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下流之人/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边昭仁贵妃这一小产,可不是让各宫人的心思又活络了起来。眼下皇后禁足,贵妃又因滑胎而在修养身体,一时间后宫竟是没了主事之人。有不少没眼色之人想要借着昭仁贵妃“生病”的这段时间争宠,以此来提高自己的位份,可是谁成想,陛下竟是谁也不见,每日下朝便直接赶去月华宫陪着昭仁贵妃,倒是羡慕嫉妒坏了一干人等。

而这中间不得不说的插曲便是,太后本有意在这个时候出面,再次统理六宫之事,却谁知竟是忽然摔了一跤,太后这般年纪的人整日均是养尊处优,这一摔虽是没有性命之忧,却也一时间不能随意出入了,偏偏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才过了没几日,偏又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什么东西,太后的脸上竟是开始长一些红疹子,密密麻麻的看起来很是麻人。华阳宫中连番的出状况,太后尚且自顾不暇,自然也是没心思去考虑这后宫之事了。

慕青冉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顿时响起那日夜倾辰在马车上对墨音说的话,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原来墨音还真是这般听话的去找太后“玩了”!这般看似小打小闹的折腾她,既没有线索可查,也不会引起旁人的注意,确实不像夜倾辰的风格。不过这样最好,眼下西宁侯府还在暗处,若是太后在这时出了事,难保西宁侯还能做的住,他既是要演,那便陪他演到底!

华清宫中,惠妃手中拿着还未绣完的手帕,一时间有些眐愣,得知贵妃有孕之时,她为表心意还特意送去了亲手绣好的婴孩围嘴儿之类的小物件,可谁曾想忽然之间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月华宫宫禁森严,旁人想要打探些什么出来不易,何况她也没那个心思去探知这些事情,她只想安稳的守在华清宫,等到陛下哪日想起她,到她宫中来坐坐,便也罢了。只待宁儿及笄,她为她择一门好婚事,不求多位高权重,只要真心待宁儿好便行了。可是谁知陛下竟是忽然一道圣旨下来,命她暂管后宫之事……

“母妃!您在想什么呢?我叫了这么多声都不见您应……”夜倾宁看着惠妃手中正在绣着的丝帕,一时间忍不住拿在手中细看,这花纹虽是素淡了些,但是花样却极漂亮,不知道这又是母妃绣给谁的。

“贵妃这一胎突然没了,想来定是要伤心的。”任何女人在面对自己孩子的问题上都是不理智的,贵妃这边没了孩子,皇后就被禁足,怎么看这两件事都是有着脱不开的关系,两人之间这仇怨只怕是越结越深。

“……那母妃要过去探望贵妃娘娘吗?”听惠妃说起昭仁贵妃小产之事,夜倾宁不禁微微低头,状似在欣赏那绣帕上的绢花,只是素日天真无邪的笑眼之中不觉眸光一闪。贵妃小产那日……恰巧是靖安王妃去月华宫的时候,不知道这事情与她有没有关系……

“自然要去的,只不过还是等晚些时候。”自从昭仁贵妃滑胎之后,陛下几乎日日下朝均是直奔月华宫去陪着她,若是她们贸然前去,倒是不好,还是晚些时候,贵妃的身子也康健些,到时候再去。顺便……也要向陛下和贵妃表示一下,收回这统理六宫之权!

闻言,夜倾宁也微微符合着点头,眸中满是纯真的笑意!

夜倾昱这一离京,一时间倒是让夜倾瑄有些摸不着头脑。若说他是为了避祸,可是就这么大胆的离开,就不怕自己趁此机会对他的人出手?!还是……他已经早已与夜倾辰“勾结”上,由他坐镇丰鄰!

这件事情没有想明白,一时间,夜倾瑄也是不敢贸然出手。一则,夜倾辰不比夜倾昱,虽是不想承认,但是父皇的确是相比他们这些亲生孩儿,要更加优待夜倾辰。如果他贸然出手,指不定又会惹到那个煞星,虽然一早便决定了要与他反目,可是现在却不是最佳的时机,要攻破夜倾辰,还是先要从慕青冉身上下手!

