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他的母妃/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了宫门的时候,慕青冉并未见到墨刈的身影,想来夜倾辰应是还未回府,并不知道她进宫之事。上了马车,一路向王府驶去,慕青冉看着手中的花环,微微淡笑,这位十公主倒是个讨巧的小丫头。旁的人见了她,因着夜倾辰的关系,不是阿谀奉承,就是“避如蛇蝎”,偏偏她反应这般自然亲切,生生拉近了互相的关系。那一句王妃嫂嫂,可不是既抬了她的身份,又表明了两人之间的亲切关系,真是妙得很。夜倾宁不免有刻意讨好她的嫌疑,但是她却是不会戳穿她,慕青冉不知道这是不是惠妃娘娘的意思,但是单就夜倾宁本身,慕青冉并不讨厌她,反而还觉得这小丫头有些小机灵。

待回到王府之后,慕青冉一路向浮风院而去,却不想在路上遇到了墨锦。

“王爷可回来了?”

“诶?王爷不是去宫中接您了吗?”闻言,墨锦奇怪的说道,早前便见王爷回了府中,他说完王妃被太后召进宫中后,王爷便急急忙忙的赶赴皇宫了,怎么两人……竟是没有见到吗?

说完,墨锦不禁看向慕青冉身后的墨音和墨影,他们俩是干什么吃的,怎地就是没见到王爷吗?谁知这两人看到墨锦的眼光望过来,竟是瞬间别开了头,不与他对视。

闻言,慕青冉的心下不免有些奇怪,是路上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回了浮风院,慕青冉并未让人传膳,而是想着等夜倾辰回来再一起用,可这一等,便是天色擦黑。

“小姐,饭菜都冷了。”也不知王爷今日是怎么了,竟是到了现在还未回来,以往若是晚归,他都会命人传信回来,谁知今日竟是连个人影都没见到。想到这里,紫鸢不免有些心疼的看向慕青冉。

“撤了吧。”她也没什么胃口,随即看到紫鸢欲言又止的样子,慕青冉才又是淡淡说道,“帮我温一碗热粥吧!”就算是挂心夜倾辰,她也不能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未免他们担心,她还是多少吃一些。

见状,紫鸢赶忙吩咐厨房,准备些清淡的小菜和各样细粥。

方至戌时,墨锦忽然来报,说是王爷回来了,却是直接去了书房。说话的时候,墨锦的表情有些纠结,因为他总觉得王爷的脸色有些难看,况且自从娶了王妃之后,王爷每日回府的第一件事均是先回浮风院的,怎么今日竟是直接去了书房呢,并未听说陛下召见王爷有何要事啊!

这边墨锦心下一番计较,慕青冉只淡淡应了,并未多说什么。只心下也略微觉得有些奇怪。她虽是告诉自己或许是突然有些什么紧急之事要处理,所以他一时不得闲,但是这些最终都是说服不了她!夜倾辰今日,绝对有些不对劲!她倒不是有多高看自己,而是依照素日夜倾辰的表现,他就算是再忙,也一定会先行回来告诉她一声,绝不会是这般不闻不问的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而另一边的墨锦不禁在心下嘀咕,难道王妃在这般盛宠之下,终是要迎来与王爷的第一次别扭了?!

夜幕一点点变得漆黑,天空璀璨星辰与明月交相辉映,已至深夜,可是夜倾辰一直没有回卧房。慕青冉倚在贵妃榻上小坐片刻,便让紫鸢为她拿出披风,径自提了灯笼,向书房走去。

行至书房门口的时候,慕青冉便见到墨刈守在门外,不觉眸光一闪。连墨刈都被“赶”出来了,看来果然是有事发生!墨刈见是慕青冉至此,眼神有瞬间的不自然,随即侧身立在一边,让她进到屋中。她自然是看到了墨刈脸上不自然的表情,难道……是与她有关?!

