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春日围猎/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次日一早,看着正房紧闭的房门,墨音和墨影不由的相视一笑,那笑容里满满皆是“猥琐”!昨晚他们便见到王妃一路去了书房,之后过了好久才出来,而且还是被王爷抱着出来的!今日也是这时方未起身,昨晚……

墨锦走过两人的身边,忍不住犯了个白眼儿!让这两人去保护王妃就是个错误,实在是太聒噪了!

或许是昨晚被慕青冉的一番话说到了心坎里,夜倾辰晨起的时候很是开心,就连素来反应慢半拍的墨熙也感觉到了他满满的“春风得意”!

慕青冉起来的时候,夜倾辰已经去上朝了,紫鸢伺候着她梳洗一番之后,方是用过了早膳,便见墨锦来报,说是十二殿下来了。

“他一人?”三皇子竟是放心他自己过府吗?

“回王妃的话,只身边带了一名婢女!”想到十二皇子身边的那女子,墨锦微微皱眉,那一身武艺只怕与他相当,这倒是没什么,三皇子不放心十二殿下,派一名高手保护他也无可厚非,只是,那容貌气度,怎么看也不像是婢女啊!

闻言,慕青冉也是不免一愣,婢女?!

待到她去了前院的正厅的时候,夜倾君第一时间便见到了她,扬起灿烂的笑容就向她跑了过来,“仙女姐姐!”

“十二殿下有礼。”

仙女姐姐?!

见状,暗处的墨音等人均是一愣,这十二皇子怎么瞧着和他们家王妃很是相熟的样子!而且这称呼……是怎么想出来的?

方走至屋中,慕青冉的目光淡淡扫过夜倾君身边的“婢女”,这一眼却是顿时让她愣在当场!

烟淼!

只见那人一身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三千青丝垂至身后,羽玉眉下是一双双凤眼,清澈无比,不带任何**,眼波流动间,满是清华之气。眼角下,有一颗泪痣,明明是楚楚动人,却偏偏眼中傲若冰霜。

“青冉,别来无恙!”声音是说不出的飘渺动听,恍若月宫的仙子一般,坠入凡尘。

“烟淼!”她们二人也是许久未见,慕青冉的脸上不觉满满洋溢着微笑,总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是在此刻亲眼见到她,慕青冉方知自己前些时候并不是一时眼花,烟淼竟是真的身在丰鄰城。可怎么,她却是和十二皇子相识,不对,应该是说,是与三皇子相识!

“三皇嫂得知仙女姐姐也在丰鄰城,便与我一起来见你了。”夜倾君见两人果然是旧相识的样子,便开口解释道。

三皇嫂?!烟淼?!

饶是慕青冉素日再是聪敏过人,此刻也是有些弄不清楚状况,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烟淼……你与三皇子?”据她所知,三皇子尚未娶亲,府中后院虽是有些女子,但是并无正妃,那十二殿下……为何要唤她三皇嫂,看烟淼的样子,也并未惊讶,好像很是稀疏平常的事情一般。

“他早前带着君儿四处寻医,我偶然救过他们的性命,之后便随他回了三皇子府!”烟淼虽是这般轻描淡笑,但慕青冉却是知道这当中必然又是一段故事,免不了的腥风血雨。

“嘻嘻,所以烟淼姐姐便成了君儿的皇嫂!”

见夜倾君满脸的欣喜之色,慕青冉也淡淡微笑,心下却是另一番计较。烟淼出身江湖,要堪配三皇子为正妃,且不说庆丰帝会不会同意,单就是朝臣的奏折就会如纸飞一般弹劾上奏。而若是侧妃或是妾室,依照她对烟淼的了解,她定然是不会屈就的。而且,烟淼的性情真的适合生活在这丰鄰城中,与皇室搅在一起吗?

拉着烟淼去一旁的榻上坐下,慕青冉不觉细细的打量着她。她倒是没什么变化,还是如以往一般,总是神色清冷,美目傲视。

“早前只知道靖安王娶了王妃,却不知道是你,倒是近些时候才得知。”她很少理这城中的事情,那人也很少让她得知这些凡尘杂事,她便安静的待在府中,过着她自己的小日子,其实与在烟霞山的生活差不多,唯一的变化就是身边多了一个他!

“你还如以往一般,两耳不闻窗外事。”这样本是很好,她此前所愿不过便是如烟淼一般,简单安稳的生活,可到底还是身处碌碌尘寰之中。

“你知我向来如此,只要旁人不来打扰我,我也不会随意去寻别人的麻烦!”

闻言,慕青冉淡淡微笑,这确然是烟淼的行事风格,她倒是也不必担心她会受人欺负。何况……看夜倾君对她的态度,想来三皇子也是对她极为重视的,就是不知,那人究竟是如何筹谋的,是真的打算娶烟淼的吗?

