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皇宫禁地/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路出了华阳宫,慕青冉本是打算直接出宫的,却不想行至御花园的时候,突然出现一名小宫女“拦”在了她的身前,“奴婢参见王妃。”

“起身。”慕青冉淡淡扫过眼前之人,她来宫中次数不多,这宫女她却是从未见过。

“王爷命奴婢前来接王妃过去。”

“去哪?”夜倾辰?!他倒是的确进了宫,只不过……怎地不是蔡公公过来?

“王爷说您到了就知道了。”

闻言,慕青冉便也不再多言,左右有墨音和墨影在暗处跟着,想来也不会出什么事。

梅林之中,夜倾宁探头看着入口的方向,微微皱眉,方才那人……怎么瞧着像是王妃嫂嫂?!

“宁儿,你看什么呢?”夜倾城看着皱眉看着一边的夜倾宁,不觉皱眉问道。

“啊!没什么……”眨了眨眼,夜倾宁状似害羞一般说道,“四皇姐,我肚子有些饿了,回宫吃点东西再过来帮你采花好不好?”

闻言,夜倾城宠溺的一笑,伸手点了点夜倾宁的额头,“你呀!当心吃成个小胖妞儿,将来招不到驸马!”

“嘿嘿,那也不怕,左右四皇姐有了驸马,我就去你的公主府蹭吃蹭喝!”闻言,夜倾城却是瞬间羞红了脸,她本是想打趣宁儿,竟是被这丫头给打趣了!

“好了,快些回去用膳吧,若是饿坏了你,只怕惠妃娘娘要心疼了。”

看着夜倾宁蹦蹦跳跳的一路出了梅林,夜倾城不觉微微抬手抚上自己有些发热的脸颊,想到刚刚宁儿说起的驸马,一时间更见娇羞,也不知,那人喜不喜欢她……

一路跟着那小宫女向前走,慕青冉初时还“流连”沿路景色,可是渐渐地,她却发现路上见到的宫人越来越少,路,也越走越荒凉。她微微转头四下看了看,竟是不知,这般华丽堂皇的皇宫之中,还有这样“人烟稀少”的地方。看了半晌,慕青冉的目光最终还是转回了那名宫女的身上,她的容貌很平凡,平凡到丢在人群之中,只怕很难再认出来。

“启禀王妃,就是这里。”方行至一座宫门口,那宫女便停了下来。

慕青冉淡淡打量着眼前的宫宇,心下不免疑惑,这难道……不是冷宫吗?!她扬首看着宫门上方的宫匾,龙飞凤舞的“云华宫”三个字映入眼帘。

她抬手推门走了进去,却是瞬间被眼前的场景震惊。院中已是长满了枯草,宫殿廊下满是纠结的蛛网和灰尘,台阶上已是布满了青苔,整个殿宇显得灰蒙蒙的一片,丝毫不见别的宫殿富丽堂皇之感。见此,慕青冉不觉微微皱眉,这里……究竟是哪?

正在思虑间,却只听闻身后“砰”的一声,原本微开的宫门已经紧紧的闭合,门外似乎是传来了“落锁”的声音,要将她困在此地?!

“墨音。”看着对方这般作为,慕青冉一时间觉得,这地方一定大有讲究!那名宫女,只怕也是大有来路。

“是!”  另一边的承乾殿,庆丰帝正与夜倾辰说着过些时日的科考一事,却不想皇后宫中的陶姑姑忽然求见,说是听下面的小太监回报,有人擅闯云华宫!

闻言,庆丰帝的脸色蓦然一变,原本还与夜倾辰有说有笑的模样,突然变得阴郁非常,看的一旁的蔡公公都有些心中发虚。夜倾辰目光冷冷的看着陶姑姑,眸中情绪不明。

“何人?”庆丰帝的声音很是森冷,陶姑姑听闻,不觉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在宫中伺候多年,自然明白庆丰帝的性格,这位帝王虽是平日看起来很和善,但到底他还是一位掌握着众人生杀大权的上位者!

“尚且不知=确定,不过……”陶姑姑的目光不经意间的扫过了一旁的夜倾辰,却见那人冷眼看着自己,吓得她瞬间低下了头,声音也不若方才那般有底气,“有宫人瞧着,似是……靖安王妃!”

此言一出,庆丰帝的脸色忽然又是一变,随即看向夜倾辰,却见他也是有些诧异的样子,不禁心下暗忖,“摆驾云华宫!”

夜倾辰在听到陶姑姑说到慕青冉的时候,不禁有些诧异,青冉她何时进的宫?!

