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沈仕芳之子/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她说完紫鸢,沈太傅的脸色明显一僵,慕青冉不禁心下一惊,难道她……可是,墨刈也同样没回来,这却是怎么回事?

“我们路遇埋伏,紫鸢她……为了救我,便自己去引开那群刺客了!”他本是不同意她这般做的,但是丫头竟是直接上了马车边走,王府的侍卫见此便也急忙拉着他离开。

什么?!

竟是会走到这般境况,可见当时的态势凶险,慕青冉不禁紧皱眉头,好在墨刈也还未回来,说不定他会救下紫鸢的。

“墨锦……”

“王妃,属下已经命人去寻他们了。”有墨刈在,紫鸢姑娘应是没事的……

听墨锦这般说,慕青冉方是微微点头。

目光淡淡扫过沈太傅身后跟着的人,慕青冉的眸光一闪,随即不着痕迹的说道,“这是?”

沈太傅的身后站着一名男子,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却是分辨不出样貌如何,年纪多大。见慕青冉的目光淡淡打量着他,沈太傅赶忙说声解释,“这是我在路上偶遇的,他……”

沈太傅见慕青冉提起身后之人,顿时眸中闪过一抹精亮,急于向慕青冉介绍。

“既是与外祖父同行,便算是王府的客人,墨锦,派人好生伺候。”听沈太傅这般说,便是知道定然是路上发生的一段“小插曲”,慕青冉不着痕迹的接过沈太傅的话,不让他在继续说下去。这人的来历她自然有渠道得知,眼下还是让外祖父好生休息是要紧。

“是,王妃!”

见状,那人却是看了看沈太傅,见后者微微点头,他方是沉默的随墨锦离开。

一路向客院而去,慕青冉听着沈太傅说起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情,不禁皱眉深思。紫鸢是为了保护外祖父才会以身为盾,去引开那些人的追杀。这一路上的艰险她只是听闻便觉得惊心,更遑论她亲身经历,想到墨刈也是未归,慕青冉只希望他能将紫鸢平安带回来!

让人服侍着沈太傅洗去这一身风尘,简单用了些膳食,便让他先稍事休息了,这一路上的颠簸奔走,就是王府这些年轻的侍卫也未必受的住,更何况沈太傅上了年纪的人。

回了浮风院后,慕青冉片刻不停的让墨锦叫来护送沈太傅的侍卫,有些事情,她需得问问清楚!

“属下参见王妃!”墨锦叫来的正是今日护送沈太傅来的侍卫之一。

“与外祖父同来的那个人是何情况?”这一路上均是杀伐不断,此刻这人出现的难免会让她疑心。

“启禀王妃,那人是晕倒在我们回来时的路上,太傅大人初时只是让我们给他点水喝,谁知见到他醒来之后,便很是震惊的样子,似乎……是他相识之人!”王府之人均是知道王爷宠爱王妃,这所为爱屋及乌,那王妃的外祖父自然也是王爷的,他老人家说带这人同行,他们岂敢说个不字!

“你再仔细想想,可还有什么别的?”外祖父的相识之人……她却是并不认识,这倒是奇怪了!

“这……哦,对了,我似乎是听到太傅大人说什么,仕芳!”

仕芳?!舅父?!

慕青冉闻言也是不免吃惊,外祖父唤那人……仕芳?!可是舅父不是在当年战死了吗?!

摒退了下人,慕青冉微微闭眼,不停的在脑中过滤着这些信息,方才虽是匆匆掠过一眼,并未瞧到他的容貌,但是看其身形与体态,却不似舅父那般年纪之人,那他……想到什么,慕青冉的眸光倏地一凝!

这人不会是舅父的孩子吧!

当年沈仕芳虽是战死沙场,但是夫人与小公子却是下落不明!想到这些,慕青冉的眉头微微蹙起,真的有这般凑巧的事情吗?

