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皇长孙/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直到了喜宴方散的时候,慕青冉才算是放心的离开,众人也均是纷纷散了。刚刚出了三皇子府的门口,慕青冉便见到夜倾睿站在靖安王府的马车旁边,似在等她!

“七殿下!”不知道他忽然来找自己是为何,慕青冉依旧缓步上前,淡声说道。

“今日,怎地不见夜倾辰与你同来?”夜倾睿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他是特意等大皇兄和八弟先行离开之后才又折返回来的,为的,不过就是见她一面,和她说说话。

慕青冉明显感觉到这一日的夜倾睿与往昔大有不同,他的眉宇之间似乎有着无法化去的忧色,不像当日初见,那般风流倜傥,潇洒快意。

“王爷政事繁忙,自是不便前来。”见他问起夜倾辰,慕青冉不觉微微低头,淡淡回道。夜倾睿看她的眼神……她绝对不会看错!他竟是……

“若我是他,今日必不会让你只身来此!”夜倾辰不是素来对她宠爱有加,寸步不离的嘛,怎地今日不见他前来?!想到这,夜倾睿看向慕青冉的目光就不禁有些疼惜之情,她身子娇弱,若是今日娶到她的人是他,那他一定会比夜倾辰做的更好!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说完,慕青冉便微微抬首目光清润的回视夜倾睿,她与夜倾辰之间的事情,绝不容旁人来置喙。

“你!”闻言,夜倾睿只觉得当头一棒一般,瞬间清醒过来,他这算是“自作多情”吧!“这几日丰鄰城中恐有异动,你自己小心些为妙。”说完,夜倾睿便垂丧着脸,直接翻身上马离开了。

慕青冉见他瞬间变脸,倒也不奇怪惊讶,只心里略略想着他方才的话,慢慢上了马车。

异动?!

值得让她小心些的异动,还是由夜倾睿的口中得知,那这便只能是夜倾瑄那边会出什么事情了。一则,她现在表面上是与夜倾昱交好,对方自然不会害她,二则,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夜倾瑄的人试图要暗害自己和夜倾辰,如果夜倾睿没有骗她的话,那想来大皇子府,不日便会有什么动作传出了。

不知是不是为了验证慕青冉的猜想,没过几日,大皇子府果然传出了一个令朝野震惊的消息——大皇子妃有喜了!

这事情一经传出,顿时在丰鄰城中炸开了锅,这可是几位皇子妃当中第一个传出育有身孕的,如果大皇子妃能够平安诞下一名男婴,那这可妥妥的是丰延的皇长孙啊!如此一来,夜倾瑄较之争夺皇位就又多了一个筹码!

慕青冉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不觉脸色微凝。太医切脉的时候已经说了,大皇子妃已经怀胎三月,这期间不论是她自己还是夜倾瑄都不可能半点都未察觉,想来是早就知道了怀有身孕,单等着胎像稳定了才“昭告天下”。

她慢慢起身走至一旁的书案,提起笔在宣纸之上勾勾抹抹。如今,夜倾瑄的手上,握有锦乡候和西宁侯;而夜倾昱的手上也同样有抚远候,或许在外人看来,还有他们靖安王府!这边昭仁贵妃刚刚小产不久,大皇子妃便传出了有喜的消息,想来陛下也会心下思量。再则,昭仁贵妃滑胎可是因着宫女的身上熏染了“茴香”!锦乡候府之人素善制香,加之上次顾长安的事情,庆丰帝一定会加以联想,而这个时候,夜倾昱和昭仁贵妃如果足够聪明,就应该示弱,绝不能冒进!

至于原本想把夜倾桓推上皇位的这个想法,慕青冉现在也没有放弃。她不知道夜倾桓会在这个时候娶烟淼究竟有几分是刻意为之,不过不得不说这步棋简直是太妙了,这一招看似自断后路,其实又何尝不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眼下夜倾瑄和夜倾昱只怕都对他更为放心,只一门心思的对付对方,到时候斗得两败俱伤,夜倾桓再坐收渔翁之利,岂不美哉!至于所谓的拉拢权臣,巩固自己的势力,想到夜倾辰曾经和自己说的话,慕青冉不觉淡淡微笑,那些只余夜倾桓,其实都是多余的!

