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人命惨案/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边墨嫣奉慕青冉之命继续去盯着沈灵均,却是不想没过几日,府上忽然传出有人失足落湖淹死了!

“启禀王妃,死的人是叫月澜的一名丫鬟。”墨锦也是今晨听说这件事情的,这丫头还是当日王妃初到王府之时,他特意挑选前去伺候的。只是后来王妃说清静惯了,不喜身边那么多人伺候,便暂时将她派去别处,直到此前太傅大人带着沈灵均进府,才又将月澜调了过去,可不曾想竟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去叫京兆府尹来,就说府里发生了人命案!”慕青冉的声音很淡,眸光也是一派平静,好像墨锦说的并不是死了一个大活人,而是什么稀疏平常之事。

“属下遵命!”虽然不知道王妃这般做的目的,不过墨锦隐隐觉得,她应是早前便觉察到了什么。

失足落水?!

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溺水而亡呢?!想到墨嫣之前来与她说的话,慕青冉的眸光不觉一凛,她倒是要看看,这背后之人究竟是谁!

京兆府尹一过来,生生是搅动的全城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其实像靖安王府这样显赫的人家,有仆人身亡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丰鄰城中有哪家没有发生过小丫鬟投湖的事情,只不过大家都是心照不宣,也没有人会刻意声张罢了。可是谁知,靖安王府竟是自己报到了京兆府尹这边,一时间,这消息传的沸沸扬扬,“吵”得喧嚣尘上。

打捞上来的月澜的尸身一时间让旁边围着的人惊恐不已,她的身体略微绻躯着,想来生前姿态很是挣扎,眼睛瞪得老大,眼球凸出,脸色发紫发青,嘴唇也呈青紫色,身体已近被泡的有些浮肿,打捞上来没一会儿,便七孔出血……

有素日与月澜交好的小丫鬟见此,初时还是哭的欲罢不能,现下见到这般场景,竟是“哇”的一口吐出来,连忙跑开,不敢再看!

仵作检验完尸身之后,确认这的确是溺水而死,本欲就此命人埋了就罢了。谁知这时周围围着的人群中不知是谁“咦?”了一声,众人再细细打量月澜的尸身时,一时间发现她露出的半截藕臂上,满是青青紫紫的痕迹,王府之中不乏有一些老的嬷嬷在,只看一眼,顿时便明白了这是什么,一时间看向月澜的眼神也从同情变成了惊诧!

仵作自然也是见到了的,想到什么,他命人拉起幔帐,只他一人在其中,又重新检查了一遍,随后出来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很是难以启齿的样子。

“大人,借一步说话。”这事情若是发生在别处倒也罢了,偏偏是发生在靖安王府,还是王妃亲自命人报的案,仵作觉得他还要与大人商量一下,看看他是何看法。

“可是有何异处?”方庭盛对这件事情也是万般小心对待,一则他不清楚靖安王妃此举的目的,二则,他也不知道这婢女身后可会牵扯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眼下,还是小心谨慎些为妙。

“这女子已非完璧之身!”这小丫鬟若说是在王爷王妃跟前伺候的人,那爬上了王爷的床,倒也说得过去。可是如今丰鄰城中谁人不知,王爷宠爱王妃宠的跟什么似的,又怎么会无缘无故看上这么一个其貌不扬的小丫鬟。而且按照墨管家所言,她又是一直伺候在客院的人,根本没能在王爷面前露脸,那她如今这般情况,可就值得深思了。

“切勿声张,待我去禀明王妃!”

方庭盛心下一想,不管这事情最终是怎样,还是先行报告王妃知道,免得最后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王爷因此而迁怒到他们身上!

不想一路随着墨锦来到浮风院的时候,竟是见到夜倾辰也在。

“卑职参见王爷、参见王妃!”

“起身。”夜倾辰清冷的声音响起,让人不明悲喜。

慕青冉的目光淡淡的划过方庭盛,见他身后的墨锦朝着她微微点头,慕青冉心下明白,便只安静的坐在夜倾辰身边。

“卑职奉王妃之命彻查府中小丫鬟月澜溺水而亡一事,不想有了别的发现。”

“方大人请讲。”想来外祖父那边也是得到了消息,待会儿只待人全,这出戏便可以开始了!

