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无故失踪/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待到慕青冉与夜倾辰兜兜转转一大圈准备回去的时候,却恰在此时碰见了同样准备返回的夜倾昱。

“王爷和王妃倒是悠闲。”美人在怀,珠玉在侧,再没有比夜倾辰活得更加潇洒肆意的人了。

“六殿下素善骑射,想来定是收获颇丰。”慕青冉目光扫过夜倾昱身后扁扁的口袋,初时一愣,随后淡淡微笑。

“素闻不吃四月鱼,万千鱼仔在腹中;劝人不打三春鸟,子在巢中待母归。却是让王妃见笑了,这般初春时节,实在有些心有不忍。”说话的时候,夜倾昱的眸中似有淡淡忧伤,仿若真的不忍妄害生灵一般。

“殿下宅心仁厚,想来陛下听闻也会心有所感。”几人一边说这话,一边向起点而归。

这期间,慕青冉一直有一句无一句的与夜倾昱交谈着,可反观夜倾辰却是冷着脸面无表情的坐在她身后,一直并未言语。而这般景象,夜倾昱早就见怪不怪了,夜倾辰向来我行我素,他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哪里会管别人的心思,这么多年,如今也只有慕青冉让他有所改变,至于他,可是没有那么大的面子,让他对自己另眼看待。

方回至起点的时候,也有好些人率先到了,庆丰帝也已经归来,正由着蔡公公伺候着净手。此次春猎,宫中不乏有宫妃前来,却是不见皇后娘娘与昭仁贵妃!

皇后的确是有心前来,只是她的身子实在是不济,夜倾瑄恐她舟车劳顿更添病气,是以便宽抚她不必前来。至于昭仁贵妃,自然是害怕路上颠簸无状,加之猎场环境不比宫中,为了安心养胎,庆丰帝也命她不必陪皇伴驾。只不过……在宫中到底是不是就能安心养胎,这便是后话了!

稍事休息,各位皇子也均是络绎不绝的归来,庆丰帝便命侍卫将个人打到的猎物纷纷列算出来,“论功行赏”!若是往年,这头筹定然是毫无悬念的被夜倾辰拔得,只是今日他并未参加,是以一时间倒是让众人隐隐有些期待起来。

慕青冉顺着众人面前摆放的猎物看去,恐怕还是要数七皇子夜倾睿的收获颇丰。倒是不成想,那人看着风流无际,整天拈花惹草的样子,倒是骑射了得。感觉到似乎是有人在打量自己,夜倾睿顺着视线望去,只见慕青冉还未来得及收回的视线就这样撞进他的眸中。见被他发现,慕青冉也未有惊慌,只微微颔首示意,便不着痕迹的移开了视线。夜倾睿见此,本是满心欢喜却又瞬间觉得兜头一盆凉水泼下,冷得心——瑟瑟发抖。她的眼中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丝毫没有被人撞见对视的娇羞,有的只是她平静的回望,和刹那的颔首,果然她对他如旁人无异……

而此时,庆丰帝看着夜倾昱身前空空荡荡的袋子,不禁微微皱眉。

夜倾漓见了,颇为惊诧道,“六皇兄素善骑射,怎地今日竟是一个猎物也没有打到?”

夜倾漓这状似惊讶的一番话,倒是引得旁人侧目,仔细一瞧,确实见六皇子的袋中空无一物。慕青冉见此,不禁淡淡微笑,到底还是有些年纪小,沉不住气些。身后的墨熙紫鸢见慕青冉微笑,一时间忍不住好奇道,“王妃,您笑什么?”这六皇子什么猎物都没打到,当中被八皇子奚落,怎地王妃竟是笑了?!

“你没看到六皇子的袋子是空的吗?”

“看到了,所以才奇怪,他怎么什么都没打到?”按说六皇子的骑射幼年时还是他们家老王爷亲自指点过的呢,怎么会什么也没打到,好歹命下人随便打些猎物应付过去,也好过现在这样什么都拿不出手啊!

像是听到了墨熙的心声一般,慕青冉淡淡说道,“不!什么都没有,比有好!”

一旁的夜倾辰听到她轻柔的声音响起,眸中不免划过一抹柔光,她总是这般聪慧,什么事情只粗略看过,便能看透现象,知道其中真实隐藏的真相。

夜倾昱如今正是打算“急流勇退”的时候,自然不想在任何事情上抢眼,这围猎之时若是得了头筹,他一时间又是身居风口浪尖,可若是随意打一些敷衍了事,又容易被人觉得他是敷衍陛下,难免惹得庆丰帝不开心,多番权衡之下,还不如一点都没有,倒是有个现成的好说辞。

闻言,墨熙不禁一愣,什么都没有,比有好?这是什么意思。

见他还欲没完没了的继续追问下去,墨刈淡淡的侧头扫了他一眼,只一眼,却是让他瞬间噤声。

他素日敢和墨锦他们斗嘴嬉闹,可是墨刈他却是不敢的,见他冷冷的瞪了自己一眼,墨熙心不甘情不愿的不再开口。其实他不知,墨刈恰恰是为了帮他才会制止他再继续问下去,待会儿王爷被他吵得烦了,届时就不仅仅是瞪他一眼这么简单了……

而慕青冉没再听到墨熙的追问,一时间倒是有些奇怪,按照紫鸢和流鸢对他的描述,他应当会打破砂锅问到底才是啊!