大皇子妃这一有孕,先不说大皇子一党的人有多开心,就是被禁足朝阳宫的皇后娘娘,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也不禁满脸喜色。本来她被禁足朝阳宫,正常对外面发生之事本该一无所知,但是夜倾瑄向庆丰帝进言,觉得这般喜事于情于理应报与母后知晓,庆丰帝虽是心有不悦,但也并未阻止。夜倾瑄见此,本欲求庆丰帝解了皇后禁足令的话到了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还是不能说,还不到时候,总归是还要再等些时日。

另一边的月华宫

夜倾昱那日从惠远寺回到丰鄰城之后便直接进宫求见了昭仁贵妃,见她精神气色尚可,方是放下心来。昭仁贵妃见此,心中也是颇为欣慰,她虽然心下怀疑过小产之事与夜倾昱有没有关系,只是最终也没发现什么蛛丝马迹,想想倒也罢了。现在她仍旧是只有夜倾昱这一个皇子在手上,她心知自己后半辈子若是想要安度晚年,便只能拼尽全力的去帮他谋划,因为没有夜倾昱在,皇后和夜倾瑄轻而易举的便能致她于死地。同样的,夜倾昱也绝对会尽力确保她的安全,因为只要她在宫中一日,便可以压制皇后一日,这是一种制衡之术,他们心里都明白。

“母妃近日觉得身子如何?”

“好多了,你不必担心,也不必日日的往宫中跑,怪辛苦的!”这几日夜倾昱几乎是每天均会在下朝的时候直接过来月华宫,陪她叙叙话,叮嘱她一些事项,满是孝心之意。

“只要母妃和羽儿好好的,儿臣便放心了。”目光四下搜寻了一圈儿,却是并未见到夜倾羽的身影,夜倾昱一时间心下奇怪,这丫头又跑去哪了?

“羽儿定是又去找宁丫头了。”自从她小产之后,皇后也被禁足朝阳宫,后宫之中一时少了主事之人,陛下便将这后宫之权交到了惠妃的手上。

惠妃……

想到这个人,昭仁贵妃的脸上不禁浮起一抹微笑,她素日觉得那人是个锯了嘴儿的葫芦,平日总是闷声不响的,未想到,她如今到了成了宫中最“炙手可热”的人了。

如今这权柄既是交到了她的手上,昭仁贵妃暂时便没打算再夺回来!左右皇后也是不管事的,惠妃不过育有一个公主,对她也构不成什么威胁,眼下,还是要想想如何应对夜倾瑄忽然冒出来的孩子才是!

“羽儿若是能与夜倾宁交好,倒是一桩美事!”夜倾昱心中所想,其实与昭仁贵妃不谋而合,夜倾瑄如今这般风头正盛,他们打压是打压不下去的,还不如再“帮帮”他!

“我打算……暂时将统理后宫之权交由惠妃!”这是个冒险之举,如若能够成功,自然最好,若是失败,那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过人生本就是一场赌局,有的人赌钱,有的人赌命,从开始准备帮助夜倾昱去争夺那把龙椅开始,她的命就不再由她自己说的算了。

闻言,夜倾昱自然明白昭仁贵妃是何意思,不过,“母妃可有把握?”

“勉力一试。”忽然想起什么,昭仁贵妃打量着夜倾昱颇有些不自然的说道,“昱儿,有句话母妃不知当讲不当讲……”

夜倾昱是什么样的人,见昭仁贵妃这般作为,心下也大致清楚她要问些什么,“母妃但说无妨!”

“你与大皇子虽是年岁相差,不过……你也是早前便娶了皇子妃,何以到现在……”怎么大皇子妃能怀上孩子,昱儿的皇子府中女人也不少,怎地一个有动静的也不曾?