“这……”意识到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会污了贵人的耳朵,只是事已至此,方庭盛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经仵作查验,这丫鬟死之前,已非完璧之身!”

“可确凿吗?”

“是。”这等“大事”他自然是不敢疏忽的,特意与仵作多番确认才方是前来回禀。

“那接下来,就有劳方大人侦破此案了!”听闻方庭盛说月澜并非完璧之身,慕青冉似乎也并未有所惊讶,这件事情她早前便听墨嫣说起了,她与沈灵均之间早有“苟且”。

闻言,方庭盛却是蓦然一愣,破案?!王妃的意思是……

见方庭盛似乎面露不解,慕青冉颇具耐心的解释道,“月澜素日是个恪守本分的小丫鬟,按照我对她的了解,却应是不会这般不自爱,或许……是因此而想不开了呢!”说到这的时候,慕青冉颇具深意的看了方庭盛一眼,随后又继续说道,“又或者,是她百般不从,而被人失手杀害了,也未可知啊!”总之,不管是哪种可能,她绝不会是像府中之人所言的是失足落水而亡。王府的侍卫夜里会四处巡逻,如果有人落水,必会呼救,不会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就这般消无声息的死去!

“下官明白。”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方庭盛若是还不明白,倒是枉他做了这么多年的京兆府尹。

“若然方大人能将真相大白于天下,想来月澜泉下有知,也能安息了。”

“是,下官定当竭尽全力,不负王妃所托。”

出了浮风院,方庭盛不禁皱眉深思,说到底,这件事情要查,还是要从月澜身边经常接触的人查起,不过一应与她交好的小丫鬟都是没什么可疑的,一时间倒是让他毫无头绪。

刚刚回到客院,方庭盛迎面遇见了一个锦衣公子,那人神色略有些慌张,不停的张望着人群围着的那处,却又迟迟不敢上前观望,见此,方庭盛不禁心下留意,回首问向身边的墨锦,“不知那是何人?”

墨锦顺着方庭盛的方向看去,却见那人不是沈灵均是谁,随即他含笑应道,“哦,他是我们太傅大人在路上偶遇的故人,近来在府上作客。”

闻言,方庭盛略一斟酌,才又开口道,“听府内的下人说,之前月澜姑娘便是负责服侍这位公子?”

“正是。”

“嗯……不知本官想询问他几句,会否方便?”他自然不会贸贸然的上去,以免唐突了贵人。但凡能作为靖安王府的客人,居住在此,想来也不是简单的,这案子破不了倒也一时要不了他的命,可若是因为这个而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那就是他倒霉了。

“方大人请便。”见方庭盛这般小心翼翼,唯恐得罪了人的态度,墨锦一时心下好笑,到底这是被他们王爷吓怕了!

沈灵均今日一早起来便听说有人失足落水淹死了,后来就又听说淹死的人是月澜。他初时并未太在意,可是谁知后来慕青冉竟是找来了京兆府尹,让他顿时有些心下慌张。

他原以为慕青冉为了保护靖安王府的名声会将此事压下,谁曾想她竟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一般,还这般高调的请来了方庭盛!这边沈灵均正在皱眉微思,不想方庭盛竟是直接走到了他的跟前,“沈公子,下官有几句话想要问一问您!”

“啊!”因着刚刚一直在全神贯注的思考这件事情,是以在方庭盛一开口,顿时吓得沈灵均“啊”地一声,遍体汗毛都炸了起来!

见此,方庭盛更是觉得心下疑惑,怎么觉得这人这般做贼心虚呢!

“方……方大人,有礼了!”一听方庭盛说要问话,沈灵均顿时便有些紧张,连一旁的墨锦都能感觉到他的手近乎紧张的发抖,这般不打自招的态势,可不是等于向人昭示他与此事相关嘛!

“敢问公子,不知昨晚酉时期间,您在做什么?”

“那个时候,我早已安歇了!”方庭盛的话音方落,沈灵均便急不可耐的说道。只是他回答的话,却是不禁让方庭盛眉头紧蹙,酉时便歇息了?!

