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归来/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前靖安王府人丁稀少,老王爷又常年不在府中,是以总是显得清冷了些。倒是现在,忽然多了这么多人,显得极为热闹。夜倾君一大早顾不得夜倾辰还在,就急吼吼的跑来浮风院找慕青冉,听说仙女姐姐的外祖父来了,他也想见见是什么样子的。

看着眼前毫无“自知之明”的人,夜倾辰的眼神渐渐变得冰冷,夜倾君见此,也似乎是习以为常一般,直接跑到慕青冉的身边安静的待着,看也不看夜倾辰一眼,倒是“眼不见心不烦”!

一旁的墨锦见了不觉失笑,这如今十二殿下算是摸清与王爷的相处之道了,凡事都是不理不问,只一股的“黏着”王妃就是了。

慕青冉见此也是微微淡笑,却是不多说什么,只是看着眼前的夜倾君,不免想到夜倾桓至今还音讯全无……可是怎么瞧着夜倾辰似乎并不着急的样子,墨熙也已经回来了,却是未听他说起结果如何。不过,她倒是听说近来锦乡候在朝中诸事不利,接连几日被陛下斥责不说,还似乎是被罚了一年的俸禄,竟不知是犯了何事。目光淡淡的扫过一旁的夜倾辰,她总觉得这件事情和他有脱不了的关系,从上次围猎回来之后,他便说三皇子失踪之事要扣在夜倾瑄的头上,可是至今未见夜倾瑄有何难事发生,却是锦乡候祸事不断,谁不知道锦乡候府的嫡女是大皇子的正妃,两家早就是绑在一起,眼下锦乡候事事受制,连带的,只怕夜倾瑄许多行事也是不好过!

夜倾辰走后,慕青冉想起昨日与沈太傅的对话,眼中似有暗光闪过,她也该去“会会”这位素未谋面的“表哥”才是。一旁的墨锦见了,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偶尔会觉得王妃和王爷越来越像是怎么回事……

一路去了沈太傅所在的院子,却是听闻院中小厮回报说太傅大人一早便去了隔壁,闻言,慕青冉不觉微微皱眉。她早该想到的,外祖父果然很是看重那人,虽说是尚未明确他的身份,但是她觉得,单纯是顶着与舅父相似的一张脸,都会让外祖父对他“另眼看待”!

方是来到隔壁的院子,还未进到屋中,慕青冉便是听到沈太傅爽朗的笑声传来。舒展开紧皱的柳眉,眸光渐渐变得温润平和,唇角挂上浅淡的微笑,慕青冉才抬脚向屋中走去。

“倒不知是何事,竟是让外祖父这般开心?”慕青冉一边笑对着沈太傅说着话,一边不着痕迹的打量他身旁之人。

昨日还全然是一副乞儿模样,今日倒是摇身一变,成了“翩翩佳公子”了,果然还是要人靠衣装的。那人一身深蓝色素面锦袍,墨黑的发丝用黄杨木的簪子高高束于发顶。慕青冉对沈仕芳的印象基本是没有的,只是看眼前之人的面相,其实与沈太傅也是有几分相似的,单就长相而言,若说这人是舅父的遗子,慕青冉是相信的。但若是诸多因素考虑,却不得不让她小心谨慎。

“青冉来啦!”沈太傅看着眼前的慕青冉,再看看身边之人,不觉眉眼带笑,“这便是灵均。”

灵均?!

闻言,慕青冉明眸一闪,这不正是当年舅父那名孩子的名字吗?!

再说这位名唤“灵均”的男子,从慕青冉出现开始,他的目光便是没有移开过,只顾呆愣愣的看着她……他从小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这般貌若天仙的女子。昨日他一身脏乱,初到王府唯恐冒犯贵人,根本不敢抬头见人,是以只觉得那名女子声音温软细腻,很是动听,却是不敢细瞧她的容貌。可是今日,他目睹她的真容,一时竟是忘了沈太傅在侧,只顾呆愣愣的看着她,她的面容很是白皙清透,一双明亮的双眸盈盈含水,柳眉弯弯,俏挺的鼻子,唇瓣泛着淡淡粉色,嘴角挂着醉人的微笑……她一身天水碧的云天月华留仙裙,顺滑黑亮的青丝垂至腰际,她慢慢向他走来,每行一步,裙摆微微荡起,仿若水中漾起的层层涟漪,微微溅到他心底……

“灵均,这是青……这是王妃!”沈太傅转头瞧着一时呆愣住的沈灵均,不免有些面露尴尬,本想直接给他介绍慕青冉的名字,随即见到屋中的下人,便生生改了口。

“灵均!”见他恍若没有听到自己说的话一般,沈太傅的脸色也不免有些难看,这到底算是唐突了慕青冉!

“草……草民,参见王妃!”听到耳边沈太傅忽然大声的唤他,方是猛然回神,见对面的女子已走至主位坐下,她身边的丫鬟正虎视眈眈的瞪着自己,顿时吓得他跪在了地上!