“母妃应当知道,我府上女子虽多,可是儿臣并非贪恋女色之人,这事情……也急不得。”昭仁贵妃的意思他自然明白,只是夜倾瑄娶得的是锦乡候府的嫡女,而他娶得则是襄阳侯府的嫡女,这二人背后所维系的关系与利益可是相差甚远,如何能相提并论!

见他这般说,昭仁贵妃心知这事情急不来,便也不再多言。

直到出了月华宫,夜倾昱坐在马车上,微微闭眼。如今夜倾瑄已然是“春风得意”,若是昭仁贵妃再将手中协理六宫之权交出去,到时候,他们便算是较之夜倾瑄,差的不是一旦半点。这办法虽是冒险,但是“富贵险中求”,没点胆量,如何成事呢!想来他们如今这般状态,用不了自己出手,自然就有人看不过夜倾瑄做大了……想到这,夜倾昱的嘴角不自觉的牵起一抹微笑,显得肆意又邪魅。

晚些时候,庆丰帝来到月华宫时,昭仁贵妃一早备好了他素日喜食的糕点,穿着一身蜜粉色镶银丝万福苏缎长裙,整个人俏丽的如同三春的桃花一般。庆丰帝方是进到殿内,不觉眸光一闪,眼前之人渐渐与记忆中的那人重叠,眸光不自觉地渐渐变得更加温软。

昭仁贵妃见此,唇边的笑意变得愈发的醉人,她盈盈走到庆丰帝的身边,伸出手环住他的手臂,慢慢走向桌案处。

“臣妾今日,有些事情想要求准陛下。”虽是伴君如伴虎,但是只要摸清老虎的脾气,这陪皇伴驾之事也并非就凶险万分。不得不承认,昭仁贵妃这般独得盛宠是有原因的,她心下明白庆丰帝最想要的是什么,也更加清楚他最恋恋不忘的是何人,宫中人人都道容嘉贵妃是在庆丰帝面前不可提及的禁忌,这话倒也没错,她自然也是不敢提及的,只是……却可以别的方法来唤起庆丰帝的回忆!

“爱妃说什么,朕都答应你!”庆丰帝拿起桌上的一块芙蓉山药糕,只觉得齿颊留香,就是宫中的御厨也是做不出这个味道的。

“昨日,惠妃妹妹来月华宫探望臣妾,说起管理后宫之事,臣妾心下想着,不如就让惠妃妹妹一直统理六宫,直至皇后娘被您解了禁足之令,您意下如何?”这些话,换了旁的人段或是不敢这般直接在庆丰帝面前说出口的,可是昭仁贵妃敢,不仅如此,以往不管有什么要求,她从来都不会迂回婉转的与庆丰帝玩弄心思,均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直接言明自己心里所想,久而久之,庆丰帝不仅没有斥责她无礼,反倒是对她愈加的宠爱,让旁的宫妃艳羡不已。

“朕有意升你为皇贵妃,以后便直接由你打理后宫之事。”听昭仁贵妃说起解了皇后的禁令,庆丰帝不禁微微皱眉,并没有接着这话,而是忽然说了一个让昭仁贵妃眐愣不已的消息!

庆丰帝此话一出,昭仁贵妃的心下不觉一跳!在这个时候奉她为皇贵妃?!

闻言,昭仁贵妃略一思索,便眼神坚毅的滑下坐榻,直接跪倒在庆丰帝的脚边,“陛下,臣妾不愿成为皇贵妃!”

“爱妃!你这是……”见状,庆丰帝赶忙将她搀扶起来,眸中却并未见不悦之色。

“想来陛下应该明白,臣妾如今身为贵妃,在后宫之中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若是再晋升为皇贵妃……臣妾实在不愿身居高位,将自己和两个孩儿处在风口浪尖之上!”

“风口浪尖?!”他的宠爱如今竟是变成了洪水猛兽了吗?!

