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无后为大/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几日慕青冉的癸水来了,看着夜倾辰满脸的不情愿,她竟是难得的有些“幸灾乐祸”。不过……

“夜倾辰,你是不是……服了什么药?”她前几日似乎是见到墨熙端了一碗药汁送去给他,他最近并未受伤,那这碗药是什么功用,她大致能猜到一些。

闻言,夜倾辰先是一愣,随后伸手将她抱在怀中,骨节分明的手按在她的背部,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她的身后垂至腰际的长发,眸光中隐隐带着忧色,“是。”

上一次苏离的那株天灵草若是还在,按照紫鸢所说,倒是能彻底调养好青冉的身子。只是,后来为了解他身上之毒,却是直接给他服用了,她的身体虽是较之以前好了许多,但若是生养孩子,他却是万分不放心的。

怀孕之时的辛苦和危险暂且不说,就是最后生产时的九死一生他也万万不会拿她去冒险的。所以,从地宫回来那日开始,每每与她亲热,他均是会服下墨熙一早为他调配好的药,以防青冉受孕!他已经想好了,若是能将她的身子养好自然最好,若是不能,那就只他们二人相依相伴,也是极好,至于这王府的“世子”之位,只需要在皇室宗亲之中选一个适龄的孩子便是了。

“是因为……我的身体吗?”除了这个,慕青冉实在是想不到还有什么别的理由会让他那般做了。

“青冉,我只要你!”除了她,别的人他可以不在乎,就算是他们之间的孩子,不要就不要!他绝对不会为了子嗣的问题而去造成她身体上的负累!

就算她的身体全然康健,也不能保证能够顺利生下孩子,更何况她身子这般孱弱,他怎么可能让她冒险!这虚浮人世,他难得有她相伴,怎么会为了“其他的人”而让她以身涉险!

慕青冉自然知道他为何担忧,尚且是外祖父,他都会这般“爱屋及乌”,以礼待之,若是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不难想象他会有多爱幼。

“只要我……却不要我的孩子。”她微微从他胸前仰头望着他,眸中盈盈含水,一时看的他心动不已,可是听到她说的话,却是眉头猛地一皱。

“青冉!”第一次,夜倾辰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他绝对不能让她冒这种险!

“若是以后我能养好身子呢?”也不可以有她自己的孩子嘛?本来,慕青冉于这种事情上并不是很执着,孩子之于父母之缘,不过是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可是他连试一下的机会都不给她!她自然明白夜倾辰的担忧,她也不是莽撞之人,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可能的确是不太乐观,可若是将来有机会将身子调养的更好一些呢,是不是就可以试着孕育孩子了,一个属于她和夜倾辰的孩子……

本是想直接开口拒绝的,只是看着她微扬着小脸,眼中满是期冀,到嘴边的话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那便以后再说!”

闻言,慕青冉方是放下心来,唇边粲然一笑,眸中华光璀璨,渐迷人眼。

晚些时候,夜倾辰有事入宫,慕青冉方是要去寻沈太傅,却不想宫中的太后又来懿旨,召她入宫!

一时间,慕青冉心下有些微疑,怎么没过了几日,又召她进宫?太后……是太闲了吗!

想到夜倾辰就在宫中,慕青冉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只和上次一样,只带着墨音和墨影两人便上了马车。

王府之中,紫鸢和流鸢将慕青冉送上马车之后,便一路说说笑笑的向浮风院而去,不想路上却是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这人便是太傅大人在路上带回来的那人?”紫鸢的目光淡淡打量着眼前一身锦衣的男子,这般看上去,倒是有点世家公子哥的意思,不过,那眼神实在是有些“露怯”!

“嗯!”一见到他,流鸢就莫名的觉得厌弃,却是一时间说不上原因。可是偏偏太傅大人拿他当个“宝儿”似的,连小姐都默许了他的身份,她们更是不便说什么。

紫鸢原本心下还有些奇怪,这人怎地会这般轻易便与沈太傅回了王府,说改名便改名,原是这般锦衣玉食,将他奉为上宾。

而另一边的沈灵均也是见到了对面走来的两位女子,流鸢他已经见过,倒是她身边的那位,从他来那日开始,并未在王妃的身边见到这位姑娘,想来应是那日墨管家说起的紫鸢姑娘!

