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太后召见/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过这么一闹,待到喜宴开始的时候,众人皆有些失了兴致。

丝竹声声不绝于耳,殿内众人觥筹交错,推杯换盏。而夜倾睿却是兴致缺缺,他满眼的黯然神伤,看着对面与夜倾辰比肩而坐的慕青冉,扬首便干了满杯的酒。都说“苦露顷刻可忘忧,百花千日堪解愁”,可为什么他喝了这么多,心里还是这般不痛快!夜倾漓看着隐隐有些醉意的夜倾睿,微微皱眉。

“七哥!多饮无益!”眼下还是在夜倾昱的府中,若然喝醉了,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就不好了!不过看着夜倾睿一直盯着慕青冉的方向,夜倾漓一时间心下也有些苦涩。七哥的心思他何尝不知,他原也并未在意,只以为七哥不过是一时兴起,瞧着靖安王妃容色绝伦,便有些心痒难耐罢了,只是看如今七哥这状态,竟是有些……动了真情了吗?

“来!你陪七哥一块喝!”还是喝酒好啊!一扫千秋,一解千愁!

夜倾昱冷眼看着夜倾睿那边,一时间心下不解,怎地老七瞧着不大快活,以往他不是最喜这般场合吗?若然有瞧得上的舞姬歌女,便也会不管不顾的直接带回府上,实在有够荒唐。不过最近,倒是并未听闻他做过这样的事情,竟是知道收敛了吗?!

方是从花园中回来,夜倾辰便是老大不快活,如果不是慕青冉一直拦着,只怕他刚刚就一剑杀了尤夫人了!现下坐在那里,也是满眼冷寂,深邃的眸光不知在想些什么。见他这般“闹脾气”,慕青冉也不便说什么,只轻轻伸手夹了一些他素日喜食的东西,放在他的面前。

夜倾辰见此,眸光微闪,眼中似有寒冰融化,东西是吃了,却仍是未搭理慕青冉。一直到喜宴方散,二人上到马车之中,他才一把将慕青冉拉进怀中,大手捧着她的脸,额头紧紧的抵着她的,一双眼睛灼灼的望着她,声音冷冷的开口,“为何拦着我?!”居然敢推她入水,本就该死!

“六皇子自然会处理她,何苦脏了自己的手!”说话的时候,她的手轻轻的覆在他的手上,被他反手握住。她倒不是心软舍不得尤夫人死,而是不忍心让他又动杀念!

见那人脸色稍霁,慕青冉才又缓缓说道,“怎地今日没见到三皇子和十二皇子?”几位皇子皆是来了,却唯有他们兄弟二人未见,却不知是为何。

“他们素来不睦,这般场合自是不会出现!”

“不睦?!”她一直觉得大皇子与六皇子斗得厉害,但是见面之时,也是一派兄友弟恭的景象,却又何以会与三皇子这般不睦?

“多年之前,陛下有一极其宠爱的宫妃——容嘉贵妃,这你可知道?”见她好奇,夜倾辰便将事情一点一点讲与她听。

“知道。”此前她听墨锦提到过。

“夜倾桓与夜倾君是容嘉贵妃所生,至于夜倾昱的生母却是不详,他自幼便养在贵妃膝下,与夜倾桓情同一母所出,贵妃待他也视如己出,只是后来……”夜倾辰顿了顿,方是继续说道,“贵妃触犯宫规被陛下下旨处死,而夜倾昱却是立刻转头攀上了当时的湘妃,不仅对夜倾桓不闻不问,甚至……偶尔会打压他!”话说到这的时候,夜倾辰的眸光已经变得森冷非常。他虽是这般轻描淡写,但慕青冉仍然能感觉到这字字句句的背后,究竟包含了多少肮脏龌龊!

却原来,夜倾桓与夜倾昱之间还有这样的往事纠葛。那如今,昭仁贵妃每每面对夜倾昱不知是何感受,他当年既然能舍弃对他视如己出的容嘉贵妃,难保他日不会同样舍弃她!更何况,她现在身怀龙嗣,更是对夜倾昱造成了莫大的威胁!

