怨,而夜倾辰那般性格之人也绝不会向他人示弱求和,所以他们俩一定会势同水火,这情况却是对他有益。只是如今……夜倾辰怎么会来参加夜倾昱的寿宴呢!想到什么,他猛然抬头看向慕青冉,一定是她!再没有旁的人会改变夜倾辰的心思了,也只有她!

从慕青冉进来的第一时间,夜倾睿便看到了她,之后,视线再难移开。她今日穿了一身莲青色曲水织金连烟锦裙,映着纷纷春色,添了一抹新意,让人眼前不觉一亮。夜倾睿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他总觉得慕青冉似有有些变化,只是具体哪里有变化,他却是说不上来,似乎是变得更加清丽动人,艳华无双。她浅笑温然的坐在夜倾辰的身边,柳眉弯弯,盈盈含水的明眸澄净透亮,让人看着只觉心安。他看着她微微靠向夜倾辰低声说着什么,水润的薄唇一起一合,泛着淡淡粉色,让他的眸光不觉变得愈加深邃。随即夜倾辰俯身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却只见她白皙的脸颊透出淡淡红晕,害羞的低下了头,不再多言。却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因着时辰未到,恐大家枯坐无趣,夜倾昱便命人带着众人到园中逛逛。只是慕青冉是女宾,便只带着紫鸢和流鸢去了另一边。

“臣妾等参见王妃。”

“起身吧。”看着夜倾昱这满屋子的莺莺燕燕,慕青冉不由觉得,还是靖安王府清静些。

“奴婢见过王妃。”

闻声,慕青冉目光淡淡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她一身绣淡紫色蝴蝶月牙色荷叶裙,眸光清丽,眼眉微挑,虽是低眉顺目的模样,但慕青冉总觉得她身上有一种“飞扬跋扈”的张扬之感,莫名的就吸引人的目光看向她。

“奴婢名唤云舒,是皇子妃身边伺候的人,皇子妃身子不适,不能前来,唯恐怠慢,特命奴婢前来服侍王妃。”她的声音很清脆,像她本身给人的感觉一样,很是干脆利落。

“呦,我昨日还瞧着皇子妃精神不错呢,怎么今日就病倒了?”旁边一名身著粉衣的女子颇为惊诧的说道。闻言,慕青冉却是淡淡微笑,六皇子妃名为卫菡,是襄阳侯府的长女,她一家遭难皆是靖安王府所致,此刻她避而不见倒是对的。不过……慕青冉的目光淡淡扫了一眼方才说话之人,是想借她的手打击卫菡,以此争宠嘛,倒是打的好算盘!

“尤夫人这几日不是都在为内弟之事操忙吗,怎地还有空闲去关心皇子妃的情况?”云舒这毫不留情面的一番话,顿时让尤夫人不知该说什么。她目光狠狠的瞪了云舒一眼,不再说话。

尤夫人?!原来她便是嫁与六皇子为妾的尤家长女,尤铭的姐姐!

慕青冉不着痕迹的打量了她一眼便将目光转向方才说话之人,她饶有兴味的看了一眼这位名唤云舒的女子,看来,她虽是名为皇子妃身边的丫鬟,可这地位可却是很高啊!

见尤夫人不再“造次”,云舒方是回首对着慕青冉恭敬道,“王妃这边请!”

一众人方是向花园中走去,远远望去,一群“花红柳绿”,舞色翩翩,好不热闹。因着到了外面,隐隐起了风,虽说“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但毕竟慕青冉的身子不比常人,紫鸢便回去了车上为她拿披风过来,只留流鸢一人在慕青冉身边伺候。

行至湖边的连桥之上时,众人皆是站在上面远远望向远处的湖心亭。云舒一直候在慕青冉的身边,每走至一处,皆会细心介绍讲解,也时时关注着慕青冉会否劳累疲乏,倒是让慕青冉心下暗暗称赞。

一群人继续向前走去,不曾想慕青冉刚刚抬脚向前走,却忽然感觉不知是谁在她腰上推了一把,身子——不受控制的向一旁栽倒!

那桥下可满是湖水!虽是现在已是初春时间,但这湖水仍是寒凉,若然掉了下去染了风寒,可不是白白遭罪,更何况慕青冉的身子哪里受的了!

流鸢见状,飞快的出手拉住慕青冉,而另一边,云舒也猛地反身将慕青冉推向桥里,自己却是受力的直接掉进了湖中。这可是吓坏了一群娇滴滴的小姐夫人,连忙喊着救人!

“快来人,有人落水了!”

一旁的侍卫,闻讯赶来,尤夫人见此,急忙说道,“快!快下去救人,有人落水了!”

“慢着!”慕青冉收起唇角的淡笑,目光肃然的看向湖面,却是制止了正要下水的侍卫。若是被这群男子近了身,届时有了肌肤之亲,岂非坏了女儿家的名声,“流鸢!”

流鸢闻言,瞬间飞身,掠至湖面,一把提起水中的云舒,抱着她回了岸上,看的一众官家小姐呆愣不已。而人群之中的尤夫人不觉狠狠瞪了慕青冉和流鸢一眼,怪她们坏了她的好事!

另一边夜倾昱他们得到消息,急忙赶来这边,夜倾辰方是见到慕青冉安然的站在那,才算是将提着的心稍稍放下。他径自走到慕青冉身边,也不管身边众多的人,径自脱下披风披在了她的身上。而同样心里惴惴不安还有夜倾睿,他听闻府里的小厮说女眷这边有人落水,第一反应就是担心是不是慕青冉,急急忙忙的赶到这边,见她安然无恙的站在那,才稍是心安。只是见到夜倾辰毫不避讳的与她那般亲昵,却是不免黯然神伤!