“这里不比烟霞山,局势纷杂,人心叵测,你自己,一切小心。”虽然烟淼一身武艺超群,只是架不住有人暗害,她心思单纯,根本不谙此道,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她怎会明白!“若然有何要事,你大可来王府寻我,若可帮忙出力,我自然不会推辞。”虽说烟淼如今与三皇子牵扯在一起,她们二人联系频繁很可能被人发现,也会联想到三皇子府与靖安王府之间是否有什么联系,但是她们是旧交,不管这局势如何变化,只要她们不变就是了。

“多谢!”难得的烟淼露出一丝很轻很浅的微笑,却是看呆了一旁的夜倾君,烟淼姐姐来到三皇子府上这么长的时间,就算是面对三哥的时候,笑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看来她果然是与仙女姐姐极为投缘。

烟淼与夜倾君一直在王府中用过午膳方才离开,看着他们的背影渐行渐远,慕青冉唇角弯弯的笑意才渐渐淡去。烟淼早前便来了丰鄰城,外祖父若是依照她书信中所言前去烟霞山找她,只怕是徒劳而返,那他却是会去哪里呢?烟霞山中机关重重,若非有人引路,绝对进不到山中,想到这,慕青冉的心下一时便有些担忧。

“小姐……”紫鸢见慕青冉微微皱眉,便心知她心下有事,不觉也跟着忧心问道。

“烟淼既是不在烟霞山,却不知现下外祖父在何处?”她当初之所以会选择让外祖父去烟霞山寻烟淼,便是因为那里环境清幽,外人不得进入,况且烟淼自小生长在那,从未走出去过,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偏偏事情便是这般凑巧!眼下,竟是联系不到沈太傅了……她本是临水之人,若然在嫁到丰延之后私自与临水传回书信,一旦被人得知,怕是会图生事端,是以为防万一,她的书信一定要加盖夜倾辰的信戳,只是此前她一心算计离开,绝不会将沈太傅这般大的软肋暴露在夜倾辰面前,所以她从未传书信回去,因此也并不得知这些事情。

“小姐您先别担心,说不定太傅大人没进到烟霞山,自行出去游玩了呢,或许……是去找师傅了!”虽说是宽慰慕青冉,但紫鸢也不免觉得,或许真的是这般情况。

闻言,慕青冉微微点头,只希望如此吧!

夜倾辰今日回来的时候,明显觉得慕青冉有些心不在焉,闷闷不乐的样子。他摒退了屋中下人,目光灼灼的望着她道,“怎么了?”

“我有些……担心外祖父。”他毕竟上了年纪,如今只身在外,让她怎能安心!

沈太傅?!

见状,夜倾辰眸光一闪,声音放的愈加的轻柔,“可是出了何事?”

“原本我离开临水之后,外祖父便辞官了,我留了书信给他,让他去烟霞山寻烟淼,只是……我到今日方知,烟淼早前便随着三皇子来了丰鄰城,现下,却是不得外祖父的消息。”

“无碍,我派地宫的人出去打探一番,若得了消息便立刻来回你。”青冉的外祖父他原该是尊敬的,只不过……不知道她晓不晓得当年的那件事情,想到此前老头子与他说的话,夜倾辰的眸光变得有些复杂,而一心在担忧沈太傅的慕青冉却是完全没有注意到。

不多日子,便是每年的皇家围猎之期,慕青冉的身子自然是不能骑马射猎的,她也从未前去参加过这样的场合,是以当夜倾辰询问她的意见时,她想着去看看也无妨,何况若是她不去,想来倒要惹得他担心,左右无事,权当出去散散心罢了。

皇家的猎场,不比别处,自是戒备森严,早在围猎之日的前些时候,便已经命人进去多番查探,唯恐到了正日会有什么纰漏。

终是到了围猎的这一日,天气很是和煦,偶有微风袭来,吹得林间树叶沙沙作响。猎场的四周均是丰延猎猎作响的战旗,莫名的看的人热血澎湃。

“今日,谁可拔得头筹,朕有重赏!”庆丰帝一身明黄的骑装遥遥坐于马上,手持圆月弯弓,朝着天际猛地射出一箭,瞬间,刚才还在起点的众位皇子和诸家公子顿时奔驰而出,场面十分壮观。

丰延的民风虽不是十分的开放,但是女子骑射这样的事情还是很多见的,是以看着猎场上一身束装的俏姑娘们,慕青冉的嘴角温温含笑。夜倾辰就站在她的身边,一身黑色边线金丝的劲衣束装,较之往日,显得更加的清冷肃然。若是以往,他定然也会下场与他们比试一番,只是今日……他微微俯身靠向慕青冉的方向,声音不觉放的温柔,“想不想骑马?”

