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千里寻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倾昱面色沉吟的安坐在帐中,眉心是如何也化不去的愁丝。五皇子妃见了,不觉缓步上前,双手轻轻的搭在他的额角,一下一下的帮他按摩着,“夜已经深了,殿下要保重身体才是。”若是换了从前,卫菡根本是不屑做这些事情的,只是现在……襄阳侯府已灭,她于这世间再无所依仗,若然还不好好伺候夜倾昱,那她以后的生活就更加举步维艰了。

“无事,你先安歇吧!”说完,夜倾昱便直接出了营帐,身后,是卫菡恼羞成怒的一张脸。她都已经这般伏低做小了,他怎地还是那般无动于衷,好像不管她怎么做都捂不热他的心。

以前她从不屑放低身段去讨好他,因为她根本不认为他能争过大皇子得到那个位置,开始得知要嫁到六皇子府的时候,她甚至连寻思的法子都想过了,可那是陛下下旨赐的婚,再是不愿,她还是得嫁!初到六皇子府上的时候,她经常暗中将府上的事情告诉父亲,以此来帮助大皇子夺得那个位置,可是谁知一朝风起,所有的事情都变了,襄阳侯府没了,连皇后姑母都不管她的死活了,她如今再是不赶快抱紧夜倾昱这棵大树,就真的是无依无靠了。

至于为爹娘报仇的事情,她却是想都没有想过,她虽心里对夜倾辰恨之入骨,可是连大皇子都不敢把他怎么样,更何况她一介闺阁女子,她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哪里还有空闲去想那些!

帐外,夜倾昱拿着锦帕擦拭着自己的额角,眼中满是厌弃之色。他抬头看着满天繁星,脑中渐渐浮现出幼年场景,那时……他还不是如今众人追随的六皇子的,而是炙手可热的“太子”身边的一个追随者!可是后来,一切都发生的太快!

他微微闭眼,掩去眸中复杂的情绪,再次睁开双眼时,又恢复了那个笑起来有些邪魅的六皇子!他的目光遥遥望向大皇子的营帐那边,心下微思,不知夜倾桓失踪的事情是不是他所为……

直到第二日,派出去搜寻夜倾桓下落的人也未发现什么线索,均是无功而返。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庆丰帝也是无心狩猎,直接摆驾回了宫,只留下了御林军一干人等,继续查探。

而夜倾君知道众人要启程回返的时候,瞬间就不干了,他三哥还没回来,他哪都不去!众人皆知他心智有所欠缺,是以并未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只是看着庆丰帝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只怕他再是没眼色的闹下去,就免不了一通责罚!

夜倾君眼巴巴的看着庆丰帝,见对方目光阴沉的瞪着自己,他吓得猛然瑟缩,一下子躲在了慕青冉的身后。

慕青冉:“……”

众人也是惊异的看着这一幕,这十二殿下虽说形同痴儿,但也不知是三皇子素日教他的还是如何,他却是极少与人亲近,可看他紧紧的拉着靖安王妃的衣袖,脸也贴在她的手臂上时,难免觉得惊诧,这十二皇子何时与王妃这般亲近了?!

“混账!不得对王妃无礼!”见此,庆丰帝的脸色却更是难看,虽说夜倾君脑子不好使,众人从未将他当成大人看待,可他到底不比三四岁的孩童,自古男女七岁不同席,他这般拉着靖安王妃却是成何体统!