另一边,庆丰帝听到夜倾昱的解释,果然并未责怪他的不是,反倒是称赞了他许多。一时间,众位大臣也是心道六皇子心地纯良,有悲天悯人之心。是以虽是夜倾睿最后得了第一的桂冠,但同样的夜倾昱也得到了陛下的嘉奖。夜倾瑄冷眼看着眼前“热热闹闹”的景象,一时间心下微叹,夜倾昱果然是夜倾昱,已经走到了这步田地,竟然还是能“化险为夷”,好像什么境地他能够从容的面对,倒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对手!

这边一众人等正是热闹非凡,慕青冉的目光淡淡搜寻了一圈,却是并未见到夜倾桓和夜倾君。夜倾辰见她目光巡视四下查看,一时间,也发现了不对劲。

这时,忽然见到段御风身边的副统领急急忙忙的向这边而来。

“启禀陛下,三殿下……不见了!”

闻言,众人皆是一惊!好端端的大活人怎么会不见了。

“不见了?!”庆丰帝闻言,却是瞬间变脸,原本还笑吟吟的样子忽然变得有些愤怒。也不知是因为担忧三皇子的安危还是怪他出事打扰了自己的兴致。

“三殿下原是带着十二殿下在周围打猎的,只是后来不知为何,所骑之马忽然发狂,十二殿下被摔下了马,而三殿下……如今不知所踪。”

“十二皇子现在何处?”庆丰帝的脸色很是难看,说出的话隐隐带的威压让在场之人均是恐惧。

“属下已先行让人将其送回营帐了。”

“速速派人去找三皇子!”

说完,庆丰帝便头也不回的回了自己的营帐。留下的几人均是一脸沉思状,唯一不见的便是担忧。慕青冉冷眼旁观,并未说什么。庆丰帝的态度令她有些心有疑惑,再怎么说,三皇子也是他的儿子,怎么会这般随意一问,吩咐侍卫去搜查就算了事呢!看他对夜倾辰与老王爷的态度便不难看出,他并非是无情之人,可又为何对自己的儿子这般不放在心上,上次夜倾辰剑指六皇子的时候是这样,今日也是这样,甚至,他更加忽视三皇子,从上次疫症的事情便能窥探一二。

这么一闹,众人也是无心狩猎,均是纷纷散了。待慕青冉与夜倾辰回了营帐,蔡公公方是前来请夜倾辰前去,说是庆丰帝召见,慕青冉见状,却是与夜倾辰一起出了帐子,不过她却是直奔三皇子的营帐而去。

挥退了帐内的下人,慕青冉看着呆呆的坐在床上的夜倾君,眼中还挂着未垂落的泪水,一时间,心里也不免有些不忍。听闻当时三皇子为了救他,自己纵马横在了他的马前,这才堪堪制住突然发疯的马,是以夜倾君虽是跌落下马,却是被一旁的侍卫紧紧护住,并未伤到哪里,倒是三皇子,强大的冲击力,滚下了一旁的沟崖,到现在还未寻到他的身影。

“十二殿下。”

乍一听闻这般轻柔的声音,夜倾君瞬间抬头,那双干净清澈的眼中满是不安与惶恐。他见是慕青冉,却并未像以往一般兴高采烈的跑到她面前,扬起大大的微笑,此刻的夜倾君,更像是一只遭人丢弃的小狗儿一般,好不可怜。

“仙女姐姐……三哥,三哥他……”话未说完,却是已经泣不成声,他并未哭的如何声嘶力竭,只是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却是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实在是看的慕青冉一时间也是心酸不已。

“三殿下他会没事的。”他既是这般牵挂于你,怎么会能让自己出事呢!

“可是……”他是亲眼看着三哥滚下山崖的,到现在都还没有他的消息,他是不是……也要像母妃那样,再也不会回来了。

“三殿下与佛有缘,他那般清风朗月的一个人,佛祖会保佑他的。”她方才来之前,已经将墨熙去周围查探了,想来,应该不仅是王府的人,别的人也应是坐不住的。

“真……真的吗?”他本是谁的都不相信的,只是慕青冉的话,不知为何,他就是毫无理由的会相信,总觉得她不会骗他。

“嗯。”

好一番哄骗,才算是哄着夜倾君不再哭泣,慕青冉却是不免有些为他担忧,若是三皇子尽快被找到还好,若是晚一些……他又该如何呢?想到这,慕青冉看着哭着睡着的夜倾君,不禁微微皱眉。或许是这孩子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便与她异常的亲近,或许是他的一双眼睛格外的澄净,全然没有在宫廷之中被污浊的痕迹,又或许,只是因为他望着她的某个瞬间很像记忆中的那个“雪团子”,所以让她一再的心软,想要尽力保护他。