书房中,灯烛未燃,一片漆黑,只余淡淡月华洒向屋中的地面。夜倾辰神色清冷的端坐在书案之后,一动不动仿若一顿雕像一般,整个人周身都给人一种孤寂清冷之感。慕青冉静立了片刻,直到适应眼前的黑暗,才慢慢向夜倾辰的身边走去。

明明感觉到了慕青冉在他的身边,夜倾辰却也没有像往日一般将她拥进怀中。屋中的气氛很是冷寂,她却不知这人又是为何在闹别扭。如果是因为担心她自己进宫面见太后,可是她已经带着墨影和墨音了,还特意嘱咐了墨锦在他回府的第一时间便告知他来宫中接她回去,却又为何这般冷着脸?!

他一直闭着眼假寐,也不同她开口说话,一时间慕青冉觉得气氛有些冷。

“夜倾辰,你怎么了?”

静……

这似乎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夜倾辰居然会“无视”她,今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可是……在生我的气?”

屋内一片静寂,见他仍是不开口说话,慕青冉也好脾气的没有不悦,而是静静走到一旁的矮榻上坐下,目光淡淡的望着他的方向。

半晌,却见他猛地起身,抬脚便一步一步的走向她。方至身前,他伸手执起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望着她,黑暗之中,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青冉,要我吗?”

闻言,慕青冉顿时一惊,她愣愣的看着他,却并未像以往一样,害羞的红了脸。夜倾辰他……有点不对劲!

“嗯?要我吗?”黑暗中,他的声音很是低迷暗哑,透着淡淡的执拗与孤注一掷。

慕青冉的脑中在飞速的运转,要!就代表着要任他为所欲为;不要!却又不知他现在的状态会做出什么事情!她总觉得夜倾辰现在的情况与她进宫见太后有脱不开的关系,只是她却实在不知是为什么?

“很晚了,我们回房吧!”说完,手轻柔的拉过他的大掌与他十指相扣,慕青冉便站起身准备向外走去。

不想,却被他一把拉了回去,直接将她“扑到”在了榻上,扣住她的双手,便倾身吻了上去。

“嘶啦”地一声,夜倾辰近乎粗暴的扯开了她一边的衣物,露出雪白的香肩,映着窗外渗入的月光,泛着诱人的光洁。狂热的吻随之而至,唇齿间的撕咬令慕青冉微微有些瑟缩,却是被他紧紧的压在身下不得动弹,只能强自忍着他在她颈间撕咬舔弄,直到“红梅花开”,在月光下显得晶莹光彩。

她的眸中隐隐犯出水汽,肌肤被他撕咬的隐隐带着痛意,他从来不会这样对她,就算是那日得知她出逃,从地宫回来,那般盛怒之下,他都是极尽缠绵,仔细呵护着她,唯恐她有一丝的委屈,为何今日,要这般对她?!

夜倾辰的眼中一片冰冷,只是那眼眸深处,却满是慌乱与不安,只是到底在不安什么呢?

他今日回府的时候,墨锦便禀报他慕青冉被太后召进宫去了,他唯恐太后会对她不利,急忙奔赴皇宫。到了华阳宫的时候,慕青冉尚未出来,他不愿与太后过多周旋,便只隐匿在暗处,确保青冉无事便可。可是谁知,他不曾想,太后竟是将靖安王府当年之事尽数告知青冉,那么多鲜血淋漓,肮脏不堪的往事,怎么可以让他的青冉知道?

他当时便很想冲出去一把掐死那个女人,可是却在见到她温婉恬淡的面容时,生生止住了脚步。他忽然有些不敢面对她,虽然外界一直对他传言纷纷,但是他从来不在乎那些,因为都是真的!夜倾辰就是真的凶狠残暴,冷酷嗜血!可是他可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却不能不在乎慕青冉!

所以,在确保她平安出了华阳宫之后,他并未出现在她面前,回了王府之后,他也没有像往日一样急着去见她,因为很怕会在她的脸上见到和别人一样“恐惧”的神情。多可笑,他也有这样的一天,会知道何谓恐惧,何谓不安。

方才见她特意深夜来寻自己,他的心里很矛盾,既是欣慰却又不安。他不知道她在听到那样的事情之后,怎么会依然软语温存的来找他,依旧是那般温婉恬静的样子。让他忽然就很想将自己一直以来隐藏的那一面暴露在她面前,看她到底会作何反应。

炽烈的吻一番肆虐,慕青冉的脸颊已经一片酡红,夜倾辰的大掌慢慢放松对她的钳制,双手慢慢抚过她的脸颊,却只觉手上一片凉意,她的眼角均是湿的。

她哭了?!