可庆丰帝这不说不要紧,越是说夜倾君越是害怕,往慕青冉身后藏的越严实!而夜倾辰冷眼看着这一幕,见慕青冉的眼中却有不忍之意,便也只能压下心底的不悦,一把将他扯到自己面前,大手扣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拉住慕青冉,头也不会的上了靖安王府的马车。

庆丰帝见此,也只能颇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吩咐蔡公公起驾。而其他见了这般景象,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十二皇子何时与靖安王也这般相熟了,若是换做旁人,只怕夜倾辰早就一剑刺过去了吧!不过,也有心思明镜之人,比如夜倾瑄和夜倾昱之流,倒不是夜倾君与夜倾辰相熟,而是他看在慕青冉的面子上,才不与他计较。

夜倾君安静的坐在马车上,身子却是不断的向慕青冉那便凑过去……见夜倾辰的目光瞟向他,却是瞬间静坐不动,待到他的视线移开,他又开始“蠢蠢欲动”!

“仙女姐姐……”慕青冉看着他这般小心翼翼的样子,不免觉得好笑,不顾夜倾辰杀人的目光,直接坐到了夜倾君的身边。

“嗯?”

“三哥他……”从昨日父皇派人出去找他开始,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

看着他的一张小脸像小包子一样皱在一起,慕青冉不觉轻声安慰道,“三殿下吉人自有天相,何况,王爷也已经派人出去找了,想来很快就会有消息的!”话虽是这样说,但是慕青冉心里也有些不确定,毕竟是那么陡峭的山崖,可夜倾桓若是真的掉了下去,怎么说也该有个“尸身”才是,可墨熙昨日回报崖底什么都没有,不过却是见到了一滩血迹!

慕青冉明显感觉到,夜倾君在听到夜倾辰也派人出去找的时候,眼睛蓦然一亮。怎地这人的信誉度竟是比陛下还要高吗,竟是一副只要夜倾辰出手这事情便算是完成了大半的感觉!

一路回了靖安王府,慕青冉本打算让墨锦将夜倾君送回三皇子府上,可还未说出口,却见烟淼神色孤傲的立在院中。

“烟淼?”这次围猎是皇家狩猎,烟淼的身份不明,是以也无法一同前往,此刻她在此,是得了什么消息了吗?

“烟淼姐姐!”只见夜倾君瞬间扑到烟淼的怀里,仿若终于见到了亲人一般,一双眼睛都是红红的,“三哥……三哥,不要我了!”

烟淼闻言,素日清冷的模样此刻难得有些动容,她抬手轻轻的拍了拍夜倾君的后背,目光诚挚的望着慕青冉的方向,“青冉,我有件事恐要拜托你。”

“你但说无妨。”其实,烟淼要说什么,她大致能猜到一些,只是……不知道夜倾辰是何意思。

“君儿且先去那边等我!”特意支走了夜倾君,烟淼方才走近慕青冉说道,“夜倾桓下落不明,我要去找他!我想将君儿……托付在你这!”三皇子府鱼龙混杂,就如同一个大染缸一般,她着实放心不下将君儿一人留在那龙潭虎穴,可若是带着他会有诸多不便,这丰鄰城中让她值得放心托付的也就只有青冉了!

闻言,慕青冉微微点头,她就猜到以烟淼的性子若是得知这件事情一定不会袖手旁观,而对她而言,就算是烟淼没有开口说这句话,她既然之前打算将三皇子推上皇位,便不会在这个时候弃夜倾君于不顾。她的目光不着痕迹的看向夜倾辰,见他神色冷淡并没有制止,便心知他也是这般打算的。

“你自己万事小心,我让紫鸢拿些药给你。”虽然烟淼的武功高超,旁人要伤她不易,只是眼下局势尚未明朗,还是小心些的好。

“嗯,我晓得的。”这丰鄰城中的人心曲折她却是不懂,不过这江湖上的弯弯绕绕她倒是不怕的。

将事情又与夜倾君解释一番,好一番安抚才让他放弃跟着自己同去,烟淼方是离开了靖安王府。慕青冉目光温淡的看着她离开的身影,眸光中满是忧思。

另一边,夜倾辰派出去查探沈太傅行踪的人也是有了消息,据说是在淮阴山一带见到了沈太傅。慕青冉听着墨锦说的话,微微松了一口气,淮阴山正是褚先生所在之处,倒是真的让紫鸢说对了,外祖父果然去寻他了。

“不过……除了我们,还有一拨人也在查探太傅大人的行踪!”

