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嚣张肆意/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了王府的马车之后,夜倾辰方才是开了尊口,“声东击西?”说了要帮夜倾桓,今日却这般与夜倾昱行方便,她打的应该是这个主意吧!

慕青冉闻言转头含笑望向他,“王爷素善用兵,却是瞒不过你的眼睛。”

她的态度就等同于是夜倾辰的态度,也因此,她越是对六皇子示好,越能引起大皇子的警惕,从而集中火力一心对付他,而这时候三皇子才有机会上位。只是眼下夜倾桓不知所踪,她对夜倾昱示好也算是一个退路,不管如何,登上王位的一定不能是夜倾瑄便是了!

“云华宫……”她只听夜倾宁说那是皇宫禁地,具体的却是并未细问。

“容嘉贵妃,名唤朝云华!”他对容嘉贵妃有些印象,完全是因为当年母妃在世的时候,她们二人关系极好,后来母妃离世,他被陛下接进宫中,容嘉贵妃也对他很是照顾。

闻言,慕青冉不禁有些惊讶,云华宫,原是用容嘉贵妃的名字命名的,她就说怎么会成为禁地!她对容嘉贵妃和夜倾桓有些耳闻,当年陛下力排众议要娶一位江湖女子入宫,遭到了百官和后宫的百般阻扰,可最后他却还是一意孤行的将人纳进了后宫。之后,便是万千宠爱于一身,庆丰帝几乎是一颗心都放在了那女子的身上,不管前朝的奏章如何如雪片一般“飞”进御书房,他始终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后来,这女子诞下一名男婴,竟是直接被册立了太子,而她也成为了后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容嘉贵妃!只是后来……一夕之间,风云变幻,庆丰帝竟是不知何故忽然给荣宠一身的容嘉贵妃赐下了一杯毒酒,可那时贵妃已经再次怀有龙嗣,几番权衡,庆丰帝决定待她生产之后,再“去母留子”!而那时已是贵为太子的夜倾桓也因此被牵连夺去了储君之位,成为了连亲王封号也无的“废权皇子”!

“既是那般荣宠在身,何以一朝情灭?”虽说自古皇家多薄情,可是慕青冉总觉得,庆丰帝不似那般的人,他偶尔看向夜倾辰的目光明明是充满了纵容和关切。

“当时,宫中传言贵妃与人通奸!”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夜倾辰的眸光似有一丝冷冽划过。

通奸?!

慕青冉紧紧的皱着眉头,不禁觉得这说辞很是好笑,她已经是贵为贵妃,儿子又被册封为太子,怎么会放着这么大好的生活不过,而去与人通奸,岂不是自寻死路?!

“皇后娘娘带着人引着陛下亲自前去求证,结果……却是在容嘉贵妃的寝宫中搜出了诸多与北朐联系的铁证!”这才是最致命的一击!彻底断绝了夜倾桓后面所有的路!

北朐?!

容嘉贵妃是北朐派来的细作?!

见慕青冉面露疑惑,夜倾辰拉过她的手慢慢放在掌心把玩,方才继续说道,“后来贵妃被囚云华宫,直到生下夜倾君,方才饮鸩而死。”

这便是……那女子轰轰烈烈的一生吗?一朝选在君王侧,如今却是悠悠生死别经年,实在是不胜唏嘘。

皇宫……真的是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地方。

见慕青冉面露深思,夜倾辰不觉伸手将她拥进怀中,他知道她想什么,可是想到庆丰帝偶尔与他提及的话,不免微微皱眉,青冉不喜欢皇宫,他绝不会勉强她!

“今日太后找你进宫说什么?”她几次三番在青冉面前搅弄是非,如果不是因着陛下不让他轻举妄动,他早就一剑杀了她。不过,现下不杀她,他却也有的是别的办法——让她痛不欲生!

“……没什么要紧的事,不过是问了问子嗣的问题。”慕青冉本是不打算告诉他的,想来他听了又要动怒,可是不说,他若是找墨音他们问,还不如她自己交代了。

“还有呢?”那老太婆不会这么就这么简单的随意提了几句,应该还说了别的,想到这些,他的声音就变得愈加的寒凉。

“询问一下我的身子如何……”如果说太后有心赐一批女人过来,他会直接转头回华阳宫的吧!