“两位姑娘有礼!”沈灵均几步上前,拱手施礼,他毕竟出身乡野,不要说皇室的规矩,就是寻常有钱人家的规矩他也未见得知晓,不过这几日在王府中见众人皆是有礼有矩,他不免也是有样学样。

“公子有礼。”

见流鸢又是那副恨不得杀了他的眼神,沈灵均一时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这小丫头看着灵动可爱,怎地眼神那般凶恶!相比之下,一旁的紫鸢就温柔多了,她虽然比不得王妃倾国倾城,但到底也算是一名美人,加之她性格温顺,目光无害,一时间倒是让沈灵均颇有好感。

“想必这位……便是紫鸢姑娘吧!”

“是,不知公子有何吩咐?”照理说,沈灵均身为男子,是不宜在此与她们两个未出阁的姑娘随意攀谈的,只是这院中来来往往这么多人,倒是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只是难免让人觉得他行为轻佻,不懂规矩!

“不……没什么吩咐,不过常听府中下人提起,却一直未见本尊,所以一时好奇。”

“若无事,奴婢们先告退!”说完,紫鸢便直接拉着“蠢蠢欲动”的流鸢快步离开。

“诶!我……”他方是要继续说下去,却是被流鸢后头狠狠的瞪了一眼,瞬间便僵在了原地,那眼中的凌然杀意,就算是他不会武功,也能清楚的感受到。

不过他的目光微微在那抹紫衣背影之上留恋,神色莫名……

宫中

慕青冉到了华阳宫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这一日的气氛与往日很是不同,前两次过来,不管是太后还是宫人,均是对她“礼遇有加”,可是今日,竟是得了命令一般,颇有些不将她放在眼中的样子。

因为按着太后娘娘自己的臆想,应该是过不了多久,慕青冉就该进宫与她哭诉夜倾辰“虐待”她的种种劣性,可是她等了许久,竟是听到的越来越多关于两人恩爱有加的传言,这叫她怎么能坐得住!

“青冉拜见太后娘娘!”看着太后沉着脸坐在上座,慕青冉脸色未变,少不受影响的问安施礼。

可是却并未听见太后叫起,慕青冉不禁心下觉得好笑,她们皇室中人,都是习惯这般行事的吗?!若是往常,或许为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会“安静”的由着太后折腾,只是现在……她方是好不容易要了夜倾辰的承诺,若是能养好身子,他便不会再服药,一切听天由命。是以她现在可是比任何人都要看重自己的身体,今日晨起吃药的时候,紫鸢还惊异的说觉得她今日配合的很呢!

看着慕青冉未见叫起,便径自起身,太后顿时美目一竖!

“大胆!”一直候在太后身边的周嬷嬷见了,立刻扬声喝道。

太后闻言,却是并未阻止周嬷嬷对慕青冉的无礼,瞧着她一副病弱的样子,未想到胆子倒是不小!果然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跟着夜倾辰待了些时日,竟是也学的目中无人,胆大妄为起来了!

“太后娘娘还未曾叫起,王妃怎地这般不懂礼数!”

“哦?太后娘娘竟是未曾叫起嘛!那便是我听错了,不过,倒是阴差阳错的省了您许多麻烦!”见太后和周嬷嬷均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慕青冉含笑说道,“我素日身子不好,这万一若是不慎晕倒在华阳宫,恐会为太后娘娘添了晦气。”

话虽是这般说,但是太后又不是傻子,如何不明白慕青冉话里话外的“威胁”之意!她平素身子娇弱这是丰鄰城人尽皆知之事,若然是因为自己将她折腾出什么“问题”,到时候不说夜倾辰发起疯来,就是陛下只怕也要借题发挥。

太后冷眼看着下面静静站着的慕青冉,心道好个“牙尖嘴利”的丫头,她往日倒是小瞧了她,竟是这么三言两语的就让她不敢轻举妄动!