想到那日那人对自己献的计策,夜倾瑄觉得这事情还是急不得,要一步一步来。

他的目光扫过屋中的夜倾漓和夜倾睿,不禁微微皱眉。

“老七!你别忘了曾经答应过我什么!”又不是没见过女人,怎地一个慕青冉就将他迷成这般样子?!

“……皇兄我晓得的。”这般无力的保证,连夜倾漓都有些听不下去了,他们多年筹谋,如何能让七哥毁在一个女人手里,还是一个——心里根本没有他的女人!

“七哥,她到底有哪里好,竟让你这般痴迷?!”

闻言,夜倾睿颇为无奈的苦笑,如果他能得知原因,如今也不必如此放不下。所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大抵如此。他初时听闻慕青冉,不过觉得外人称颂她倾国倾城,一时有些好奇罢了。可是后来初见,就算他“阅女”无数,也不得不承认,这般美貌,他确然是不曾见过,也的确是被惊艳,可他心知她是夜倾辰的王妃,单是这个身份两人便半点可能也无,更遑论她满心满眼皆是夜倾辰!可是后来,每次略有交集,他的目光总是忍不住追随她而去,久而久之,他开始期待宫中的宴会,或是各种能够见到她的场合,八弟说他着了慕青冉的魔,他想……或许是吧!并且他还深陷其中,并不愿意醒来!

“老七,你应当清楚,不管结局如何,我都容不下她!”眼下夜倾辰虽是未言明站队老六那边,可是他屡次三番与自己作对,近日还屡屡打压锦乡候,让他如何不惊心!将来若是一旦正式“针锋相对”,慕青冉身为靖安王妃,自然是首当其冲。

“皇兄……”闻言,夜倾睿的眼中竟是闪过一丝不忍,“能不能留她一命……”若是夜倾辰不在了,那他是不是就有机会了?!

“老七,你觉得以夜倾辰的性格,若是他死了,会容慕青冉独活吗?!”这么多年,他冷眼看着,不可谓不了解夜倾辰,他既是这般独宠慕青冉,以他的独占欲,只怕是死也会拉着她一起!

“我可以救下她!”若然真的走到了那一步,他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你既是这般说,我便更加不能留她!”夜倾瑄的眼中满是寒光凛凛,若是留着这女子,只怕将来会生生坏了他与老七的兄弟之情!

“皇兄!”

“好了,不必再多言!”说完,夜倾瑄便脸色阴沉的直接走出了房间,房中夜倾漓也不禁摇头叹息,慢慢走了出去。留下夜倾睿一人在屋中,端坐蹙眉,好不苦恼。

靖安王府

这几日紫鸢总是觉得自己经常会“偶遇”沈灵均,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对方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发亮,让人很不舒服。她虽是常在浮风院伺候,但是王府之中下人不多,加上地宫的那几位“大佛”身上满是江湖之气,是以往日她和流鸢在府上除了初时的“小心翼翼”,如今她们也是生活的很是随意,并没有那么多刻板的讲究,前院后院均是随意出入,只是如今……

“紫鸢姑娘!”一见到紫鸢,沈灵均的眸光顿时一亮,他不敢随意进出浮风院,是以等在这里,没想到果然见到了她!

“沈公子,不知有何事?”其实紫鸢有些下意识的排斥这般称呼他,“沈”……这便是等同于承认了他的身份!可是看太傅大人的意思,只怕恨不得现在就将他的身份公布天下。

“这是我昨日逛街时偶然见到的玉钗,觉得很衬紫鸢姑娘,所以特意买来赠与你。”他以前还在“行乞”的时候,常常见到大街小巷之上会有世家公子哥为了讨那些官家小姐的欢心,而买给她们这些胭脂水粉,钗环首饰。他昨日特意上街逛了半日,为的就是选一个可心的物件送给紫鸢,可是他手中银钱有限,想买一个送的出手又不会太过价值连城的可谓是不容易。

紫鸢闻言,面露惊讶,他为何要送自己玉钗?!

看着眼前的通体翠绿的碧色透玉扁钗,紫鸢不觉眸光一闪,这些……都是太傅大人的银钱!紫鸢脸上的神色未变,只是心下却已经是对沈灵均不满,从到王府之日起,他每日均是“游手好闲”的不务正业,现下……竟是将主意打到她身上了吗?!