“青冉!”

见他又双手捧起她的脸,逼着她直视他,慕青冉微微闭眼,心知是躲不过了。

“太后她……有心赏赐几名婢女,以为王府子嗣传承。”话音刚落,慕青冉明显感觉到马车中的气氛突然一变,夜倾辰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又变得嗜血而残忍。

“墨音!”

“属下在!”感觉到马车中的威压,墨音一时心下有些好奇,怎地王爷和王妃在一起聊得好好的,会突然发起脾气来呢?!

“去华阳宫,按我说的做!”既然敢随意给他惹乱子,那就别想好好过了!

慕青冉听着夜倾辰一字一句的吩咐下去,越听越是惊心,真的要……这样吗?!那毕竟是一国的太后!

“属下遵命!”原来是因为那个太婆子啊,早就该收拾她了!说完,墨音便瞬间消失“飞射”而出,慕青冉愣愣的看着方才还有人在的地方,瞬间变得空荡荡,不禁暗暗感叹,真是出神入化。

“好了,解决完她,来说说你!”看着夜倾辰目光灼灼的盯着她,慕青冉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说她?她怎么了?!

“她说赏赐婢女,你是如何作答的?!”这种事情应该第一时间就告诉他。

“我说你不喜有外人在王府中,要问过你的意见才行。”他的眸中已经隐隐有了不悦之色,慕青冉也不敢欺骗他,只能照实告诉他。

“我若是答应呢?你便不作声了?!”他的眼神隐隐变得危险,慕青冉心下清楚,自己回答的稍稍不如他意,他一定会借机“惩罚”她。

“青冉心知王爷定是不会答应的!”见他有些被“惹毛”,慕青冉如今也被“锻炼”的学乖了,虽是心下羞怯,但到底还是壮着胆子将唇印在他的脸上。夜倾辰见此,眸光豁然一亮,只是……总是随意敷衍的亲个脸到底有些不能满足他了。他微微将身子凑近慕青冉,将自己的唇送了上去,慕青冉愣愣的看在眼前放大的俊颜,一时间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某位王爷实在是太“热情”了些。

心知拗他不过,慕青冉只得万分含羞的吻上他,她紧紧的闭着双目,长长弯弯的睫毛微微在颤抖,让夜倾辰看的心动不已。本是蜻蜓点水的一吻,却是瞬间变得炙热而缠绵。

慕青冉被他紧紧的拥在怀中,唇齿间满是他的气息,他的唇舌很是火热,不断地想要引她一起“嬉戏共舞”,极尽缠绵。

“嗯……”她方是想躲避他的“热吻”,却是被他紧紧的按住了头部,不得退避。

慕青冉的眼中满是“惊慌”之色,这是在马车上!他想做什么?!

好像是不满意她的不专心,夜倾辰含住她的薄唇,微微使力咬了一口,自己的唇角却是忍不住的微微上扬。

他的手越来越不安分,慕青冉终是忍耐不住的一把推开他的脸,呼吸微微有些急促,素日白皙的脸颊此刻满是红晕,温淡的眼中隐隐氤氲着水汽,看起来朦胧又醉人。

“这……这是在……在马车上!”他怎么敢?!

“不是青冉先主动的吗?”他的声音不复往日的清冷,隐隐有些魅惑的响起在她的耳边,灼热的气息洒在她的颈间,引得她微微缩了下身子。

她哪里有先主动?!好吧,的确是她先吻的他,可是……那也是为了安抚他的怒气,根本没有想到他会因此这么大胆……

只能说,慕青冉在这一方面对夜倾辰的了解还是有些“薄弱”,某位王爷虽是对其他女子不假辞色,但是对自己的小王妃还是很好色!

“借题生事……”就算是她挑起的,后面都是他自己“发挥”的!