“罢了,哀家今日叫你过来,原是要与你说说王府子嗣一事!”按照她原本的计划,本以为上次慕青冉回去之后便会与夜倾辰生了嫌隙,毕竟换作任何女子,听到自己夫君这般行径,多是害怕的能避则避,可谁知靖安王府竟是一日比一日安宁。这一计不成,太后心下便又生一计……

闻言,慕青冉水眸一凝,随即唇角的淡笑愈加明显,更显得整个人气质清雅。原是打的这个主意,想要用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往王府塞人吗?!

难得的,这一次太后的想法竟是与庆丰帝不谋而合。

御书房中,庆丰帝含笑看着眼前的少年郎,眉目愈发的舒展。果然是成了亲,辰儿瞧着与以往似有些不同,似乎更多了一点“人气儿”!

“朕今日,想与你说说家常话!”见夜倾辰今日心情不错,庆丰帝方是斟酌着开口。

“陛下请讲。”

“你娶王妃也有些时日了,这子嗣……”早前两人刚刚大婚,他恐慕青冉入不了辰儿的眼,本是有些担心会委屈了他;现下他独独宠爱慕青冉,却仍是让他忧心不已。慕青冉的身子那般娇弱,也不知能不能顺利生养,辰儿既是已经通晓男女之事,他便有心打算再为他指一门婚事!

“陛下想说什么?”夜倾辰的声音渐渐变得有些冰冷,一旁的蔡公公听了,急忙低下头去,王爷这定然又是不高兴了!

庆丰帝闻言,微微皱眉,这孩子……他就不相信他不明白自己的意思!

“朕有心为你再指一门婚事!”虽说话是这么说,不过庆丰帝还是不觉拿眼瞟着夜倾辰的神色。

“靖安王府只会有青冉一个女主子,方才所言,陛下切勿再提!”

“就算是与你指婚,也不过是位侧妃,不会影响她的地位!”归根究底,还是子嗣为大,就凭这一点,就算是慕青冉本人在这,她恐怕也说不出什么。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臣以为,陛下应是最明白这句话的!”就在庆丰帝以为夜倾辰又会如以往一般不发一言的就摔袖离开的时候,却是听闻他声音清冷含翠的响起。

“辰儿……”庆丰帝颇为惊讶的看着眼前之人,他何时也会说这般儿女情长的话了!

“陛下若执意如此,莫怪臣血染丰鄰!”他倒是看看,谁敢应了这门婚事,他的玄霄剑也似许久未出鞘了!

“你呀!”他既已经这般说,便是真的敢这般做,脑中一时间不免又是想起当年在宗人府见到他满身血迹的样子,不觉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可这子嗣……”

“宫中皇子公主何其多,可有能入陛下心者?!”这话便算是有些大逆不道了,只不过庆丰帝听完,却并未动怒,反倒是眼中渐渐有些湿润。他如何不明白辰儿的意思,虽说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可孩子多了,也未必见得就是好事!

话已至此,庆丰帝心知多说无益,若是别的人这般“不识抬举”,他直接一道圣旨下去,哪里会管别人的心思。可是偏偏是夜倾辰,他唯恐他受一丝的委屈,他既是认准了慕青冉只怕绝不会再听从他的安排,这倒也罢了,左右与他父亲一样,怕是这一生也只得这一人。想起慕青冉,庆丰帝不免微微眯眼,那女子倒也值得人这般对待,不过就是身子弱了些,以后好生养着便是了!

这边夜倾辰算是轻轻松松的解决掉了这个麻烦,只不过慕青冉那边却是没有他这么顺利……

“你嫁进王府已有些时日了,可有些什么动静不曾?”说这话的时候,太后的眼中隐隐有些幸灾乐祸之色,就凭她这副病怏怏的身体,只怕也是没那个福气生养!

“回太后娘娘的话,不曾!”

“你身子娇弱,这事本也急不来,只不过这王府不比寻常人家,子嗣尤为重要,你说呢?”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慕青冉若是还不明白,那便是装糊涂了!