方回了他们的营帐,夜倾辰已经从庆丰帝那里回来了。

“舍得回来了?”放下手中的茶盏,夜倾辰径自走到慕青冉的身边,大掌握住她的手,将其包裹在其中,瞬间,原本还有些微凉的玉手,渐渐觉得温暖。

见此,慕青冉不禁淡淡微笑,眸光中满是幸福的笑意,她怎么觉得她家王爷越来越贤惠了!不过这出口酸溜溜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怎地不见你对我这般上心?”竟然还特意赶去安抚那小子,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没完没了……

闻言,慕青冉只朝着他淡淡微笑并不说什么,夜倾辰径自说了几句,见她并不接话,只一味的对着他笑,忽然就笑的他有些心生摇曳,不知不觉的便忘记了自己原本要表达的不满,只凉薄的唇慢慢凑近她……

“陛下与你说了什么?”见他又开始不正经,慕青冉微微片头,将话题引回正轨。

“想知道?!”见她躲开,夜倾辰却并未像往日一般追逐上去,而是微微挑眉望着她,语气里隐隐含笑。

听他这样说,慕青冉自然明白话外之音,却是有些害羞,但却并非不愿,她微微踮起脚尖,轻柔的吻落在了他的唇角。夜倾辰的身子顿时一僵,他虽是抱着这样的打算,但本以为还要再费一番口舌,谁知幸福来得这么突然。

“现在可以说了?”看他颇为惊讶的样子,慕青冉不禁觉得好笑,谁能想象的到外人面前不苟言笑近乎冷漠的靖安王在她面前竟会是这个样子,完全变了个人一样。

“陛下命我去追查夜倾桓的下落!”既是得了便宜,夜倾辰便也不再逗她,直接将方才与陛下之间的谈话一一说与她听。

闻言,慕青冉微微皱眉道,“陛下是觉得,有人暗中做了手脚?”的确是不排除这样的可能,毕竟围猎的马匹均是事先挑选好的,怎么会好端端的忽然发狂,只是却不知究竟是何人动的手脚。

似乎是看出了慕青冉眼中的疑问,夜倾辰附在她耳边轻声道,“夜倾瑄!”

夜倾瑄?!

慕青冉有些怀疑的看向夜倾辰,从出事到现在不过两个时辰,他怎地这般快的就查到了幕后之人,除非——他早就知道夜倾瑄要动手!可是无缘无故的,夜倾瑄为何要算计夜倾桓呢?!

“我说是他就是他!根本不需要去查证!”

慕青冉:“……”

所以,王爷你是根本没有去查,直接就将这罪名按在了夜倾瑄的头上是吧!

上一次苏离的事情,夜倾瑄暗中捣鬼,这笔账他还未与他算呢,恰好这一次有了现成的机会,倒是省的他自己出手了。

“你这……是欺君吧!”要杀头的!

“欺君之罪,要株连九族的,陛下他不会轻易降罪的!”见他颇为不在意的样子,甚至还兀自拿这人命关天的事情开着玩笑,慕青冉已经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

“可是你怎么证明这件事情是夜倾瑄所为呢?”凡事都要讲求证据,就算是陛下要降旨,也要有个由头才是,怎么会他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我说的就是证据!”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夜倾瑄所为,陛下根本不会将真相大白于天下,他只会找其他别的名头去处置他,而至于是什么罪名,夜倾辰根本不在乎,他要的只是夜倾瑄受罚的结果罢了。

见状,慕青冉微微点头不再多言,依照陛下对他得信任,的确是他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没人会去怀疑,只是他这算是“徇私枉法”吧!

见天色不早,白日又是骑了那么久的马,想来她身子也乏得很,夜倾辰便催着她快些安寝。

看着帐中屏风后面的雕花床榻,慕青冉微微闭眼,总觉得不是在王府之中,缺少了一点安全感。见夜倾辰目光殷切的望着她,慕青冉不觉微微闭眼,这四周均是营帐,虽是距离远些,可是到底不比王府,他万一待会“发起疯”来,那后果……

“我今日身子有些乏,恐怕不能伺候王爷安寝了。”这般暗示,他应当是明白的吧!

“青冉既是身子不适,我伺候你便是。”说完,还抬腿直接走向慕青冉,作势要帮她除去衣物,却是吓得她猛地躲开了他的手,赶忙由着紫鸢为她梳洗宽衣。

待一切安定准备上床就寝的时候,看着一侧靠着营帐的床榻,慕青冉不觉开口道,“王爷睡里面还是外面?”

“睡上面!”

睡上面……上面,上面?!

慕青冉初时还未反应过来,待到看到他目光近乎**的盯着她看时,瞬间变羞红了脸,竟是顾不得许多直接上榻将自己窝进被子里,用背朝向他,这人实在是越来越无耻了!

------题外话------

这几天万更脑细胞死的有点多,这章就先不写题外小剧场了哈!

群号:492046990,想要剧情早知道的小伙伴可以搜号入群,选文中任一角色名字作为验证信息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