夜倾辰回来的时候,便见到慕青冉目光微凝的倚在贵妃榻上,素日平静温淡的眸光此刻显得有些忧心。他方才已经听说了,沈太傅已经平安接到了府上,只是墨刈和紫鸢却是至今未归,墨锦已经派人去找了。

他动作轻缓的走到她身边,伸手轻轻的将她环在怀中,汲取着她身上淡淡的药香。

“稍会儿去拜见外祖父?”不知为什么,慕青冉觉得夜倾辰在提起沈太傅的时候有一丝不自然,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嗯,陪他老人家一起用晚膳。”

看着眼前的如花娇颜,夜倾辰的眼中似下了什么决定一般,“青冉,我有些话想同你说……”

若是现在不说,待会儿见了沈太傅之后,万一场面控制不住,倒是让青冉为难。还不如他先与她“坦白”了,免得到时候图生事端。

见他一副颇为严肃的样子,慕青冉不禁也微敛心神,仔细聆听。

“早些年,各国尚且动乱,临水、丰延、北朐三国更是征战连连……当年,老头子曾经与沈将军有过一役!”这件事情,他也是在大婚之时,方才得知。前些时日听青冉提到沈太傅,这才忽然想起,他与青冉之间,原是还隔着一些“国仇家恨”的!

慕青冉闻言却是一愣,随即沉思,这件事情,外祖父倒是与她提起过,当时他还恐她因此会在王府遭到冷遇。想不到夜倾辰会突然提起这件事,他这是……

“沈将军就是在那场战役中,不幸身亡!”老头子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说他也很是奇怪,他虽是从未与他正面交锋过,但是素闻那人用兵诡谲,却是与以往临水那些无用之辈不同!可是不知为何那日交战,总觉得他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可战场之上那容他细想,只顾一味杀戮,不成想,沈仕芳最终竟然是战死了!

夜倾辰听闻这件事情之后便立刻让地宫的人去查探了,可终究是时隔多年,加之老王爷也只是猜测,是以搜集到的情报并不多,但是已经足够夜倾辰拼凑出事情的真相了。

“这事情……我曾听外祖父说起。”可是大婚之后初见老王爷的时候,倒是并未觉得他因此而对自己有何看法,是以她当时也并在意。

“你知道?!”闻言,夜倾辰竟是难得有些惊讶的说道。

当年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她只怕尚未出生,是以他一直以为,她是不晓得这件事情的!既然知道,他却是从未听她提起,就连这次沈太傅前来,她也只字未提,难道……她并不在意这件事情吗?

“嗯,知道。”

她原还奇怪夜倾辰要说的是什么,原来时这件事情!慕青冉眸光很是温淡,她倒并非毫不介意,只不过事情已过去多年,何况战场之上本就是你死我活,确然不是为了旬报私仇,该舍该得,她分得清!

见她依旧是温婉含情的对着自己浅笑,夜倾辰方是明白她心中的想法!不由觉得心下一松,可随即又想起沈太傅,不禁眉头又是微微蹙起。

慕青冉见状,知他心下所思,不免觉得有些暖心。他想来是担忧外祖父因着当年之事对他心有芥蒂,怕自己为此夹在他们二人中间为难。

“你不必担心,外祖父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虽然有些固执了一些,但是慕青冉觉得他还是会想明白的,就像出嫁之前,他也只是因此担心自己会在王府受委屈,却只字未提要了解当年之事一样。

二人这边正说着话,待到晚膳时分,方是相携而去沈太傅的院子。按礼说,夜倾辰是王爷,沈太傅是太傅,即便是身为慕青冉的外祖,却段或是不能由夜倾辰先行去拜见他的,只不过……人家王爷爱屋及乌,旁人自然是不敢说什么!

沈太傅看着相携而来的两人,眸光不禁变得愈加的幽深。他方来时,便是听紫鸢说起她们在靖安王府的情况,却不想靖安王竟是将青冉放在手心上宠爱一般,一路进了丰鄰城,他也是偶尔听到街上之人议论纷纷,说是王爷如何如何宠爱王妃,待至来到王府,见到府中下人对他的毕恭毕敬,他方是明白了紫鸢所言非虚!

