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残废皇子/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或许是因着前些时日慕青冉说要将他赶走的缘故,这几日沈灵均在王府之中待的很是老实,可能是之前眼睛看不见,行动有些不方便,是以他也没有出府过。近日觉得眼睛已经恢复了视力,眼前又见光明,他便又渐渐开始向外活跃,只是这手头的经费嘛……沈太傅毕竟给他的有限,而且沈太傅也有自己心下的计较,他总不能一直住在王府之中,眼下青冉担忧他的安危,他未免成为她的负累,便也不再提要离开的事情,可是将来待丰鄰城局势安定,他总是要走的。

沈灵均自然是不知道沈太傅心中的打算,他只一味的花钱“挥霍”,整天想着玩乐就是了。经过上一次的事情,他也算是看明白了,他还真是有必要抱紧沈太傅这颗大树,不然万一哪天慕青冉翻旧账,他一定没有好下场!

想着今日霓裳苑的花魁晚上会亲自献舞,一时间沈灵均整个人都来了精神,虽是一票难求,但他还是要前去凑凑热闹,只是这钱嘛……正在发愁间,却见墨锦从对面走了过来。

“墨管家!”见是墨锦,沈灵均急忙起身迎了过去,即便说墨锦是个王府的“下人”,但是来了这些时日,他心下也明白,这诺大王府一应钱银之事均是这人在掌管,是以平日他每每见到墨锦也算极为客气。

“沈公子!”见状,墨锦不冷不热的应和着,自从上次发生紫鸢的事情之后,王府之中的人对沈灵均的态度虽是还如以往一般,但是私下里却均是议论纷纷,墨锦见此也并未刻意阻止,只要不传到太傅大人的耳中便是了。

“墨管家这是哪里去呀?”心下百般思量,沈灵均还是没有想好该如何开口向墨锦“要钱”。

“这月外面的庄子结账上来,我拿账本与王妃过目。”其实这话却是墨锦在诓骗沈灵均了,王府之中的这些琐事,夜倾辰素来都是不让过慕青冉眼前的,是以一直都是墨锦在打理,他今日之所以故意在沈灵均面前这般说,不过是见他面有难色,想起前些时日王妃交代他的话,他便故意将话题引到这上面。

“墨管家一人打理王府这偌大家业,实在是不容易啊!”

“沈公子严重了,公子这是准备出去?”见他并不急着点明,墨锦也就陪着他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说着。

“嗯……前些时日目不能视,一直圈在房中,近些日子好了,便想出去略散一散。”

“哦,那即是如此,便不耽误公子的时间了,您快请吧!”说完,墨锦抬腿作势欲走,沈灵均见了,一时也顾不得许多,赶忙将他拦了下来。

“诶,墨管家……我这,有些事情恐要麻烦你。”他以前干的便是这乞讨的营生,不过是开口三分情,不成再想别的办法,可若是万一成了呢!

“您但说无妨。”见他终于忍不住露出了狐狸尾巴,墨锦不觉笑眯眯的应道。

“我这……手头有些周转不灵,不知能否……”话虽未说尽,但是墨锦这般心思玲珑之人如何不明白。

“我当是何事,王妃一早便吩咐过,若是公子有何要求,都命我们尽力满足,您说别的要求,或许我可能做不到,但是这银钱嘛,王府之中向来最是不缺的!你只需直接前去账房支取便是。”三绕五绕,见沈灵均才是将话头引到了正题上,墨锦便按照慕青冉一早的吩咐,让他直接去找账房便是,只不过,“不过,王府有王府的规矩,支取银钱的时候,为了以后对账,还望公子能按账房的要求做些记录。”

“好!好的!”只要能领到银子,不过是做个记录罢了,这有什么!

见沈灵均“美颠儿美颠儿”的一路向账房那边而去,墨锦眼中的笑意却是一点点的褪去,王妃果然所料不差,沈灵均当真是打起了王府的主意,不过……也要他有命花才行!