“我不会。”她自幼体质便差,外祖父也并不放心她去学这些,她幼时只求能多出去走走就很是满足,至于扬鞭策马,却是想都不敢想的。

“我带你!”说完,未等慕青冉反应过来,便拉着她走向了场中他的战马。

夜倾辰的战马名为“绝影”,浑身上下,火炭般赤,无半根杂毛,毛色炳耀;嘶喊咆哮,有腾空入海之状。他每次出征,均是与它并肩作战,这还是当年庆丰帝偶然得到的,后来将它赐予夜倾辰,是一匹难得的良驹,足不践土、行越飞禽、野行万里、逐日而行。就连慕青冉这样的外行之人,只看一眼,便也心知这定是一匹千金难求的宝马!

方行至场中,众目睽睽之下,夜倾辰竟是毫不顾忌的一把抱起慕青冉,将她稳稳放在马背上,随后自己才又翻身上马,动作干净利落,看的亭台上的一众女子不觉春心萌动。她们虽是惧怕夜倾辰性情冷酷,却又是羡慕慕青冉得他致一宠爱,一时间竟有些希望自己成为靖安王妃。

因着前些时候染病不适,夜倾瑄并未下场,而是与大皇子妃一起坐在了亭台上观看。他遥遥望着共乘一骑的那对璧人,目光渐渐变得狰狞……就容你们再快活一段时间,那人已经将慕青冉的软肋告诉了他,只要时机一到,他且要看看,是谁能笑到最后!

夜倾辰坐在慕青冉的身后环着她的腰,悠悠闲闲的逛着,慕青冉看着周围的景色,确然是觉得有一丝新鲜感。不过……

“你今日为何不下场与他们比试?”想来他的骑术应是很精进才对。

“左右不过围猎,没什么意思。”若是以前,他定然是第一个冲出去的,那样肆无忌惮的杀伐会让他兴奋,只是现在,与其跑的大汗淋漓去追杀一群畜生,他当然是更愿意和他的青冉在一块。

夜倾辰微微将下巴抵在她的肩上,侧头看着她绝美的容颜,不自觉的嘴角便微微上弯。感觉到他呼吸出的热气洒在她的脸上,目光灼灼的望着她,慕青冉心下奇怪的回望。这人,一直盯着她做什么?

“往年每次围猎,均是我拔得头筹!”夜倾辰的声音还是一贯的清冷,并未见任何得意之色,只是慕青冉却是不解他为何这般说。

“这次……你可如何补偿我?”

补偿?!

话已至此,慕青冉才算是明白他什么意思,可又不是她赖着他骑马带她的,明明是他自己提出来的,现在又巴巴的说什么补偿,王爷你的人品呢!

见慕青冉目光直视,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夜倾辰也不恼,只是素来冰冷深邃的眸光渐渐变了味道。

“青冉……为夫在等你回答。”他的唇微微凑向她的耳旁,并未真切的吻上她,却是若有似无的轻轻碰触,暧昧至极。

“夜倾辰!”慕青冉猛地转头,对上那人似笑非笑的眉眼,一张脸红的不行。他怎么敢?!往日在府中倒也罢了,她拗不过他,只能随的他去,否则拒绝的过了,他定是又找机会没完没了,还不如一时顺了他的意。可是如今是在外面,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他就这般不在意脸面吗,四处皆是围猎之人,若是不小心被人见到,那该如何是好!

“哈哈……”见她这般羞涩至极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夜倾辰实在是喜欢的紧,着实是忍耐不住,顺着心意在她俏红的脸上,“吧唧”就是一口,随后近乎开怀的大笑。

可一时间,慕青冉竟是顾不得这人方才惊人的行为,只愣愣注视着笑的惬意的夜倾辰,慢慢的眸光中也染上了一丝笑意。她极少见他这般开怀的大笑,却是朗润俊美,更添风姿。

身后的墨刈等人远远的跟着,不知发生了何事,怎么瞧着王爷那般高兴的样子。

“青冉,所以,怎么补偿我?”

怎么这般没完没了!

“方才……方才你不是……”不是已经自行补偿了吗?!

“嗯?”明知道她平日性子温淡,但是偏偏对男女之事她极易害羞,可他偏就喜欢这般逗弄她。

他分明就是明知故问!

“不如……”见夜倾辰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慕青冉忽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青冉也礼尚往来一下,便算是补偿了可好?”

不好!他分明就是得寸进尺!

慕青冉的目光满是无奈与羞愤,这人怎么会这般无理取闹,她很想转过头直接不理他算了,只是环在她腰间的手臂越收越紧,让人忽视不得。唯恐她不明白他是何意一般,夜倾辰还特意将一张“俊颜”凑到了她的唇边。

哎,她就不应该一时好奇心起答应与他骑马游玩,纵是万般“不情愿”,慕青冉最终投降一般的,飞快的在他脸颊上轻触了一下,随即便赶快向后撤去,却是一时忘了自己还被他圈在怀中,直接贴上了他的胸膛。夜倾辰却是顺势将她更深的抱进自己怀里,唇边是如何也化不去的笑意。

“这般‘投还送抱’的补偿,倒也勉强使得。”那语气中满满的笑意,让慕青冉一时间,生气也不是,不生气也不是。

怎么办,忽然很想休夫!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