这时,紫鸢也是取了慕青冉的披风回来,慕青冉伸手接过,却是走向了被夜倾昱揽在怀中的云舒。

“给她披上,小心着凉!” 见状,夜倾昱也顾不得许多,拿过慕青冉的披风搭在了云舒的肩上,便让人带着她下去休息。

“怎么回事?!”夜倾昱皱眉冷声问道,怎么好好的,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方才靖安王妃险些落水,不过好在虚惊一场!”见夜倾昱发问,尤夫人急不可耐的“跳”出来说道,却是只字未提方才云舒搭救慕青冉的事情。

“云舒姑娘救命之恩,青冉没齿难忘,还烦劳殿下转述,改日必来亲谢。”慕青冉这话一出,在场之人竟是一惊。这话分明就是抬举了云舒,她不过是个丫鬟,就算是救了慕青冉也是理所应当,可偏偏这位王妃不这么觉得,竟是当众许了这样的诺,只怕日后这府中之人皆是要高看她一眼!而旁边别的小丫鬟见此,不免有些后悔为什么刚刚自己没有出手,能救了靖安王心尖上的人,以后的日子必然不会太难过。

“到底是怎么回事?”夜倾辰走到慕青冉身边伸手将她拉进怀里,眼中除了担忧隐隐还有些不悦,好端端的怎么会被人“救命”?!

“可能是桥上一时拥挤,不小心被人推了一下,幸好云舒姑娘拉住了我,不过却是连累了她掉入水中。”夜倾辰闻言,想起方才落水的那女子,面色苍白,嘴唇泛青,他的眼神就愈见冰寒!如果不是慕青冉暗中一直紧紧的握住他的手,只怕他就要直奔夜倾昱而去了!慕青冉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虽说慕青冉说的含蓄,桥上拥挤,可在场之人谁又不明白这事情的门道,定是有人故意要害王妃落水,不过却是被那丫鬟误打误撞救了罢了。

夜倾昱闻言,英气的眉紧紧的皱在一起,幸好慕青冉未有损伤,否则,就算是父皇出面,只怕也平息不了夜倾辰的怒气。可却是难得夜倾辰这次表现出这般友善的一面,不过这事情闹得这般不愉快,只怕他也是风雨欲来吧!

这事情虽是让人恼怒,但也不尽然,至少,夜倾瑄就很是开心。他原还因着夜倾辰来参加老六的生辰宴而有些不快,现下却是全然不见愁绪,只是可惜慕青冉竟是躲过了一劫,不然……今日就更“热闹”了!

夜倾辰本是打算直接带着慕青冉回府的,只是见她拉着自己的手,微微摇头,便狠不下心拒绝。已经请了大夫去为云舒看诊,众人一时便也回了宴厅。慕青冉任由夜倾辰拉着她走回去,却在行至尤夫人身边的时候,停住了脚步。她淡淡含笑的看向尤夫人,语带歉然的说道,“方才夫人仿若就在我旁边,不知慌乱之中可有伤到你?”

“啊……没有!没有……伤到我!”突然见慕青冉和自己说话,尤夫人一时间以为她是知道了是自己暗中做的手脚,不免有些心慌,随即想到夜倾昱还在一旁,赶忙低下头,唯恐被他瞧出什么。

“如此便好!”说完,慕青冉便直接离开了。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她相信夜倾昱会明白她的意思的。

夜倾昱见慕青冉与夜倾辰相携走远,方才还平静的目光却是瞬间变得阴狠非常,他紧紧盯着随着众人远去的尤夫人,对着空气道,“方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才慕青冉对着尤夫人说的话可不就是在提醒他,这事情只怕没那么简单。待到暗卫将前因后果讲清楚,夜倾昱声音阴冷的说道,“告诉云舒,尤夫人随她处置!”他不介意女人之间的小打小闹,不过这些却是不要犯到他眼前来!更何况今日是什么场合,由得她这般放肆,如若不是云舒救了慕青冉,她以为夜倾辰会由得她活吗?!更甚者,或许连尤府都会被她牵连!

根据暗卫说的,慕青冉身边的那个小丫鬟武艺高强,依着云舒的小把戏绝对逃不过她的眼睛,那他却是不明白慕青冉为何帮云舒说话,抑或是帮她唱好这一出戏,难道……是为了向他示好?!不过,不管为了什么,慕青冉今日这般说这般做,至少没让众人以为是靖安王府怪罪于他,这便好!

一路往回走去,慕青冉的脑中不觉回想着方才的事情,尤夫人这般举措不过是为了一箭双雕,既能害她落水,又能将这件事情陷害到云舒的身上。不过,想到那个云舒,慕青冉却是不免心下微叹,倒是个难得的聪明人。方才流鸢已经暗中告知了她,那个云舒有些武艺傍身,虽比不得流鸢这般厉害,但是对付这群深宅妇人却是绰绰有余。而且,方才是她亲身经历,是以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当时的情况,云舒的确是为了救她而推了她一把,不过她却是亲眼见到她坠入湖中的时候,毫无一丝惊慌失措,反而是嘴角还挂着一抹颇为放肆得意的笑容,她应该——是故意落水的!

如果只是救了她,那旁人也许不会在意,只觉得不过虚惊一场。可现在就不一样了,不仅是自己对她感激万分,就连夜倾昱可能也会因此高看她一眼,一切都不一样了!这件事情,慕青冉或多或少算是被云舒小小的利用了一把,她自己也清楚,只是,她却并不打算追究,并且还在方才说了那样一番感激她的话,几乎算是在帮云舒达到她的目的。至于为何要这般做,她心里隐隐想起那一身浅紫的女子,目光渐渐变的深远,金鳞岂是池中物……

------题外话------

上架啦上架啦!你们要不来点月票花花啥的,这几天是不是都冷落我了~(>_<)~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