一路随着庆丰帝向云华宫走去,众人皆是能感觉到帝王的威压,夜倾辰自然知道云华宫是什么地方,这里一直是皇宫的禁地,陛下多年之前便下过禁令,任何人不得进入云华宫,如有违者,立斩不赦!

庆丰帝与夜倾辰到了云华宫门口的时候,只见皇后已经等在那里。

“臣妾参见陛下。”她看见夜倾辰也跟在庆丰帝的身边,先是一愣,随后掩饰的低下了头,千算万算,却是算漏了这个“煞星”也在!

夜倾辰眸光微冷的扫了一眼眼前的景象,看着破旧的宫门边丢弃的一把大锁,不觉眸光一闪。

仿若没有听到皇后的话一般,庆丰帝的目光直直的望着眼前的宫门,眸中不复怒气,却是满满的沧桑回忆之色,不想,云华宫如今已是破落成这般光景了。

“臣妾参见陛下!”见庆丰帝没有反应,皇后不禁又是高声唤道,见他眼中似有留恋之色,皇后的眼中却满是悲戚怨毒。他果然还是忘不了那个“贱人”!就算明知她犯下了“滔天大罪”,他心中仍是对她有所眷恋。

耳边蓦然想起的声音,将庆丰帝从回忆之中唤回,他的脸色很是难看,语气很有些不耐烦,“人在哪?”

“启禀陛下,想是在里面,因着禁令,臣妾不敢贸然进去寻人!”

闻言,庆丰帝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命人打开宫门,所有人的眼睛均是紧紧的盯着慢慢开启的“老旧”的宫门,伴随着“吱嘎”一声,院内的景色呈现在人们的面前。

里面满是荒草,有些窗棱已经破旧的悬在窗上,四处结着蛛网,比之冷宫也不为过。庆丰帝的眼中满是凄凉,云华宫从封宫之日起到现在,已有十年光景,十年,竟是这么久了……

回廊之上,还挂着多年之前的红灯笼,却是早已经泛黄褪色,变得斑驳发白,再不负往昔鲜艳!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依,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夜倾辰回首看着庆丰帝愈见悲戚的眸光,不禁心下暗忖,怕是再也不会提起为他赐婚的事了!

皇后看着庆丰帝愈见感伤的面容,不觉心下悲愤,一时间更是想要尽快离开这个地方,“来人!进去搜!”

皇后的一声令下,顿时便有小太监和嬷嬷进到院中大肆搜寻。夜倾辰见此,却是并不担心,青冉既是入宫必定会带着墨音他们,既是在宫中,有他们在,她便不会有什么危险,至于旁人会设计陷害她,他却只是动怒,但却并不担心她会着了别人的道。

看着夜倾辰“气定神闲”的站在那,并不如何担心紧张,皇后心下却不免冷笑,现下倒是老神在在,她倒要看看,他待会还能不能这般满不在乎!

稍会儿,便见一名小太监眼色复杂的拖着一名小宫女出来,皇后见此,不禁微微眯眼,怎地不见慕青冉?!

“不是说有人见到靖安王妃入了云华宫吗?人呢?!”皇后的这点把戏,庆丰帝如何看不出来,此刻的声音更见冷硬,不免让皇后心下微慌。

“娘娘您看,这小宫女……不是贵妃娘娘身边的如画吗?”忽然,一旁的陶姑姑似发现了什么重要的大事一般,急忙示意皇后向倒在地上之人看去。

闻言,庆丰帝也不免扫了一眼过去,确然觉得这宫女有些眼熟,倒是记不得在哪里见过,若然按照陶女官所说,她果然是月华宫的宫女,倒也说得过去。

“陛下,这……”皇后似有些为难的看向庆丰帝,月华宫的人无缘无故的跑到了陛下明令禁止入内的云华宫,这事情怎么想都难免觉得有些蹊跷。

“摆驾月华宫!”

事情越来越有些乱了,本以为是慕青冉误入了云华宫,谁知竟是牵扯出昭仁贵妃。想到这件事情可能会让陛下“重罚”月华宫那个小贱人,皇后的眼中就满是幸灾乐祸之意。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赶赴月华宫,未进殿中,便听闻殿内欢声笑语,好不热闹。闻声,皇后不禁冷笑,看待会陛下问罪的时候她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乍进入殿中,不要说皇后,就是连庆丰帝都是一愣。

昭仁贵妃正倚在贵妃榻上,笑语嫣然的说笑着,那对面做着的可不正是慕青冉!