“无功不受禄,公子这般厚礼,紫鸢敬谢不敏。”说完,紫鸢便转身欲走,却是不想沈灵均竟是一个跨步挡在了她的身前。

“诶!紫鸢姑娘,你先别走啊,我话还未说完呢!”

他们所在这一处恰恰是园中的假山后面,此时已近晌午,园中并没什么人经过,孤男寡女瓜田李下,紫鸢唯恐避嫌还来不及呢,见他拦在身前,赶忙向后退了一步。

谁知沈灵均见此,竟是跟着向前迈进了一大步,“紫鸢姑娘,这是我的一番心意,你就收下了吧!”

“请公子慎言!”听他这般说,紫鸢的脸色已经很是难看,只是顾忌着沈太傅的面子上,才未与他难堪!

沈灵均见状,却是眸中闪过一丝戏谑之色,别以为他不知道她是什么“货色”!他此前混迹“行乞”,什么三教九流的人没见过,窑子也是逛了几番,她眼角眉梢,音容笑貌分明与盛完雨露恩泽的那些女子并无不同,况且,他就不相信作为王妃的陪嫁丫鬟,夜倾辰会没有碰过她!

见他的眼中忽然流露出淫邪之意,紫鸢不禁心下作呕,她竟是没有看出,他还安了这份心!

左右见四下无人,沈灵均一时色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他突然伸手拉住紫鸢,另一只手趁她喊出声音之前便紧紧捂住了她的嘴巴,拖曳着她便想将她拽进假山旁的山洞。

紫鸢虽然初时一惊,只是早在见到他看向她的眼神时,她便有所防备,是以在沈灵均的双手都在钳制她的时候,紫鸢趁他不备,扬手便将藏在袖管中的药粉洒向了他的脸上!

“啊!”沈灵均顿时松开了对紫鸢的钳制,双手捂住自己的双眼,不住的惨叫!他的眼睛……

见状,紫鸢微微退后,呼吸微微有些急促的喘息,自从上次与墨刈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又一遭,她总觉得现在她不管面对什么都能很安然的面对。

“啊!我的眼睛……我什么都看不见了!”他要瞎了,怎么办?想到罪魁祸首,沈灵均忽然破口大骂,“贱人!看我不杀了你!”

这边的惊呼声很快便引来了王府的侍卫,他们看着四下胡乱“摸索”的沈灵均,再看看安静的站在一旁面不改色的紫鸢,一时间觉得这画面很是有些诡异。

慕青冉听完下人的回报,赶到沈太傅的院子时,紫鸢和墨锦都候在了厅中。

她的目光淡淡扫过紫鸢,见她神色如常并未有什么异样,方才是有些放下心来。墨熙已经在内间为沈灵均诊治了,沈太傅因为担心他的眼睛会有何大碍,一直陪同守在里面。

“王妃……”紫鸢觉得自己心下一时有些冲动,看到沈太傅这般维护那人,她只怕是让小姐为难了。不过,那药粉只是会让他暂时失明罢了,过几日便会好的。

“你无事便好。”至于其他的,她自有办法摆平。

闻言,紫鸢知道慕青冉心下有自己的打算,便也不再多言,她相信小姐。

待到墨熙与沈太傅从内间出来的时候,慕青冉便起身迎了过去。

沈太傅的脸色很不好看,他的目光扫过一旁站立的紫鸢,不禁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到底是不能责怪这孩子什么,虽是她出手伤了灵均,可也是她当日出手以命相救于他,这些年,她都是尽心尽力的照顾着青冉,于情于理,他都不该说什么。只是,这到底是惹他心疼不是!

“情况如何?”

“回王妃的话,没什么要紧的,只是这几日暂且失明,过几日便会好的,死不了……啊!”还未说完,便感觉腰间忽然一痛,墨熙不觉伸手摸去,却是生生从腰间拔出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见此,他猛然转头看向一旁的墨锦,用眼神质问他,为什么用飞针扎他?!

见状,墨锦却是连一个眼神都未赏给他,只是垂直身侧的手,微微侧翻,露出了两指之间泛着森森寒光的另一只银针,墨子见此,瞬间转过头去,不敢再造次。

沈太傅听闻墨熙这般说,却是不禁微微皱眉,竟是还要失明几日?!

其实,若是现在帮他恢复视力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想到这人的行径,墨熙便觉得还是让他受些罪,对他的“成长”有好处!