“三皇子……”想到那个白衣飘飘的人,慕青冉的眼中不觉闪过一丝疑惑,他曾经贵为太子,如今竟是真的这般甘心屈居人下吗?

“你道他只会参禅念经吗!”那个人……简直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怪物!

果然!听夜倾辰这般说,慕青冉方是知道,那人定然也是在暗中谋划。只怕是在看着夜倾瑄与夜倾昱斗得你死我活,届时坐收渔翁之利!这的确是最为可行的办法,毕竟现在,他们两人谁都没时间将心思放在他的身上。

“我们将宝压在他身上如何?”既是大皇子与六皇子都不是最佳人选,倒是三皇子确然不错!

“青冉说如何便是如何!”

见夜倾辰眼中满是宠溺,慕青冉一时间,不觉微微脸红,她怎么觉得自己像是“红颜祸水”一般,随意祸乱着夜倾辰的思想!

过了没几日,慕青冉便听墨锦说六皇子府上有人殁了,她顿时便猜到是尤夫人了,只是夜倾昱这般雷霆手段,就不怕尤家与他心有芥蒂吗?

这一日,慕青冉正在房中看书,却突然见墨锦急急忙忙的求见,说是太后传来懿旨,命她进宫觐见。闻言,慕青冉却是微微一愣,太后要见她?!

似乎是上次宫宴之后,她便一直没有见到太后,就连昭仁贵妃有喜的那一日太后也并未露面,眼下忽然要见她,不知却是为何?

“王妃,不如等王爷回来再说!”墨锦也是不放心慕青冉自己入宫的,谁知太后那老太婆发什么疯!

“不必了,等王爷回来,你让他去宫中接我便是。”毕竟是太后亲下的懿旨,若然不去,难免落个抗旨不尊之罪,虽说夜倾辰一定不会让她有事,但却实在不必那般麻烦。她倒是想要去看看,太后究竟找她有何事,还有上一次……太后说的话,她还没有弄清楚!

“那让墨影和墨音跟着您!”

“宫中不是不许携带暗卫的吗?”她记得是有这么个说法的,怎么连这个靖安王府也不需要遵守?

“地宫十二星分属皇家一等暗卫,可以随意进出宫中!”只不过,他们的身份有明有暗,是以旁人并不知道。

皇家暗卫?!他们不是江湖帮派吗?

见慕青冉面露疑惑,墨锦不觉失言。他倒不是怕慕青冉知道这些,而是这些事情,本该由王爷来说比较好吧!

“额……身居江湖,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

闻言,慕青冉方是明白了夜倾辰的用意,若是打着地宫的名头办事,就算有人要查,也不过就是一个江湖帮派,却是查不到靖安王府的头上,自是省去许多麻烦。

略一收整,慕青冉便带着墨影和墨音两人一起入宫,只是看着坐在马车中的两人,慕青冉心下有些微微的疑惑,他们……不是“咻”地一下就可以飞去了吗?为什么要和她一起坐车,还是同一辆马车,不用避嫌?!

若是今日墨锦与墨熙陪着慕青冉进宫,打死他们都不敢坐在马车中,还这般明目张胆的盯着慕青冉看!不过这两人常年混迹江湖,连王府都很少回,是以身上满是江湖之气,根本注意不到这些所谓的“男女大防”!而为什么一直盯着慕青冉看,自然是因为,他们一直没见到传说中的女主子张什么样。早前在临水与王妃联系,和亲途中保护王妃的是墨渊和墨昀,完全没他俩什么事,而前些日子好容易被王爷召了回来,却是只能远远的“守着”王妃,都不能像墨锦一样有事没事跑出去露露脸,他们能不着急嘛!