“臣妾参见陛下,参见皇后娘娘!”

“儿臣参见陛下,参见母后!”

殿内,不止是慕青冉,还有六皇子夜倾昱和九公主夜倾羽!皇后的眼中满是震惊,慕青冉怎么会在这?!

“平身!”庆丰帝走到昭仁贵妃的身边,伸手扶起她,揽住她回一旁的榻上坐下,却是直接将身边的皇后凉在了一边。夜倾辰方是进到殿中便见到慕青冉,不觉眸光微闪,他就知道她定是不会让自己随意被人设计的。慕青冉见他也来了月华宫,不禁微微朝他一笑,缓步向他身边走去。夜倾辰也不管还有没有别人在场,径自拉过她的手握在掌中,感觉到她的指尖渐渐地变得温热,才算是放下心来。

“靖安王妃怎地会在月华宫?”见殿内其他人均是一派其乐融融的样子,皇后不免出声提醒庆丰帝此行的目的。

“回皇后娘娘的话,青冉是受太后娘娘懿旨进宫觐见的,出宫的时候,不想觉得身子略有不适,恰逢贵妃娘娘的月华宫就在附近,便过来叨扰片刻。”这一番说辞,却是让夜倾辰微微皱眉,他低头仔细看着她的面容,见并无异状,便也稍稍安心,心下明白这定然是她的“说辞”。

“都是一家人,青冉怎地说这般见外的话。”昭仁贵妃的一声“青冉”,却是瞬间拉近了与靖安王府的关系,相比皇后方才的一句“靖安王妃”,却是亲疏立现。

昭仁贵妃的这一番话倒是取悦了庆丰帝,人人都知道他最为重视的人便是老王爷和夜倾辰,眼下爱屋及乌的也算是看重慕青冉,现下贵妃这般说,可不就是让庆丰帝觉得龙心大悦嘛!

夜倾昱嘴角挂着一丝近乎邪魅的笑容,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并不多言,皇后娘娘对上贵妃,还真是高下立现啊!

“贵妃还是先解释一下,这宫女是怎么回事吧!”说完,便见到有小太监押着如画走了进来。

方走进殿中,如画看着安然站在夜倾辰身边的女子,顿时满目震惊。慕青冉似乎是瞧见了她,不禁微微朝她灿然一笑,却是吓得如画猛然低下了头。她不明白,方才她明明是亲眼看着慕青冉进到云华宫,还特意亲手上锁将她扣在了里面,可是现在她怎么会安然无恙的待在月华宫?!

乍一见如画进来,昭仁贵妃满眼的疑惑,“如画?”

一听贵妃的声音响起,如画的身子顿时一僵,在场之人皆是看的清清楚楚。

“不知皇后娘娘这是何意?”昭仁贵妃的脸色很是惊诧,似乎很是不解皇后为何会扣着她的宫女,到她的宫中来质问她。

“你的宫女蓄意引着靖安王妃前去云华宫,你说本宫是何意?!”不管怎么样,今日一定要将这罪名坐实到她的身上,至于慕青冉……今日倒是被她逃过一劫!

“这话却是从何说起,青冉一直待在月华宫,皇后娘娘不若是搞错了?”皇后此话一出,昭仁贵妃的脸色更是诧异,她眉目微凝,不觉侧头看向庆丰帝,似乎是在询问他一般。

“沿路均是有宫人见到,怎么会搞错!”说完,皇后还快步走到如画的面前,声色俱厉的问道,“是不是你带着靖安王妃去云华宫的?!”

“不……不关奴婢的事啊!奴婢也是奉命行事……”如画说话的时候,还状似惊恐的瞟了一眼昭仁贵妃,一时间,令人浮想联翩。

“奉命行事?奉谁的命?”庆丰帝的声音很是阴冷,目光严厉的瞪向跪在下面的如画,一时间,昭仁贵妃的脸色也渐渐变得有些难看。

“这……”

“快说!”见如画还在那里吞吞吐吐的样子,庆丰帝忽然厉声喝道。

“是……是贵妃娘娘和……和六殿下!”

此话一出,庆丰帝的双眼立刻射向站在一旁的夜倾昱。慕青冉眸光淡淡的看着如画和皇后,这一出戏真是耗费了皇后好一番心血啊!

“单凭一个宫女的片面之词,皇后娘娘便是这般笃定吗?”

“是不是片面之词,问问靖安王妃不就知道了!”说完,皇后神色得意的看向慕青冉,她倒是要看看咱们这位“能言善辩”的王妃这会要怎么说!