闻言,慕青冉微微皱眉,还有别的人也在找外祖父,却会是何人?

“可曾交过手?”夜倾辰清冷的声音响起,若是尚未交手,只怕难以断定是敌是友!

“未曾,对方还未发现我们!”地宫的人只在暗处查探,确定了太傅大人的行踪便先行禀报王爷王妃知道,不曾有下一步的举动。

“墨刈,你带人前去,将人接回靖安王府!”

听夜倾辰这般说,慕青冉不禁一愣,他要将外祖父接回王府?!

见慕青冉面露惊讶的看着自己,他轻轻握住她的手,眸中有暗光划过,看来那件事情,早晚也是瞒不住的!

“我恐是夜倾瑄的人!”就算这次不是,也难保以后他不会派人将主意打到沈太傅的身上,还是早做准备的好!

夜倾瑄!

的确,他一直处处针对她,若是得知外祖父的事情,只怕一定会对他下手!可是将他老人家接到这里……不知他会不会依……

“流鸢,你去将外祖父送我的那支玉簪拿来!”那是娘亲的遗物,她及笄那日,外祖父送与她的,让他们拿着这个,届时她再手书一封,想来他应该不会太抗拒。

看着夜倾辰身边之人,慕青冉不觉眸光一闪,“为何……要派墨刈前去?”

“地宫的人不便出面,由墨刈前去最为合适不过。”

听他这般已解释,慕青冉方是明白。的确,像墨音与墨昀他们多是混迹江湖,由他们去接外祖父过来,万一被人发现,夜倾辰的双重身份就暴露了,以后行事也不大方便。还是由王府这边的人去最好,可偏偏墨锦掌管王府不得抽身,墨熙等人又被夜倾辰派出去查探夜倾桓的下落,这么一看,倒是只剩下墨刈一人了。可若是他走了,谁来做夜倾辰的护卫?从她嫁到王府开始,她还从未见过墨刈离开过夜倾辰的身边呢!

见她的视线不停的在他与墨刈之间游移,夜倾辰不觉好笑,“担心我?”

“嗯。”却是有些担忧,想起他上次吐血倒在她怀里现在还有些心有余悸。

“青冉,我没有那么弱!”虽然很享受这样被她关心的感觉,但是事关他的能力,还是有必要解释清楚的。

“夫君武艺自然是盖世无双,只是我心下难免会有所担忧……”若然他孑然一身自然是无所畏惧,可偏偏,她如今成了他的弱点,让她难免忧心。

见她明眸似水,那里面满是说不清道不尽的关切之意,夜倾辰忽然觉得心底有一股暖流划过。从她在地宫决定与他回来开始,她就真的不曾食言过,一点点的向他打开心扉,将自己原原本本的样子展现在他面前。会给他看别人从未见过的慕青冉的样子,会对他含笑微嗔,会为他忧心思虑,不再永远是一副温温淡淡的模样。

“让紫鸢与墨刈他们同行!”想起夜倾瑄的行事作风,夜倾辰就觉得还是多一重保障比较好,可眼下墨熙出去查探夜倾桓的事情还未回来,只怕赶过去来不及,还是让那丫头同去,以防万一。

闻言,慕青冉神色一凛,竟然让紫鸢同去,他是料定外祖父这次会有什么危险吗?!只是夜倾辰恐她担忧并未明说,她也就不再多问,左右眼下空想也无益,还是尽快将外祖父接回来是正经。

这边夜倾辰以三皇子失踪为由,恐十二皇子无人照顾,便向庆丰帝请旨将他接到王府小住。这一番举动不禁是庆丰帝微微吃惊,就是夜倾昱和夜倾瑄也是未曾料到,他们自然知道夜倾辰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会这般好心的去照顾一个失宠的皇子,还不是慕青冉的意思!不过想到三皇子府与靖安王府会有所牵扯,有些人的心中就不免头痛,不过好在,夜倾桓如今下落不明,留着一个“形同痴儿”的夜倾君,根本不足为惧!