“可是……有何事?”见他们这般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慕青冉饶是再好的定力,此刻也被他们看得好奇不已,实在是他俩的态度与墨锦他们大为不同,让她心下微奇。

“……无事!”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这般反应却是让慕青冉哭笑不得。

“那却为何一直盯着我看?”

“额……此前一直身在地宫,未得见王妃尊荣,心下很是好奇,这次难得您重用我们,一时间有些小兴奋!”见墨影闭口不言,墨音无奈,只得开口给慕青冉解释!其实他说的,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墨锦他们那群在明面上的人总是私下传信与他们说王妃为人如何如何和善,面容如何如何绝艳,他们便想“近距离”接触一番,眼下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可不是不能错过嘛!

闻言,慕青冉却是淡淡微笑,真是太难想象夜倾辰怎么会有这样一般手下,总觉得似乎地宫中人应该都是像墨刈那般不苟言笑,生人勿进的样子,再不济也应该是像墨锦一般,进退得宜,处事圆滑,而非眼前这“两只”,总觉得他们似乎“太活泼”了些,不过这样……挺好的!

见慕青冉淡淡微笑,墨音和墨影一时间有些看呆,怪不得王爷被王妃迷得神魂颠倒的,真的是不笑清丽绝伦,含笑颠倒众生啊!

“王妃,您上次去地宫还未好好逛逛,便被王爷火急火燎的带走了,下次若是您再去啊,一定要……”

“是呀!以后得闲您一定要常去地宫转转,下面的好些人都对您万分好奇呢……”

“王妃,我和您说啊……”

这两人见慕青冉性子恬静,虽是话不多,但是不管他们说什么,均是眉眼带笑的认真倾听,不免对慕青冉的好感直线上升,也忍不住说的更多!

若然流鸢见到这般景象,只怕再也不会说墨熙话多了,实在是这两位太过聒噪了些。

慕青冉到了华阳宫的时候,太后正慵懒的靠在大红色冰裂纹锦锻大迎枕上假寐,身边是周嬷嬷在轻柔的为她捏着肩,见慕青冉进来,方是轻声问安提醒。

“青冉拜见太后娘娘,愿太后万福金安。”

“青冉来了,快过来!”太后的脸上满是洋溢着喜悦之色,不知道的恐还以为是有多真心喜爱这个“孙媳妇”呢!

她拉着慕青冉的手坐在身边,仔细的打量着她。这一看却是让太后的心下一愣,怎么觉得这丫头好像变得比上次还要美了?太后毕竟是在这宫中生存了这么多年,慕青冉的这点变化她自然能够隐隐猜出,想来是得夜倾辰“疼爱”吧!

想到这,太后的眸光变得颇有深意,她可是听说了,前些时候宫宴,夜倾辰可是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杀了一名与慕青冉七分相似的舞姬!这事情传到太后耳中的时候,不免让她有些惊心!若说夜倾辰这是为了做给众人看,那未免也太过入戏,甚至都剑指夜倾昱了,根本就是不计后果!因此,她今日才会召慕青冉进宫,为的便是再探探他们的底。

“嫁来这些时日,与辰儿可还好?”

“回太后娘娘的话,一切都好。”尚且不知太后打的是何算盘,慕青冉便也不慌不忙的与她闲话家常。说了一堆有的没的,太后方是将话引上了正题。

“哎,辰儿这孩子也是命苦!”太后的神色很有些忧伤,一双眼中满是沧桑,充满了回忆。见慕青冉静静的看着自己,她不禁继续说道,“他自幼便没了母妃,父王也不曾悉心陪在他身边,陛下恐他年幼无人照拂便将他接到宫中,事事比肩皇子,渐渐的倒是将这孩子娇惯的无法无天,越来越任性妄为……”

慕青冉心道,来了!她就隐隐猜到太后定是要在夜倾辰的身上做文章!