“起身吧!”慕青冉淡淡的打量着眼前之人,若说他与外祖父相像,却也不尽然,这份慌慌张张的样子,加之眼中看人的神色让人很是不舒服。

“公子此前便是名唤灵均吗?”若然如此,那也未免太过凑巧!

“回王妃的话,草民……草民不记得自己的本名了,灵均……是那日偶遇太傅大人,他为草民起的!”

不记得?!

闻言,慕青冉微微点头,心下却是有些疑惑,会有人忘记自己的名字吗?

“启禀王妃,草民自幼便失去双亲,是以并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为何。”似乎是怕慕青冉不相信一般,他急忙说道。

一旁的沈太傅听闻,不免心下有些酸涩之感。这孩子竟是不知如何熬到今日,当年战火纷乱,他自己是如何安然长到这么大的,只略想一想便可知个中艰辛。

慕青冉淡淡看着眼前的情况,掩下眸中的清淡,唇边笑意不变,“哦?那不知公子此前是如何谋生?”

墨锦已经派人出去查了,慕青冉今日有此一问,也不过是看看他作何反应罢了。

“草民,草民此前一直靠……”沈灵均的表情很是纠结与难堪,似是很难启齿一般,“一直……以乞讨为生。”

“时逢战时,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慕青冉的声音很是平淡,似乎并未因此而对他有何鄙夷,“不知公子原是哪里人?”

“草民也不知,从记事开始,草民便随着一群老乞丐四处游荡了,早些年在临水,后来才辗转来到丰延。”

沈灵均每回答一句,慕青冉都能明显感觉到沈太傅的表情愈见悲伤,想了想便也不再多言,左右也问不出什么,均是一问三不知。

“从前之事已过,多思无益,既是与外祖父有此缘分,便权且将王府当成自家,随便些便好。”

听慕青冉这般说,沈太傅的眼中满是欣慰之色,他原还担心青冉会有所阻拦,不想她竟是这般体谅他。

“多谢王妃,多谢王妃!”

流鸢站在慕青冉的身后冷眼看着前面满脸欣喜之色的那人,眸中杀意一闪而逝。就冲他刚刚看着小姐的那种“色眯眯”的眼神,就算是挖了他的眼睛都不为过!

正在说话间,却是墨锦匆匆忙忙的赶了进来,仔细看上去,脸上竟是还带着些笑意。

“王妃!紫鸢和墨刈回来了!”

“在哪?”闻言,慕青冉瞬间起身,脸上的惊喜之色任谁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已经先行回了浮风院!”

闻言,竟一时顾不得尚有外人在场,慕青冉径自带着流鸢向浮风院而去。

沈太傅见此,也是微叹了一口气,好在紫鸢这丫头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他这心中的石头方是落下了。

一路上,慕青冉的步伐较之平日都是快了许多,流鸢在她身后紧紧的跟着,也是满脸的欢喜!这几日小姐虽是嘴上不说,但是流鸢心里明白,她定然是极担心紫鸢姐姐,从她们启程去接太傅大人开始,小姐有几次唤人都叫错了名字,下意识的便喊紫鸢,这些她都看在眼里,现下紫鸢姐姐终是回来了,小姐只怕也能安心了。

“紫鸢!”才行至门边,慕青冉便见到了候在屋中的“一袭紫衣”,不觉眼眶有些微微湿润。

“小姐……”

慕青冉看着眼前万分熟悉的人,眼中却满是心疼之色,她何曾这般狼狈过?

“可有受伤?”她身上的衣物染了一些血迹,慕青冉看着顿时心下一惊,赶忙拉过她仔细查看。

“小姐别担心,这不是我的血!”这是一路追杀他们的刺客,还有……墨刈的!想到那人,紫鸢的眼神有些不自然,微微低下头去,不让别人轻易瞧见。

可慕青冉听她这般说,心中却更是难受,不是她的血……紫鸢本也只是一个娇柔的女子,可这般出生入死,以身涉险,让她如何不心疼!

“墨刈……受了些伤,是以我们回来的迟了些。”能活着回来见到慕青冉,紫鸢的情绪也有些激动。

“可有大碍?”连墨刈的身手都受了伤,可想而知这次的行程都有艰险。

“是皮外伤,当时便……便已经帮他包扎了……”提起墨刈受伤之时,紫鸢的脸色有一些奇怪,慕青冉自然是见到了,不过她只以为她是想起了路上的血腥杀戮才会如此,并未想到其他,是以也不再多说什么,赶忙让她先回去休息。

流鸢见此,也赶忙催促她回去休息,离得近一些,她甚至能闻到紫鸢什么淡淡的血腥味,她是一个杀手,自然不难想象她这一路上都经历了什么。

自己这个样子,也着实不适合在小姐这边伺候,紫鸢便先行回了自己的屋子。方从正房出来,便见到那人一身黑衣站在院中,见她出来,依旧是冰冰冷冷的表情,眸光却是蓦然一亮。

见状,紫鸢急忙转开视线,步伐加快的略过墨刈,目不斜视的向前走去。墨刈见此,不禁有些微微皱眉,长腿一跨便跟了上去。

“别跟着我!”感觉到身后之人不远不近的在她身后走着,紫鸢面色微红的冷声说道。那日之事本就是权宜之计,她原就打算忘了,可他怎么偏偏就和她过不去?!一路上两人都在“争吵此事”,不过都是她一直在说,他沉默不语的听着,只是偶尔说出一句恨不得将她气死!直至回了王府也没个分辨,他竟是还要争论下去吗?!