过了几日,便是三皇子与烟淼的大婚之礼,从那日他们回城开始到现在,慕青冉也只匆匆见过烟淼一面,不过得知夜倾桓的双腿已废,慕青冉恐她心情不好,便没有过多的盘问。只是……她总觉得烟淼的情绪有些与往日不同,她自小生活在烟霞山,从未接触到这些人心诡谲,如今忽然在丰鄰城中经历了这些事情,只怕她也是一时难以接受的。不过,那日烟淼来接夜倾君回府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烟淼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提起她大婚的事情,似乎也是兴致缺缺。

夜倾辰回府的时候见慕青冉轻倚在贵妃榻上,微微闭目小憩,他不自觉的放轻脚步走近她,轻手轻脚的躺在她身边,将她拥进怀里,他已经有好几日没有好好与她在一起了……

慕青冉本就在假寐中,突然被他这样拥在怀中,嗅着那人与自己身上同样的药香之气,她的唇角不觉泛起淡淡微笑。

“三皇子与烟淼大婚,我们送些什么贺礼较好?”不管夜倾桓如今怎样,烟淼毕竟是她在意之人,她的大婚她怎样都要重视的。

“让墨锦去筹备便是。”这种事情,何必烦劳她费心。

王府之中自然是没有不好的东西,夜倾辰又向来出手阔绰,可是她总想着能为烟淼准备些不一样的,最好……是能让她在这丰鄰城中站稳脚跟,更好的生活的。

夜倾辰见她依旧皱眉微思,不觉伸出手指轻轻的点在了她的眉心,“若是想帮她,卖她个面子便是。”有靖安王府在身后作保,想来旁人也不敢轻看她!

闻言,慕青冉不觉在他怀中抬头看着眼前之人,明明她什么都没有说,可是偏偏他却能一语道破她心中所思所念,这便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吗?

见她这般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夜倾辰一时间被她专注的目光吸引,不觉伸出手轻轻覆住了她的眼睑。

“为何挡住我的眼睛?”好好的又是捂住她的眼睛做什么?

“恐你又说我白日宣淫!”

慕青冉:“……”

她是又做了什么吗?不过就是看了他一眼,现在竟是连看都看不得?!

不过……慕青冉的手慢慢覆在自己的小腹上,不知道这身子何时才能强壮些。见状,夜倾辰自然明白她心中所想,不觉也伸出大掌轻轻的覆在了她的手上。

“你要记得答应过我的话!”待到她身子好转,他便不再服药了,一切都顺应天命。

“决不食言!”既是答应了她的话,他便绝不会欺骗她,不过……前提是她的身子要调养好,否则,半点商量的余地也无!

“嗯,我道夫君是君子,自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君子?我可记得青冉说过我并非君子……”她不是说他白日宣淫,实非君子所为嘛!

“嗯……所谓君子,不可不抱身心之忧,亦不可不耽风月之趣,夫君如今这般,便算是恰到好处!”说话的时候,慕青冉的眸光闪闪发亮,眼中是如何也掩饰不了的笑意,见她这般喜形于色,夜倾辰也不自觉的嘴角弯弯。温香软玉抱在怀,佳人这般明眸含笑,想来就是神仙只怕也是心生摇曳,乐不思蜀的。更何况这位王爷本就对他家的小王妃情根深种,自然更是满心疼宠。

待到夜倾桓大婚的这一日,慕青冉早早的便带着紫鸢和流鸢赶去了三皇子府上,这一日夜倾辰并未陪同她前去。

看着三皇子府门前寥寥无几的车驾,慕青冉下车的身影不禁一顿,随即若无其事的由紫鸢扶着,一路向府内走去。这还是慕青冉第一次来到三皇子府上,自然是比不上靖安王府的大气磅礴之感,可也不比六皇子府的富丽绰约,想来是三皇子素喜佛法的原因,整个皇子府却是不见一丝皇家的奢侈之气,放眼望去,满是诗意悠然的园景,倒是让人看上去心境平和了许多。