既是对他这般恭敬有加,定然是看在青冉的份上,而这一切自然源于夜倾辰对青冉的在乎和宠爱。虽说有些难以置信,但是沈太傅到底是对这件事情放下心来。

见两人愈加走近,夜倾辰一身墨色银丝暗纹团花锦袍,腰间金丝绣蟒的缎带,头戴明珠墨金冠,身材颀长,俊美无边。虽是眉目清冷,但是与慕青冉站在一起,却是说不出的相称,可不就是一对璧人!

“见过外祖父。”出口仍是略显清冷的声音,却是恭敬的向着沈太傅问安施礼,但是令后者见此一愣。

照理说,夜倾辰是丰延的王爷,即便有慕青冉这层关系在,却是不必向沈太傅施礼的,可他这般自然毫不介意的举动,倒是让沈太傅心下暗暗点头。

“王爷不必多礼。”休息了半日,沈太傅的精神气色倒是比方才好了许多,见状,慕青冉也稍稍放下心来。

“既是在家中,外祖父便不必这般生疏,唤我倾辰便是。”这一声“王爷”,可不是生生将关系拉远了,若然换作别人,夜倾辰却是不会加以理会的,但是事关慕青冉,他总希望自己能做到尽善尽美,不想她因此多添烦忧。更何况,青冉自幼养在沈太傅的膝下,祖孙两人相依为命,青冉有今日,也是沈太傅的功劳,他心底自然是万分感念的。

沈太傅闻言,心下微思,虽是传言这少年辣手无情,现下看上去倒是文质彬彬,尽管眉宇之中略显冰寒,但是到底对自己恭敬有加,再则他这般没有高高在上之势,言语之中皆是“谦逊”之意,让沈太傅一时间倒很是满意!

慕青冉站在一旁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虽是眉目含笑,但心底也不免有些惊讶,她倒是未曾想过,连在老王爷面前都是那般冰冷不近人情的样子,却是在外祖父这里“装”的像模像样,还真是难为了他!不过想到他这般做的原因,心下不免又是有些温暖。

拉过两人走到一旁的桌前坐下,慕青冉方是命人摆膳。

看着桌上一道道的临水特色之菜,沈太傅的眼中隐隐划过一股满意之色。慕青冉见了,也只淡淡微笑,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墨锦倒是有眼色的很。

沈太傅为人讲求规矩刻板,自是食不言寝不语,夜倾辰本就在面对除了慕青冉之外的人皆是无话,是以一时间,三人皆是沉默的用膳,偶尔慕青冉为沈太傅添些他喜食的菜色,必定也不会落下夜倾辰,倒是一派其乐融融。待到用完晚膳之后,夜倾辰便先行回了浮风院,慕青冉与沈太傅祖孙两人许久未见,自是有些体己话要说的,这一点他还是懂得的。

待夜倾辰走后,沈太傅方是微微淡笑的对慕青冉道,“如此,外祖父方是放心了。”他早听紫鸢说这王府的后院之中除了青冉,半个女人都没有,就是连丫鬟婢女都很少,现在服侍的人大半皆是慕青冉嫁进来之后,管家才选进来的。

他还有些疑惑,今日到府一看,却是果然如此,他倒是没想到天下间竟真的有这般男子,已是这般位高权重,却也会只执着于一人!

“见外祖父如此,青冉也是放心了。”原本她还有些担心,他老人家会不会因为这是靖安王府而不愿在此。

想到什么,慕青冉目光一顿,随即说道,“今日与外祖父同行的那人……”

“青冉,你可还记得你出嫁之前我与你说起,你舅父与……”想到青冉与靖安王的感情,沈太傅不免一顿,随即才又面色纠结的说道,“与老靖安王曾经交战过……”当时,仕芳战死,儿媳和孙儿下落不明,当年虽是也派人多方查探,但到底还是无疾而终。这么多年,他早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和期待了,可是谁知那日在来王府的路上,竟是让他遇见了那个孩子,只一眼,他便觉得,这孩子与仕芳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一样!

“嗯,记得。”慕青冉声音淡淡的说道,她隐隐觉得,今日的那人应是与这件事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她方才在来的路上,已经与夜倾辰说起过此事了,想来墨炎他们很快就会查出结果的。

“那孩子……与你舅父的模样别无二致,年龄也对的上!”