“这是对你的惩罚!”有人提出这种话,她就应该直接命墨音和墨影杀出去!不过想到那种血腥的场面,再看看自己怀中干干净净的“小人儿”,夜倾辰想想还是觉得算了,她想如何便如何,左右事后他会处理的。

“可我没有说错啊,你本就是不会答应,我是心知你的心意才这般说的,怎地还要惩罚?”这马屁难道拍错了?

“嗯……”略一沉吟,夜倾辰状似思考说道,“那便当做是奖励。”

奖励……

慕青冉啼笑皆非的看着眼前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人,实在是难以将他和初见之时的那人联系到一起,这根本就不是她的冷酷夫君,谁把她家不爱理人的夫君给偷走了……

回了王府之后,方是进了大门,慕青冉便见到了同样刚刚回府的沈灵均。听墨嫣说他这几日倒是过得极为舒坦,初时还会有些战战兢兢,现在却是已然完全适应了王府“优渥”的环境。

沈灵均的手上提着一个鸟笼,另一只手中拿着一把绢面檀香扇,好一个风流俏公子的模样。这些时日在王府之中生活均是事事如意,再不用颠沛流离的讨生活,沈灵均身上的气质也在慢慢的发生变化,从初时的畏首畏尾变成现在的悠然随意,只不过,也要分时候。就像现在,突然毫无防备的见到夜倾辰,沈灵均原本脸上得意洋洋的神色瞬间变成了无措的畏缩。

“草民,参见王爷王妃。”他赶忙放下手中的鸟笼,急急的跪倒在地。入府这些时日,他见夜倾辰的次数屈指可数,大多时候均是远远的望着,他都尽量躲开,唯恐自己会哪里做得不对犯在他的手上,都说靖安王残忍狠戾,他自己心里也是极怕的。

“起身吧!”慕青冉淡淡的开口说道,目光不着痕迹的打量着他手中的折扇,那扇面上的画……似是出自外祖父的手笔。

夜倾辰却是站在一旁拥着慕青冉,神色清冷的直视前方,连眼神都未分给他。

“公子这是……”听闻他每日均是闲花遛鸟,全然一副公子哥的悠闲姿态,今日想必又是出府“游玩”去了!

“啊……草民,近日闲来无事,便想着调教一只八哥儿,送与太傅大人。”说话的时候沈灵均不禁打量着慕青冉的神色,见自己这般说,对方果然微微淡笑,他方是放下心来。他自己也不是傻得,他现在所有的一切均是因为沈太傅对他的特别在意得来的,如果不是因着自己这张脸,想来如何也是攀不上靖安王府这样的关系的。

“难为你有心了。”

“王妃说哪里话,这是草民应该做的。”他微微颔首,眼神之中满是诚恳之意。

“那便不耽误公子了,请便。”说完,慕青冉便直接与夜倾辰离开了。

“恭送王爷,王妃。”

见他们二人走远,沈灵均方是提起鸟笼向客院而去。

浮风院中

夜倾辰见慕青冉沐浴过后,目光深远的抱膝坐在床上,脸颊因为热水蒸晕而微微泛着红色,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外祖父,果然很在意他……”感觉到身边之人将自己搂抱进怀里,慕青冉便轻轻的向后靠去,整个人都依偎在他的胸膛前。

“拆穿他?!”在他看来,这是最为快速的解决之策,虽然简单粗暴了一点!

闻言,慕青冉目光微思的淡淡摇头,如果可以这么简单,自然最好。可是,外祖父如今只怕已经将他当成了“孙儿”看待,况且她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他就是假的,贸然说与外祖父,只怕不仅会伤了他的心,还会让别人得到可乘之机。

沈灵均自从到王府之后,一应吃穿用度均是王府开销,但是其他的物件想必应是出自外祖父之手。想到这里,慕青冉的眸光微凝,沈太傅为官这么多年,一直公正廉洁,他手中会有多少钱银,她最是清楚不过了。之前她出嫁之时,外祖父已经为她添了许多嫁妆,想来现在手中并不算有多宽裕。她已经吩咐了墨锦,现在不管沈灵均和外祖父如何花费均是不必过问,左右花的不是靖安王府的钱。以外祖父的心性,他身居王府已经是觉得自己寄人篱下,心中唯恐夜倾辰会因此而轻看自己,所以他绝对不会再因为钱银之事而麻烦自己。但是照着如今这态势,他手上的银子总有花完的时候,到时候墨锦便会去找沈灵均,每月均是与府中众人一样,给他发放月钱,不过……要有些字据才是!