夜倾君这便算是在靖安王府住了下来,慕青冉特意让墨锦给他安排在浮风院旁边的院子,免得他自己一个人会胡思乱想担忧夜倾桓。开始的时候,夜倾君因为没有安全感,总是粘着慕青冉,可是每每被夜倾辰撞见,均是吓得他躲在慕青冉的身后。后来,他也有了自己的小“心机”,他瞧着每日夜倾辰上朝之后,便会光明正大的跑去找慕青冉,估摸着夜倾辰快要下朝,他便会急吼吼的离开浮风院,去找流鸢玩。

自从来了靖安王府,夜倾君可算是开了眼界,他原本以为烟淼姐姐是武艺最高强的人,可是谁知流鸢姐姐的武功也是这般高强,每次他都是眼巴眼望的看着她飞檐走壁,时间久了,流鸢自然知道他心智不全,是以从未将他当成男子看待,只当是个小弟弟一般的人,便偶尔会教他个一招半式的。

这一日,两人又在院中习武,墨潇蹲在树上,看着两人言笑连连,恨的牙根儿直痒痒。一旁的墨音见了,唯恐不出乱子的说着风凉话,“呦!这不是咱们小流鸢嘛,都已经收徒弟啦!”

说完,看了墨潇一眼,见他没什么反应,他方又继续说道,“他们俩倒是登对的很啊!”

“你胡说什么!流鸢比他年岁大!”再说,流鸢只是把他当成弟弟一样……是吧!

“年岁大怎么了?!女大三那个抱金砖,你不知道啊!”此话一出,果然见墨潇紧紧的皱着眉头,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墨音心底暗自好笑。

“可……可,可十二殿下他……脑子不正常!”虽说这话已经算是大逆不道了,只是眼下墨潇心里满满皆是两人嬉笑玩闹的样子,他还从未见过流鸢在王妃和紫鸢之外的人面前,那般放肆开怀。

“你觉得你家流鸢正常吗?!”

好像……个别时候也有些不太正常!一时没在意,墨潇也没去分辨墨音说的什么你家我家的!

“我说兄弟,看上了就赶快把握住,这点你得和咱们主子学啊!”你看王爷把王妃“看管”的,简直就是“本王专属,冒犯者死”!

墨潇越听越觉得墨音说的对,他仿佛已经见到了流鸢一身红色嫁衣步出王府大门的情景,不行!流鸢是他的!

“流鸢!”看着墨潇气势冲冲的直奔流鸢和十二皇子的方向而去,墨音好心情的吹起了口哨,这会有热闹看了!

“嗯?”

“你……你过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见墨潇吞吞吐吐的样子,流鸢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听话”的与他走到一边。

“你,你怎么都没去找墨嫣她们练武?”开口的话连他自己都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这说的都是什么!

“墨嫣姐姐和墨琀姐姐有事出去了!”

“那……那我可以陪你练啊!”

“可你打不过我!”

“……我有勤加练习,有新的招式了!”就知道这丫头又要拿这个说事,他前些日子可不是白白“闭关”的!

“真的?!”

见流鸢果然一脸兴奋的看着他,墨潇忽然觉得这些日子吃得苦受的罪都值得了!

“那改天你陪我过招,今日我要教十二殿下习武!”

说完,便如往常一样,不管墨潇的反应,直接离开了。

树上的墨音见此,默默的闭上了眼睛,这结果……真是太“惨烈”了!忽然有些心疼墨潇,好好的一个少年郎非是这么想不开的折在了流鸢这!

------题外话------

深圳刮台风,心情有点不美丽,不写小剧场了!~(>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