果然!

“所以……您的意思是……”

“青冉,你说他会不会就是当年的那个孩子?!”之前只说是仕芳战死沙场,可那孩子却是失踪了,这么一来,却是极有可能啊!

慕青冉闻言眸光微闪,看着沈太傅清明的眼中隐隐泛出湿意,她却是忽然灿然一笑,“外祖父这是做什么,这是好事啊!若然他真的是舅父的儿子,岂非了却你多年心愿!”

听慕青冉这般一说,沈太傅也满眼皆是欣慰,若是这孩子真的是仕芳的儿子,那他沈家也算是有后了!

“不过……他虽是样貌与舅父相像,到底还是要再确认一下,待到明日有机会,外祖父将他引荐一下,我们仔细问问清楚,岂不安心?”

“嗯,是这个理儿。”

接下来,祖孙俩又闲话小叙一番,待到天色愈见漆黑,慕青冉方是起身离开。

出了房间之后,慕青冉唇角一直挂着的浅笑瞬间消失不见,“墨嫣,暗中盯着今日那人,有任何异常立刻来回我!”

“属下遵命!”

微微扬首,看着天上圆月如钩的月色,慕青冉的眸中渐渐变得幽深,紫鸢,你现在何处……

月华宫中

夜倾羽用手轻轻抚摸着贵妃微微隆起的肚子,满眼皆是好奇之色,也不知道这是个皇弟还是皇妹。只见昭仁贵妃斜倚在雕花垂镜的矮榻上,神色慵懒的轻抚着微起的小腹,整个人显得闲适又安静。

“母妃这一胎坐的可还安稳?”夜倾昱目光关切的望着昭仁贵妃,目光划过她红光满面的脸颊,最终落在了她的小腹上。

“嗯,倒是比羽儿那时候让我省心些。”这孩子怀的很是安稳,初时未有孕吐之类的反应,太医也说很是平安康健。

“母妃怕是有了皇弟,眼中再无羽儿了……”听昭仁贵妃这般说,夜倾羽不禁状似撒娇的抱怨道。

可偏偏是她这话一出,吓得昭仁贵妃差点连魂儿都没了,“不可胡说!”她冷冷的低声喝道,目光急忙扫向夜倾昱的方向,却见对方并未在意,反而是嘴角挂着邪魅的笑容,正悠闲自在的品着茶。

“母妃怎么敢忽视你这个‘小公主’!我倒是希望这孩子也能与你一样……”说话的时候,昭仁贵妃的眼神再次看向夜倾昱,想看看他是何反应,谁知他竟是灿然一笑,朗声对昭仁贵妃说道,“儿臣倒是也如羽儿一般,希望他是个皇弟!”

“昱儿……”

“娘娘,安胎药熬好了。”说话间,从侧殿走进一名其貌不扬的小宫女,手中端着给昭仁贵妃的安胎药,缓步从夜倾昱的面前走过。

他的眸光猛然一闪,随即皱眉看向那宫女,眸中神色莫名,以前怎地从未在月华宫见过这人。

一旁的夜倾羽见他面露疑惑,急忙解释道,“皇兄你不知道,如画是父皇特意派到母妃身边伺候的,她通晓医理,服侍母妃再合适不过了。”

闻言,夜倾昱方是淡淡点头,不过……他微微低头遮住眼中的暗光,眸中锐利一闪而逝。

如画将安胎药呈到昭仁贵妃的面前,拿起托盘上的银针,仔仔细细的检查之后,方是才伺候着她服下。如今宫中形势险恶,昭仁贵妃这一胎有的实在不是时候,她自己也只能万分小心的四处提防,任何吃的用的皆是一验再验方才安心。

“时候不早了,儿臣也先告退,羽儿,平日无事多来陪母妃叙话,不可再惹母妃动怒!”

“哎呀,我知道了皇兄!”

“天色也不早,那你快些回去吧!”昭仁贵妃嘴角含笑的看着夜倾昱,眼中满是欣慰。

“儿臣告退,改日再进宫来看您。”

夜倾昱走后,昭仁贵妃的目光慢慢淡了下来,昱儿他方才的那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