“他素来放肆不将礼法放在眼中,又常常唯吾独尊,只怕是你受委屈了。”说话的时候,太后的眼中满是心疼之色,如若慕青冉在靖安王府当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只怕一定会被她的话感动。

见状,慕青冉唇边的笑意,慢慢淡了下来,眼中一丝笑意也无。太后见到这般情景,只以为是她说到了慕青冉的痛处,让她想起了伤心之事,她心下不由一喜,继续再接再励的说道,“说到底,他变成如今这个样子,还是因为他的母妃!”

见慕青冉目光微楞的看向自己,太后心底不由冷笑,看来夜倾辰果然没有将事情告诉她。不过没关系,由她来说,效果会更好,“这事……说来话长……”

从华阳宫出来的时候,慕青冉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送她出来的周嬷嬷见此,不禁按捺不住心底的笑意,太后她老人家还真是明智,这靖安王妃看来果然被打击的不行,只怕不日就会进宫与太后哭诉了。

行至御花园的时候,忽然听见旁边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慕青冉下意识的闻声望去,只见一个粉团似的女娃娃向她这边跑来,身后急忙跟上的一群太监宫娥。

“公主,您慢点!”

“哈哈,是你们该快点了!”一边说,一边向前跑,全然不顾身后的一帮人。却在转身的时候蓦然看在站在一旁的慕青冉,当即愣在了那里,好美!

夜倾宁愣愣的看着慕青冉,双脚不由自主的走向她。

“十公主殿下。”她曾在宫宴上遥遥见过她一面,是以对她有些印象,只是那时离得远了些,并未瞧得十分真切。她的母妃……似是惠妃娘娘!

“宁儿见过王妃嫂嫂!”方是听到身后宫人的提醒,她才突然回神,急忙向慕青冉问安。

王妃嫂嫂?!

“公主!”见夜倾宁这般口无遮拦,可是急坏了身后的一众宫人,这……王妃嫂嫂,这般不伦不类的叫法,若然是惹恼了靖安王妃,可如何是好!

慕青冉闻言也是一愣,微微低头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她却是淡淡笑了,倒是有些意思。

“王妃嫂嫂,这是刚从太后宫中过来吗?”见慕青冉淡淡微笑,夜倾宁知道,她没有不悦,是以胆子更大了起来。

“嗯。”

闻言,夜倾宁却是神秘兮兮的四下看了看,对着慕青冉招了招手,示意她附耳过去。见此,慕青冉眼中含着淡淡的笑意,微微俯身凑近她的嘴边。

“太后是个讨人厌的老太婆,王妃嫂嫂你不要听她胡说!”见对方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眨啊眨的看着自己,慕青冉心下一顿,这孩子……怎么好似知道什么一样。

“你怎么知道她与我说了什么?”慕青冉也学她的样子,将手覆在她的耳上,悄声说道。

“一定是说了辰哥哥的坏话!你不要相信她,她是坏人!”见夜倾宁拍着胸脯保证,义正言辞的样子,慕青冉哑然失笑,却是也一板正经向她保证,她相信她说的话。

刚刚准备离开,夜倾宁却是忽然伸手拉住了慕青冉的衣袖,扬手将自己编的花环送给了她,“母妃常说鲜花配美人,宁儿在您面前可不敢自称美人,这花环是我亲手编的,送给王妃嫂嫂。”

“多谢公主殿下。”

“恭送王妃嫂嫂!”

见慕青冉慢慢淡出视线,夜倾宁脸上天真烂漫的笑意变得愈加的灿烂耀眼,不顾身后众人,径自蹦蹦跳跳的回了华清宫

而另一边慕青冉出宫上了马车之后,车内的墨音和墨影难得沉默着没再说话,他们自然是听到了太后与王妃说的话,不知……她心中可会对王爷有何看法!

慕青冉静静的坐在车中,她微微闭着眼不让人窥探到她眼底的情绪,耳边不觉响起方才在华阳宫中,太后与她说的话。

夜倾辰……是无心之人!

------题外话------

下章有肉肉,很“残暴”的肉肉!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