“我去求见王妃!”墨刈的声音还是一贯冷硬,没有一丝波澜起伏,让人根本无从窥探他内心的真实想法。闻言,紫鸢却是突然转身,面色微恼的瞪着他!

“不行!”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小姐知道!她和小姐从小一起长大,怎么会不了解她的性格,她虽是看起来温温淡淡,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可一旦是她珍视的人出了什么事情,她一定不会置之不理的!到时候,她一定会觉得自己是因为要去救沈太傅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一定会自责难过的,而她最不想的就是小姐为她担忧……

“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要你和我一样,要全部忘记,特别是……绝对不可以让王妃知道!”

“我娶你!”

闻言,紫鸢紧紧的闭上双眼,这句话她在回来时的路上,已经听了不下百遍!

“墨刈,你不需要这样……我同你说过了,我是在救你,换作是别人,我也会……”她也会那么做的!只是话还未说话,却是忽然见他瞬间到了她身前。

“没有别人!”就只有我!虽然心知她说的是真的,可他的心里就是莫名的排斥着别的可能,明明那晚——就是他!

紫鸢的眼中满是复杂之色,她怎么会惹上这么个麻烦!

“别再跟着我!”说完,紫鸢竟是直接提起裙摆一路跑回了自己的屋子。墨刈在她身后冷眼看着,眸光中满是坚定之色,他们来日方长,端看谁能耗的过谁!

另一边的大皇子府上,夜倾瑄微闭着眼,听着属下的回报,一时间搭在书案上的手紧紧攥成拳,恨的手上青筋暴起!不过就是夜倾辰身边的一个护卫而已,居然让他折了那么多的暗卫!

虽是没有睁开眼睛,但是仍然能感觉到夜倾瑄的满腔怒气。一时间,那名前来回话之人噤若寒蝉,不敢再多言。他自然也明白主子为何这般动怒,不仅人未抓回来,还生生折损了那么多的人,可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他本想将沈太傅抓回来,以此来威胁慕青冉,可没想到夜倾辰的人消息会得的那么快,竟是与他的人前后脚的赶了过去,事已至此,他便只能放手一搏,直接命人出手将沈太傅劫回来,可谁曾想,人派出一波又一波,竟是无人生还!不过好在……他手里还有一张底牌,他倒是要看看,他们还能得意的了几日!

而这边沈太傅便算是与沈灵均在王府中住了下来。

从他来到王府之日开始,除了墨嫣奉命在暗处看着他以外,墨锦也早就派人去调查了一番。只是查到的结果与他自己所说相差不远,左右不过是幼年失去双亲,自己颠沛流离的讨生活过日子,四处辗转漂泊,直至最近才是在丰鄰城外的一处村庄定居,每日均是以乞讨为生!

听完墨锦说的话,慕青冉的目光漫不经心的落在手中的芙蓉白玉杯,葱白纤细的指尖慢慢摩擦抚过,眸光一派平静。

沈灵均……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却是不知他当不当起这个名字!

“你说他原本叫什么名字?”

“初七!”听与他相识之人说,他说自己是初七生辰,因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便让人这般唤他!

连名字都不记得,倒是记得自己的生辰,倒是有些意思!想到什么,慕青冉唇角的笑意微凝,只怕外祖父也是因为这个,才会问他愿不愿意改名为“灵均”吧!

可她从不相信天下有这般凑巧之事,前一刻还是“亡命天涯”,下一刻居然就会遇到自己失散多年的亲人,上天若然如此眷顾于何人,想来也必是剥夺了他许多……

“小姐,他真的是将军的儿子吗?”流鸢虽然觉得那人与太傅大人有几分相似,却总觉得他身上少了些该有的气质。

“不知道……”

“那为什么不直接拆穿他?”既然证明不了他不是,可是他也证明不了自己就是啊,还不如直接当做没有他这个人,将他赶出府去呢!

闻言,慕青冉却是淡淡摇头,一则她没有证据,他的一切身份背景都没有疑点,可越是这般平常,才越是让人感觉不正常;再则,眼下看外祖父的态度,若是贸然对那人出手,恐会让他老人家伤心,还是暂且看看吧!

见状,流鸢不免有些郁闷,她微微嘟嘴嘟囔道,“万一……他要利用小姐做坏事呢?”

“便是他有心利用,也须得我甘愿配合才是!”说话的时候,慕青冉的眸光淡淡扫过在一旁看书的夜倾君,目光很是轻柔。

他看的很是专心,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她们在说什么,眸中一派纯真之色。

------题外话------

抱歉抱歉,今天中午那更有点事断了,晚上一起发两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