夜倾君远远地见到是慕青冉,便急不可耐的跑到了她的身边,“仙女姐姐!”她果真没有骗他,三哥真的是平安回来了,只是……想到夜倾桓的双腿,夜倾君原本还上扬的嘴角,忽然一点点淡了下来。

他身旁的夜倾桓听到这一声惊呼,不觉转头望过来,随后由着下人推着他,慢慢走向慕青冉这边。

“王妃拨空前来,实乃吾之幸。”虽是安坐在椅子上,身体不良于行,可今日的夜倾桓仍是光华耀目的让人移不开双眼。他素日总是喜穿一身素衣,今日一身大红,不觉让人眼前一亮。

“恭贺三殿下!”慕青冉的眸光不着痕迹的扫过夜倾桓的双腿,随后面色如常的淡淡笑道。她不得不承认,即便是这般境地,夜倾桓仍是能谈笑面对,单是这份心胸气度,她心下也是佩服的。

“我身子不便,还望王妃见谅,就让君儿代我先行招待吧!”

“三殿下不必多礼。”再过一会儿,吉时便要到了,络绎不绝的也有宾客前来,想来他这般行动不便,还是有诸事要忙,慕青冉便微微颔首,径自随着夜倾君走开。

一路上,夜倾君竟是难得极少说话,见此,慕青冉自然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只声音温淡的说道,“命与时也,命则不可勉,时则不可力。”

闻言,夜倾君却是微仰着头,一脸不解的望着她,可慕青冉却是并未解释什么,这句话就算夜倾君不明白,想来他之后告知夜倾桓,对方也会明白的。

因为她与烟淼相熟之事,不好让外人得知,是以慕青冉并未进到喜房当中去见她,只由夜倾君陪着,一直坐在外院。旁人见了,虽心下奇怪这靖安王妃怎地也过来了,不过在见到她身边的夜倾君时,便是豁然明白。三皇子下落不明的这段时间,这十二殿下可是一直住在靖安王府,想来王妃今日会过来,也多是看在夜倾君的面子上,否则的话,实在是不知这王妃为何要“纡尊降贵”来参加三皇子的大婚之礼。说是纡尊降贵倒的确是这般,如今夜倾桓不过是个不得圣心的残废皇子,连个封号也无。可夜倾辰却是不一样,他可是丰延炙手可热的少年将军,更是威名赫赫的靖安王,就算靖安王府今日无一人前来,只怕也没人敢说什么!

慕青冉静静的坐在一侧,冷眼看着眼前众人的嘴脸,三皇子的大婚竟是还比不上六皇子的生辰宴热闹,不知是该说这些朝臣太过势力,还是三皇子太不得人心!

不多时,忽然见入口处一阵骚动,人群方散,便是见夜倾瑄和夜倾昱几人来了!

慕青冉淡淡看着眼前的几人,唇角淡淡浮起一抹微笑,还真是“兄友弟恭”。若非真的了解丰鄰城中如今的局面,不知道的还只当这几位皇子感情如何要好呢!

夜倾睿今日本是无心过来的,左右夜倾桓的大婚连父皇多是不看好的,他们何苦来凑这个热闹,只是后来想到来此或许会见到慕青冉,他最终还是随大皇兄和八弟过来了。

谁知今日过来竟是有“意外收获”!夜倾辰竟是没有与她同来!见此,夜倾睿更是肆无忌惮的将目光放在她的身上。夜倾瑄自然也是看到了慕青冉,同样也注意到了今日夜倾辰并不在,不过想来也是,以夜倾桓如今的身份地位,怎么样也是不会劳动夜倾辰那尊“佛”来参加他的大婚之礼的。不过……想到当年风华无双的太子爷如今变得这般“落魄”,他觉得自己实在有必要走这一趟,以慰兄弟之情!想来,老六安的应是与他同样的心思……看到围着慕青冉前后转的夜倾君,夜倾瑄不禁微微皱眉,他倒是没想到这个最不起眼的“十二弟”竟是会入了慕青冉的眼,好在夜倾桓如今摔断了腿,又娶了这么个江湖女子为妻,于皇位之争,已是再无可能!