似乎是与他成亲到现在,唯一的一次见她落泪便是那日她误以为那两个丫鬟受罚,如今,却是被他“欺负”的哭了出来。瞬间,夜倾辰便恢复了理智,他看着躺在他身下眸中带泪的佳人,眼中满是疼惜。他伸手抱起她将她环在怀中,下巴抵在她的头顶,大掌轻柔的抚在她的背后!

慕青冉静静的窝在他的怀中,眸中的泪意却是一点点的褪去。她本就不是那般心思脆弱,斤斤计较的女子,纵是夜倾辰有些失去理智的强要她,她也不会怪他,因为知道他心里对她有多珍视,她担心的是事后他自己会过分自责。可是他那般状态下,不管她说什么只怕他都是听不进去的,想到太后与她说起的事情,慕青冉一时悲从中来,泪水便滚滚而落。而夜倾辰在见到她落泪的时候,也果然是恢复了理智,现下,还是先弄清楚他今日到底是怎么了!

“夜倾辰,我是不是……从未与你说起过我的娘亲?”慕青冉的声音轻柔的响起,在这样漆黑的夜里,显得尤为孤寂。

青冉的娘亲……她确然很少提起!

“娘亲是一位很温婉,很善良的女子,她从不与人争什么,凡事都不会太过计较,对任何人都会很包容,和我……很不一样!”不计较,不争夺,是因为我不在乎!

屋内静悄悄的,光线很暗,只有点点月光洒落进来。慕青冉的声线很是温柔细腻,她的声音淡淡的在夜里响起,却让夜倾辰听得很是有些心疼。虽然大致的事情,他早在临水的时候便命墨熙他们查清,但是现在听着她自己一字一句的讲出来,明明她没有哭,可他却仿若看见了她心底的泪。

“所以,后来我设计了父亲,令他多年谋划毁于一旦,我留他一条性命,是全我对他的孝;而害他深陷牢狱之灾,却是报我娘亲的仇!”说完,她微微抬首看向夜倾辰,“夜倾辰,你与我不一样,父王母妃都很爱你。”慕青冉明显感觉到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夜倾辰抱着她的双臂瞬间收紧。

“今日在宫中,我得知了一些事情,不过——我还是想听你亲口讲给我听。”

她的脸庞在月光下显得尤为精致动人,眸光晶晶亮亮的看着他,嗅着呼吸间淡淡的药香,莫名的让他本来阴冷的心渐渐平复。

“十几年前……”

当年庆丰帝登基的时候,除了有当今的太后从中周旋,还有老王爷的一力扶持。当时三王叛乱,是他率军与敌军浴血奋战,最终力保庆丰帝登基。而这当中付出血与泪的代价便是——老王妃身死!

当时的夜倾辰不过几岁,他站在城楼上,远远的看着母妃被那群人绑在城下。为了逼父王放弃手中兵权投降,他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刀一刀的将母妃“凌迟”!他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静静的站在上面,仔仔细细的记住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脸。再后来……两军交战,万千铁蹄之后,母妃连尸骨也未留下,只余地上一滩鲜红的血水,混着黄沙,漫天飞扬……

似乎从那日之后,一夕之间,他性格大变,变得沉默寡言,变得冰冷无情。此后老王爷连年征战在外,陛下本就对他们一家感激涕零,再加上这份骨肉亲情,他恐他年幼下人照顾不当,便将他接进宫中,亲自抚养。后来,夜倾辰渐渐长大,却是越来越狠厉,越来越肆无忌惮。老王妃去世的三年之后,他亲自到宗人府中去了结了当年杀害他母妃之人,顺带的,与之相关一应人等,不管是府中婢女抑或是他们的子女后代,无一幸免!那一日的皇宫之中,仿若血流成河,就连天空都变成了一片血红之色,庆丰帝得到禀报赶过去的时候,夜倾辰的身上已经满是血迹,他手持着宝剑立在一群尸体之上,眸光幽暗的就连庆丰帝都不免心下一惊!