见她再次陷入深思,夜倾辰也不再出言打扰,只静静的窝在她的肩窝处,嗅着她身上淡淡的药香,微微闭目养神。这事情,他自然也可以出手解决,只是事关青冉的外祖父,这事情或许还是由她自己出手料理最好,有需要的话她也会告诉他。

想了半晌,慕青冉的心中渐渐有了一个大致的方向,等她终于回神想起身后之人的时候,不禁有些奇怪,这人今日怎地会这般老实?!

见她面露疑惑的看着自己,夜倾辰的脸色难得有了一丝不悦,“不然我还能做什么?!”如果不是她身子见红,他才不会这般“安稳”的抱着她。

慕青冉:“……”

这般坦率,她竟是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

两人这边自然是一派温馨甜蜜之状,却是苦了夜倾瑄那边。得到消息的时候皇后便已经被禁足在了朝阳宫。他即便是宫中有人手,却也是不得探望,这件事情,既是发生在月华宫,那一定和老六有脱不开的关系!

可谁曾想,这边夜倾瑄还未有动作,第二日早朝的时候,竟是传出夜倾昱去惠远寺为昭仁贵妃上香祈福去了,据说还要斋戒一段时日,倒是躲得干净彻底。

而这几日因着昭仁贵妃滑胎,朝野上下也是一片震惊,庆丰帝下了旨意不许任何人前去打扰贵妃娘娘,太医院每日的补品也是堆山填海的往月华宫中送。

庆丰帝这一日下朝,又是照着往常一般直接去了月华宫,放进到殿内,便见到昭仁贵妃手中拿着婴儿的衣物,黯然垂泪,一时间他也是心疼不已。

“爱妃……”

“陛下!”乍一听闻庆丰帝的声音,昭仁贵妃不觉一惊,她赶忙放下手下的衣物,背过脸去擦干泪水,才又“笑靥如花”的起身向庆丰帝施礼问安。

因是尚在修养当中,昭仁贵妃也未施脂粉,全然素面朝天,发髻也未挽,可偏偏是她这般素净彻底的模样,眼底盈盈含着泪水,才更是让庆丰帝心疼不已,没了孩子,她原是比任何都要难过的,偏偏在他的面前,她从未哭闹,只一直躲在暗处黯然神伤。

“这件事情,朕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虽然当时已经禁足了皇后,但是残害皇嗣这样大的事情,即便是当时没有证据,庆丰帝的心中却也大概清楚真实的情况。

“臣妾不敢因后宫之事烦扰陛下,这孩子……恐是与我无缘……”说到这,昭仁贵妃的眼中又见湿润,“想来老天不想让他深陷这碌碌尘寰之中,所以将他带去一个百花吐艳,芳香四溢之处,臣妾是心安的。”

庆丰帝闻言,不觉伸手抱住了昭仁贵妃,闻言软语的轻哄着她。

不得不说,昭仁贵妃的这一番话,要比之哭哭闹闹的求庆丰帝严惩皇后要高明的多。不行小产,她本就是弱势的一方,若是无休无止的吵闹下去,只怕会图惹庆丰帝的厌烦,她躺在床上修养身子的那几日也是想明白了,这孩子既是已然没了,她再多说什么也是于事无补。倒是该如何利用这次机会,将庆丰帝的心更紧的拴在自己身上,这才是正经,只要有了陛下的宠爱,她能怀上第一次,自然就能怀上第二次!

------题外话------

推荐好友的文文,书名:名门二媳,作者:沈季凡

本文重生+娱乐圈+商斗+双结局

且看女主搞笑逗比整死白莲花。

再看男主腹黑狡诈吞掉小白兔!

喜欢的亲们、书慌的亲们看正文吧~

另外本文在PK,欢迎亲们来参加大型活动!么么,季凡等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