吉时方到,众人方是落座,便见到由喜娘牵着红绸而出的新娘。慕青冉的眸光不觉随着烟淼的身影移动,而一直在远处盯着她的夜倾睿,也一直在追寻她的一颦一笑。

她看着夜倾桓端坐在椅子上,却是在拜堂的时候无论如何吃力,均是命下人将他搀扶起,一定要站立着与烟淼三拜天地!看着坚持完拜堂的夜倾桓忽然支撑不住地倒回了椅子上,他的额头满是方才勉强站起的汗水,唇角却满是洋溢着微笑,慕青冉也不觉淡淡笑开。虽说三皇子府上也有些让人不省心的因素在,但是想来以烟淼的性格应是不会让自己受委屈的。

待到新人入了洞房,慕青冉本就打算离开,却不想在这时,夜倾漓在这时的一番话,生生止住了她离去的想法。

“戏也听了几十番,不若今日咱们来点新鲜的。”夜倾漓此话一出,顿时勾起了大家的兴致。

“不知八殿下说的是什么?”

“不如就让他们来段戏子笑。”

“好!就来这个!”

一时间,戏台之上重起锣鼓,看台这边也是欢声笑语,众人一派喜乐之色,却唯有夜倾君,抿着嘴唇安静的坐着那,眼神呆愣愣的坐在那,唇角一丝笑意也无。

夜倾漓见此,眸光一闪,随即朗声说道,“怎地不见十二弟笑上一笑,可是这段戏不好?”

闻言,夜倾君赶忙摇头,谁知夜倾漓竟是仿若没有看见一般,继续说道,“来来来,换一出!今日看谁能将十二殿下逗笑了,本殿重重有赏!”

见状,那群戏子均是各展才能,就连一些是假公子哥也壮着胆子百般戏虐。可是不管众人如何调笑,都不能让“木头”一样坐在那的夜倾君弯一下唇角,可是偏偏众人见了他那“不苟言笑”的模样,才愈发的笑的开怀。

慕青冉看着眼前这些人,明明在笑,却愈见狰狞的嘴脸,本欲出言制止,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只静静的坐在一旁,淡淡的望着夜倾君。

夜倾漓这般在今日这种场合羞辱夜倾君,为的不过是警告在场之人,就算有靖安王妃在他背后偶尔帮着他,可是他一样能随心所欲的这般羞辱他,谁让他和他那不成器的三哥都这般不得父皇的待见。

最后,那群人中有想以此来奉承夜倾瑄之辈,竟是直接端起酒杯,走向了夜倾君……

“十二殿下,今日是三殿下的大喜之日,您与他是同胞兄弟,这杯酒,无论如何,您都要干了!”说完,便将手中满满的一杯酒递到了夜倾君的面前。

“是啊,十二殿下,您可一定要满饮此杯!”

“在下先干为敬……”

夜倾漓见此,眼中满是戏虐之色,而夜倾瑄也是目光淡淡的看着,他无意去为难一个“傻子”,不过,别人这般做,他却也绝不会好心的去阻拦。

“喝酒伤身,几位公子多饮无益。”一直安坐在侧的慕青冉忽然开口,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是纷纷不再言语。若是旁人倒也罢了,若是靖安王妃,那他们还是避着些好,倘或一朝惹得她不快,给夜倾辰吹吹枕边风,他们有几个脑袋也是不够掉的!

“君儿,过来我这……”这还是慕青冉第一次在众人面前这般称呼夜倾君,如此一唤,可不就是表明了她要护他到底的态度。

闻言,夜倾昱的眼中不觉划过一道暗光……

------题外话------

我是快乐的小逗逼,可是我码字不如意!披星戴月的赶存稿,谁知万更坑人滴!~(>_<)~

不写了,我准备去说快板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