“太后娘娘说的是。”

太后闻言,却是微微有些气结,她未曾想慕青冉竟是这般油盐不进,她话已经说到这了,她竟是还在装傻充愣。

“哀家这里,有几个善解人意之人,不若,你便直接带回王府去,日后也好方便使唤!”

“王爷素日不喜王府中有闲杂人等,这事……青冉却是不敢贸然应承。”无端端的害了人家妙龄少女的一条性命,岂不是枉造杀孽!

“这是哀家的命令,他还敢违抗不成?!”

话虽是这般说,但是慕青冉却是心下好笑,夜倾辰还真敢!

慕青冉慢慢抬头平视眼前的太后,眸中是温婉的笑意,隐隐闪着水光,“太后娘娘这般在后宫搅弄风云,不知西宁侯是否知道?”

闻言,太后瞬间色变,目光微瞪的盯着慕青冉,一时间竟是没有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可慕青冉看她的反应,便是心下明白,西宁侯与夜倾瑄安通款曲之事,果然太后也是不知情的。否则,她断不会这般贸然的与她出手,也绝不会做出这么没有章法的事情。

“西宁侯府近些年已经逐渐隐退,若是因着太后娘娘这般愚蠢的举动而再次出现在陛下的视野当中,只怕不是什么好事吧!”

什么?!愚蠢?!

太后的脸色很是难看,她竟然敢说自己愚蠢!

“你……你好大的胆子!”

“青冉这是一番好意,若然等到西宁侯府落得与襄阳侯一样的下场,届时……只怕连您的太后之位都会受到动摇吧!”

看着慕青冉含笑着说着这些话,太后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一旁的周嬷嬷见了,急忙伸手为她抚着背顺气,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看向慕青冉。前两次瞧着靖安王妃很是温顺识礼的样子,怎地今日竟是这般大胆,竟然公然与太后娘娘“叫板”!

“慕青冉!”太后的眼瞪得睚眦欲裂,果然是有样学样,跟着夜倾辰呆久了,她竟然也是学的这般放肆无礼!可她不敢动夜倾辰还不敢动她一个和亲公主吗?!“来人!给哀家掌嘴!”

暗处的墨音和墨影一听,顿时气的火冒三丈,他们家王爷的“眼珠子”是你说打就打的嘛!不过见慕青冉仍是含笑站在那里,处变不惊的样子,俩人依旧是安静的看戏,若是有需要王妃会唤他们的!

“我好心规劝了这么多,奈何太后娘娘却是半分未听得进去!”微微低头,再次抬首的时候,她的眼中更加精亮了几分,流光璀璨,竟是一时间看的太后和周嬷嬷都呆愣住了。

“我早前便说了,我身子不好,太后娘娘这一巴掌打下去,却是不知道要惹出多少麻烦呢!”她的声线很是婉转动听,可偏偏是这样笑语嫣然的样子,才更令太后觉得摸不着头脑,“我家王爷的脾气不大好届时惹得他血染华阳宫,却不是您能阻止得了的……”

“你威胁哀家!”她就是仗着夜倾辰对她的宠爱,竟是如此不将她放在眼里,往日竟是她看错了她!

“不过是好言相劝罢了,若我是您,锦衣玉食的在这华阳宫中安享晚年,岂非一大乐事。”

闻言,太后竟是忽然冷静下来了一般,她的确是不敢将她怎么样,一旦她在华阳宫有个三长两短,还不知道夜倾辰那个疯子要怎么闹呢!不过,若是出了华阳宫再出什么事,那可就是与她无关了……

见太后的面色似有松动,慕青冉淡笑道,“青冉见太后面色似有困乏,便先行告退,改日再和王爷进宫给您请安。”

说完,便直接走了出去。太后冷眼看着她袅娜的背影,嘴角不禁勾起一抹阴险的笑意,改日……还不知能不能活到改日呢!

------题外话------

天天万更,偶实在是写不出小剧场了,表怪我~(>_<)~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