沈灵均见他面色有异,不觉又回想了一遍他方才的问题,一时间只恨不得打自己一个耳光,这人分明就是在给自己的话里设陷阱,他根本未仔细琢磨他问了什么,便下意识的随口一说。

“听府中之人说,月澜姑娘一直是在服侍您,不知昨日可有感觉到她有何异常?”他总觉得这个沈公子的反应有些不对劲!

“没有!昨日……我并未怎么瞧见她!”

见着沈灵均这般极力否认,方庭盛心下一时有了自己的计较,他微微转头看向墨锦,只见对方笑眯眯的说道,“方大人想做什么尽管去做便是,王妃一早便有吩咐,府中人等需全力配合!”

听闻墨锦这般一说,方庭盛方是安了心,也是明白了慕青冉进一步的意思。他直接命人去搜查了客院中一应人等的房间,就连沈太傅的也没有放过,最终……轮到了沈灵均的住所!

不过见此,他似乎是反倒未有什么紧张之色,全然一副坦然的样子任他们搜查,墨锦站在院中淡淡看着“强自镇定”的沈灵均,不禁唇角弯弯。

不多时,有官差从沈灵均的房间出来,手中似乎还拿着一件衣物的样子,众人皆是眼也不眨的看过去,想看清楚那是什么。可是沈灵均却是在见到那物件的第一眼,便整个人震惊在了当场!不可能的!那东西他明明已经埋起来了,怎么会?!

方庭盛看着官差呈到他面前的东西,一个女子的肚兜,还有两缕用红线绑在一起的头发,只粗粗看了一眼,他便转开了视线。

“不知沈公子如何解释?”在他的房中发现了这些东西,再加上他的种种异常表现,方庭盛实在是想不怀疑他都不行。

“这……这,这又不是我的东西,我怎么会知道!”沈灵均到现在整个人都是蒙的,他明明记得自己将那些东西都埋起来了,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的房中?!

“既然如此,便要烦劳公子与本官走一趟了!”

说完,便有官差上来要扣住沈灵均,后者见此,急忙吓得拼命挣扎,连声呼救!

“太傅大人!太傅大人救我!我是被冤枉的!”

沈太傅一早在官差进去搜屋子的时候便已经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所谓家丑不可外扬,他怎么也没想到青冉会走到这般地步。此刻听闻沈灵均在外面连声呼救,他终是坐不住的起身走了出去。

沈灵均一见沈太傅出来了,顿时呼救的更是欢腾,“太傅大人,太傅大人你救救我,我是被冤枉的,我根本就与此事无关!”

“太傅大人有礼!”看着眼前神色清明的老者,方庭盛心知这便是墨锦口中的太傅大人,听闻他是王妃的外祖父,一时间,方庭盛的态度放的更加的谦卑。

“方大人有礼!”沈太傅也不是这般不明事理的人,京兆府尹办事素来讲求的便是证据,看着被扔在地上的衣物和头发,沈太傅一时间看向沈灵均的眼神渐渐变得复杂。这孩子……竟是当真这般不成器吗?!

“太傅大人……”见沈太傅只是望着他,并未说话,也没有开口求情,一时间沈灵均不禁有些焦急,太傅大人竟是要不管他了吗?!

“灵均,你到底与那丫头有无苟且之事?!”现在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他若是能坦白一些,说不定还会有回旋之策。

“我没有!太傅大人,我是被人冤枉的呀!”见沈太傅这般问他,沈灵均仍是一口否认。

“你口口声声说着冤枉,却不知是何人冤枉了你。”忽然,门口传来一道温柔的声音,众人闻声望去,却只见一抹莲青色翩然而至。

沈灵均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慕青冉,顿时眼珠一转,跪行到沈太傅的面前,淌眼抹泪的说道,“太傅大人,你要相信我,我绝对没有做那样的事情,定是有人看不惯我,才这般陷害与我!”

见状,沈太傅原本就有些怀疑的心一时间更是有些动摇,他的目光慢慢看向慕青冉,要说这府中还有谁看不惯灵均,可不就是青冉了。可是……她真的会这般做吗?!