“墨熙既是这般说,外祖父您便也不要忧心了,且等些时日。”

“嗯,也只好如此。”

两人正在说话间,却是沈灵均任人扶着,一跌一晃的走了出来。

“王妃!太傅大人!你们要为我做主啊,都是紫鸢!是她这个眼里没主子的下贱坯子害我!”沈灵均的眼眶周围微微有些红肿,可即便如此,他仍是不管不顾的破口大骂。

这番话一出来,不要说慕青冉,就是墨锦和墨熙均是神色一凛,主子?!他算是哪门子的主子?!

沈太傅闻言,也觉得这话有些失言,他转头看向依旧淡笑,可眼中却半分笑意也无的慕青冉,他赶忙上前拉住沈灵均,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没人比他更了解青冉这孩子,她自小性子温淡,很少将什么放在心上,这么多年,也只有他和这两个丫鬟让她细心对待,如今灵均没眼色的说了这番话,岂不是等于碰触了她的“逆鳞”!

“灵均……”

“堂堂一个王府,竟是连个下人都管教不好,说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方是开了口,沈灵均便有些不死不休的样子。

“公子既是这般说,我倒是想问问,紫鸢缘何会加害与你?”慕青冉的声音很是平静,可若是平静,却越是让沈太傅觉得山雨欲来。青冉虽然素日性子温婉,极少动怒,但那是因为很多事情她不在乎,但是紫鸢对她来讲不一样。事情的前因后果,紫鸢已经大致说过,他虽是不愿意相信,但想来那孩子是不会骗他的。这事本就是灵均无礼在前,此刻还这般不依不饶,只怕青冉会因此而责备于他。

“她……她心肠歹毒,见我买了一只玉钗要赠与流鸢姑娘,她便心有不甘,要加害于我!”反正当时旁边也无人见到,还不是由得他怎么说怎么是。

“玉钗在何处?”

“已经被她弄碎了!”两人在“推搡”间,那玉钗便掉在地上摔碎了。

“即便是碎,想来也应是还在事发之处,墨锦,你派人寻来。”说完,慕青冉径自走到紫鸢的身旁,探手在她的发间抽出一支玉簪,“公子如今目不能视,我便烦劳外祖父看上一看,紫鸢如今头上戴的这只与你的那只哪个更为名贵!”

闻言,沈太傅的脸上不觉闪过一丝“难堪”,灵均素日的花销均是他给的,他手里有多少银钱沈太傅最是清楚不过,他哪里能买得起多昂贵的首饰,倒是紫鸢那丫头,跟在青冉身边,在王府之中的穿戴,怕是一般的官家小姐都比不上。

“她分明是……是嫉妒我对流鸢姑娘好!”

“胡说!她们二人素日情同姐妹,公子这般说,岂非污蔑了两个姑娘家的名声?!”目光淡淡的扫过沈太傅,慕青冉继续说道,“公子既是说王府之中没有规矩,我如今便让你瞧瞧,靖安王府的规矩,到底是如何!”

说完,就见门外有侍卫冲进来,架起沈灵均便欲向外面走去,沈太傅见此,急忙拦着他的身前。

“青冉……罢了!”就当是看在他的面子上,不要再追究此事了。

“外祖父,紫鸢先是险些被他侮辱,后又被他这般污蔑,我如何能坐视不理?”慕青冉的目光之中隐隐带着不解,她不想外祖父竟是偏袒他到了这般地步!

看到青冉的眼中隐含悲色,沈太傅也心有不忍,只是想到灵均年幼之时吃的苦,他就狠不下心去责骂他。

“就当……是外祖父求你这一次……”

“您这是要折煞青冉!”慕青冉的眼中满满皆是受伤之意,他们祖孙二人相伴多年,如今,竟是为了一个尚且不明身份的这般对她,让她如何不伤心,如何不难过呢!顿了顿,慕青冉方才继续道,“既然如此,我便权当没有发生这件事情,但是他,绝不能再留在王府之中!”

闻言,沈灵均心下猛地一跳,要将他赶走?!

------题外话------

墨熙:欺负我的黄金搭档,杀了他!

流鸢:欺负我紫鸢姐姐,杀了他!

墨潇:欺负我未来的大姨子,杀了他!

墨刈:乃伊组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