“臣妾得蒙陛下盛宠,心下已是惶惶不安,万万不敢再思虑其他,只求陛下心意不变,臣妾便心满意足了。”她绝对不能成为皇贵妃,如今正是夜倾瑄一派“做大膨胀”之时,她与昱儿此刻最好的便是示弱一些,待到陛下意识到态势不对,自然会出手料理,岂不是比他们出手更为妥帖。

“你……哎,朕该说你什么好!旁的人听到这样的事情,只怕是高兴还来不及,偏偏是你还傻傻的求朕收回成命!”庆丰帝佯装生气的伸手点了点昭仁贵妃的额头,可话语中的宠溺之气,任是谁都能听得出来。

“臣妾才不傻呢,陛下不知,这才是臣妾真正的目的,臣妾舍弃了皇贵妃之位,陛下自然会更加疼爱我,有了陛下的宠爱,臣妾不是比当皇贵妃还要体面开心?!”

这一番话,可是说到了庆丰帝的心坎里,而昭仁贵妃也没有说谎,她的确是这般打算的,恰恰就是这般将心底的小算计均是说与庆丰帝知道,才更是让他对她放心,对她愈加纵容。

“爱妃今日这嘴巴可是抹了蜜糖,尽是这般哄朕开心!”

“臣妾既是哄得您龙心大悦,那您就一准应了臣妾,暂且不要将后宫之事交给臣妾打理了,臣妾还想多些时间好好陪陪您呢!”见庆丰帝的确是未有芥蒂的样子,昭仁贵妃不仅又将话题引回了开始所言。

“好好好,你说什么便是什么,朕都答应你便是……”

闻言,昭仁贵妃方是对着庆丰帝甜甜的一笑,既是艳丽无边,却又显得娇嫩可人,让人一时心驰神往。

昭仁贵妃会将到手的“肥肉”送出去,这件事情是夜倾瑄和皇后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就是惠妃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她本就是想安安稳稳的在宫中活着,不必受人欺负,却也不必过分张扬,可谁知突然从天而降的这张“饼”砸的她晕头转向,本打算在昭仁贵妃身子好些便将权柄还给她,谁料竟是被庆丰帝的一句话又退了回来。左右躲不了,便仔细些做事就是。夜倾宁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并未有什么大的反应,既是父皇下的旨意,母妃应了便是,左右她不过是个公主,大皇兄他们也明白,就算是对母妃出手也没有意义,到时候白白惹得父皇厌弃他们,倒是得不偿失。因此,她每日还是“无忧无虑”的玩着自己的事情,好像什么都不关心一般。

靖安王府

自从上一次沈灵均在墨锦这得到了甜头,此后每隔几日便会到账房去支取些银子花花,左右不过就是按个手印作为登账的记录,不值什么,他也就并未放在心上。王府之中家大业大,也不差他花的这点银子,不过,为了避免沈太傅知道,而对自己不像之前那般维护,沈灵均并未将这件事情说与他知道。而王府中的下人自然更不会跑到沈太傅的面前去说三道四,是以这事情一时也没有传到沈太傅的耳中。

这一日,墨嫣忽然来见慕青冉,说是沈灵均那边有动作了。从沈灵均进王府那日起,每次只要他外出,墨嫣均是会跟在暗处盯着,偶尔回到王府中只要她无任务在身,也会盯着他的院子,今日终是被她发现了不对劲!

因着夜倾辰不喜有旁人随意出入浮风院,慕青冉也素日清静惯了,是以当初墨锦召进府中的一群小丫鬟,只用了几人在浮风院,其他的人均是被派到了别处,刚好在沈太傅进府的时候才又被派去了客院。而恰恰是这么一群小丫鬟,其中有一个叫“月澜”的,近几日墨嫣总觉得她与沈灵均之间有些猫腻儿!

慕青冉闻言,方是淡淡点头,终于出手了!

“你只在暗处盯着便是,若是她有什么异心,便不必再理会她了!”靖安王府绝不会留有二心的人,那小丫头若是果然与沈灵均“狼狈为奸”,就别怪她弃她不顾!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