“外祖父何以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慕青冉的声音很轻缓,只是语气中淡淡的失望之色却是让在场之人皆是听得清清楚楚。

“青冉,这事情……”虽然不愿意相信,但是若说还有谁能在王府之中这般呼风唤雨,除了青冉还会有谁!加之此前发生的紫鸢之事,只怕她心里也是一直记恨着灵均呢!

“外祖父若是因着他的三言两语便怀疑青冉,那便直说吧!”说完,慕青冉的目光渐渐变得冷凝,沈太傅见此,脸色也渐渐变得有些挂不住。

“王妃,我知你一直想要将我赶离王府,可你直说便是,为何要这般暗害与我,还白白的搭上了一条人命!”不知是不是有沈太傅在他的身侧,为他壮了胆量,沈灵均竟是也一时能言善辩起来。

可他此话一出,倒是更让沈太傅皱眉,青冉的手段,他是知道的。当年她能凭一己之力无声无息的扳倒慕振德,毁掉整座尚书府,如今在对灵均的事情上,更是得心应手。何况,这是最佳的办法,既能名正言顺的除掉灵均,又能不让自己为此与她争论,一石二鸟。

“公道自在人心,若是你没有做,旁人便是想诬赖你也是不成的,你且放心与方大人前去,只要查明真相,他定是会还你清白的。”纵是心下心疼沈灵均,沈太傅也明白自己拦不住京兆府尹的人,索性便任由他们带走了他,左右灵均没做过,也是没什么可怕的。

“太傅大人!”沈灵均没想到说了这么半天,沈太傅竟是这般“公正”没有维护自己。不过倒也罢了,看着慕青冉微沉的脸色和沈太傅不虞的表情,沈灵均作势哭闹了几声,便由得方庭盛带走了他。

众人见此也均是纷纷散去,沈太傅一时间有些不知该如何面对慕青冉,他怎么也不想自己一手抚养长大的孩子,如今玩弄起权术竟是这般得心应手。

“外祖父不必太过忧心,若是他真的没有做过,方大人不会冤枉他的。”

“罢了,待灵均回来再说吧!”说完,沈太傅竟是不愿多言一般,直接回了屋子。

回来?!只怕是有去无回!

慕青冉见此,眸色淡淡,转身便带着流鸢回了浮风院。

这事情到这本也就算是过了,可是谁知第二日,沈太傅竟是直接收拾了行囊,要搬到府外去住。要知道,慕青冉原本接他进府就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如今他这般做,可不是完全没有考察到慕青冉的一片心思。不知是不是真的被沈太傅的这般举动寒了心,慕青冉知道后也只是淡淡应了,并未加以阻拦。夜倾辰在旁冷眼看着,心知她虽是并未说什么,但也一定是暗中派了人保护的。事情闹到这般地步,他也不便插手,说到底,也不过是因着沈灵均的事情,沈太傅与慕青冉有些生了嫌隙,只待过段时间,他心下想明白了,这事情也便算是过了。

而另一边,靖安王府之中发生的事情,一时间却是在丰鄰城中传了开来。

有人说靖安王妃不善管家,府中发生了这样人命关天的事情,便是她治家不严;还有人说,是王爷宠幸了那名婢女,王妃知道后心下着恼,便暗中处置了她;不过传的最为厉害的还是说,慕青冉是为了赶走府上的沈灵均,才故意设了一个局!加之现在连沈太傅都搬出了王府,这般情况,更是让众人猜测不已,难道靖安王妃竟是连自己的外祖父都容不下吗?!

慕青冉听着墨锦的回报,不禁淡淡微笑,眸光温润异常,“可查明是何人放出的流言?”

“启禀王妃,已经查明了,是锦乡候府的人!”

锦乡候府……大皇子妃的母家!

想到过几日夜倾瑄为庆贺大皇子妃有喜而办的宴会,慕青冉不觉淡淡微笑,锦乡候应是也会去的吧!届时,可是会有一出好戏要唱呢!

------题外话------

乃们可能不知道,在简介的下面有几个小框框,可以送花花,送钻石,送票票!

没关系,你们不知道不要害羞,大胆说出来,偶来教你们,学会了的话,就点击试一试,有木有好神奇!

O(∩_∩)O哈哈~觉得作者精神失常的请举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