见状,慕青冉嘴角笑意不变,心下却是免不住思量,若说果真随同如画去了月华宫,便是变向帮着如画证明她所言非虚,可若是矢口否认,却是沿路那么多宫人均是瞧见了,当真抵赖不得。

“方才确有一个宫女寻我,说是王爷唤我前去,不过却是走在半路便突觉身子不适,转途来了月华宫。”

“不是本王。”听慕青冉这般说,夜倾辰便也大致了解了这事情的经过,想来是有人命如画假借他的名义将青冉引到云华宫。云华宫中曾发生过一件宫廷秘事,众人只道这是一处禁地,具体“清楚”原因的人只怕是少之又少,青冉毕竟嫁来丰延的时间短,这些事情并未得知,刚好被人转了空子。如果不是她素来聪敏,今日若是换了旁人,只怕真的着了道。想到这里,夜倾辰看向如画的目光就不觉愈发的阴森,不管是何人指使,但是如画这般惹上慕青冉的行径就是必死无疑!

闻言,慕青冉似乎是一愣,随即才释然的淡笑,“倒是巧在我身子突然不舒服,否则……”就被人设计了!

慕青冉此话一说,夜倾昱不禁微微眯眼,他目光不着痕迹的看向慕青冉的方向,却只见那女子嘴角含笑的看着他,急不可查的冲着他微微颔首。

“不知贵妃可还有何话说!”

“母后……”夜倾羽方是气不过要说话,却是被夜倾昱一把拉住,护在了身后,接着她的话便说了下去。

“母后,这整件事情,都是如画一人所为,就算是她胡乱攀咬,也不能因此断言此事就是月华宫人指使啊!”从这件事情争论开始,夜倾昱便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眼下见情形不妙,方是才出言制止。这件事情,慕青冉既是已经选择了与他们一条线,现在绝不能让夜倾羽胡乱说话坏了眼前的局势!

被夜倾昱护在了身后,夜倾羽心下明白他这是恐自己说错了话,只是看到如画浑身发抖的跪在殿内,她就气不打一出来!这作死的小蹄子,怎地这般吃里扒外?!

“如画是月华宫的人,还口口声声说是受你母子二人指使,事情已是十分清楚!”可却是不知为何,皇后此言一出,却是庆丰帝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若然照着皇后娘娘所言,如画……却是陛下赐给我做婢女的。”昭仁贵妃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是生生害的皇后将庆丰帝给得罪了!

皇后闻言,顿时气的不行,身后的陶姑姑也是心下一惊。初时决定用如画的时候,便是看准她背景干净,不是任何一方的人,若是月华宫的老人,被昭仁贵妃看管的太过严禁,不好下手,反倒是如画,是陛下赏赐的人,就算是查,也不会有人怀疑到皇后身上,却是没有想到,她会这般说!

其实皇后心中清楚,这个局从慕青冉没有出现在云华宫开始,就已经算是失败了!所以她现在纵使再是“咬紧”昭仁贵妃,也拿不出什么实质的证据,证明就是他们只是如画骗慕青冉前去云华宫的。而如果相反,如画成功骗到了慕青冉,那这擅闯皇宫禁地的罪名一经落实,不管是不是夜倾昱他们指使,夜倾辰都不会善罢甘休!可是现在……

“娘娘,今日的安胎药还未喝呢!”说话间,只见侍书端着托盘悄然而入。

见此,庆丰帝却是亲手接过了药碗,一时间屋中之人不免神色各异。侍书拿着银针仔细测了一下,见并未有什么异常,昭仁贵妃方才服下。皇后见状,却是更加的气愤!不过就是仗着自己怀了龙种,陛下竟是这般对她青眼有加。夜倾昱看着昭仁贵妃一饮而尽的安胎药,眸中不觉变得愈发的幽深……

------题外话------

哈哈,我最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发现你们真的都好可爱,很少在评论区讨论剧情,一半以上的评论都是“问更”,我给你们看看哈!(有图有真相)

1。今天不更了?

2。今天啥时侯更?

3。入V后是不是日更过万?

4。每天中午还更吗?

5。晚上不加更了吗?

6。今中午12点不更了?

7。晚上还加更吗?

8。今天只有一更吗

9。……不够看……明天才更新……

10。今天只更两章吗?

11。大大今天还有万更吗?

12。今天的二更呢?

……

说实话,我看到这些真的很怕我现在每天万更,然后哪天你们再给我来个“催更”,估计我再也没有胆量看书评了,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