此后每一年王妃的忌日,夜倾辰均是会大开杀戒,渐渐地,外面便兴起了流言,都说靖安王世子残忍狠戾,视人命如草芥。可是夜倾辰从不在乎这些,后来,庆丰帝心知制止他不住,便将他派去了老王爷的身边,可谁知,战场上的夜倾辰变得更加的变本加厉,他似乎是对征战上了瘾,总是不停的请旨出征,渐渐地,也将丰延的版图越扩越大!

听着夜倾辰声音清冷的说起这段往事,慕青冉的眼中隐隐带泪。今日太后在宫中与他说的便是这件事情,只不过,她重点描述的是夜倾辰复仇时的狠厉和杀人如麻的无情,可太后不知,这些却是她最不在乎的!

是要到了这个时候,她方是明白为何夜倾辰总是对老王爷不闻不问,两人之间似是有着化不开的解。他原是怨着他的,怨他没有保护好母妃!

“夜倾辰,若然有一日,你面对与父王一样的……”话未说完,慕青冉的唇却是猛地被他捂住,他的眼中满是不安与恐惧,看的慕青冉的心微微揪痛。

他不会!他绝不会走到如他一般的境地,也绝不会让她受到丝毫的伤害!

她缓缓拉下的手,紧紧的握住,“所以,你能明白父王心中无法言说的悲痛了吗?”父王身边只得母妃一人,一旦失去,便是一无所有,他心中的绝望与悲痛,若无心之所爱,非能感同身受!

闻言,夜倾辰顿时一愣,他目光直直的看着慕青冉,半晌,忽然将头埋在了她的肩上。她并没有指望就这三言两语就改变夜倾辰对老王爷的看法,只是,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不是吗?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今日到底是怎么了吗?”见他心绪渐渐平复,慕青冉双手捧起他的头,平视着他的双眼,轻声问道。

“我今日……去了华阳宫!”左右他最怕她知道的事情,她已经知晓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慕青冉听完却是一愣,华阳宫?可她为何没有见到他?!

“在暗处!”闻言,慕青冉才算是隐隐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应是知道了太后与她说了什么,随意才故意避而不见,是怕,她也和旁人一样,对他心存畏惧,觉得他冷血无情吗?

“夜倾辰,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很庆幸嫁的人是你,再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庆幸的了!”她的眼中满是温婉的笑意,渐渐融化了他的心。

“青冉,这双手上沾满了鲜血。”他缓缓的伸出手,捧住了她的脸颊,她——真的不怕吗?

“从在地宫与你回来的时候,我便决定要好好待在你身边;那日你满身风雪而归,吐血倒在我怀里,我便心知要生死相随;如今得知当年往事,却不过满心心疼而已。你说双手沾满鲜血,可何尝不是这双手将慕青冉奉为至宝,万般宠爱。所以,这样的夜倾辰,刚刚好,刚刚好就是青冉心悦的夫君……”慕青冉鲜少这样大段的讲话,是以她每说一句,夜倾辰的眼神就愈亮一分。

“青冉……”他捧着慕青冉脸颊的手甚至都有些微的颤抖,这些话,竟然真的是他的青冉对他说的,她说自己是她的心悦之人!

“我说的,你可相信?”

“信!”

“那日后不要像今日这般避而不见,我会担心……也会误以为,你是不要我了!”这句话却是她在诓骗他,因为她心下太过清楚,不管这世间沧海桑田如何变幻,唯一不变的一定是夜倾辰对她的情意。

“怎会!”他怎会舍得不要她!明明他最想要的就是她!

这一晚,两人相拥而谈,说了许久的话,直到慕青冉在他的怀中安稳的睡去,夜倾辰才轻手轻脚的抱着她回房歇息,满眼的柔光万般宠溺……

------题外话------

我的读者都是高冷的,他们不留言,不送花,不打赏,不存在……

哈哈,可是偏偏作者是个逗逼,你们要不要拯救我下(*^__^*)

刚刚看到名为“三喜”的亲亲赏了偶一张月票,么么哒,如果有看到这章话希望在评论区留言,偶会给你打赏滴,虽然币币不多,但是是偶的感谢之意!

其他的小伙伴们多学习学习这种精神哈,哈哈!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